Actions

Work Header

【龙嘎】安的裙子底下有什么

Work Text:

今晚酒吧的主题是变装舞会。

我支着胳膊撑起脑袋,无聊地抠着吧台的桌面。
大部分人穿着打扮都是没什么新意的狼人、吸血鬼、女巫。我用视线随意扫了扫酒吧全场,已经注意到好几个舞会刚开始就贴着跨急色摩擦着,仿佛准备就地开干的某些饥渴男女。
好在店内禁止性行为的规矩已经在进场前声明过了,否则我还不知道要被迫围观多少辣眼睛的活春宫。

啧。早知道不搞这种主题了。我想。
有几个裤裆肿的老高的男的,就算变完装也看起来还是很辣眼睛。
当然,我不是搞外貌歧视哈。不管长什么样都有权利进我的酒吧,我只是觉得本来那些人沉溺肉体发情一样的神情就够丑了,偏偏还长得,嗯……
作为一个正常人,我还是希望更多看看帅哥美女们在公共场合下虽然带着情色却很有观赏性的跳舞和肢体纠缠的。毕竟都还穿着衣服,我这又不是滥交派对。

啊,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女性。
这次的狂欢主题是我无聊时想出来的。当然,今天我自己其实没什么性趣,在这呆着纯粹是想为我空闲时写着玩的肉文找灵感。
但说实在的,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一个能让人惊叹的帅哥美女。

而那两个人就是我无聊到连着打哈欠时出现的。
那位自称安东尼的男人和他的女儿安——当然父女是对方自称的,不过反正是变装舞会,只要不违法,爱玩什么情趣保安并不会阻拦——那两个人一出现就成为了酒吧众人视线的焦点。
说实在的,两个人的身高和样貌都太过突出了,很难不引人注意。但是他们是十指相扣着走进来的,所以还没有人不长眼的凑上去搭讪。

整齐严谨穿着西装三件套的安东尼是那种刀锋般能让人屏住呼吸的帅气。
他有张雕塑般完美的脸,不笑时看起来很有威慑力。藏青色的领带打的整齐,西装勾勒出他窄腰翘臀的完美线条,全身上下好像没有一丝赘肉。而且从他裆部鼓囊但并未夸张顶起的状态来看,他的男性器官在未勃起状态下也很有资本。
我注意到,安东尼时不时皱下眉,像是在烦恼着什么。可他歪头看向他的“女儿”时,又会把眉展平露出个放松的微笑,神情带着难以形容的欲。
——硬要说的话,就是那种让人觉得如果看着他西装革履跪在地上,神情正直嘴里却被鸡巴塞满,场面肯定会很美的勾人神情。

而他的“女儿”安,我一样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
从身高来看,安应该是个男人,他比安东尼还要高一些,但我不太能肯定安是男是女。当然,TA穿着的小裙子和白色打底裤袜下纤长的小腿很有迷惑性,但主要让我不能肯定的原因是我注意到了TA的脸。
安的眼睛很大,透亮清澈带着一丝无辜。人们说眼睛是心的窗户,那么他的窗户真的是足够吸引人。
当我看到安的眼睛后,之后不管TA长什么样,就算他是个胡子没刮的六十岁老人,我也会觉得这是一个纯真的小女孩。

哇哦。我直起身,稍微有了些兴趣。
不过说实在的,我还在期待一些更有趣的东西。
毕竟西装精英1和女装可爱0这种常见搭配,我光看Gay片都快看腻了。

哇哦……
果然没让我失望。
我看到那两个人牵着手在舞池里跳起了舞,而安东尼跳的是女步。
安主导着舞的节奏,左脚时不时抬起,白袜包裹着的脚踝缓慢蹭过安东尼的小腿内侧,脸上还是一副单纯的样子。安东尼一开始还皱着眉用眼神瞪安,被安用无辜的眼神望回去后只得撇撇嘴任由安在他身上点火。

一曲舞毕,两个人退到了昏暗的角落。
他们仿佛是出来偷情一样,神情鬼祟地扫视一圈周围然后迅速凑近亲了几口。然后我注意到安笑着伸手捏了一下安东尼的屁股,从自己的裙子口袋里掏出一个粉红色的东西。

……操。

那是一个遥控器。安故意拿着在安东尼眼前晃了晃,将旋钮调高了一档。然后就看到安东尼下意识缩屁股顶胯浑身一抖,双腿也打起颤来。
——显然,那是一个跳蛋遥控器,而跳蛋看起来正埋在安东尼的屁股里。
而且我注意到,安东尼合身的西裤虽然仍显出臌胀的一团,却依旧不是勃起的状态。他此刻脸和眼尾都被染上了绯红,显然不是跳蛋没对他造成影响,那么就只有……
我不自觉咽了下口水。
要么他是只能靠后面的那种,要么就是……
他除了后面含着颗跳蛋,前面还被他的“女儿”上了鸟笼。

我看到安手轻柔地碾过安东尼的裆部,然后安东尼就红着脸跟安从侧门走了出去。安那只手仍虚拢在安东尼的裤裆上,仿佛TA正牵着空气中一根看不见的牵引绳,而牵引绳的项圈正栓在安东尼性器上。

太辣了。
我被他们的性感和倒错感吸引,忍不住跟着起身走了出去。

外面的风吹在我脸上时让我稍稍清醒了些。我的思绪开始在继续围观那两人和就这样趁着灵感喷涌的状态回家之间犹豫。
我本无意窥探他人的隐私,心中的天平已经向着回家那一边倾斜,可是这时,不远处安东尼的一声呜咽声突然顺着风递进了我耳中。
……没有哪个男人或女人听到这样的声音该无动于衷。

我悄悄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看到了我一开始脑内期待过的画面。
安东尼西装革履的半跪在地上,正埋头在安的胯部吸屌。他把整根都含了进去,很辛苦的样子。
安奖励般揉了揉安东尼的头发,于是安东尼更卖力的为安裹起鸡巴来。我看到他突起的喉结上下滚动着,脸颊因为吮吸凹了下去,不时漏出一两声呜咽,眼神却饥渴,仿佛嘴里的那根鸡巴就是他现在唯一要惦记的事。
又做了一个深喉,安东尼退开,急促喘息着。
很狼狈却很美的神态,眼神涣散、唇角淌着咽不下的津液,舌尖还和安红润饱满的龟头拉了丝。
“大……呃,”我听到安东尼哑着嗓子说,“安,我想……我想射……”
安扶着他那根长又粗的好鸡巴拍了拍安东尼的脸颊。
“爸爸,”他故意捏着嗓子说,“这可是公共场所,随时会有人过来的。爸爸给安吸屌吸傻了吗?”
“没、唔……没关系,这会没人出来的。”安东尼小声说,“你已经锁了我快八个小时了……”
安假意把手伸进安东尼的裤裆摸了一把:“哎呀,都湿透了。”
他把安东尼拉起身,示意对方背过身趴在小巷一块废弃的铁皮广告牌前。安东尼乖顺照做,然后安不知从哪变出把剪刀三两下把安东尼的西裤剪成了开裆裤,连安东尼的深色三角内裤也给剪成了一块掉在地上的破布。
我看到安东尼股缝见垂下的那根粉色的细线,以及他前方同样分量可观却被锁在贞操锁中的可怜性器。
安抬手从合金贞操锁的缝隙中摸了一把安东尼的龟头,就见安东尼的性器颤抖着淌下淫水。性器根部卡紧的圆环注定他无法在除下贞操锁前射精,于是我看到他持续呜咽着,龟头也涨硬到深红发紫的颜色。
安扶着自己的性器蹭着安东尼的臀缝滑动,脸上依然淡定,仿佛那根硬到青筋暴起的鸡巴并不属于他一样。
“安东尼奥,爸爸,你想不想用下面的嘴吃安的棒棒糖?”
“想……!给我,大龙……啊……!”安猛然挺进的动作撞散了安东尼的话。
看着双腿直抖的安东尼,安伸手拍了两下他的肥屁股,恶趣味的将刚在他屁股里陷进一个头的性器拔了出来。
“嘘……”安比了个手势,“记得咱俩来之前说的吗?安-东-尼?”
“嗯……啊啊……好安,好宝贝,快进来……”
“什么进来?手指吗?”
“不是……安的性器……好、好鸡巴快进来……”安东尼吐着舌尖喘气,整张脸几乎红透了,“安东尼的骚屁股想吃……呜啊……”
“好爸爸,”安又把他的龟头塞进了安东尼穴里,顺着浅处的肠壁轻顶了几下,“安跟你是什么关系来着?”
“啊啊……”安东尼羞耻地夹住了腿,“是……是……安东尼是安的……爸、爸爸……”
“爸爸勾着安在外面做这种事,屁股又湿得冒水,安东尼不是个称职爸爸啊。”安终于把整根鸡巴操了进去。
“好爽……啊……对、不起,安东尼不是好爸爸……”
“那安东尼给安当妈妈吧。”安这么说,双手揉捏着安东尼的臀肉挺跨顶撞起来。
“好……呜……呼嗯……安东尼给安当妈妈……”安东尼爽到话都几乎说不清,安说什么他应什么,看起来整个人被操成了个只会爽的鸡巴套子。
他被顶着猛操了会,又开始呜咽着向安求饶。
“大……安……你把跳蛋和贞操锁去掉吧……我受不住了……”
安于是停下动作,鸡巴仍埋在安东尼屁股里没退出去。他像是思考了一会,然后俯身凑到安东尼耳边。
“宝贝要是在这里被拍到被人操射会上社会新闻的吧?”
“什么……!”安东尼整个人紧张起来,屁股也一缩。
“那边的那位……女士?”安回过头看向我藏身的方向,“虽然你应该不是狗仔之类的,但是再看我们俩可要掏门票了啊。”

跟所有狗血的剧情里一样——此时我因被发现而下意识后退的脚正巧踢到了一个易拉罐,那罐子发出一声不小的声响,在安静的小巷中格外明显。在这刺耳的声音下,我听到安东尼几乎算得上尖叫的一声呻吟,带着高潮中的湿润。我猜测他是在性器锁在笼子里的情况下因为惊吓直接高潮了。

这种事一旦撞破双方多少都会尴尬。我知道自己必须要赶快离开,于是赶忙从口袋里摸出我的明信片和一根签字笔,将我的歉意留下,然后匆匆离开。
真心实意的感谢他们俩,我觉得我以后的黄文都不会再缺灵感了。

 

“……龙……?”阿云嘎把自己蜷成一团,努力捂住脸半天没听到郑云龙和别人的谈话声,只好扬声喊道。
“放心吧嘎子,没认出来咱俩。”郑云龙走回来,手里拿着刚才的陌生女人留下的明信片,“应该是酒吧的管理人之类的,无意撞到了。”
明信片写着这家酒吧的名字,然后是临时写上的一行字。“为表歉意,下次两位光临酒吧可享受酒水费用全免。”
“哇,”郑云龙赞叹,“免费酒水唉!”
“去你的!这时候了你还关心这个!咱俩万一被认出来就完了!”阿云嘎抬起还酸软的腿踹了郑云龙一脚,结果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动作牵扯到还锁在贞操笼里的性器和依旧埋着跳蛋的后穴,整个人又哆嗦一下。
“大龙……你赶紧,赶紧把东西去下来……”
郑云龙从口袋里摸出遥控器和鸟笼钥匙,扶着阿云嘎站着,小心的把东西都去了下来。他从地上捡起曾经是阿云嘎内裤现在是一片破布的布料将那两个道具小心裹好,又重新揣进自己兜里。美其名曰是不乱丢垃圾顺便节俭一下物品再利用。
阿云嘎本来已经没有力气再跟郑云龙拌嘴了,看到他的动作也只翻了个白眼,直到感觉到裆部的透心凉心飞扬才猛地意识到他下身相当于没穿,忍不住暴了个粗。
“我操!郑云龙……!”
“哎呀,不好意思,刚才太兴奋了。”郑云龙毫不羞涩地指指自己的白色连裤袜,“先借你穿要不?”
“滚你的!西裤也给我开这么大洞我穿白裤袜跟没穿有什么区别???”
“那我们就近找个宾馆凑活下,好吧?”
“?”阿云嘎不可置信的瞪了郑云龙一眼,“你还想续摊???”
“我还没射呢……”郑云龙瞅了瞅阿云嘎软下来的性器,又瞅了瞅自己还精神着的小兄弟,有些委屈。
“……”
“……”
“……最多再一次。”
“成交!”

至于到了宾馆,床上做完一次,在浴室刚洗干净阿云嘎又被压着灌进去一次,那就是后话了。

 

“你之前不提议玩点刺激的嘛,这次这个怎么样?爽吗?”腿脚都发软的两人终于躺上了床,郑云龙习惯性把小腿桑进阿云嘎腿中间,然后得意的问。
“……呵呵。”
“别光呵呵呀,到底咋样?赶紧的,给龙哥个评价。”
“真!爽!爽得我人差点被吓疯。”
“嗨,那爽了不就行了呗。”
“我下次再也不听你的了,都什么烂主意……Ծ‸Ծ给我整的,差点没整社会性死亡。”
“那这样,那下次你穿裙子好吧。”
“???不是,不听你的跟我穿女装有什么关系?”
“你看——你不听我的——我说啥你跟我对着干——我说这次我打扮成安——那你跟我对着干就你穿女装。没毛病吧?”
“……”

“……好像确实没毛病……?”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