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无题

Chapter Text

  小马醒得很准时,他就是一个人肉钟表,而且对的是标准时间,就算睡着了,也走得分秒不差。

  他醒过来,睁开眼睛,其实睁不睁眼睛对他来说都没什么区别,他看不见,就连一点光线都感觉不到。他也早过了期盼奇迹发生的年龄,睁眼只是一个九岁前就养成的无关痛痒的旧习惯。

  他睁开眼,望着一片黑暗,用力吸了口气,然后很快明白了自己在哪儿。

  他在秦枫的家里。

  秦枫的味道充斥在周围的空气中,随着呼吸进入小马的身体里。小马抬起手,摸到压在自己身上沉重的手臂,秦枫睡觉的时候总是把他紧紧抱在怀里,然后就沉沉睡去,一夜都不带挪动的,一直维持到早上。

  小马试图推开秦枫自己先起来,他的动作弄醒了秦枫,秦枫抗拒着睁开眼睛,只是抱紧了手里的小马,把不满的声音都压在了他的脖子上。

  小马说:“我今天要去值早班。”

  秦枫这才把一只眼睛睁开了一条缝,他看了一眼小马,他大概就从来没有过困意,醒便是醒了,睡也就睡了。

  小马又推了一下,秦枫只能松开手,由着他把自己推得翻了个身躺平,接着把手挡在了眼睛上。

  小马坐了起来,摸索着边上的衣服。秦枫不是盲人,并没有脱下衣服要归置整齐的习惯,就算小马要放整齐,也都被秦枫的衣服给搅乱了。小马抓到一件衣服,摸了摸,又拿到鼻子下面闻了闻,随后就穿到了身上。

  秦枫依然没动,他自己的闹钟还没响,他的生物钟拽住了他的身体,让他依然沉眠。他连伸手搂住小马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从床的轻微移动感觉到小马的动作,小马穿好了衣服开始套裤子,接着床的另一边失去了重量,秦枫知道小马站起来了。

  小马并不总是到秦枫家来过夜。沙宗琪推拿中心有自己的集体宿舍,两个老板包了所有人的吃住,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方便统一管理。小马也只有休息日会去“表哥”家里住一晚上,第二天直接去上班。好在秦枫的家离推拿中心不是很远,步行用不了二十分钟。事实上他工作的修车厂离推拿中心也挺近的,不能去秦枫家里住的时候,小马会在中午去找他。

  小马走的时候并没有拉开窗帘。房间里依旧昏暗,他摸摸索索地整理完毕,什么也没说,就开门走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秦枫的闹钟才响了起来。

  秦枫起来的时候头疼欲裂,疲劳深入骨髓,他恨不得再睡个两天两夜。他抓过衣服套在身上,眯瞪着眼睛拉开窗帘,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用力拍了几下自己的脸。

  都是自找的。

  秦枫吃完早点站起身的时候觉得衣服有点绷,他摸了摸肚子,担心是不是最近的运动量有点不够,便放弃了骑车去上班,转而改为步行。

  他到了修车厂,脱了外套换了衣服,正好有人开了辆货车来,说底盘被磕了。秦枫钻到车下去查看,抬手的时候就听到撕拉一声,衣服有什么地方撕破了。

  秦枫皱起眉头,他爬出来后仔细检查自己身上,把外衣脱了,这才发现是衬衫的袖子撕开了。

  秦枫拉了拉袖子,早上他穿的时候就觉得这衣服袖口有点吊,现在他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穿着的是小马的衬衫。

  他们各有一件看上去差不多的格子衬衫,小马看不见,秦枫跟他说过。小马抓着他的袖口摩挲了很久,说不一样,秦枫问他哪里不一样,小马拉着秦枫的手和自己的手到秦枫的脸边上,用袖口去蹭他的脸。秦枫安定地坐着由着他蹭,不过在他感觉到两件衣服的差别之前,小马已经抱住他的脸,靠了过来,他温热的呼吸落在秦枫的脸上,秦枫张开嘴,接住了他的急不可耐。

  小马从不掩饰自己的欲望,他的欲望来得汹涌,就连秦枫都有点招架不住。他会死死缠着秦枫,好像生怕他会离开似的,但秦枫怎么可能会离开呢?小马这沉默的热情足够将他吞噬了。

  小马不爱说话,甚至到了沉默寡言的地步。秦枫无从知道在认识他之前小马都是怎样度过在推拿中心的日日夜夜的,偶尔他的同事们会跟秦枫说,小马可以把一天的时间都消磨在咔嚓作响的闹钟上,他坐着不说话的时候,其他人几乎都觉察不到他的存在。

  他沉默,他不爱搭理人。但在秦枫的床上似乎并不是这样的,他不说话,但他抓着秦枫身体的手心火热滚烫,几乎要在秦枫身上留下烙印。

  他喜欢靠在秦枫身上——也许可以用“黏人”来形容,虽然这个人大约只能限定为秦枫。他动着脑袋,鼻子在秦枫身上蹭来蹭去,蹭得他燥热不安,最后会蹭到秦枫的脖子上,用力地吸气。

  秦枫猜小马大概是比较喜欢闻他的味道。小马的嗅觉一直很好,好得惊人。盲人被夺走了视力,相对的其他感官就会更为发达,秦枫试过不发出声音地走到他边上,都能被他发现。在盲人小马面前,秦枫反而无所遁形。

  所以小马大概就是因为衣服上有秦枫的味道才穿走的吧。秦枫绝不相信他会拿错,就算拿错也一定是故意的。

  这有点孩子气,秦枫穿上外衣挡住撕坏的衬衫,忍不住笑了起来。身后有人叫他:“秦枫!过来帮把手啊!”

  秦枫应了一声,便过去继续干活。

  等到了中午,秦枫吃完了午饭,还有一段时间可以休息。他想了想,换上自己的外套,走出门,往推拿中心走去。

  修车厂到推拿中心要穿过一条小街,街边有各式各样的小店,卖衣服的卖零食的,还有几间洗头房,就算大白天,依然开着夺人眼球的玫瑰红色灯。秦枫经过的时候朝其中一家多望了几眼,立刻就有洗头妹冲他招手:“帅哥,来做个按摩呗!”

  秦枫将视线转回了自己行进的方向。某种程度上说,他还得感谢感谢这些洗头房,尽管他这辈子也不可能进去做按摩。

  不长的小街转眼就消失在脚后,秦枫到了沙宗琪推拿中心。他推开大门,前台的高维看到他,朝他笑了起来:“秦大哥来啦?小马正上钟呢,马上就好了。”

  秦枫有点尴尬地点了点头,往休息室走去。他来这儿的次数不多,虽然和推拿中心的人介绍的时候说自己是小马的表哥,但毕竟心虚,何况推拿中心还是有几个视力健全的员工的。他急匆匆走进了休息室,有几个大夫正在休息,秦枫小声打了招呼,轻手轻脚地走到小马常坐的位置那儿坐下,等着小马过来休息。

  没过多久小马就来了——他刚踏进房间就停住了脚。秦枫望着他,看他抽了抽鼻子,辩明方向后,朝着自己快步走来,在秦枫的脚跟前站定,摸着椅子也坐了下来,就坐在秦枫边上。

  秦枫靠到小马耳边对他说:“小马。”

  小马扭过头,用他看不见东西的眼睛望着他,一边抬起手。秦枫看见了自己的衬衫,袖子对小马来说有点长了,他干活的时候卷起来,现在他正在将袖子放下来,盖过了他的手背。

  秦枫压低了声音接着说:“衬衫。”

  小马咧开嘴笑了,他将穿在自己身上的秦枫的衬衫靠在了自己鼻子下面,微微闭起眼睛,轻轻吸气。

  秦枫觉得自己的脑袋开始充血了。他清咳了一声,几乎抵在小马耳边,用气声对他说:“你的衬衫被我穿坏了。”

  小马伸出手摸到了秦枫身上,秦枫僵住了身体,不敢动弹。他望向房间里其他的人,大家都做着自己的事情,那些视线朝他扫过,但也就只是扫过而已。秦枫知道现在房间里的这些大夫都是毫无视力的,但小马的举动依然让他不免紧张,他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小马的手已经摸到了他的外套里面,抓住了衬衫。他的手指灵活地在秦枫的身上探索,秦枫根本分辨不出小马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他只能咬紧牙关,一边试图拉开小马的手。

  小马也贴到了他的耳边,跟他说:“哪儿坏了。”

  秦枫很无奈,他想把小马的手拉开,但小马的手劲儿相当大,他靠推拿吃饭,这是他的特长,甚至和秦枫比都不相上下。小马用劲儿的时候根本不顾后果,秦枫担心推搡间弄伤他的手,只得作罢,拉着他的手摸到自己的胸侧,那儿可以摸到衬衫上被撕裂的口子。

  小马的手指勾住了那道裂缝,接着他的手指就钻了进去。秦枫完全来不及阻止,小马已经靠到了他身上,钻进衬衫的手指接着探进了他的T恤袖口,抚上了秦枫的手臂。

  小马的手指是有特别的功夫的。他的指尖轻轻擦抹挑捻,指腹摩擦过秦枫的肩膀,牵着他的衣服让他难以动弹,接着小马的鼻子就蹭到了他的脖子上。

  秦枫用力吸了口气,但跟着他就不敢呼吸了。小马的鼻子轻轻地蹭着,从脖子一直到他的耳朵,还有他的下巴,小马轻轻张开嘴,若即若离地碰触着秦枫的脖子,慢慢地将吻印上去,接着是他的牙齿,小心翼翼地咬住秦枫脖子上的皮肤,很快放掉,就好像是一个有趣的游戏,不厌其烦。

  秦枫缩起了脖子,尽量克制自己说话的声调:“小马……!”

  秦枫终于意识到自己还有一只手是自由的,他伸到脖子边挡住小马的脸,小马却握住了他的手,张开自己的手指插进秦枫的指缝中间,紧紧纠缠着。他用拇指抚摸秦枫的手背,在他的皮肤上留下粘腻的暗示,小马抬起脸面向秦枫,他的眼睛看起来炯炯有神,他凑得太近,秦枫能从他的眼睛上看见自己的倒影。

  秦枫无声叹气,他低下头,亲吻小马的嘴唇。他闭上了眼睛,尝试着在心里描绘小马的感觉,他的舌头就和他的欲望一样不安分,慌慌张张地左突右奔,秦枫拉开了小马钻进他衣服里的手,捧住了他脸颊,但很快这个吻就被打断了——秦枫惊慌失措地倒抽一口气,抓住了落在他裤裆间的小马的手。

  小马的嘴唇红润又泛着光泽,他微微张开嘴,似乎不太满意地放低了视线。

  秦枫飞快地朝周围望了一圈——他可无法视若无睹,因为他能看见。他观察着周围其他人的一举一动,看起来没人知道他们在干嘛,秦枫摇了摇头,这也不对,太安静也不对,这反而更可疑不是么?

  秦枫伸出手指擦了擦小马的嘴唇,他又黏了过来,吮吻都落在秦枫的指尖。秦枫感觉头皮发麻,这样下去大概没完没了了,他抽回手指,在小马的脸上摸了几下,对他说:“我,我先回去了。”

  小马的嘴闭紧了,看起来面无表情——一如他平时沉默寡言的时候。

  秦枫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揉了揉小马的头发,然后凑过去在他额角印下一个亲吻。

  然后他站了起来,对着屋子里其他人说:“我先走啦。”

  秦枫走出休息室的时候,看到小马又开始拧他那个闹钟的发条了。

Chapter Text

  秦枫坐在床上,把U盘插到了电脑上,等了会儿,打开了零件列表的文档。

  本来在修车厂就该把表格给填好了,但今天小马来找他了。他在修车厂门口站着,不进来也不问人,眼睛直直地望着里边,却一步也不往里面迈。

  有人走到他边上,问他找谁,他说找秦枫,秦枫这才知道他来了。

  小马不喜欢汽油的味道。汽油,柴油,机油,尘土,电焊,机械,电路,零件,这些他都不喜欢。所以他站在修车厂门口,一步不动,就好像有一道透明的屏障挡在他跟前,这样他就安全了。

  秦枫知道,他不喜欢车。他匆匆忙忙出来,看见小马眉头皱了皱,然后又变得面无表情,秦枫不由得在衣服上擦了擦自己沾满机油的手。

  小马来找他带他回家。

  旁边有人问他这谁啊,秦枫快手快脚地换掉了衣服,说我弟弟。然后他就走了,抓着小马的手臂,小马抖了一下,摸索到他的手,牵住。

  旁人看出来了,小马是看不见的。他的眼睛清澈有神,但什么景致都映不进去。

  秦枫带他到家,就被小马急切地扑了个满怀。

  他苦笑,却也没法拒绝,他伸出手将他抱紧,然后小马的嘴唇就颤抖又坚定地吻到了他的脸上。

  小马是滚烫的,而且力量惊人,好像不知疲倦。他勾着秦枫的背,不愿松手,纠缠着,救命稻草一般抓得死紧,就像他跟着秦枫回来的路上,也一直握着他的手不放。

  秦枫用力地撞着他年轻的身躯,看到小马抬起来的下巴,他靠过去亲吻他的脖子,用力吮吻,直到小马发出无法呼吸的声音。

  等狂风暴雨渐渐平息,秦枫闭紧眼睛再睁开,看到小马依然凝视着他的眼睛。至少从外观来看,小马一点都不像个盲人。他的凝视安静有力,牢牢黏在秦枫的脸上,偶尔有轻微的颤动。秦枫朝他的眼睛吹气,他轻轻眨了眨眼睛,把头错开一点点。

  秦枫坐起来转过身去,他想去洗个澡,他身上依然有一大堆修车厂的味道。但小马的手摸索着抓到了他的腰,扣紧了。他的手有力道,拇指掐到了秦枫的腰里。秦枫拍了拍他的手,便也不穿衣服,就把电脑从包里拿出来,打开放在床上开始看没完成的工作。

  背后有轻微的声音,小马爬了起来,手搭在他的背上,顺着他背部的肌肉上下抚摸。不是推拿的动作,很轻很微,那大约就是抚摸。他轻轻碰触,好像面对一个未知的东西似的。然后秦枫感觉到有气息靠了过来,他一下子僵直了身体,那是小马的脑袋,他的鼻尖落在他的背上,轻轻地嗅着,用力地嗅着。

  过了会儿,小马抬高了身体,靠在秦枫背上抱着他,拿下巴戳在他的肩窝。

  “你的背很好看。”小马在他耳边轻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