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道侣

Chapter Text

喻寒似乎笑了,只是眼里没有笑意,直到他看到面前的容玄,缓缓扯掉腰带,衣服从白皙的肩头滑落。
喻寒想要退后一步,却被屏障挡了回去。
“你想做什么?”喻寒将霜降挡在胸前,但是看到他身上空无一物,光滑的白皙的,肌肤就这么贴过来,他还是怕了,扔掉霜降,任凭容玄将他压下,就像之前那样。
“……”容玄抚上他的脸,“你不怕我伤你,不怕我杀你,就这么把你的剑扔了,你怎么护住自己?”
“我……”喻寒颓败的笑了,“我能怎样?”
容玄俯身吻上那张嘴唇,他含住光滑的舌头,吮吸着他身上的气息,忽然闻到了紫霞雪冰梅的清香,骤然想到自己冰室外的紫霞雪冰梅。
“若是你早点将他从冰室移出去,给他调养下身体,其实他还是有撑过去的可能。”
容玄加深了这个吻,他伸手扯掉喻寒的裤子,喻寒身体一僵,直到容玄低伏,含住了他的性器,他怔住了,伸手就要推开他,却被扣住了手。
温暖的口腔含着他的性器,吮吸着,壁肉滑动着他的性器柱身,亲吻着他的囊袋。随后那白皙的手指伸手伸向容玄的肉穴,他突然明白了什么。
喻寒僵在原地,眼眶红了:“我至于你这样吗?!”
随后将他推倒在地,对准那张嘴唇就亲了上去。他颇有些愤恨的锤击着地面,被容玄一把握住手,他气愤的一口咬到他的脖子上,容玄轻吟出声。
喻寒喘着气,容玄突然想到什么,又是将他推倒在地,喻寒依旧下意识身体发颤,直到柔软的肉穴将他的性器含了进去。
容玄低下头看着他,那只手上是——欲望燎原!
然后容玄就那么一饮而尽,随后发了狠,一坐到底,性器连根没入。
他受伤了。
可是容玄却不会忍住自己,他自己忍着疼,让性器一次又一次的穿插着自己的肉穴。
他想要,可是喻寒依旧一动不动,他只能自己去动。
“你是在还债吗?”喻寒突然冷着声问道。
“……不是。”容玄看向他,“可若是你不肯要,我就只能是还债,因为你不喜欢——”
喻寒猛地将他压倒在地,性器被他狠狠地撞了进去,容玄的尖叫被他以吻封缄。可他似乎发了狠,猛地抽出,看着肉穴一缩一张的欲拒还迎,又一次闯了进去,狠狠地撞向壁肉:“疼吗?”
容玄流下生理性眼泪。
“说啊!”喻寒声音发着颤,容玄疼得打哆嗦:“疼……你亲下我……”
随后喻寒狠狠亲上那张嘴唇。
“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在你叫了那些人轮奸我之后,明明知道我已经……”喻寒的话被容玄的吻没入,容玄扶着他的肩,将他按在身下,辗转反侧的吮吸着他,亲吻着啃噬着他的脖子,锁骨,胸前,他喊着他的手指,被喻寒翻过身,亲吻着他的肉穴,舔去上面的血,随后就这这个姿势,插了进去。
一次又一次的贯穿,容玄的叫喊被手指堵得七零八碎。
性器划过壁肉,疼痛夹杂着快感让容玄情不自禁的呻吟,他扭动着身子让性器没入的更深些。
“天阳……啊……哈……”性器撞向他的壁肉,他欢愉的喊着他的名字。
“天阳啊……呵……哈……”
喻寒却低下头,凑到他的耳边淡淡开口:“喻寒,我的名字。”
容玄闭上眼睛,性器一次又一次贯穿着他的身体,他呻吟着,喘息着:“好大,用力,再用力……”
欲火燎原让他的身体被改造着,他迫切的享受着,身上人的贯穿,他承受着,欢愉着,放荡着,性器把他的肉穴堵得严严实实,随后性器却抽身离开。
面前人的神情淡漠的看着他,眼里神色不明的问道:“我是谁?”
容玄似乎一瞬间清醒许多,他明白了面前人的强调。
他俯下身将头埋进男人大腿根部,含住了那个性器,却被伸手推开。
“啊——”喻寒被咬了一口的叫声恍惚中惊醒容玄。
后穴急不可耐的发烫,他看着喻寒,轻声道:“喻寒。”
喻寒脸色稍霁,容玄轻声在他耳边唤了声:“寒儿。”
他被压倒在地,双腿被抬了起来,性器再次插进肉穴,狠狠地撞向壁肉的敏感点,他喘息着,却克制着自己没有再如之前一般。
“那……寒儿,爱我吗?”他喘息着,肉穴紧紧含着身上人的性器,问道。
肉穴被性器穿插着滋滋的水声,容玄:“呃哈……”
精液被射进肉穴,随后性器抽出,容玄瘫软在地上,喻寒换上衣物,俯身将他抱起。
“药效退了。”容玄偎在他怀里,“欲火燎原让我只能找你了,以后……”
“你忘了你把我带到那里后,给我的……”喻寒没有再说下去。
若不是后来用他试药,第二瓶欲火燎原容玄根本就不能……压制药性。
没有心,没有心就能让人去强奸自己道侣吗?
幸好那个身体已经毁了,幸好自己已经不是叶天阳了。
所以……
“唔——!”容玄吻住了他,剑光却一闪而过。
喻寒跌倒在地,容玄摔在一边,喻欢的剑指着容玄。
“哥……你们……”
容玄淡淡道:“有个封尊级的强奸了我,他救了我。”
喻寒心神一震,他这是什么意思?
“呵,天道好轮回啊。”喻欢收回了剑,“我们也不用你什么感谢,无情真人,你自己回去吧,那么什么封尊你师尊一手就能灭了,只是既然已非完璧,自上次事件后再到今日,你无情道,还能修炼吗?”
喻寒怔了下,无情道……
“无情无欲……”喻寒张了张口,容玄笑了:“毁了这具肉体,封了记忆,挖了这颗血肉心,就可以继续了。”
“心?!”喻欢愣了下,“你说你……”
“我有心了。”容玄摇摇晃晃站起身,挥手间天寒剑出现,他支撑着自己转身离开。
“强奸他的是我。”喻寒语不惊人死不休,喻欢差点摔倒。
“咳咳咳咳……”容玄被他一把抱入怀里,喻欢怔怔的看着自己哥哥:“哥……”
“今后,他就是我的道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