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重逢

Chapter Text

天阑原本也没打算就那么把叶天阳的心给他。
所以那颗心还是被天阑收回,若是再继续下去,容玄的无情道就要这么被毁了。
天阑只是封住了他的记忆。
当他睁开眼,他依旧是无心无情的容玄。
……
“听说苏尊新收了一个徒弟!”
“据说还是关门弟子!”
“纯阳之体!”
“快,我们去看看!”
……
墨色长发席地,那众人口中百般猜测的人此刻正端坐在那里,眉心是一个奇特的符咒,正是天阑联合四大道源加上十大家族设下的固魂咒。
死死锁住了他的魂魄。
“喻家家主打算收你为义子,你觉得如何?”苏靖辰微笑着看着他,“重新开始吧。”
“那我,换个名字吧。”他看着桌面上苏靖辰赠予他的剑,“叫什么好?”
“我是在寒露将你复生的,你今后,就叫喻寒吧。”
喻寒回头看了看他,微笑:“好。”
喻家从此有了个少爷,纯阳之子,手持神剑霜降。
……
“哥。”喻家小女儿总喜欢往他身边凑,动不动就笑着喊他哥,喊得还特别甜。
喻寒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总有些人特别疼爱自己的妹妹,这些小家伙满心满眼都是你的样子,真的是特别愉悦人。
“你小心一点。”喻寒拉开她,一剑向前斩去。
但是面前却出现一个人。
喻欢立刻拉开自己哥哥:“容玄?!”
喻寒没有说话,他心里百转千回,面上却是轻轻一笑:“他是谁?”
喻欢突然想到苏尊跟她说的话,心道:“不是吧,下意识的动作居然露馅了!”
她咳了咳:“非常非常不好相与的魔星关门弟子容玄!无心无情,手段残忍,活活把人折磨死了,而且那人还是爱他入骨的他的,徒弟。”
喻寒心里复杂,从别人口中说出来怎么就那么……
喻欢死死抓住自己哥哥的手:“他对自己徒弟都那么狠,我们赶紧走吧哥,而且他现在都是大劫期修为了,我们打不过!”
喻寒刚要说什么,容玄看着他似乎有些疑惑:“我是不是,见过你?”
喻寒立马一剑劈开一道裂缝,将喻家弟子都带走了。
风吹起了容玄的白发,他似乎无意识的笑了笑,可若是有人看见,会发现那抹笑,像哭一样。
……
自己的心天阑明明还了,可是他说那话是什么意思,他不会又从哪里知道前世的事吧?
不对,天阑封了他的记忆,他不可能记起来的,应该是喻欢的话让他起疑了。
喻寒静下心,现在他们是在试炼之城的一家酒馆,他端起杯子,猛地将它摔碎在地:“欲望燎原!”
喻欢猛地站起身:“谁上的!”
这酒还真是他的命中克星。
容玄站在门外,喻寒看到他的表情一时没收住,厌恶,仇恨,愤怒,全都被容玄尽收眼底。容玄恍无所觉,走进门随便找张桌子坐了下来,一挥手,酒店里的酒每样一瓶都到了喻寒桌子上,独独没有欲望燎原。
喻寒怔了下,心道:“他听到了?”他马上收起脸上的表情。
容玄低着头喝酒,随手一个储物袋扔给了店家:“他桌子上的,我付了。”
喻寒没有说话。
……
半夜。
喻寒和喻家子弟上了二楼,他一直不习惯与人同住,所以一直是自己一个人一个房间。
但是,容玄却突然闯进了他的房间,还无声无息。
“你记得我。”容玄开门见山的说。
喻寒尽量控制自己情绪,声音却不自觉冷了一个八度:“你说什么?”
容玄直接走近他,他却厉声道:“不要过来!”
“你还说你不记得,你在怕我。”容玄淡淡开口,“我不会伤你。”
“你认为我会信吗?”喻寒冷笑,“你自己记得你做的事,你跟我说你不会伤我,你说的真轻易……”
容玄怔了怔。
“容玄,你把我扔到沼泽里,扔到泥地里,随意践踏我不怪你,是我自己活该,是我自己犯贱,可是我已经放过你了,你为什么不放过我?!”喻寒霜降直指容玄,“你滚,滚啊!”
容玄却直直的撞上剑刃。
喻寒猛地抽回霜降:“容玄,我怕了你了。”
说完直接翻窗跳走。
他竭力的奔跑着,霜降砍杀着扑上来的孤魂野鬼。
直到他撞入一个熟悉的怀抱,他猛地跳后,容玄出现在他眼前。
他转身就要跑,可却被容玄死死扣在怀里,然后一个温柔至极的吻落了下来。
那个吻落在他的唇上,辗转反侧,轻而柔的,随即吻上了他脸上的泪水。
“我错了。”他轻声道,“你报复回来吧,你怎么做都行,是我错了,我没有心,可是这里——”
他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因为你生出了血肉。”
他被猛地推倒在地,可是没有任何动作,那个人渐渐地哭出声来,多么绝望的哭声,上辈子,算是上辈子了,那么绝望的境地都没有哭,可是就这么简简单单一句话,他哭的绝望极了。
他曾经那么期待,期待到把自己低进尘埃里。
但是现在自己已经不期待了,明明都不期待了,容玄却自己找上来了,硬生生抗了霜降一剑,生死一线,对自己说,他已经有心了。
可是那个满心满眼都是他的叶天阳,他已经没法给他了。
喻寒擦去脸上的眼泪,收走霜降的剑气,转身头也不回,说了句:“愿君安好,后会无期。”
没有报复,没有怨恨,自始至终,他连对他出手都是那样勉强。
“我该恨你的,容玄。”喻寒淡淡开口,“可是没有。”
“我有资格对你报复回去,即便是像你强暴我一样,可是我也做不到。”
“明明都没心了,可是那时我却依旧没法恨你,他说我连魂魄都爱着你。”
“容玄,你去找他,把你记忆再洗掉吧,这辈子我,我连靠近你都会颤抖,我,我没办法把那个,满心满眼都爱你的叶天阳,还给你了。”
容玄撑起自己的身体:“不试试怎么知道。”
喻寒突然发现周围都是屏障,他看向容玄,容玄随意的伸手点穴止住了血。
“我保证你天亮前,肯定能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