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将离

Chapter Text

“屈辱吗?这种感觉。”容玄捏住他的下巴,“即便再怎么洗,也早已从内里脏透了!”
容玄一把甩开他的脸,抽身离开,看都没看一眼躺在地上就像个破布一样的叶天阳。
叶天阳睫毛颤了颤,一滴晶莹的泪从眼角落下。
“神尊不久前收了一名弟子,就是他!”
“无心之人,专修无情道!”
无心之人,专修无情道!多么可笑,即便到现在他还在给容玄找理由,连恨都没法恨。
谢宇策走到他身边:“我带你走,我这里有逍遥天阑的修罗箭,他没法拦住我们。”
“哥。”叶天阳颤声道,“这算是天道轮回吧。可我还是不想走啊……”
“……”谢宇策一时连话都说不出,“你都成这样了,他都这么对你了!”
“我想赌一把,赌他心里会有我。”
“呵,呵呵呵,叶天阳!!”谢宇策怒吼道,“他没心!他没心!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早在十年前,他妹妹重病的时候,他的心就被拿去入药了!”
谢宇策指着自己的心口:“就在这里,他这里空了!什么感觉都不可能有!”
叶天阳没有说话,谢宇策深吸一口气,蹲下身,拿出帕子擦拭了他的脸,低声道:“等我。”
然后转身离开。
门突然开了。容玄端着一个碗走了进来,扶起了叶天阳,叶天阳看着碗里的黑色药汁,怔了下,心里一时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他这是,给他去煎药了?
“我不怕告诉你,这是九生彼岸花和梦境黄泉渡联合所有至毒煮出来的。”容玄淡淡开口,“你和我妹妹体质一样,是纯阳之体,她中了一种毒。”
他拿出另一个小瓶:“就是这个,吃了它。”
叶天阳静了片刻,缓缓伸手接了过来。
“什么意思?”叶天阳喉咙干涩。
“我妹妹服用任何药都没有起色,后来我去找了师尊,师尊给出了这个药方,你和她体质一样,若是你没死,她就会活下来。”
叶天阳突然笑了下,然后打开瓶子,喝了下去。
没过多久,他呕出一口黑色的血,被容玄一把拽住。那碗药递到叶天阳嘴边,叶天阳强行挤出一点力气,喝了下去。
随后叶天阳七窍流血,疼得犹如凌迟一般,分割他的每一块血肉。
这些天,容玄一直待在这里,看着他,不过只是为了看药效罢了。
“……我若是……”叶天阳声音嘶哑,吐出几个字,“能恨你多好。”
容玄似乎有些惊讶:“你说什么?”
“你可有哪怕一点……不忍?任何一点对我的感觉。”
“从未。”容玄笑了,“抱歉,对于我来说,这种,不可能存在。”
……
叶天阳的身体越来越差,不断的呕血,他靠在墙上,从窗户看外面的紫霞雪冰梅花开如霞。
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叶天阳循声看去,那是一个女孩。
看到他怔了下:“你就是……我哥的男宠?”
叶天阳跟着女孩到了一个花园,女孩转过头看他:“你为何非要乱我哥的道心?你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原来,她就是容玄的妹妹,容悦。
“我没想乱他道心,我只是,找我爱人。”叶天阳勾起一抹笑,惨白的脸显得那抹笑那么苍白。
“我听你哥哥说了。”容悦淡淡开口,“可是我哥注定是证无情道的人,他没有心,也不可能因为谁生出一颗心来。”
“……”叶天阳没有说话。
“前世的事早已过去,你又何必执迷不悟。”容悦不满道。
“我这一生就他一个念想,不要了,我又能做什么?”叶天阳声音嘶哑。
容悦一时不知道说什么,突然道:“你哥他,他去找了神尊……其实你可以走的……”
叶天阳却是问道:“心都被拿掉了,他是怎么会活下来的?那该有多疼?”
容悦张了张口,忍住泪:“是啊,特别疼——”
“所以,一想到他还爱我的时候那么疼,我觉得,我还能再坚持一会儿。”
容悦颤声道:“我的毒已经解了。”
叶天阳怔了下:“那挺好。”
“谢谢你,对不起。”
“为何如此说?”叶天阳扯出一丝笑,“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左右不过是,我自己犯贱罢了。”
容悦走了,他还站在这里。
直到一只手搭在他的肩头,他被踹了一脚,跌倒在地,现在这样的身体,左右不过是一个废物罢了。
“这就是容玄的男宠?长得的确不错啊!”
“就是不知道滋味如何……”
“你说要是让他放荡起来……”
又是那个药……他却连挣扎的力气都使不上了。
剑光一闪,照亮了他灰暗的眼睛,鲜血四溅。
那人一身白衣手持长剑,立在了他的身边。
他却得死死克制住自己,不能去玷污他。
“这么能忍?”容玄蹲下身,一把抱起了他,他怔怔的动都不能动。
又是那座冰窟窿,他被安置在病床上,竭力的吸取一点点冰凉的温度让自己清醒。
时间一直一直过去,容玄就那么站在那里,他却死死伏在病床上,狼狈不堪。
“真能忍啊。”容玄淡淡开口,“怎么,宁愿被欲望烧死,都不肯求我?”
“我已经脏了,怎么配……”叶天阳声音嘶哑,下一秒他的衣服就被撕烂了。
容玄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脏了,但是我又不是没有碰过你。”
叶天阳根本不想去想那天的场景,疼痛,撕裂,他竟一时忘了,容玄也进入过他。
容玄捏住了他的下巴,就在叶天阳神游的时候,冰凉的吻,落了下来。
叶天阳震惊的动都不敢动,但是嘴唇上的辗转反侧和啃噬,竟是容玄……
“还是不动。”容玄瞅着叶天阳潮红的眼角,将剩下的衣服撕去,脱下自己的裤子,将性器缓缓的推进红润的一张一合的肉穴。
“他已经不欠你了,在你做出那些凌辱他的事后,你欠他一条命。”
叶天阳不断的扭动着身体,让容玄的性器进入的更深一些,想要自己的身体被贯穿,可是肉穴中伤痕未愈的壁肉却散发着撕裂的疼痛,即便容玄动作轻柔许多。
他忍着疼,欲望烧灼着他的理智,可他却死死克制住自己,不去碰容玄。
容玄看着被药物烧的失去理智的叶天阳一直在迎合着他,却……连碰都不敢碰他。
“叶天阳!”容玄一把捏住他的手腕。
叶天阳眼神迷离,轻轻唤了一声:“师尊……”
随后大口大口的鲜血呕出,容玄怔住了,抽身离开,随后拿出一颗丹药喂了进去。
窗外忽然飘起了雪,紫霞雪冰梅开的越发灼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