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骤雪

Work Text:

这一世的叶天阳和谢宇策是同胞兄弟。
生于十大家族的轩辕。
十大家族:苏,江,陆,叶,轩辕,千代,周,喻,蔺,陈
不过如今的轩辕宇策却发现自己依旧记得,记得那些可以算作是前世的记忆。
不过叶天阳却是睁着大大的眼睛,一摇一晃的朝他扑过来:“哥哥,抱!”
谢宇策:“……”
谢宇策想,要是自己有个符石就好了,记下来等叶天阳恢复记忆给他看。
不过不得不说,什么都不知道都不懂的叶天阳,还挺可爱的。
“哥哥!”
“哥哥,哥哥!”
轩辕作为十大家族,家中子嗣众多,而他们一直是被聚集到一起养,至于母亲都不曾见过,更别提那个赋予他们轩辕家族身份的父亲。
所以,真要论起来,其实是他们两个相依为命。
毕竟这种比大衍皇朝不知道大上多少倍的家族,自然不可能没有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伎俩。
但是啊,这些他上辈子都玩烂了。
只是这个蠢小子,却还是明里暗里帮他挡了不少。
“哥哥……”叶天阳嘴一撇就要哭出来。
谢宇策拉着他走出去,释放了自己的修为。
练气大圆满。
所有人震惊了。
“我要去圣地,我想我已经够资格了。”谢宇策冷然一笑,“你们认为呢?”
他们望着这个少年的笑容,一时愣了下,这根本不像一个孩子的神情。
5岁就引气入体,在整个朝阳神国都难见。而圣地返祖回血,谢宇策却是把叶天阳也一起带去了。真要说起来,谢宇策一直照顾叶天阳已经算仁至义尽,他看着坐在血池一无所知的叶天阳,那为什么,他还愿意把自己的机缘让出一半?
而且上一世他还捅了自己一刀。
“有些事情,当放则放。”
谢宇策突然想起了天阑的那句话,静了许久,他突然笑了。境界一直向上攀升,到筑基大圆满,他强行停了下来。
“该放下了。”他对自己说。
十年后。
梦境神国。
谢宇策拽着叶天阳到了圣地前,突然一怔。
“嗯?”叶天阳远远看去,高座上的人白衣黑发,发间金缕发饰,淡漠的眼眸无悲无喜。
“容玄!”
叶天阳循声看去,那人道:“竟是他!”
“他怎么了?”叶天阳问道。
“神尊不久前收了一名弟子,就是他!”那人道,“无心之人,专修无情道!如今不过年方十五,却已然元婴初期!”
“无心……无情道?”叶天阳喃喃半天,突然直接朝着那人奔去,走的近了,那人淡漠的眼眸看来,叶天阳轻声道:“你可还记得我?”
容玄拔剑出鞘,剑尖直指他:“我当然记得。”
叶天阳脸色煞白:“什么?”
“你想说前世吧?我修无情道自然要观前世。”容玄讥讽一笑,“前世我收你为徒,你竟辱我。”
“辱?”叶天阳张了张口,“你是这么认为的?”
“那你要我如何认为?因为所谓令人作呕的前世,喜欢上你,再续前缘?”
感觉到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叶天阳脸色越发苍白,却什么都没说。
“我也可以收你为徒,只不过——”容玄冷冷一笑,“你可以试试,让我喜欢上你。”
轻蔑,讥讽,容玄捏起他的下巴,他就那么高高在上的看着他。
叶天阳被带到了容玄的房间,整个房间冰天雪地。
随后叶天阳就被绑在了容玄的冰床上,全身修为被禁锢,容玄从桌子上拿起一杯酒,钳住叶天阳的下巴,给他灌了进去。
“彼岸神国的欲望花酿,跟你骗我喝下的酒一样。”容玄嘴角一勾,眼里却没有任何笑意,“你知道吗?我看到前世,那样不堪,恶心的自己,竟然对你产生卑劣的感情,有多么让人作呕吗?”
叶天阳的神志已经渐渐迷失,他感觉浑身发热,不断的挣扎,他渴望像之前和容玄一样缠绵,可是,他知道,几率很小。
容玄冷眼看着他不断的被情欲折磨,不断挣扎,最后冷笑着转身离去。
然后,叶天阳看到了几个男人。
他的衣服被粗暴的直接撕扯粉碎,男人掰开他的嘴,把性器塞进他嘴里,他被死死钳住双手,被动的含住了肮脏的性器,又有个男人将掰开他的双腿,将性器直直的捅进他的身体里,他疼得想要叫喊,嘴却被性器堵得严严实实,屈辱的泪水流淌过他的脸,男人射了,射进他嘴里,泪水混合着污浊的精液涌进他的喉咙。泪水让他看不清眼前的场景,他被男人们翻过身,屈辱的趴在病床上,死死地按住了脊椎,红润的肉穴被男人的性器一次又一次的贯穿,他想要叫喊,又有一个男人拿性器堵住了他的嘴,性器在嘴里穿插,在肉穴穿插,一次又一次的贯穿着他的身体,他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嘴里塞着男人的性器,后面被一次又一次的挺进,贯穿,他早已记不清有多少个人进入他的体内,他被践踏在泥地里。
一次一次的被进入,他被折腾着,身体竟可悲的熟悉了,熟悉了一次又一次的凌辱,一个又一个男人上来折腾他,他不受控制的迎合着,精液射进他的体内,那些男人奸笑着,辱骂着,他就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被摆弄着。
他的嘴上,大腿上,残留着那些津液,直到那些男人离开,容玄推门进入。
他连动都动弹不得,从肉穴流淌的精液混杂着血液流淌在冰做的地面上,污浊又靡乱。
“你看,无论是谁,面对这种最原始的事,都依旧被动的,不受控制的喜欢。”容玄冷冷笑了,擦去他脸上的津液,“怎么,雌伏在别人身下的感觉,如何?”
“……真狠啊……以前我没感受过。”叶天阳声音嘶哑,“原来这就是你的手段,我明白了。”
随后他就被丢到冰潭中,冰冷的刺骨,叶天阳却不管不顾的一直清洗着自己的身体,最后不断的干呕。
他一想到刚刚的事就觉得恶心到骨子里。
而让自己受辱的,竟是容玄。
叶天阳突然笑了,笑出泪。这就算是天道轮回吗?
“砰!”
叶天阳转头看去,谢宇策拧着一把剑出现在这里,蹲下身,低声道:“哥带你离开。”
叶天阳突然觉得一阵讽刺,侮辱自己的是容玄,而救自己的,竟然是谢宇策。
泪水从眼角落下,谢宇策看到他身上的淤青和咬痕:“容玄做的?”
“不是。”叶天阳笑了,“他叫几个人一起做的。”
“!!!”谢宇策震惊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你没听错,他叫几个男人,一起……”叶天阳突然笑了,笑着笑着他拽着谢宇策,“好恶心,真的……”
谢宇策将外套脱下来披在他身上,身后突然传来声音,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打晕了。
叶天阳看着他:“放他走吧,他是为了带我回去。”
他还没反应过来,容玄一把拧起他,把他扔到地上,嘴角冷冽:“怎么,不满意?”
“对于你来说,我对你做的,就是叫几个男人轮奸?”叶天阳颤声道,“容玄,你就算要报复,也不至于如此辱我!”
然后他就被按在地上,性器再一次挺进他的肉穴,未愈合的壁肉再一次被撑开,撕裂的疼痛让他不受控制的尖叫,而他挣扎的双脚再次被按住,肉穴被性器一次又一次的贯穿。
“啊——!”
“啊——!”
“啊————!”
绝望的叫喊充斥着整个房间,容玄按住了他,脱下了自己的衣物,俯身以吻封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