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FFXV] Long road toward the LIGHT

Chapter Text

格拉迪歐比普羅恩普特預料得還要早回來主控室,他自認用了比水都那時還嚴格的標準去檢視伙伴的狀況,不過除了倦態,格拉迪歐整體來說看似不需擔心。
「帝國之大果然有些奇人異士聚集,也多虧了他們,我的負擔減輕了很多。」

第二次廣播後,算得上如今難民團的中堅份子加入好幾位,除了魔導兵工廠的作業員、車站站務員、擔任保全的警衛,還有兩位自稱是商社會員卻武藝精湛的武器商人,預計他們未來上火車後也能擔當主要防衛角色。
這群人在指揮下慢慢分斷清除在落在鐵軌上諸多障礙,並回收燃料和車廂上的資源為衝出帝都做準備。

「史蒂芬提議要做的分組和名冊很有幫助,讓各小組長方便認識組員、清點要攜帶的物資。
他的搭檔克勞烏斯除了很能打鬥還是貴族出身,他的興趣聽說包括無差別拳擊,棋藝也很棒。
很少碰到體格比我強壯的人,如果不是這種場合,還真想跟他交手看看哪!」
格拉迪歐的心情因為面對的境況稍不那麼嚴峻而好轉了些,向來善於與各階層交朋友的技能,在深入敵境的場合裡仍能發揮是始料未及的。
負責當晚煮食的普羅恩普特聽著聽著不禁也被那份開朗感染,多開了兩包軍糧來替之前都沒啥胃口的伙伴們補充營養。

『你那邊預計還需多久能出發?』
伊格尼斯的進食速度隨思考放慢,湯匙在燉飯裡按著某種曲線攪動如同在配合腦內佈局。
普羅恩普特見狀有點擔憂是不是這幾次在給餐時動的小手腳被發現了:他嘗試偷偷遞增給伊格尼斯的飯量,冀望他會因節儉的天性而把盤子清空。

「雖然只剩下隧道裡面的障礙,但那邊距離根據地太遠,可能還要一、兩天。
史蒂芬會幫我監督進度,所以你們出發時我也能幫上忙,例如打掉天上那個大傢伙之類的。」
格拉迪歐至今對樓下難民完全隱瞞空組的存在,對他來說,空組能及早出發是好事;收留難民時都確認過他們之中沒有軍方人士,或甚至是對要塞本身熟悉的人員。

『這也是你的聲東擊西之計?』
伊格尼斯憑藉從雷歐描述的資料裡找出所謂"天上的大傢伙"做印象比對,估算其型態屬性和大小,眉間不禁皺緊、語氣也嚴肅起來。
這讓格拉迪歐真正意識到伊格尼斯其實一直在乎自己看到強敵會忍不住手癢想挑戰的壞習慣,連忙做了解釋。

「那是、如果牠追著你們不放的情況下才......好,我不會輕舉妄動的。」
如果伊格尼斯能看得到剛才說話時自己的神情,是不是就不會把這半玩笑的話語當真?
又或、他聽得出來自己對於難得遇見的新種使骸躍躍欲試的成分?
不論是不是在澆人冷水,論場合也並不恰當,格拉迪歐暗自決意日後要收斂此等可能會招致戀人莫名擔憂的作為。

趁著伊格尼斯去做空組出發前的檢查,格拉迪歐偷偷詢問普羅恩普特有關他這幾天的作息或狀況。
本以為送上來的得力助手多少能派上用場,卻被回「跟你一樣不乖、都不肯休息!」的答案,外加被塞上換洗衣物催促梳洗,格拉迪歐才意識到自己任性的提案,其實無形中增加了戀人的工作量。
「抱歉!至少今晚我會監督他入睡的,之後得麻煩你多注意一下。」

「啊!我不是責備你的意思......唉!」
本來只是順口調侃,沒想到格拉迪歐在意的重點造成反效果。
但看著他隨即介入伊格尼斯的作業,協同總結並說服、牽引他往休息室移動,普羅恩普特認為不需打攪他們,而是該做好被分配的工作才是。

 

「他們感情真的很好呢?」
同樣目送牽手的兩人離去,在一旁被交代收拾資料的雷歐突發感言。

「畢竟他們認識很久了,在一起工作......超過十年?」
普羅恩普特回想諾克特提及的時間點,最初得知伊格尼斯年僅六歲就優秀到被選為王子近侍時感到難以置信。
可是加上格拉迪歐13歲就能擔當諾克特的武術指導,求學的同時也在王都警衛隊實習、能與正式隊員出任務甚至擔任隊長等事蹟,就覺得天才們的世界和時間感果然不一樣。

「我以前打工處的老闆和副手也認識很久,他們工作上的絕佳默契常讓我驚訝。
不過格拉迪歐先生他們不大一樣,是更親密的感覺?」
「唔嗯~可能跟我們一起旅行很久有關係?
像是他們平常會彼此接話、或者會說出他們自己才知道的暗號,戰鬥和突發事件時他們都彼此照應、露營或旅館時也會睡同側或同間......
總之、他們在一起的話就應該不用擔心!」
說到一半有種莫名越描越黑(?)的自覺而連忙打住,普羅恩普特隨便打發了雷歐結束話題,問清楚今晚其實還沒有排定誰要在主控室監看螢幕之後自願擔任第一輪守夜的人。

從螢幕上追尋他們的路徑,確認兩人順利穿過漫長的通道抵達休息室,正打算放鬆下來的普羅恩普特發現格拉迪歐透過監視器的鏡頭向主控室的人打招呼。
揮手之後對著鏡頭微笑了一會兒,在無從得知主控室是否已經接收到消息的情況下,伸手拔掉了監視器的電源。

「耶?這樣使骸出現的話......算了,格拉迪歐在,雖然他更應該睡覺啦!」
隱約能理解這是格拉迪歐希望的隱私時間,最近要塞內的確平靜許多,該歸功於格拉迪歐的辛勤清掃。
普羅恩普特順手寫了張紙條,預備給等等二輪交班的威吉讓他不要在意那塊黑掉的螢幕。

 

『你做了什麼嗎?』
「把監視器關掉,這樣你可以睡得比較好?」

最初伊格尼斯拒絕睡在休息室內,理由是監視器運作的聲音讓他睡不好,但格拉迪歐認為真正原因是這地方會讓他想起諾克特。
如今直接將那層表面原因卸除,他希望戀人也能因此放鬆點,而若他還一時無法調適,自己也準備了小道具。
格拉迪歐請伊格尼斯在下舖坐好,轉身去了一趟浴室將用具和椅子拖至他面前坐下,故弄玄虛地要他伸出手來。

『唔?什....刮鬍膏?』
「在下面搜刮民宅時入手的,難得可以做一下勇者的勾當。
雖然你是毛髮生長較慢的類型,也逐漸到了可以看出軌跡的程度了呢!」

刻意用俏皮話開場,見到伊格尼斯嘴角的確鬆了一下,格拉迪歐也才放心地在掌心內擠上更多,並抹去殘留在戀人手上的部分。
將泡沫搓細、小心地塗上戀人臉頰、下巴及上唇,靜待其濕潤效果發揮才在解說後進行刮除作業。
旅行再開後伊格尼斯已勉強自己學會了憑藉感覺來整理儀容,途中他也幾乎未曾讓其他人協助打理自己。
現下這份舉動是格拉迪歐竭力爭取的親暱,伊格尼斯決定不與他搶奪主導權,讓他服務到底。

但替戀人刮鬍子只是格拉迪歐的目的之一。
橫亙在眼前的別離可能再普通不過,按照預定最晚四天後便能在特涅布拉耶再見面;又或可能會是充滿各種變數的驚心動魄,於是有些話,格拉迪歐決定現在就要把它說出來。

「這次潛入帝都,跟我想像中完全不一樣。
我以為會炸毀幾個魔導兵工廠、跟一些帝國將軍過招、贏過他們之後痛揍那些毀掉我們殷索姆尼亞的元兇......都沒有發生。
看到那些化為六親不認、慘無人形的使骸的傢伙們一個個被我們剷除,我發現原本的敵我意識也跟著黑色粒子瓦解了。
在水都時,韋斯卡姆他們曾經說我們這一代要面對的不只是國與國之間的爭鬥,我現在瞭解他指的是與黑暗的戰鬥。
敵人一直都是黑暗,而我們對它的瞭解實在太少。
底下的倖存者大多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努力至今的普通人,而就算之中有人的研究成果過去導致了王都的毀滅,那就更該要讓他們活下來、以他們的知識和技術將功贖罪,一想到這就越覺得不能對他們見死不救。」

把心情和思路整理到能說出口的程度,是這幾日格拉迪歐努力的方向。
終於將心情吐露給應該能理解的另一人,內心儘管輕鬆了些,愧對戀人的部分還是得好好地做總結。

「普羅恩普特說你最近都忙到沒時間睡,很抱歉!伊格尼斯,我的任性又再一次拖累你了。
再來幾天你還會更忙,而我完全不能替你分擔,所以我希望至少今晚你能好好休息,我會努力確保你的睡眠品質的。」

『唔-』
想說話的意圖立即被格拉迪歐輕按在唇上的手指制止了,一次、兩次,聽他笑著說「伊格尼斯舉世無雙的美麗臉龐可不能毀在我手上」,以及執意繼續幫忙刮鬍的舉動,
伊格尼斯終究是將解釋神諭、表示能理解他所作所為完全是為了長期戰、感謝他協助自己還未能規劃到的層面,想安撫格拉迪歐不讓他自責等的衝動暫時忍住。

替別人刮鬍子是完全不同的體驗,格拉迪歐藉由近距離觀察戀人細微的反應來調整下手的角度或力道。
他一直努力克制那份很容易對戀人過份保護的心意 ─ 看著他摔倒後自行爬起已是容忍極限 ─ 某種程度也令他想起以前自己身上又多出傷疤時,伊格尼斯那稍縱即逝的不悅神情,如今也許能說是風水輪流轉。

「好了,你摸一下看看有沒有需要補救或不舒服的地方。」
用清水洗淨泡沫和鬍渣、以毛巾拍乾再抹上乳液的全套服務,格拉迪歐自認做得一點都不馬虎,只是當面對的是事事力求完美的伊格尼斯時,他總預備著修正的空間。

然而伊格尼斯沒有對此做出評價,抬起的手摸上格拉迪歐的臉頰,撫觸那較以往都生長得奔放許多的髮鬚,微張的唇輕逸出無聲的嘆息,在對方反應過來之前將兩人距離瞬間拉近。
久違的吻從類似偷襲的意圖直接化為延長戰般的糾纏,即便想單純地沉溺在這份美好裡,格拉迪歐還是不得不就此打住,牽著戀人的手喊停。

『雖然我並不討厭變得更狂野的你,但就我對你的瞭解,你這幾天一定也不眠不休到自顧不暇。
關於救助倖存者一事我才要感謝你,替我先做到這一步。
你說得對!長期戰裡我們必得拋下過往成見,將身為光的資源都集中利用才行。
格拉迪歐,聽好!你沒有拖累我,所以請不要繼續自責。
不然、就換我今晚想辦法確保你的睡眠品質了。』

語末是充滿深意的微笑,也許是因為感受到格拉迪歐對自己小心翼翼的動作裡包含了多少愛,加上無法即時弄清對方的反應或想法,才會想把話說得這麼清楚。
而伊格尼斯並不否認,如果不是剛才格拉迪歐自主停下,他的確沒有煞車的預定。

「那可不行,我也有我的堅持。」
從交往之初就發現戀人喜歡親吻,而自己喜歡摟抱,在過往的情事裡頗有開場與收尾相合之感。
格拉迪歐當然明白伊格尼斯的意有所指,他對於不能放任欲望的現狀同樣感到遺憾,便補償般地多吻了幾下,在眉眼、在額頭、在髮梢,再以擁抱做收尾。
他拾回換洗衣物,牽起戀人的手將他小心從下鋪引導出來走往浴室,
「前一階段的服務我就當通過你的驗收,那麼現在開始第二階段。」

『我會很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