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Untitled

Chapter Text

起因是掉在地上的一支口红。

镶着红纹的暗黑色外壳,轻巧地从掀开的衣服里掉出来砸在木地板上。

Bucky的动作停住了,视线停留在那专属于女性的贴身物上。他不知道自己何时带回了这个东西,也许是某次意乱情迷的约会后,某个大胆惹火的姑娘塞进他口袋的。

这是个意外,显而易见,他从不会把女人带回家。Steve也住这呢,他想,他总不会用尘世的香水味荼毒Steve,解决那小身板的哮喘发作就已经够折腾了。

那是一支口红,他当然知道,女孩们会为了挑到一个心怡的颜色而疯狂。薄唇、丰唇,唇峰锐利,亦或是唇珠娇俏,衬上少女雪白的皮肤,或是更具有异域风情的古铜色和巧克力色肌肤,总有一管最与之搭配的颜色,她们可以为了挑一支满意的口红而耗上一整天。

Bucky捡起口红的动作小心翼翼,过于小心,像是撞破了一桩羞人的糗事,只不过主人公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他捏着那管漆黑锃亮的东西,举到眼前端详。光滑的表面甚至能映出他的倒影。Bucky看着自己的嘴唇——总能被姑娘们夸奖的唇瓣,她们一边称赞他拥有“比女人更妖艳的嘴唇”,一边用纤细指尖在上面流连抚摸,顺着唇线滑到嘴角,勾勒出丘比特之弓的线条。

他没把姑娘们的话放心里去,并非毫无自知,只是觉得没有在意的必要。而现在不一样了,他的心跳很快,脑中充斥着跃跃欲试,更多的是见不得人的兴奋和羞耻。他喜欢姑娘们涂口红的样子,Steve呢,他喜欢这样的女孩吗?

Bucky的手指慢慢拨开了圆柱形的盖子。

玫红色。

他盯着旋出来的那一小截唇膏。质地细腻,闪着一层水润光泽,前端有涂抹过的缺损痕迹,还印着几道鲜明的唇玟。

见鬼了。他的手不受控制。

镜子正面对着他,窄小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Steve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回来,似乎凑齐了天时地利人和。他的手微微发颤,三指摆出女性的手势捏着唇膏管,短短的时间里他的肌肤已经渗出了细小的汗珠,让他技巧不娴熟的手指差点打滑。

口红看上去很名贵。

他一定要向那个女孩道歉,把东西物归原主——如果他还记得起那个姑娘是谁的话。

膏体贴在了他的上唇,微凉,禁忌的快感瞬间激荡了全身。他停了一会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像个傻小子般撑着墙,另一手捏着口红在上唇蹭出了小块的玫红——和他本身的唇色相差无几,但色泽更加饱和,透着名媛贵族的高雅。

James?Barnes,瞧瞧你都做了些什么。

脑海里一个声音突兀响起,他不想理睬——每当人在做什么糟糕的事时总是这样。Bucky 深呼了一口气,动作不大,就怕蹭花了嘴唇以外的部位。

他的手开始动作了,不太稳,贴着上唇涂了一道,有些歪歪扭扭,但都落在了唇瓣上没有画出界线。这场景让他紧张的心情放松了点,甚至有点想笑,身为一个枪法精准的狙击手竟然抓不稳一支口红。

为了填补没画到的空位,他又涂了一遍,从一边的嘴角开始,勾出唇峰,再到另一边的嘴角为止。

他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衣着庄重,军服军帽和发型通通打理得一丝不苟。

偏偏上唇像被哪个热辣的妞儿啃咬得鲜红,将他英气的外貌添加了色情的成分。他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但至少对他来说,他很喜欢——上帝,他喜欢自己涂上了口红的样子。

要是被谁知道了,Bucky一定会羞耻得打个地洞钻进去,一辈子都不出来。

反正没人会发现。他自我安慰。

上唇看上去涂了挺厚的一层,于是他抿了一下,就像他以前看姑娘们做的那样,将上下嘴唇碰在一起,缓缓贴合,稍作摩擦,分开的时候甚至发出了小小的“啵”声。

Bucky的脸一下子红透了。

他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在这个乱糟糟的、和Steve共享的房间里,抛去了羞耻心,鬼使神差地捡起姑娘落下的口红涂抹唇瓣,像个女人般打量镜子中的模样,生怕哪里没有涂匀、哪里画出了界。

盯着镜子,时间缓慢流逝,他心若擂鼓。

还不够。他看着镜子里回望着他的男人——嘴唇很红,反而显得别的地方太单调了。

也许还需要更多。他开始翻找起了橱柜,将瓶瓶罐罐推到一角,Steve的东西不多,充其量都是些生活用品,但Bucky不一样,他明显更懂得享受——即便是这个年代,他买回来的东西总能够堆成小山,私人物品更是繁多混杂。

他真不应该买这些东西——他将一副幼稚的游戏卡片和积了灰的兵人丢进了垃圾桶,反正他现在也当兵了,更别说这些小人还缺胳膊少腿的,无机质的双眼看着让人毛骨悚然。

找了一圈,Bucky停在了房间中央。他的视线被什么东西吸引了——衣柜下方紧闭的抽屉边上夹着块黑色的布料,露出了一角。

他走过去打开了抽屉,就连这个简单的动作都带着罪恶感。他其实已经想起来了,有关自己干过的那件糟糕蠢事。

他在内裤堆中翻找着,手掌摸到底层那个光滑的东西时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你真是无可救药。

脑海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Bucky轻轻抽出了那个盒子,心里想着“管他呢”——Steve不在,他想做什么都可以。然而这个念头又让他莫名羞愧起来,他摇摇头,打开了那个开封过的纸盒子。

里面安稳地放着一套化妆工具,还有简单但齐全的化妆品。他以前好歹能麻痹自己,说买下这些东西只是为了逗女孩子开心,但现在他不这么想了,噢,是的,他其实也知道根本没有女孩会喜欢新手款,那会让她们以为男方在嫌弃自己是个疏于打扮的邋遢女。

对自己坦诚点吧,你想使用这些东西。再说,你这好奇心过重的傻小子,不是早就使用过了吗?

我并没有使用过。Bucky在心里反驳道,他只是在一个人的时候偷偷摸摸地翻出来看了几眼,因为这举动就像自慰一般让人有罪恶感。

他定下心来,面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用小把的化妆刷擦取了一块深棕色。他的手又开始颤抖了,这次更加严重,他对着镜子,往眼皮上涂了一下,像是放弃般低下头,深呼了一口气。

这感觉不对。

他抬头看着镜中的自己,握着刷子的手颤巍巍地朝眼影盘里那块黑色移去,用刷子尖加深了自己的下眼线。

他的眼睛很大,眼尾弯弯翘起,蓝色的虹膜直径很宽,让他的眼睛看起来水润而灵动。不少人赞美过他的眼睛,就连弟兄们也拿他开玩笑,说他像个吉祥物。

那都是闲扯。

Steve的形容舒心多了。那次他独一无二的好友坐在小板凳上,大腿上搁着块画板,抬头盯着Bucky的脸使劲瞧,他说“上帝——我真想把你画下来,你的眼睛,你知道吗?它们太美了。”

Bucky不知道自己在刷翘眼睫毛的时候怎么还有空闲想起那些有的没的。他的技巧不熟练,但也够用,现在镜中的他就像个风月场所的浪荡女主角。睫毛卷翘,黑色的眼影让他的眼神显得更加迷离(他不需要眼线,一方面那实在不好操控,另一方面是他的眼形也足够好),玫红色闪着亮泽的嘴唇饱满而性感——Bucky的心怦怦直跳,客厅里的风扇声响似乎放大了几倍,扇叶机械性旋转的嘈杂充斥了他的脑海。还有……他还应该再做些什么。

Bucky有些急迫地朝衣柜扑去,掀开厚重的大衣从柜底翻出了另一个盒子——是的,他的秘密从来不只一个。

他偏头看向镜中的自己,杂乱背景上贴着昏黄的旧报纸,上面印刷的密密麻麻的黑字张牙舞爪地延伸出来,像是想要挤满视线的黑色荆棘。

做吧。Bucky闭上眼快速深呼吸了下,再次睁开眼时只留下兴奋和冲动。

他解开皮带,脱下裤子,将那个盒子打开,取出了黑色的吊带袜和蕾丝内裤。

Bucky做过的蠢事绝不止这一桩,因为就在他穿好那些东西,开始折腾腿上的吊带时,他听见了敲门声。

噢,该死的……操。

他没管那个没扣上的吊带就急急忙忙穿上了裤子。敲门声显得很急迫,“嘭嘭嘭”响个不停,其中还夹杂着几声“Bucky”。

那是Steve,即使Bucky还待在房间里没出来,一边还在匆忙地将皮带系好,把军裤塞进长靴里头,一边还用纸巾擦着脸上的妆(他不会用那些味道重得要命的卸妆油),也完全能够听得出来。

Bucky朝外喊了声“等等”,接着快步走进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洗起了脸,用沾湿的纸巾抹掉眼皮上的眼影,手背大力摩擦着嘴唇,想要擦掉口红的颜色。

“Bucky?你不方便吗?我……迟一些再来?”

“不!……只是……等等。”

Bucky听出敲门声越来越弱,估计是坚硬的门弄痛了Steve的手。他那弱不禁风的Steve走了那么多路,怎么说也得让他进来休息下。他深呼了一口气,最后望了眼镜子,自我感觉没有什么异样。

说到粗神经,Steve应该比他更甚。

于是稍微平静了一会儿,Bucky便走出去打开了门。和预料中的一样,Steve正站在门外,两手在包里翻找着什么。

“嘿……伙计,我也不知道今天怎么又找不着钥匙了。”Steve叹了口气走进门,耷拉着脑袋换了鞋子,将公文包放到一旁,才转身面对Bucky。

一瞬间,Steve就诡异地沉默了下来。他盯着Bucky的脸,然后将他从脑袋到鞋尖整体扫了一遍,最终视线停留在Bucky的嘴唇上。

“你刚刚在做什么?”

屋子里太安静了。Bucky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脏正在急速跳动,似乎就快要冲破胸腔。他无法判断出Steve沉下来的脸色代表什么——这个小个子男人的表情甚至让他感到忐忑不安。

Bucky的额角渗出了冷汗,他退后了一步,看到Steve跟着向前迈了一步。

“没干什么……你饿了吗?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说着Bucky便像是落荒而逃一般转过身,没走几步就听到Steve压低了声音,说了句“回来。”

他的脚步下意识地停住了,有点僵硬地转过身。

Steve还待在原来的位置,站得笔挺,向Bucky投去的视线却带有与他身型不符的压迫感。明明是个瘦小虚弱的男人,可他骨子里的本能却在分分秒秒叫嚣着占领绝对的控制权。

看到那金棕色的眉毛压得更低了,Bucky不禁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快速地呼吸了下,走到了Steve面前。

“我刚才就在收拾房间,你知道的,难免会搞得乱七八糟……大汗淋漓……”

Bucky的舌头像是打结了一般,他本想打个哈哈唬弄过去,但Steve一动不动,甚至在用那双可以用阴郁形容的双眼盯着他,令他感到毛骨悚然。

他咽了下口水。

耶稣基督……Steve是发现了什么吗,他为何一声不吭?

“噢,收拾房间。”Steve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好吧。Bucky,跪下。”

Bucky的身体猛地一震,他仔细观察Steve的表情想要搜寻出开玩笑的迹象,但是失败了。

看样子Steve是真的……想和他玩那个。

“跪下,Bucky。听话。”Steve皱起眉,音量提升到了吓人的高度。没人知道他瘦削的身体里为何会迸发出这样的能量。

好吧,好吧,都是他自找的。Bucky自暴自弃地想,下一秒就跪在了地上,双膝碰到地板发出沉重的闷响。

Steve的表情立刻有所软化。

“没必要跪得那么用力,我吓到你了吗?”

确实……Bucky有点懊恼。Steve的双手捧起他的脸颊时,传遍全身的一股麻意甚至让他就这样软了腰。

他总是宠爱照顾Steve的那一个,另一方面,他欣赏而崇拜Steve,甚至愿意处于劣势迎合并且服从于他。抛开了男人见鬼的自负、虚荣心,以及什么所谓的大男子主义。

在Bucky有点晃神的时候,Steve的手指已经顺着他的眉眼滑到嘴唇,粗糙的指腹磨蹭了下柔软的唇瓣,似乎在判断什么。

而下一刻,温热的唇舌就贴在了Bucky的嘴上。他瞪大了眼,看着Steve双手捧着他的脸颊,像是在品尝味道般舔过了他的嘴角,慢慢地用湿润的舌尖探入开启的双唇间,卷起舌头拨弄着Bucky的唇瓣。

Steve控制好了呼吸,将Bucky溢出的口水舔进嘴里,然后站直身,低头望着Bucky眼里的水光。

“你唇上的奶香味呢?”

什么奶香味。Bucky困惑地想。

“现在你的唇上只有化学物质的味道。”Steve的手指轻巧地滑到了Bucky的眼皮上。“我不记得你的眼尾有那么红,你看起来湿淋淋的,连眼睛也是,哭过了吗?”

没等到Bucky否定,Steve就摇摇头,两指轻轻捏住了Bucky纤长的眼睫毛,揉捻了下,将指腹呈现在他眼前——黑色的睫毛膏痕迹。

太糟糕了。

“……Bucky.”

捧着他的脸的双手在轻微发颤,Bucky一直被迫仰着头,将Steve的表情变化尽收眼中。Steve一定发现了,他比自己想象中精明得多。

但现在,他看上去不只是愠怒,似乎还有一丝隐隐约约的……兴奋?

“你背着我就是在做这个?”Steve的语调却是稀松平常,像是在和友人谈论天气,“跟个女人一样化妆?”

“我……”Bucky浑身发麻,他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做了蠢事被发现而感到羞愧,还是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抱有期待,亦或是二者兼具。

“是的……对不起……”

Bucky吸吸鼻子,目光闪烁地望着Steve,“Sir……”

“我接受你的道歉。但我想说的是,我不希望你对我有所隐瞒,即使你喜欢化妆,或者干脆有异装癖,我都不会笑话你。”

话音刚落,Steve就注意到Bucky的身子晃荡了下,他眯起眼,手掌覆在Bucky脑袋上微微用力,让Bucky低下头,带动身子向前倾斜。

“但我需要给你点惩罚,好吗,我的男孩?”

Bucky的身体颤抖了起来,他感受到Steve的脚踩在他的两片肩胛骨之间,接着慢慢用力,将他逐渐往下压。他几乎是顺从地趴伏在了地上,呈现出臀部高高翘起的姿态。

Steve的脚踩在他的脊背上,让Bucky像个奴隶般摆出了一个屈辱的姿势。他的脸贴在木地板上,细碎的木屑刺得面颊微痛,而这个视角并不好,他只能勉强看到Steve的身子。

可他听得见,他的小Steve呼吸频率加快了,也许他动了起来,因为踩着他背部的那只脚有点不稳。

而Bucky只是被Steve踩着就浑身发烫。落在他脊背上的重量、热度,以及其中暗含的攻击性都让他激动得近乎哽咽。

就在Bucky开始担心起Steve会不会失去平衡摔倒的时候,他听见了皮带扣解开的声音,接着是布料滑落的窸窣声,最后Steve那条灰绿色的裤子连同皮带一起出现在他的视野里,掉在了他面前的地板上。

Bucky紧张地舔了舔唇,等待Steve移开脚站稳在地。

“坐起来,Bucky。”

他的话语带着点戏谑。

“我要给你洗一下脸。”

意有所指的话让Bucky有些脸红,不可避免地期待了起来,他坐直了身子,看到Steve正握着阴茎,缓慢地上下撸动。

他的好友哪里都小了一号,偏偏生殖器的尺寸倒是正常水准。

Steve抓过那短短的棕发,将Bucky的脑袋按在自己下体上。碰到阴茎的一瞬间Bucky就伸出舌头舔了舔,听到对方倒吸了一口气后,Bucky便将唇舌移动到龟头上,吮吸棒棒糖一般将蘑菇状的前端含入嘴里,柔软的舌头舔舐着柱头的每一个角落。

“老天……你的嘴……真是该死的舒服。”Steve的呼吸变得紊乱,两手紧紧抓着Bucky的头发。

Bucky的口活很好,几乎可以说是精妙绝伦。Steve在他的伺候下硬得飞快,他不知道Bucky怎么可以前一秒还一副犹豫不安的受害者模样,下一秒就饥渴地捧着友人的阴茎,用那火热而柔软的唇舌极尽技巧地爱抚,像个渴求男人精液浇灌的婊子。

“停下,Bucky。”

Steve几乎用上了极大的控制力才说出这句话,Bucky对着他眨了眨眼,澄澈的透亮蓝眼看起来无辜极了。

他看Steve不说话了,忍不住又吸了一口。

“够了,你太贪吃了。”

直到发觉男人的语气变得严肃,Bucky才有点畏惧地停住了(很奇怪地,他明明比Steve高大健壮,却更像是处于弱势的一方),他缓缓将肉棒从嘴里吐出来,还意犹未尽地舔掉了Steve沾到他嘴角的前液。

“别忘了这是惩罚。”

Steve恢复了正常的呼吸,握着阴茎用龟头蹭着Bucky软糖似的上唇。

“我会插进去,你不能舔或者吸吮,只能乖乖含着,懂了吗?”

腥膻的味道近在咫尺,Bucky的头脑在雄性气息的笼罩下眩晕起来,他近乎尊敬地望着发号施令的Steve,点了点头。

下一刻,Steve的阴茎就捅进了他的嘴,直直插到了喉咙。

坚硬的龟头碾压着他的软腭,几乎是立刻Bucky就反射性地流出了眼泪。Steve的阴茎将他的嘴塞得太满了,完全勃起的茎身长度相当可观,Steve慢慢挺动着腰,将阴茎一下下撞进Bucky的喉咙。

几下之后,剧烈的咽反射就让Bucky的咽喉缩紧,一圈圈绞紧龟头的喉部肌肉让Steve舒爽不已。

Bucky想要呕吐,却被阴茎紧实地卡住喉头动弹不得,他的眼泪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流个不停,他感觉自己的喉咙此时充当了他后面的甬道,正一张一缩地取悦着面前的男人。

“你太棒了……Bucky……”

Steve仰着头喘息,呓语一般夸奖着Bucky。一种油然而生的宠爱让Bucky更努力地含进了Steve的阴茎,他的脸甚至贴在了Steve的鬈曲的阴毛上,鼻腔间充满了浓重的麝香味,以及专属于Steve的味道——Bucky再熟悉不过。

只要Steve感到舒服,他就什么都顾不得了,即使勃大的阴茎碾压着喉咙,强烈的不适感刺激他闷咳起来,不仅发不出声音,而且喉部正痉挛般地抽噎,但只要那根阴茎会因此变得更硬更大,他就会拼命忍耐。

Steve已经很久没插进Bucky的身体里了,他那虚弱的体质便是原因之一,比如现在,他的阴茎尽根被Bucky含入,快感如同阵发的电流窜入他的身体,让他差点站不住脚向后倒去,而Bucky老早就注意到了,他的手及时扶住了Steve的腰,顺势朝自己一带,令Steve的粗大狠狠撞进了自己的喉咙。

Bucky抽噎了起来,大量的泪水打湿了他的脸颊,他极力用喉部的肌肉收缩爱抚Steve,在Bucky的服侍下Steve很快就忍不住了,他按住了Bucky的脑袋,将阴茎猛地抽出来。

当Bucky还在为突然的空虚感到迷茫时,一股热乎乎的浊液射在了他脸上,浓稠的精液从眉毛浇灌到了到嘴唇,甚至沾到了他低垂的眼睫毛,垂坠下来拉出淫靡的白色丝线。

“Steve……”

Bucky脸上浮现了可以称作为幸福的表情,他凝视着Steve,用手指沾取脸上那些湿黏的精液送进嘴里,调皮的舌头从红唇中探出,将精液尽数舔进,发出明显的吞咽声。

操。

穿着军装被颜射的Bucky实在性感至极,他甚至还歪歪斜斜地戴着那顶军帽——Steve觉得自己几乎就处在呼吸停滞的边缘。

Bucky的喉咙一定很难受,但不知为何,Bucky总能从这种折磨中爽到,他那像满足的猫咪般眯起的双眼似乎在说“还不够”,他还想要更多。

更多惩罚。只要是Steve给予的。

Steve喘着气,向Bucky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就明白了,他对Steve的每一个指令都铭记于心,听话地跪在地上直起身给Steve整理服装。

“淫荡的小家伙。”

男人的低吟在耳边响起,Bucky霎时就红了脸,Steve的嘴里很少会吐出这种肮脏的字眼,如同打破禁忌般的快感让Bucky双手发颤,就连帮男人系皮带的动作磕磕碰碰。

“……你不喜欢?”

Steve听到Bucky犹豫地问了句,苦笑着摇摇头,手掌抚摸着Bucky柔顺的棕发。

“下次我帮你,”Steve说着,将有点发愣的Bucky扶了起来,“我想试试在你脸上作画。”

Bucky听懂了他的意思,嘴角勾起了一个俏皮的微笑,然后忍不住走上前在Steve的小金毛上亲了一口。

“太好了Steve,我以为……你会觉得我很奇怪。”

“我一直觉得你很奇怪。”

Steve耸耸肩,露出了一个心满意足的微笑,“不过我喜欢。”

这情话太甜蜜了,Bucky差点就沉浸在Steve温柔的视线中不可自拔,但他很快就想起了什么,脸色顿时变得尴尬,他后退了一步,转身想要逃开。

“噢,抱歉……我想起还有些事……”

“什么事?”Steve眼疾手快地拉住了他的手,Bucky进退两难地停在那里,细密的汗珠渗出了他的皮肤,他在内心祈祷着,希望Steve的惩罚已经结束了。

“这么说来,刚刚你趴在地上时我就注意到了——你的臀部,你知道绷紧的军裤能显出下面所穿内裤的形状吧?”

一番话下来Bucky已经渗出了冷汗。

与此同时,Steve的手掌摸上了Bucky挺翘的臀瓣,指尖向下探进了裤子,摸到了他的臀缝,上下摩擦起来。

“你最好跟我解释下这蕾丝的手感是怎么回事。”

男人似乎在强忍着什么勃发的情绪,Bucky的大脑一片空白,他不安地动了动,感受到Steve的手指探寻般勾起了蕾丝内裤细细的裤带,然后“啪”地一声地打在臀肉上。

Steve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Bucky任命般闭上眼,咬紧了下唇。

几个小时之前,Bucky完全没想到他心血来潮的小尝试会演变成这样的场景。

他脸朝下趴在床上,颤抖地感受风吹在光裸身躯上的凉意。

“Steve……?”Bucky小声呼喊男人的名字,他无法得知Steve的方位,这让他有点心慌,尤其他刚刚被迫在Steve面前表演了一场脱衣秀——将自己的军装通通脱下,只留下了蕾丝内裤和吊带袜(有一边还没有扣上),手足无措地站在那儿供Steve观赏。

在那之后Steve朝他挑起了眉毛——差点让Bucky心一颤就跪倒在地。

当时Steve望着他,随后眼神朝那张拼起的双人床上射去,再对他使了个眼色。Bucky对他的动作了然如心,咽了下口水朝前迈步,乖乖地躺到了床中央。

他愣是没想到Steve之后就拎起了他的军靴,走到他面前半蹲下身,握住了他的脚——Steve细长的手指在光滑的黑色丝袜上磨蹭,接着滑过了Bucky的脚趾,摸向敏感的脚底,在Bucky怕痒地缩回脚时拉住了他的脚踝,给他套上了长靴。

那场景看得Bucky几乎呜咽出声,他捂住嘴巴,即使根本隐藏不住自己已经兴奋了的事实——他的阴茎在蕾丝内裤下勃起,被绷紧的布料勾出了茎身的轮廓,吸引了Steve的视线。

“Bucky,我不在的时候你就是这么玩的吗。”

Steve的语气听上去很恼怒,但Bucky知道绝不仅仅如此,因为他注意到了Steve收缩的瞳孔,嗓音低沉发颤,即使他摆出一副怎样面无表情的脸孔,看起来却像是随时会从体内爆发出巨大的能量,倾身上前直接操进Bucky的屁股。

是的,Steve矮小又瘦弱,但构不成问题——Steve喜欢操Bucky,而Bucky喜欢挨操。

恩爱默契得化不开的两人根本顾及不到他们的体型差。

“你在想什么?”

一只手摸进了Bucky的蕾丝内裤,纤细的手指揉起了他的会阴。

“我无聊得能让你走神吗?”

“不……Steve,我只是……”Bucky瑟缩起来,即使他看不到,也完全能感受到Steve的位置。他的大腿内侧被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扎到,他猜想那是Steve的脑袋。

“也许我需要做点什么来得到你的关注,”Steve的呼吸喷在那两瓣臀肉上,“Bucky——发情的小母猫。”

不。

就连Bucky也不懂自己为何拼命摇头,手指揪紧了床单,也许是想否认那句淫秽的形容,或者是害怕Steve接下来的动作。

更可能的是欲拒还迎——他们心知肚明的小情趣。

很快Steve就用两指撩开了他的内裤,舌头直接舔上了他的小洞,用口水濡湿了那些可爱的皱褶,接着重重地吮吸了一下,Bucky立刻抽噎起来,将脑袋埋进枕头里,发出了低低的呜呜声。

“母猫是这样叫的吗?”

Steve打了下他的屁股,一手拽起了他的头发,让他仰起头,另一手插进了Bucky一张一合的肉穴,两只手指前后大力搅动。

“再叫一次,宝贝。”

“啊啊!Steve……”Bucky求饶般尖叫出声,Steve的手指几乎是一插进去就让他兴奋难耐,肠壁紧紧裹住熟悉的事物,像小嘴一般饥渴地吮吸着。

这样与平时迥异的尖细叫床声极大程度上地刺激了Steve,他的手指飞快地在Bucky臀间进出,带出了飞溅的肠液,星星点点地洒在Bucky下体,反射出透明的水光。

“你真适合穿吊带袜,也许是因为你的腿本来就细长。”

Steve赞叹出声,他的右手还在指奸着Bucky,左手则像是抚摸珍宝般揉捏着他的大腿,细腻的丝袜质感再加上挑拨欲望的黑色,对比Bucky鲜少接触阳光的白皙肌肤,构成了十足的视觉冲击——当然,Steve没忘记Bucky是个男人,但穿黑丝和女士内裤的男人?简直是天杀的淫荡。

“Bucky,小可怜,饿成这样。”Steve勾起嘴角,捏了把Bucky的大腿,将手下的白肉掐得红肿,微微拉长再松开,让它弹性十足地恢复原位,带起肢体的一阵震颤。

“看样子只有将拳头塞进去你才会爽,对吗?”

“呜嗯……好想要……Steve……”

听到“拳头”这个词时Bucky就忍不住了。他爱死了这种危险的性爱,还记得Steve第一次将整个拳头塞进他的肠道时,他几乎当场就哭得一塌糊涂,被拳头戳了几下前列腺就爽到失禁了,把他们的床搞得一片凄惨。

“我需要给你扩张,别急。”

Steve看着Bucky扭着屁股,不断迎合他指头抽插的频率,顿时兴致高涨得无以复加,阴茎紧绷在内裤里蠢蠢欲动。

他喜欢看着Bucky在自己身下扭动,像个弱小的男孩般渴求着他,因为这总会给Steve一种错觉,以为自己足够强大,能够完全掌控他英俊漂亮的恋人。

Bucky愿意陪Steve玩遍各种把式,他是个精力旺盛又欲求不满的完美情人。Steve只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出色而可靠的男人,尽管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他惴惴不安,害怕总有一天会留不住这样的Bucky,只因为他太好,太过完美——有几个女孩能真正抵挡他的魅力?

这种患得患失的心理反映到行动上便是另一番急迫,他已经探入了四根手指,抽插的速度一直没有减慢,Bucky早已舒服得晃起了臀部,疼痛的劲头一过,留下来的只有血液中叫嚣的欲望。

“……我可以了,长官……”Bucky的声音已经喊叫到沙哑,“插进来,求你……”

他扭动着,大腿上的丝袜被Steve的皮带勾出了几个洞,露出的白花花肌肤晃得人呼吸一窒。

“你真的那么饥渴?”Steve将五指并成梭形,扩开了Bucky的穴口往里探入,插到最里,殷红的肠道几乎吞进了他的整个手掌。

温热,湿滑,紧致得不可思议。

“我喜欢你在我身体里,”Bucky喘息道,竭力忍住了一丝丝蔓延开来的撕裂感,咬着发红的嘴唇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任何部位……都喜欢。”

Steve的眼神软化了,他在Bucky微微被拉出来的红嫩穴肉上亲了一口,看到他敏感地震颤了下。

“忍一忍,我进去了。”

Steve的手掌握成拳,旋转揉弄着Bucky的洞口慢慢撑开。

Bucky当下就发出了一阵吸气声,不知是否感到难受。他的双腿在发抖,屁股翘翘地趴在床上,嘴巴无意识地咬着凌乱的被单。

拳头硬生生地挤进了肉穴,发出了湿粘的声响,火热的肠壁簇拥包裹着入侵的巨大物体。Bucky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呻吟,屁股向后坐在了Steve手上,肠道接着便吞进Steve的整个拳头,穴口甚至紧箍着他的手腕。

“啊……天呐……Steve……”

Bucky的眼角流下了眼泪,滴在自己的手臂上。他能感受到Steve拳头上突出的骨骼,向四面八方撑开了他的穴道,被填得满满当当的感觉让他感到无比亲密——他的肉穴吞入了Steve的整只手,甚至还能吞下更多。

“太美了。”Steve盯着Bucky颤抖的屁股赞叹道。他的阴茎早已硬得发痛,沉入温暖巢穴中的拳头代替了肉棒操开了Bucky的身子。他能看到Bucky被撑得光滑的深粉色肉穴口,正抽搐般含吮着他的拳头。

他没告诉Bucky一声就动了起来,手臂前后快速抽插着Bucky的肠道,硕大的拳头让他轻而易举地就找到了敏感点,在Bucky受到惊吓般的尖叫下用力朝那点冲撞。

“啊啊啊!好棒!Steve……你在我里面……好满……”Bucky的叫床声染上了哭音,他几乎毫不避讳地纵情叫喘,丝毫不在意会被邻居听了去。

这样的Bucky是Steve最不愿与人分享的珍宝。棕发的男子主动向后撞向Steve的手臂,食不餍足地用肠道吸吮那相比男人阴茎更为粗大的事物,一次次迎向针对敏感点的撞击。肠液频繁被挤出穴口,将Steve的手臂弄得水亮。

“真是天赋异禀,一般的男人根本满足不了你吧。”

Steve呼吸粗重,剧烈震动手臂直至发酸,让Bucky哭叫着扭动身子瘫在床上。

他可以发誓,自己从没见过这样的士兵。

他的Bucky穿着的蕾丝内裤被扯开,肉穴含着男人的手臂,只穿着吊带袜和军靴在床上发情一般渴求着Steve。

在战场上英勇杀敌,私下里骚浪得只想要自己小个子友人的侵犯,有着化妆和女装癖好的小坏蛋。

过于性感而危险的美丽生物。

Bucky喜欢拳交,因为他总能从中得到无与伦比的快感。就像这样,Steve的手臂只是在他的肠道里横冲直撞地猛插了一阵,他就哭得眼角绯红地射精了。

“啊啊……好棒,还要……”

甚至在射完之后,Bucky瘫倒在自己那滩粘滑的白浊上,还偏过头看着Steve,舌头探出,慢慢地舔过自己饱满的、像是涂了口红般的嘴唇,施以欲求不满的引诱。

“你会得到你想要的。”

Steve坐在床上,将早已硬得发痛的阴茎掏出来,不停套弄着发出水声。Bucky被那声音吸引了,他慢慢撑起身子,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根涨成紫红色的粗大阴茎。

在那之后,Steve亲眼目睹了Bucky朝他爬来,岔开穿着黑丝的大腿,撩起了自己的内裤带子,扶住Steve的茎身对准了自己湿透的小洞的场景。

Bucky对他微微一笑,带着恍惚和满足,腰身一沉,将Steve的阴茎尽根吞入。

房间里顿时传来更多的粗喘和叫床声,窗户的剪影上呈现了交媾的两个人影,高大的男人骑在另一个瘦小男人的阴茎上,像水蛇一般扭摆着腰部,挺起胸口让另一个男人舔吮自己的乳头。

他们做得天昏地暗,到了最后,谁都想不起这本该是个惩罚。

直到Steve在Bucky体内射入满满的精液后,Bucky才抱着他向后倒在了床上,让Steve压着自己柔软的身体。

他一下下拍着Steve的背,脸上有一丝庆幸的喜悦。每次性爱后Steve总会很疲惫,而Bucky即使身体依旧欲火难消,但却是心满意足。

“Stevie,睡吧。”

他贴着Steve的脸喃喃道,金发的瘦小男人趴在他身上,胳膊紧紧圈着Bucky,明明昏昏欲睡却一点也不放松。

“嗯?真睡了?”Bucky舔了舔Steve的脸蛋,听着他发出均匀的鼾声。Bucky搂紧了他,脑袋和Steve的挨在一起。此时的Bucky全身光溜溜的,丝袜和军靴早就扔到了床下,就因为刚刚Steve说想舔遍他的双腿。

“如果你再长大点,就不会那么吃力了。你还可以给我画个漂亮的妆,我可以穿上红裙子当你的舞伴。”

Bucky想起了Steve索求的样子,他总像个嗷嗷待哺的初生猫仔,胡乱耸动着像是想要凑到母猫那儿寻找乳汁,倒是有趣得要命。

“但小小的你也很可爱,我喜欢。”

他闭上眼,嘴角弯弯翘起。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