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小玩具变成人了!

Work Text:

从网上新买了小玩具,不得不说第一眼吸引的就是外观。甘霖娘这也太可爱了!

偷摸在被窝中,找一部无论从样貌剧情姿势都符合自己喜好的片子,享受玩具带给的温存和禁制的快感。夹紧着痉挛,颤抖着喘息,等余韵散去再拿着玩具去清洗消毒。

手机软件传来提示音,是一条好友申请。

“同城,约吗,就今晚。”

动态照片里的男人没有露脸,是半张西装革履衣冠楚楚的样貌。

幻想了一下这样的男人在床上的样子,暗自吞了吞口水。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感受过男人了啊。

这么大人了,偶尔放纵一下自己没关系的吧。

夜晚的人总是不理智的,当欲望占据了大脑,手指在键盘上敲击出一个好字,就准备通过好友验证。

“连对方什么人都不了解就要去?”一只手按在了自己的手上,撞入一对栗色眼眸中。是一个衬衫半解的男人,根本没怎么扣好的纽扣后若隐若现的腹肌和人鱼线,栗黄色的头发有一两缕微微翘起,他挑着眉,还在保持疑问的神色。

“主人姐姐可真是贪心啊,凭我们俩还无法满足姐姐吗?”

还带着一丝青涩的嗓音响起,床微微向下一陷。一个薄藤发色的少年,穿着一件修着粉色兔子的宽松T恤,盘腿坐在床上,薄唇微撅,一副不怎么高兴的模样。

两…两个男人?

私闯民宅了啊喂!

没有给反应的时间,男人的手已经顺着被子滑下。趴着的躯体显现出很诱人的弧线,尤其是刚洗完澡,身上还穿宽松的睡衣,仅仅是腰脊处被抚摸,身体就起了一阵颤栗。

臀部揉捏的手隔着衣料缓缓向下,男人俯低了身子,男性气息喷吐在后脖颈处,已经能感受到花穴处不受控制地分泌出了液体。

“哈…你们是,怎么,怎么进来的?”并不想表达出自己很爽的感觉但是喘息已经出卖了自己。

“怎么,昨天还在和我们温存,今天就不认识了?”男人再度开口。

温,温存?

带着狐疑和试探伸手,“萝…萝卜?”

得到两人肯定的神色,睁大了眼。

救命,玩具变成人了该怎么办啊!

 

“嘶啊!”

没有被给予太多思考的时间,男人的手指已经探入了花穴中,还恶意地转了一个圈。

“啧,主人果真是。”男人顿了一下,似乎是笑了一声,“一如既往的敏感啊。”

“不是,你们想干嘛。”虽然说并没有从玩具变成人的情节中反应过来,并且嘴角疯狂上扬,但是该有的矜持流程还是要走一下。

男人抽插着手指,故意弄出啧啧作响的水声,“您都寂寞难耐要出去找野男人了,当然得好好满足您了。”

一边说着敬语,一边做着侵犯,手指的频率由慢到快,直让人话都说不出来。

“可,啊,可是啊……”

明明玩具的模样那么可爱啊,怎么就…

嘴中塞进了薄藤少年的手指,他像是听懂了未曾说完的潜台词。

“姐姐,我看着可爱,不代表别的方面也可爱啊。”穴口处男人的坚硬替代了手指,而少年也作出一副要欺身而上的模样,“还是说,姐姐想前后两根一起呢,嗯?”

“不不不不行!”后面,(没准备扩充工具)会痛死啊!

刺啦——

一条好看的蕾丝内裤就变成了破布被扔在地上,男人扶着自己的坚硬,在入口蹭了两下,感受到足够的湿润,径直进入。

“不是说好我先的吗?”一旁的少年瞬间不高兴起来。

男人暼他一眼,“你废话太多。”

双腿几乎快要被摆成m字型,大大方便了男人的操弄。

少年逗弄着那早已挺立的乳尖,指尖上还残留着方才她嘴里的唾液。

多重刺激让人忍不住收缩了一下,男人皱眉,柔软湿润的肉壁让他几欲发疯。他将她的双腿高高抬起,开始在她的体内猛烈地抽刺。男人的节奏太快,每一下都又准又狠,完全不给她休息和喘息的时间,在柔软窒热的深处不断抽插。

“呜呜…不行…受不了……哈啊慢点…呜呜。”小腿无力挂在男人腰腹两侧,一下一下随着撞击摆动。

少年从身后怀抱住她,臀下蹭到的蓄势待发,她的双腿被拉开,更方便前面男人的进攻。淫靡的交合声在房间里声不绝耳,身后少年又极度恶劣地轻舔着她,把玩着她已经凸粒的双峰。

前后夹击,臀部也被揉捏着,少年轻的时候男人就重,前面插着一根,身后有一根想要插入的。这样的姿势太过于方便她看清交合时的画面,和自己抚慰时不一样,抽出时跟着翻出的嫩肉,整个穴口都包裹着侵入的东西,他入得极狠,似乎想整根都塞进来,每每都撞到宫口微疼。

男人对她身体的熟悉度无疑比她自己还要了解,感觉她身体慢慢紧绷,便再度加快了自己的进攻,越送越猛,越插越重。

“哈太重了啊呜呜…慢点……呜”

摇着头,哭唧唧地被送上第一个高潮。男人抱住了她,带离少年的怀抱,跟着她的高潮完成最后的深顶。

“主人还是老样子,高潮的时候夹的极紧。”

闭,闭嘴啊!

很想骂人但身子还在高潮后控制不住的颤栗,而等待多时的少年眼中明显亮起跃跃欲试的光。

“我,我在上行么。”社会主义革命教导我们,如果无法反抗,就要学会享受。

少年的昂扬早就竖起来了,他大咧咧一坐,浑身散发着邀请,“那姐姐自己来。”

 

 

抬起身子,扶住炙热的东西,对准穴口缓缓地坐下,这个姿势使得肉柱整根没入,一直顶到底,被贯满的感觉。

“姐姐好烫啊。”少年眼底都是笑意。

坐姿真的是一种极度省力的姿势,进入刚刚好能够戳弄到那个点,仅是臀部前后的扭动,呻吟便抑不住的从口中溢出。

雪白乳浪在眼前抖动,粉红的花瓣吞吐着那根东西,蜜液将它浸染的光亮。少年一口含住在眼前晃的蓓蕾,故意吮吸出声响。挺动着腰,和自己起伏的女孩撞击在一起,直让娇喘连连。

她抓着他的肩膀,像是大海波涛上无助的船,只能跟着浪潮起伏跌宕。少年短促喘了一身,直起腰,将人压在了身下。

“不是说让我自己来的吗!”就连娇嗔都是眉眼含春。

少年歉意地低头亲亲她唇角,“抱歉啊姐姐,我忍不住了。”湿热的吻顺延至耳后,逗弄那小巧滚圆的耳垂。

“啊…你别太快!”

“好,慢一点。”拔出一半来,堪堪进去一点点,动作幅度都变得极为缓慢起来。

“呜……”女孩眼底水光潋滟一片,写着难以启齿的哀求。

“嘛,姐姐还是喜欢我快一点的嘛,骗子。”

“哈啊别!碰到了…唔”

话语戛然而止,因为默不作声的男人已经把又硬起来的东西塞到了她的嘴里。

没有难闻的味道,只是有些含不进去,小心地用舌头去勾勒,避免牙齿剐蹭到。而这个时候,少年再度加速。

男人轻哼了一声,跟着耸动腰身。

呻吟破碎被堵回了喉中,上下,两张嘴,都含着……就好像能完全在体内描绘处那里的形状。

快感再度叠加的要炸开的时候,她想起网上流传的那句话,别嫌弟弟奶,一边*b一边吃奶。果真…童叟无欺啊……

最后几下又深又重,少年的喘息诱人而尾音上扬,伸手揉揉女孩的头,笑得餍足,“姐姐今天也很棒呢!”

“呜呜,我就不该打开…那个软件。”攀登了好几次高峰的女孩明显有些受不住了,抱着被子嘀咕。

男人的眸光一暗,还敢提这一茬?大掌重重掴在撅起的雪臀上,“还随便乱约?”

“嗯..不约,不要,我错了。”

双手被牢牢固定住,能够扭动的只有腰身,看上去却更像是在求欢邀请。

果然,接二连三落下的巴掌力道也不轻,“摇头晃尾的,求操呢?”

“嗯~不是……”疼痛引发了快感,女孩的脚趾都蜷缩起来,花穴一张一合开始不自觉的收缩,明显能感受到这两人呼吸又开始加重。

“我错了,我真的不随便出去…啊,放过我…嗯,我好困…啊…”求饶的话语软绵绵的,只让人更加想欺负。

“不行。”

“不行。”

两人异口同声说道,又互相对视了一眼,达成共识。

后来的后来么,当翌日升顶的阳光照射进窗户,女孩眼睫颤了颤,睁开眼。一黄一粉两根萝卜静静地躺在身侧,仿似昨夜是一场梦,动了动身子。

嘶—好酸

呐,猜猜今晚,你的胡萝卜,会变成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