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随军日记

Work Text:

外面雨下得很大。大颗大颗的雨水打在屋顶上,吵得我睡不着觉。

其实也不只是因为这个,若是不下雨,我也不一定就能睡着。

为什么睡不着?因为我害怕。你别笑话我,如果我告诉你,不管白天黑夜,你都得抱着枪,抱着枪睡觉,抱着枪赶路,活了今夜,活不过明天,你应该也会和我一样害怕。

 

我不是什么英雄,我们家也没有英雄的血统。我家里,祖祖辈辈就会做一件事——打算盘。从我祖爷爷开始到我这一辈,我们家几代人,就会跟算盘打交道,只会跟算盘打交道。过去我的长辈们,替镇上的典当行小食铺打算盘,到了我这一代,还是替镇上的典当行小食铺打算盘。但我算倒霉,接替我父亲干了没几年,就遇上打仗,被征去了军队。

刚去的几天,我想逃。整天整天的训练,实在吃不消。教官心慈,训骂我几顿之后,见我仍那么畏畏缩缩,就揪着我问:“你会什么?”我说我会打算盘。他没说话,叫我回去。过了两天,他在训练时找到我,说明天不用来了,给你换了份差事,打算盘。我感激他,激动地抓着他的手,一句话也说不出。他可能觉得别扭,嫌弃地把自己的手抽走了,拍了拍我的肩,让我归队。

后来,我就开始在军营里打算盘。任务很轻松,无非就是算算今天中央又给了多少补给,大小杂事上的支出又是多少,总离不开钱。但偶尔,也会听见其他同事谈论,前线又死了多少战友,日本鬼子又往前进了多少。

打不完的仗让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但仗总得有打完的时候。

 

没过多久,淞沪会战开始了。就在我家北面的上海。军营里的氛围顿时紧张不少,每天都见着大家愁眉苦脸。常编故事活跃气氛的几位同事,也都渐渐沉默。家都要没了的时候,确实很难提起兴致来说笑。

后来,我就和所有人一起,握着枪北上了。军队里不知是排长还是连长的人,一脚踢开办公室的门,拿枪对着我们,要我们立刻出门,随军北上支援。我双手举过头顶,挪到长官旁边,告诉他这里的人都不会打仗,还是不去的好。话刚说完,我就被黑洞洞的枪口抵上脑门,上膛的声音吓得我快要尿裤子,只能求饶,请长官好好说话。

 

雨又大了一点,我们可能又要启程了。今天因为这雨,能找到这么一间破寺庙睡上两个小时,实在是意料之外的幸运事。一起来的兄弟已经不剩几个了,本以为我没两天就会死在鬼子的枪下,结果我现在却成了我们办公室里唯一活下来的。人总是想活的,活了一天,就想再活一天。你说我贪生怕死也好,甘做狗熊也罢,但人总是想活的。

 

对了,忘了说,我叫老算盘。我又该上路了。

 

 

-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