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段鹏/夏远】尘世巨蟒

Chapter Text

车子离开海滩,穿越丛林,上了高速大道,他们进入一栋看上去类似于车站的巨大建筑,段鹏将车毫无顾忌地驶入旁侧的车辆通行道,直接到达车站建筑的后方,最后停在一个大厅里。夏远看了一会儿才明白,这是一个猎场的入口。普通游客需要通过安检口,才能来到传送处,而他们却直接进来了。猎场需要另行购买门票,夏远和吴稼琪并没有购买这样的服务,并非因为价格高昂,而是因为他们对此不感兴趣。
段鹏领着夏远来到一处开阔的观光露台上,下面是平旷无垠的草地,间或分布着一些废弃的房屋和仓库。他伸手朝下面一指:“战斗类场地,适合喜欢挑战的玩家。你需要自己寻找补给装备,与仿生人展开对战——他们的子弹都是颜料麻醉弹,被打中后,你会昏睡过去,再由我们的工作人员运送出场地。而你可以选择用真的子弹,也能用麻醉弹。当然,在击中仿生人后,对他们做什么都可以。”
他从旁边的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一把霰弹枪,看上去很重,他掂了掂:“这款枪是21世纪的旧物,现在已经被淘汰了,你应该不陌生吧?它的好处是视觉冲击力很大,击中目标时,会……”他握紧了拳头,又将五指张开,“样子比较好看。”
露台下跑过一个仿生人,他们都穿着统一配发的特定制服,但其他方面看起来与人类无异。那是一个纤细白嫩的金发女郎,蓝色眼睛,正在仓皇逃窜。段鹏稳稳端起枪,随着仿生人移动的轨迹,缓缓调整着枪口的位置,手指扣在扳机上。
“等一下。”夏远突然伸出手,捏住了枪管。
“小心点,这是真家伙呢。”段鹏被打断,却并不见恼,而是从善如流地把枪放下了,他把枪还给工作人员,望着夏远笑道,“你应该没有买南方乐园的通行券吧?不杀生?”
夏远摇摇头:“不,只是对这个不感兴趣。我不知道利用自己的强大,去踩踏另一个弱小的群体,有什么意义。”
“少来,你是不忍心看到他们被杀死,虽然他们只是一堆零件和编码罢了。”段鹏说,“你会对此感到难过吗?”
“会。无缘无故死掉的任何东西,都会让我感到难过。即使是我的智能管家,我也对她有一点近似于家人的感情,更不用说这些会跑会跳,还具有实体形态的仿生人了。”
段鹏若有所思地盯着夏远看了一会儿,柔声说:“你是个好人,不忍心做残忍的事。我知道被shell改造后,多少会丧失一些人类的本性,现在看上去,你还并没有被改造太彻底。”
夏远朝着楼下抬抬下巴:“如果被改造彻底,鹏少是不是也会把我和他们混为一谈?”
段鹏说:“不会,人类与仿生人,具有本质区别。”
枪声回荡在平原的上空,段鹏探出身,无声地朝下方望了一眼,对夏远道:“瞧,她死了。她会被重新修整锻造,再次投入使用。她没有记忆,不知道自己经受过什么。人不一样,你可以伤害他,但你毁不掉他的思想。”

夏远回了酒店。吴稼琪早已在房间里了,她一整晚都显得很激动,坐立不安,来回走动。夏远刚一进门,她便迎上来:“王柏林,他果然在版纳。”
“看来消息果然无误。我需要向上级请示,是将他逮捕回新都,还是在就地解决。”夏远问,“有实际证据吗?”
吴稼琪把手里的照片递给夏远:“王柏林的老婆和女儿,今天都出现在沙龙上。显然他们一家人都跑到版纳来了,向段氏寻求庇护。”
夏远陷入了沉思。固然发现了王柏林的踪迹,但鉴于克瑞和段氏特殊的关系,他们要下手也并不容易,更何况段氏太子爷还认识他们。这样的疑问和焦虑,从接到任务开始就不曾消弭。上次从版纳死里逃生回来,夏远已经将峡谷里的遇险如实呈报上去,现在却要他们又故地重游,完成一桩浑水摸鱼的任务。夏远并不愿意怀疑师傅,即使这任务是他一手下达的,若他动了手脚,他们这些队员也无从得知——难道真的是那样吗?他想起了自己先前听到的一些风言风语,那些……
吴稼琪打断了她的思路:“夏远,我觉得我们要速战速决,如果让王柏林发现了我们的踪迹,这么久的追踪就全完了。”
夏远说:“不,先不要着急。有件事情很古怪,今天我见到了段太子,他显然早就知道我们来到了版纳,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吴稼琪不响,夏远接着道:“如果王柏林受段氏的保护,而我们的行踪已经被段氏掌握,那么你就不可能在沙龙上见到王柏林一家人。”
“你是说克瑞和段氏的关系并不是我们看到的那样?”
“有这种可能。而且段鹏并不避讳他知道我们行踪的事实,说明他在有意朝我们释放信号。”
“求合作的信号。”
“王柏林被捕,克瑞势必要换将,段氏乘虚而入,会不会更容易?相比起合作,自己做主似乎才是最好的办法。”
吴稼琪问:“我们到底要怎么做?”
夏远说:“等待上级的指示。段氏和克瑞如何,与我们并无关系,完成任务,才是最重要的。”
吴稼琪笑道:“你确实听话,难怪杨队喜欢你。”
夏远挑眉一笑:“听话?”
吴稼琪说:“不是吗?你其实什么都不关心,你只关注任务完成得如何,虽然我们不总是对的。”
夏远站起身来,一整天的奔波和思考已经让他十分疲倦,他说:“是啊,我是不关心。因为我们要关心太多别的事情了,比如我们被要求忠于祖国,这个庞大机器的运转,需要每个螺丝钉都钉在合适的位置。我们有一套作为螺丝钉的标准,为的就是这台机器能转动下去,转下去,你懂吗?如果机器坏掉了,你什么都不是,你连在这里与我谈论对与错的资格都没有。我问问你,你是不是当初受到了国家的资助,才顺利读完了一个经济学的学位,一个法律的学位?没有这两个学位,你能凭借自己的本事考进九队吗?”
他说完,头也不回地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远,说得漂亮,我看你越来越有杨建群的风范了。”eve夸赞道,“早晚有一天,你会统领九队的。”
夏远不置可否,他问:“部里有给我回复吗?”
“暂时没有。你放心,作为你的私人管家,我会第一时间把消息通知给你。现在到了睡觉时间,要不要来一首催眠歌曲?”
夏远躺在床上,室内温度舒适,床垫松软,他很快倦意来袭:“我点一首歌曲,《helpless》。”
“我早就知道你会点这个。”
伴随着悠扬的口琴声,夏远逐步走入梦乡。eve在播完这首曲子后,也慢慢进入了休眠模式。他们都忽略了一个问题——屋外的大门悄悄地开了,吴稼琪趁着夜色,溜出了房间,朝段氏大厦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