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狮子的生育

Work Text:

我不介意你的手机相册里总是有你做手术时照下来的开刀切口,红色的肌肉和白色的骨头,没有大量的血,一清二楚的。可是你不能这么不爱惜你自己吧。

 

 

 

一小时前。
护士擦掉赵启平额头上越来越多的汗水,发觉赵启平脸色苍白。
“赵医生,你哪里不舒服?”
“没有。快给我止血钳。快把手术做完。”
“赵医生要不然……”
“我说了没事你能不能快点!”赵启平皱紧眉头,他很烦躁又不得不柔和了语调,“估计又是宫缩,没事的,这里马上就好了。”

 

赵启平还没有来得及把切口缝好线便直直往地下坠。
护士连忙抬住他。
第一次宫缩会维持半个小时,第二次维持一至两个小时,接下来的时间会越来越长。
“你快叫李医生缝针……谁那里有止痛棒?”
“赵医生你宫缩过几次?”
“三次了……”
“你是不是要……”
“啊我操你不用再确认了我就是要生了我感觉到羊水破了啊啊啊啊啊啊!”
地上沾满了湿冷的液体,赵启平的喊叫回荡在医院走廊里。

 

“启平,放松,深呼吸,跟我来,吸气——”
“秦主任你别说了我知道这些套路,我会做,你叫谭大头来——”
“启平你别太激动啊,”赵启平躺在推床上痛到咬牙切齿,秦主任也无可奈何,生孩子都要过这一关。
“省些力气,你这个样子我建议你顺产的……”
“什么?顺产?我要痛死了秦主任求求你给我一针吧我要死了我要见谭大头!”
“你别急……”
“我要见谭大头!”
“好好好见见见你别吼了储存点力气给宝宝!”
“我!现!在!就!要!见!他!”
“好好好好好产房到了你忍着点我给你抬上去——”
“谭宗明老子恨死你了!”

 

准爸爸谭大头心情很焦虑,产房门前来回踱步,眼神比看了上海经济走势统计还要复杂。
产房里的哀嚎声声来自赵启平,谭总心很疼。
妈的,赵启平怀孕时两位憧憬的粉红色泡泡全部破灭。这绝对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小恶魔。
产房门一开,赵启平的喊叫又真实放大数百倍,他差点要跪在出来的人面前。
“哎呀谭宗明你可算来了启平一直闹着要见你。你别紧张啊。”
“我我我我我不紧张,”谭宗明摁着秦主任肩膀,“他现在怎么样了?我能进去看他吗?”
“宫缩慢慢停止了,盆骨正在打开……哎说了你也不懂,这个过程很煎熬,孩子马上要出来了,你得马上释放你的信息素。进去肯定不行,产房有规定,这可不是瞎胡闹。”
“秦主任求求你让我看他一眼他说了他想见我的……”
“是不是谭宗明来了?妈的老子闻到他了!谭宗明老子恨死你了!你他妈永远不知道顺产多他妈疼!”
秦主任很奇怪,一般alpha的信息素对他的omega不是有安抚作用的么。

 

谭宗明被赵启平带着哭腔的声音给骂蒙了。
他第一次听见赵启平用这样的声音骂他。
他有点后悔赵启平发情期的时侯没有听他的劝戴套。
他是不是从来没有考虑过赵启平的感受。
赵启平,是不是不想要他了。

 

赵启平用尽了最后的力气。
“我不生了。”
他很平静的说道。
“我没力气了,我不生了。”
他的头向后一仰,晕倒在产床上。
秦主任捎着小护士推门而出。
胎儿在产道里无法呼吸,如果滞留胎儿,胎儿很有可能窒息,对脑部造成严重伤害。
“谭宗明!你快跟护士去消毒。”
“啥?”谭宗明和护士二脸懵逼。
“你倒是快点啊你再不进来启平要出事的呀!”

 

赵启平想,我睡了多久了?
他看见一些模糊的色块儿,粉色的太阳,绿色的夏午,蓝色的迷离夜。
他们在烈日下相识,树荫下接吻,海湾边做爱。
熟悉安心的alpha味道引领他醒来。
“启平?启平?我在这儿。”
“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胡作非为,因为我不是一个人,我有你。”
“想想。想想以后。我们的女儿,或者儿子。我们说过要给他最好的。”
“答应我,加油,相信我,我爱你。”
温柔的信息素包裹着虚弱的omega,他纤长的手指插进谭宗明汗湿的头发。
谭宗明抓住赵启平的手指,一根一根虔诚地亲吻。
“谭宗明,我是不是欠你的。我怎么就爱上你了呢。”

 

“好的启平发力!再用力!”
“头出来了!用力!身子马上出来了!”
谭宗明听到了新生命的第一声啼哭,他差点也掉下泪来,不停亲吻赵启平的额头。
谭宗明目送护士抱着女儿去了婴儿室,回头一看,赵启平又昏睡了过去。

 

这样一折腾一下午也就过去了,赵启平很给面子地在晚饭点醒了过来。谭宗明握住他的手,眼睛在发光。
“孩子呢?”赵启平喉咙很哑。
“在婴儿房,是个女儿。小脸皱皱的。鼻子像我。眼睛如果睁开了一定像你。头发可多了。”
赵启平盯着谭宗明语无伦次地描述自己的女儿,笑意荡漾。
“哎,我说,以后咱别这么拼了行吗。我不介意你的手机相册里总是有你做手术时照下来的开刀切口,红色的肌肉和白色的骨头,没有大量的血,一清二楚的。可是你不能这么不爱惜你自己吧。都快要生了还工作,你不要命,我可怎么办。”
“我这不是在医院,接生更方便嘛。”
谭宗明觉得又好笑又心疼。
“我不愿意你再遭这样的罪了。”
“这种事情强求不来。既然都来了,这就是注定吧。”
“你是不是生我气了?气我一时冲动不顾后果……”
赵启平捂住他的嘴。
“我从不后悔。我劝你最好也别让我后悔。我爱你,也爱那么漂亮的女儿,所以你闭嘴。我气你怎么还不来,我害怕你是不是抛下我和肚子里的小人儿,我骂你是因为我爱你啊。”

 

“好好好我们不说这个,想不想喝水?想不想吃东西?”
“我比较想亲你。”
“别,几个月没开荤了。”
“谭宗明你是不是很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