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在十万年之间

Chapter Text

一队白虎族士兵守卫在雪皇的宫殿前,手持长矛,等待着得胜归来的君主和将军。

 

七大平行宇宙的连接昨晚便结束了,在尘埃落定的第八天里,世界安然无恙。超兽战队在最后一秒内终结了十万年间的两次轮回,伸手抹平了误会与恩怨,使一切再次走上正轨。

 

真是了不得的战绩,护卫军军长白时想。白虎族人无比骄傲于自己的出身,让他们扭转对风影阁下的偏见难于上青天。虽然人们依然尽可能地避开那位阁下,但那是出于尴尬,不再是避讳了。

 

三人并没有收敛自己的异能波动,白时带领着护卫队下跪致敬:“恭喜雪皇陛下、风耀阁下和风影阁下胜利归来。”

 

雪皇微笑着应答:“后方有什么状况?”

 

“第七平行宇宙并未受到战斗余波,所有世界已确认完全断开。”

 

“辛苦了。”雪皇点点头。旁边的风耀迫不及待地拉着妹妹告退。

 

护卫队默不作声地站好,装作自己是块背景板,他们本来就是为了撑场子成立的。护卫?得了吧,一个雪皇可以秒十队他们。

 

不过战争已经结束了,白时估计护卫队也要重编以适应和平时期。他远不到十万岁,没有经历过第二次轮回,所以这一切对他还是那么新奇。

 

“护卫队队长?”

 

“是!雪皇陛下。”

 

“跟我来,我有一项任务要交给整个护卫队。”

 

“遵命。”

 

白时以为他会负责统计军队人口、给阵亡同胞的家属发慰问信和津贴、或者修复毁坏的建筑,但雪皇的回答超出了他的意料。

 

“我需要你们把这七天的一切记下来。”

 

“那我们需要专注于哪些情报呢?”

 

“事实上,没有必要的情报。超兽战队在这几天里解开了很多误会,我们必须趁着这次机会向所有族人展示公正的事实。哪怕是其他平行宇宙的资料也要编辑成册,供人阅读。”

 

白时从未想到过记录历史,没有人曾这么做过,没有人会对第七平行宇宙的子民说“我们要从历史中汲取教训”,“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所以他们的生活中永远缺少了这一环。

 

“...陛下明鉴。”沉思过后,白时只能这么说。他看上去纹丝不乱,心里却激动地无以伦比,畅想着这一变革带来的好处。

 

如果这卷‘真相’能够永永远远地摆放在雪皇的行宫内,白虎族不是就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吗?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说:“岂不是一劳永逸的好处!请陛下放心,护卫队定当全力以赴,像风影阁下一般的族人再也不会被歧视了!”

 

雪皇的声音忽的有一丝失真:“是这样没错,一路顺风。”

 

白时快快乐乐地告辞了,没注意雪皇反常的笑容。如果他抬头,可能就会看到这个著名的微笑,忧伤、坦然、优雅,就是没有怜悯。*

 

他走后,第七平行宇宙的统治者收起微笑,望着雪山低语道:“一个超兽战队的崇拜者吗?超兽战队让我的文明重获生机,我也很感谢他们。”

 

*在我们的宇宙也被称为是“致郁游戏的毕业大佬看新人的表情”

Chapter Text

我的孙子:

 

请不要悲伤,虽然我选择了死亡,可能还是宇宙间最为不耻的自杀,但你要理解你的奶奶是在绝顶的幸福中死去的。

 

最近几年,我的身体带给了我很多痛苦,所有人都说我撑到这次轮回结束是个奇迹。哈哈,他们都错了(此处老妪的字迹欢快)。是命中注定我活到了一切答案知晓之后,这是沙海赐给我的最珍贵的祝福。

 

我的存款早就为了治病花光,没用完的都在你手上,我早就放心啦。可是我还知道一点点轮回的真相。真相,是我生命中除你以外最珍贵的东西,现在我有必要介绍你们认识。

 

奶奶是鲸鲨族唯一一个从十万年前活到这次轮回的人,我从未向你介绍过。如今泰雷回到我们三平,十万年前鲸鲨族与金象族的关系才为人所知。

 

为什么我保持沉默?因为我已经习惯了。

 

我出生时轮回才刚过去,接受着两族平等的理念,后来像鲸鲨大人说的那样,平衡确实是无法永久持续的。我曾经为当年弱势的金象族发声,也在两族磨合期上过谈判桌。慢慢的,来自于上一个轮回的老人变少,我的同学都无条件的支持鲸鲨大人,我就没话可说,只能沉默了。

 

再读一遍上一段话,你认为是死去的老人和不同的教育叫我们互换立场、相互奴隶?

 

大错特错。

 

答案是我的同学,他们知道第三平行宇宙的真相,却选择了利益。

 

历史记录是没有用的,古人跌过的坑,你和你的孙女还要蹚一遍。日光之下无新事。只要条件允许,今天我们奴隶他人,明天我们便是奴隶。

 

其实两族真的相差不大,同样的土地,我们称之为“沙海”,他们说“沙地”。

 

我还因为你而沉默,孩子。

 

我知道你厌恶金象族,认为他们命中注定是一辈子的苦工。如果两族平等,沙漠中的物资不够,我将在十年前阖上眼皮,与真相失之交臂,最后充满遗憾地死去。我知道你是为了谁,我永远不会否认任何我找到的真相。

 

这一次的七天轮回,在泰雷演讲的时候,有一个红头发的超兽战士小声说:“他们为什么不发展科技,用上混凝土啊?”

 

我不知道什么是混凝土,但是我知道那个红头发来自一平。他们的文化很璀璨,只是不能研究异能量,这是对他们的保护。

 

所以,每当十万年过去,七大平行宇宙的超兽战士便会聚集一堂,重新点燃每个文明心中的光芒,让我们不至于被无尽漫长的岁月压垮。

 

记住,生存不易。每个宇宙都为此做出了牺牲,我们并没有相互敌对。

 

第一平行宇宙像凤凰一样,不断死去又不断重生,借助她的生机,我们得以继续前行。*

 

不要尴尬,如果你去问那个金象族小伙子泰雷,你会知道有人成立了史记编辑部,立志让后人得知我们的历史,不重蹈前辙。

 

没用的,上一个十万年我们也编过史书。那本书早就被改的面目全非,躺在沙海深处吃灰了。

 

可是他们还是会做,因为现在的文明有动力,超兽战队刚刚点燃了它。

 

写了这么多,我祈求你不要因为真相迁怒我。

 

我明白真相的重量,我就是为此自杀,但我希望你能一直佩戴它。

 

愿异能量常伴你左右。

 

永远爱你的奶奶

 

 

*:第一平行宇宙(我们)的文明年龄是真的短,所以是猜测

超兽战队早期确实是火麟飞和苗条俊召集起来的,他俩贡献了很多笑点,帮助队员们磨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