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约定(faith)

Work Text:

“对许多人来说,我死掉才是最好的吧。”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坐在床边的年轻王子说道,“无论是父亲,还是下属们,甚至是国家,我的死都能带来很多好处 。”

营帐外隐约传来士兵们操练的喊声,炉中的树枝忽然断裂,发出“啪”的一声打破了宁静。

这是Scorpios上战场的第二年。诱饵、枪兵、左翼,渐渐地他有了属于自己的军团,一年多后便成为了指挥官。当然,这并不是作为王子得来的特权,而是由伤痕带来的荣耀。

不过在他第一次上战场时,自然还未明白战争的残酷。

书中虽然极尽渲染,而Scorpios也最大限度地对其进行了想象,依旧远不及真实情景。

之前还开着玩笑的伙伴死了。

唠唠叨叨爱操心的笨蛋死了。

鲜血淋漓,断肢横飞,刀陷进肉里与拔出的噗嗤声连绵不绝,直到最后他都已经麻木,除了砍杀不知还能够思考什么。

在那个敌人出现时,他甚至想“或许这就是终点了”。

然后,常年陪伴于身侧的Polydeuces忽然出现替他接下攻击,又一刀砍倒了对方。

「没事吧殿下?」分出一点心思,Polydeuces靠着Scorpios的后背问道。然后他喊回离得有些过远的伙伴步兵,嘱咐他们跟紧殿下而非自顾自杀敌,又一次冲向敌人……

那场与helots的战斗,最终自然以胜利告终。

虽然Arcadia军的损伤在意料之内,对于初识战场的Scorpios的来说却并非能够承受的。

对于作为不被看好的庶子,却又是长子的他来说,每一个伙伴都必不可少。他们并不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而惧怕,更不会由于自己的身世而鄙视,仅仅因为个体本身而将自己作为“伙伴”,那正是他所期望的。

然而在他参加第一场战争后,其中一些的火焰就熄灭了。

他咬着下唇,替他们安排了葬礼。

在此之后,他的身影便更难在宫中寻得——不是演练场,便是书房。

Polydeuces曾经劝他多加休息,最后却不知被他如何说服,甚至延长授课时间,与之共同研讨新的阵型。

至于下属们,自然也逃脱不了与他一同增加训练量。

于是,Scorpios军在Arcadia军中渐渐有了名气,终于在这他上阵的第二年又一次压制反叛时,变为了主力之一。

密集的箭矢给予第一波攻击,然后是较对方更长的枪。平原作战对于人数更多,武器更精良的正式军队来说,简直是对于敌人的单方面屠杀。

不过对方也并非完全无能之辈。对于左翼的冲击令Scorpios差点派上后备兵。

正是在此,Scorpios受到了不知来自何处的攻击。

虽然身旁有着伙伴们,自己也已历练良久,战场上的情势瞬息万变,他未能完全躲过。

“请不要乱动。”蹲下为他包扎着的导师语气冰冷。

“哈,生气了么Polyx?嘶……”被按到伤处的他吸了口气。

“请您也稍微珍惜一下自己吧。”Polydeuces打了个漂亮的活结,起身说道。

“哦?被派来教导我的王室忠臣反而没有这种想法吗?我死了你就能回到父王身边了……之类。”

“请不要这样说。”Polydeuces顿了顿,“只要陛下没有改变命令,我自然不会离开。”

盯着他看了半晌,Scorpios嗤笑一声收回目光,嘴角微微翘起,用叹息般的语气说道:“啊,那就说好了。”他猛地看向摆着恭敬姿势的Polydeuces, 眯起双眼,“若是你无法做到的话……”拉长音带上一丝威胁,“我也只能亲手送你去侍奉冥府之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