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宁静】自由度

Work Text:

正文:

宁静,第一性别女,第二性别Omega。

人们经常猜测这位Omega是如何在影视圈里混得风生水起的。

和她交好的无不夸赞她,与她有罅隙的都不敢作声。

她对抗性极强,一旦激起了她的脾气,甚至能够无视AO的性别压制。乐嘉在节目中吵架时放了不少信息素,妄图用性别压制她——无功而返。

Omega的信息素浓得呛人,锋利得像刀子一样,直接割烂了光头主持人扑面而来的信息素。

她说她整个人都不合时宜,但又幸运至极。

宁静一点也不擅长照顾自己的身体,带抑制剂已经是这么多年来,她对自己身体做的最尽职的事儿了——毕竟不能因为信期到来影响拍摄。

她还只二十几岁的时候就遇到了张国荣,他告诉了她许多Omega的知识,教她哪个牌子的抑制剂最好用,告诉她如果独身该怎样对付来势汹汹的信期。

最后他对她说,Omega或许有诸多不便,但所有的一切都是要靠自己打拼。

她一直都很感谢他。

宁静的性格让她总能交到值得信赖的伙伴,其中不乏Alpha,而不三不四的败类都避之不及。

超甜的Alpha陈意涵就曾经在花儿与少年整个节目中和宁静睡在一起,据说是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有一回,颠簸的房车弄得宁静有些不舒服,她慌忙跑下车干呕,一旁井柏然为了安慰她,就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静姐,你不会是怀了意涵的孩子吧?”

宁静一下子给呛着了,要不是镜头还拍着,她就要立刻去暴打这个不知轻重的臭小子。

幸好忍住了,她想。否则过两个月的新闻头条就会是:

宁静录制期间因被指怀孕恼羞成怒暴打小鲜肉,孩子父(母)亲竟是共同参加综艺节目的台湾Alpha

井柏然等到陈意涵回房车,又把刚刚的玩笑说了一遍,惹得陈意涵咯咯地笑。他还捂了麦悄悄地说,静姐身上的苹果味儿有点浓噢。

陈意涵看了眼趴着的宁静,摆摆手,“只是个临时的啦,我怎么能弄在里面。”

宁静埋在臂弯里。

他妈的,陈意涵临时标记也太猛了,明明就是个小红果子,结果闻起来比小井还冲。

尽管常常会被女孩吃点豆腐,或者听到女孩在镜头前哼哼唧唧说些惹人脸红的话,比如什么“想埋在你的胸里”,“感受你的温暖”诸如此类……

但和台湾女孩一起度过的旅行都多了几分苹果味的清爽香甜。

 

宁静还得谢谢林青霞,给自己挡了不少能要她老命的“小游戏”。

最开始她本来准备自己忍着的——一起录节目的几个姐姐妹妹都是Omega或者Beta,唯二的Alpha叉烧芬早就跟朱茵绑定了终身,没什么好担心的。信期嘛,忍一忍也就过去了,不会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

她想队伍中另一位Alpha林青霞应该控制力老好了,于是就放心胆大地跟她呆在了一组,悄悄在游戏里偷了点懒。

但林青霞主动靠近她,拍拍她的肩。

“宁静。”

字正腔圆。林青霞每次叫她都让宁静心脏狂跳。

宁静哑着嗓子问:“姐姐怎么了?”

夏日的太阳非要把人蒸的湿漉漉的才好,但她听起来却干的发烫。

“把你的甜酒味收一收,要不然我可忍不住的啊。”林青霞笑着说,“这样不好。宁静,我能帮你,放心,临时标记就好。”

像极了担忧的长辈。

干他娘的。

到了最后说要姐姐直接进来的是她,被做到胃痛喊着叫停的也是她。

那会儿朱茵还总问她用的什么香水,闻起来让人醉醺醺的。这时宁静总想含糊其辞搪塞过去,林青霞就在一旁搂着宁静的腰笑,还说,“这是定制的哦。”

还好节目录制的时间不长,这样的帮忙次数两只手可以数出来。否则,宁静毫不怀疑自己会溺死在姐姐的温柔乡里。

再后来,她剪了个短发,漂染了金色,去参加芒果台的节目。

她想都没想就抱住哭着的阿朵,结果发现她这个讲着一口塑普,哭的时候鼻音黏得跟蜂蜜似的女队友居然是个Alpha。

干。

还要睡一间房。

希望她能管好自己的信息素吧。宁静本来是这样想的,都快自暴自弃了。结果发现阿朵简直不能再善解人意。

中间阿朵信期到的时候,还特意回了自己家一趟,免除了宁静的担忧。

“她俩是那种特别甜的女生,就特别会哄你,特别会爱你。”

宁静在后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忍不住在心中嘀咕——简直太甜了,甜腻歪了,特别是阿朵。

训练时那罐蜂蜜水总在自己眼前晃悠,宁静本来是好讨厌蜂蜜水的——这总是让她想起醉酒后胃痛的感觉。但脖子后的临时标记就和它的主人一样的味道,Alpha的信息素让她在信期的这几天安心练习。

这样想来,蜂蜜水也没那么讨厌了。

 

但没过多久蜂蜜水味便渐渐消失在她的身边了。

看见女孩们哭得稀里哗啦,眼泪水也在宁静眼里打转转。但宁静的眼泪的最终归宿还是卫生纸,她不喜欢让咸不拉叽的水挂在脸上。

阿朵说我们有微信。

啧,又不能用微信搞标记。

宁静的腕被阿朵抓在手心,热的。跟她哄宁静跳舞时,轻拍在她脖颈上的温度一样。

她后来和郁可唯住在了一起,一连住了两个多月。

浑身散发着奶味的年轻Alpha像是黏在了宁静的身边,偏偏她又实力能打,让宁静根本离不开她。年长强势的Omega对自己人温柔可爱得不行,这对小年轻有着致命的吸引。

吃饭,练习,睡觉。不顾及镜头,郁可唯和宁静没有一刻不在一起。

舞台是化学反应最强烈的试验场。火色的演出后,郁可唯就独占了宁静的怀抱;宁静轻喊着“小少爷”,双腿缠在Alpha的腰间;渔网衣包裹下的身体散发出淡淡的甜酒味,黏人的Alpha在宁静换下衣服时挤进试衣间;郁可唯将吻//痕藏在宁静的白衬衣下,抓紧时间赶向舞台。

“你会介意我们又在一起吗?”Alpha小心翼翼地试探。

“我不介意,太不介意了。”

郁可唯只要同她在一起就很满足了,宁静也放心地把自己塞进郁可唯的怀抱,脑袋歪在她的肩头——让Alpha可以吻到自己后颈的腺体。

这种自由度是她从未有过的。

直到某天晚上,宁静早早地就躺在床上,开了筋膜枪给腿上按摩。

太疼了,得跟可唯讲,今晚绝对不能做了。

疼死了。

蜂蜜香味从楼梯口一点一点攀爬进了房间,浸透了郁可唯的奶糖味信息素。

阿朵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

宁静说了句不能打字幕的感叹话后,要阿朵快来。

于是,阿朵坐在了宁静旁边的床,甚至熟稔地替宁静回答了沈梦辰,“她腿痛。”

“我太难过了。”

“屁股,大腿根,整个一圈疼。”

“这个真整不了。”

“那个要往下,腿蹲,我没有那个力。”

宁静都没意识到她说得像是在撒娇。

之后回想起来,她把这归功于郁可唯。郁可唯反驳说,“你唱Flow的时候就跟我们这样子撒娇了啦,不可以血口喷人的静静!”

阿朵打了声招呼下楼,正好迎面撞上洗完澡上楼的郁可唯。年长的Alpha拍拍郁可唯的肩膀,轻声说,“我复活啦。”

黑漆漆的楼道看不见双方的表情,郁可唯点点头:“朵姐!恭喜你!静姐总说你一定能复活的。”

宁静已经把自己捂在了被子里,却还是阻挡不了楼道里两个Alpha互相释放信息素的味道。

“郁可唯!你快点上来睡觉了。”宁静忍无可忍,她怀疑自己会得蛀牙——一个奶糖一个蜂蜜的,不知道一个个怎么这么得劲,整得像白酒和薄荷一样。

“哎,好嘞——”郁可唯侧身让阿朵下楼,自己则回了黑不溜秋的房间,一点一点清洗上一个Alpha留下的痕迹。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