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GS] 无关痛痒

Work Text:

杰内西斯输了,他在一次无伤大雅的赌博里输了。
当然,赌注也是无伤大雅。
只不过是整整一天,不可以攻击萨菲罗斯,无论是肢体上的还是语言上。
哦,还有,他们之间的裁判,公正的安吉尔。

轻敌的杰内西斯很快就收获了第一次意外,当萨菲罗斯刻意将上个季度的考核数据大声念出来时,杰内西斯没忍住呲了牙,发出了像被入侵领地的猫咪发出的声音。
“安吉尔?”一脸阴谋得逞了的萨菲罗斯看向了他们公正无私的裁判。
安吉尔无奈的一手从后锁住杰内西斯的脖子,一手捂住口鼻猛地向后拉了几步,失去重心的杰内西斯不得不握紧锁住自己脖子的手臂,减轻颈椎的压力。
“你打算怎么处理?”边说着安吉尔边将杰内西斯面朝向放倒在沙发上,用膝盖死死压住胡乱挣扎的后腰。
“既然敢呲牙,那肯定是巴掌,不过现在这个压制姿势不错,就落在别的地方吧。”撩开红色的皮衣,萨菲罗斯随意两下就扯掉了杰内西斯的皮裤,杰内西斯奋力的挣扎全被安吉尔的胸膛和手臂吸收。
杰内西斯大概不知道,他总是喜欢坐在桌上漫不经心晃着双腿,那双腿总是能让人想入非非。
用刚刚从杰内西斯腰上抽出的皮带随意在膝盖上方做了8字扣后,萨菲罗斯坐在了杰内西斯小腿上。
最初两巴掌落在了大腿根,而后萨菲罗斯的大手就放在了杰内西斯的翘臀上揉搓,待杰内西斯放松的一刹,猛地站起,抡起皮带对着臀瓣一边一下。
被皮带吻过的地方毫不意外留下印子,安吉尔险些压不住杰内西斯因吃痛弹跳起来的身子。
对准想要闪躲反倒撅起来的屁股,萨菲罗斯最后一下准确的打在臀缝上,至下而上,皮带的尾端甚至舔上了安吉尔的小腿。
杰内西斯被捂死了口鼻本就呼吸不畅,再加上面朝下被安吉尔用全身的重量压在沙发上分毫动不得,爆发的尖叫透过层层封锁也只剩了调情般的唔唔声。
而经过刚刚的挣扎,安吉尔压的更死了,甚至整个脑袋都被摁进了沙发里。
杰内西斯不得不努力的拍打着安吉尔的手臂,以祈祷能稍稍吸入些新鲜空气。
“行了,松开他吧。”私欲得到满足的萨菲罗斯满意的舔了舔嘴唇,他早就想对这个屁股做点什么了,可是娇气的大少爷只要吃了疼,不是撒娇就是叫停,至今才能尽兴。
被松开的杰内西斯委屈的推开安吉尔,乱糟糟的头发配上因窒息而涨红的脸,这然萨菲罗斯生出了更多的想法。
而有想法就要行动,是萨菲罗斯一向的信条,他逼近杰内西斯,离那张涨红的脸蛋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看着杰内西斯戒备的看着他,萨菲罗斯少有的笑容爬上的嘴角。他将指尖隔着衣服贴上对方的肚皮,缓缓的向上移动,欣赏身下人的颤抖和愈加不稳的呼吸,然后猛地挠向腋窝。
在杰内西斯忍不住爆发出笑声时,他的手已经不受控制的打在了萨菲罗斯脸上。
或者说抚过也没有错,然而钓着鱼儿的萨菲罗斯抬起身瞧着他们的裁判,等待着裁决的到来。
叹了口气,安吉尔安抚般在杰内西斯脸颊落下一吻,而后毫不客气的将双手从杰内西斯的腋下穿过,向上交叉,反锁在后颈。
努力晃动着尚且自由的腰身,杰内西斯努力的贿赂着裁判:“安吉尔,你都不帮我,明明是他挑衅在先的!”
“受到挑衅也不能反击,这是游戏规则,遵循规则是最基本的骑士道,你让我怎么偏袒你。”
看着乱翘的头发都要耷拉下来的杰内西斯,萨菲罗斯一步步逼近杰内西斯,用手自上而下,从锁骨至人鱼线轻轻抚过:“你得再申请件衣服了。”
话音刚落,杰内西斯的毛衣连同护腰一并被萨菲罗斯撕裂,完整的大衣,赤裸的下半身,半挂在身上的剩余布料,一切都显得格外色情。
萨菲罗斯去洗漱间拿了两人的牙刷回来,吓得杰内西斯直往安吉尔怀里躲,却忘了如今安吉尔也是他的刑架。
依旧又腋下开始,痒痒肉被刷毛扫过,杰内西斯咬着唇试图将笑声压抑在喉咙,但是效果不佳,快速起伏的胸膛反而成了帮凶,自己将痒痒肉送到刷毛之上。
没几秒,杰内西斯的脸就涨红了,萨菲罗斯大发慈悲的停下片刻,让杰内西斯得意喘息。
还未等杰内西斯捋顺呼吸,萨菲罗斯再次将牙刷抵在胸口的果实之上。
腋下还残留着痒感,胸口的刺痛紧随而至,杰内西斯抽着气踮起脚尖。
见状萨菲罗斯也不强求,反倒在乳晕处快速打转,还时不时去腋下刮挠几下,再回到胸口。
杰内西斯面对这种复杂的感觉不知所措,麻痒通过乳头蔓延到整个胸口,就像直接扫在他的心尖,他承受不住又想渴求更多,只能不断的挺起胸口,却又在刷毛落下的时候忍不住躲闪。
“别做的太过分,杰内快哭了。”仁慈的裁判长。
“早了。”一点也不仁慈的刽子手。

将牙刷放在一边,萨菲罗斯改用口舌啃咬杰内西斯的胸口,双手也没闲着,淋上厚厚的润滑液,粗暴的扩张着。
他想要了,而作为承受着的杰内西斯没得选,至少今天没得选。
过多的润滑液顺着大腿根留下,激的杰内西斯一个寒颤,还疼着的屁股上又挨了一下,叼着他胸口的萨菲罗斯口齿不清的说道:“放松,再夹就抽你。”
扩张好的萨菲罗斯满意的抬起身,手上的润滑也丝毫没浪费的涂抹在了腰侧。
在和杰内西斯交换一个吻后,双手便在腋窝和腰侧快速抓挠。
杰内西斯如同触电般弹起,又落回安吉尔胸膛上,咯咯咯的笑个不停,从未被挠过痒的他根本经不起这么猛烈的进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放开我哈哈哈哈哈哈好痒。”
萨菲罗斯的手指如同带有魔法,每次与肌肤的接触都能给予他不小的刺激,被安吉尔牢牢架住的杰内西斯,上半身半分挣动的余地都没有,只能将腰肢扭成各种怪异的姿势,而萨菲罗斯也趁着机会将欲望埋入了杰内西斯体内。
“呼……”胡乱挣动的杰内西斯怕是想不到,他乱扭的腰让萨菲罗斯不用动,就能享受极品的服务。紧绷的后穴更是如同处子般紧紧的咬住了入侵的巨物,甚至当腰侧受到扫弄,还会不经意的痉挛。
杰内西斯笑到眼泪横流,毫不意外在萨菲罗斯的一次猛攻下,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不要,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放咳……放开我。”
肋骨处除了因戳弄激起的痒还有岔气带来的痛苦,杰内西斯发现自己甚至连口齿不清连求饶都做不到,耻辱与委屈瞬间溢出眼眶。
察觉到杰内西斯因痛苦皱紧的眉头与变了调的呻吟,安吉尔赶忙叫停了这场胡闹。欲望发泄到一半就被叫停,萨菲罗斯哼了一声走到一旁置气。
而被放开的杰内西斯甚至站不稳,摔坐在地上的他喘着粗气,从未如此失态过的杰内西斯快气炸了,他一定要报复回来。
捋顺了呼吸的杰内西斯推开安吉尔,气鼓鼓的走到萨菲罗斯面前,推着人就往地毯上压。
挑着眉头看了一眼安吉尔,提示着对方:杰内西斯再次违背了游戏规则。
却发现安吉尔完全无动于衷,萨菲罗斯眯起了眼睛,抡圆了手臂打算亲自给这个不知轻重的小猫咪一点教训。
然而抬高的手臂还未落下,就被握住了,隔着杰内西斯,安吉尔缓缓向萨菲罗斯摇了摇头。
知道今天做过头的萨菲罗斯与安吉尔僵持了一会,终于别扭的扭过头,身上的力气却也放了下来,任由杰内西斯将自己推到。
将杰内西斯夹在中间,安吉尔同时拥抱着两位爱人,他亲吻着萨菲罗斯,安抚着那小小的别扭情绪。
终于忙完的杰内西斯得意的将阴茎插入萨菲罗斯体内,对准熟悉的敏感点,狠狠冲撞了几下,逼出了不少闷哼,安吉尔才放开了萨菲罗斯的唇舌。
胜负欲被满足的杰内西斯不再理会包裹着他欲望的萨菲罗斯,反倒扭过身子抢夺安吉尔的亲吻。
看了看翻着白眼扭过脸的萨菲罗斯,安吉尔不由的笑出声,他一边和杰内西斯交换着唾液,一边将早就充血的欲望,就这萨菲罗斯之前留下的润滑埋入杰内西斯体内。
随着三个人一起发出绵长的叹息,安吉尔明白是时候犒劳犒劳自己了。
握住杰内西斯的腰,安吉尔开始按照自己的节奏抽弄起来。
失去了安吉尔的亲吻,杰内西斯不甘心的低下头开始骚扰萨菲罗斯,然而被顶弄的快感使他常常偏离目标,终于不忍心脖子下巴被弄得湿哒哒的萨菲罗斯,扶住杰内西斯的脸颊,互相堵住了对方的抱怨。
趁此机会安吉尔加快了速度,身下的呻吟被互相噬咬殆尽,只剩下轻微的闷哼顺着连接在一起的身体传递至安吉尔处。
不忍心两人以这种方式互相竞争,安吉尔放缓抽送的速度俯下身,蹭着两人的脸颊。最先发现的杰内西斯毫不犹豫丢下萨菲罗斯,可还没碰到安吉尔的唇,便被萨菲罗斯刻意的收紧夹得头皮发麻。
失了先机的杰内西斯只能看着萨菲罗斯缓缓的贴近安吉尔,懊恼的低吼一声。
被激到发了狠的杰内西斯深吸一口气,对准萨菲罗斯的敏感点一次又一次狠狠的撞击,然而腰腹的发力却将安吉尔夹的推过那条线。敏感点被持续撞击的萨菲罗斯也败了欲望,在和安吉尔交换唾液的亲吻中射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看着还在耸腰的杰内西斯,安吉尔和萨菲罗斯在对视间达成共识,前后的同时发力,毫不客气的榨出了杰内西斯的尖叫,也榨出了杰内西斯的欲望。

发泄过后的三人,仍然滚在一起不想动弹,打破这一切的还是爱操心的安吉尔。
他拎着杰内西斯一起起身,将人赶去了浴室,又伸手拉起萨菲罗斯。
或许在浴室,他们还可以搞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