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Fairy Tales Never Lie

Chapter Text

受潮的火柴,擦十次会发生什么?

沃德打算明早这么问艾凡赫营的孩子们。

正确答案不会公布给答不出的人:擦到第十下,不是九也不是十一,你面前将“砰”地出现一个十英寸高的……也不知道算什么。和沃德眼前这位一样。

“安德森,”沃德的小桌板上,十英寸高、留着半长发的男人朝他伸出手,脸上是自持但真诚的笑容,“你可以叫我安德森。希望刚才没有吓到你。”

整盒火柴都在这家伙出现的同时消失了,沃德郁闷地收起原本叼好的香烟。安德森外形是位成年男性,剪裁得体的黄驼色西装完美地呈现身材比例,要是换做人类个儿肯定不矮,起码比沃德高。

而在被端详期间,安德森始终保持着伸出手的动作以及那副笑容,沃德叹口气,用食指指腹和他击了掌:“你好,安德森,我就先不问你来这儿做什么的。我是——”

安德森从手心变出条蓝白格子围巾绕上脖子:“兰德尔沃德,我知道。其实我就是为你来的。”

这一瞬间沃德决定原谅他的突然造访,以及那十分不童子军的发型。事实上他还暗自埋怨,安德森怎么现在才出现——自己甚至已经当上数学老师和童子军教官了!什么样的老师和教官会和妖精说话?

“挺难想象你做童子军,”沃德嘟囔着,安德森仿佛生来就是那种大人,坐在树下对围坐一圈的孩子们念自己写的童话,手腕上停了只半透明的粉色蝴蝶,“说到底,妖精也有童子军吗?应该有吧?”

没等安德森回答,他又自顾自说下去:“那我以前跟妖精许愿什么的,你也能都听见?我是说我小时候,外边儿的孩子们那么大的时候。”

“童话是不会说谎的,”安德森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座位——沃德叠放整齐的睡衣——十指相扣搭在膝盖上,“既然你记得我,我就不会忘记小兰德尔。精灵的确活得很长,但记性也比你想象的好。”

Chapter Text

“这位是,咳,我的老相识。”

汉克斯看得出来,长相凶恶的副手用尽全力憋回去“又???”的口型,本来也有点心虚的他只能假装没看见。念在没有发生暴力冲突,他干脆省掉了叫手下道歉的流程,估计这次被冒犯的人也不会太在意。

安德森是美国人,这一点大概不少人第一眼都不会相信。这位儿时玩伴小时候和现在可完全不一样,要不是之前收到过对方寄来的近照,今天汉克斯都不一定认得出。

一窝手下散了,小包间只剩下一站一坐两个人。

“要不是碰上我你打算怎么办?”

汉克斯没好气地摘下帽子掸掸雪国不存在的灰,老友险些遇上大麻烦的惊吓让他肩膀又朝下垮了一点点,垫肩的军服都救不回来。精心梳理过的小胡子仿佛也从尖儿耷拉下去,再过一会儿那些胡须兴许会秋叶般扑簌簌下落。

“可我遇上你了,”安德森拍拍蔫答答的汉克斯的胳膊,“谢谢,汉克斯,你帮了大忙。”

这个男人变的只有外形,内里还是那个对谁都和善过头的讨厌鬼。

汉克斯想退开,不知为何没能落实到行动上,于是安德森的手还搭着他的小臂。不落座展开亲切漫长的叙旧已经是最大的尽责了,他如此自我安慰。

“但你给我添了麻烦,”被对方语气里的轻快与行动的亲呢弄得有些臊,汉克斯不自觉将更重的话吞了回去,“……你来这儿做什么?”

安德森收回手——汉克斯居然感觉到了一点点失落——落在身边那个作为随身行李有些大过头的皮箱子上。

汉克斯了然,嘴巴无声地圈成一个o。连爱好都没变,放在现在这个紧张时期还是挺奢侈。

“有机会我也想拍些你的照片。”安德森望着窗外因列车启动而重新开始流动的景色,又突然说。

汉克斯瞪着变化最大的那头柔顺的棕发,o变成了O,又终于缓缓阖上。他明白安德森这么说的唯一原因,那就是这个人此刻确实是这么想的。

安德森就是这样,他的家世背景令他可以一生与尔虞我诈绝缘,于是可以在心里装下常人无法想象的善意,再随意挥霍给遇到的每一个人。

“你给太多了!”汉克斯冒出这么句任谁听都有些莫名的抱怨,把临时通行证塞给有些茫然的安德森,气鼓鼓戴回帽子走出小包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