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Fairy Tales Never Lie

Chapter Text

受潮的火柴,擦十次会发生什么?

沃德打算明早这么问艾凡赫营的孩子们。

正确答案不会公布给答不出的人:擦到第十下,不是九也不是十一,你面前将“砰”地出现一个十英寸高的……也不知道算什么。和沃德眼前这位一样。

“安德森,”沃德的小桌板上,十英寸高、留着半长发的男人朝他伸出手,脸上是自持但真诚的笑容,“你可以叫我安德森。希望刚才没有吓到你。”

整盒火柴都在这家伙出现的同时消失了,沃德郁闷地收起原本叼好的香烟。安德森外形是位成年男性,剪裁得体的黄驼色西装完美地呈现身材比例,要是换做人类个儿肯定不矮,起码比沃德高。

而在被端详期间,安德森始终保持着伸出手的动作以及那副笑容,沃德叹口气,用食指指腹和他击了掌:“你好,安德森,我就先不问你来这儿做什么的。我是——”

安德森从手心变出条蓝白格子围巾绕上脖子:“兰德尔沃德,我知道。其实我就是为你来的。”

这一瞬间沃德决定原谅他的突然造访,以及那十分不童子军的发型。事实上他还暗自埋怨,安德森怎么现在才出现——自己甚至已经当上数学老师和童子军教官了!什么样的老师和教官会和妖精说话?

“挺难想象你做童子军,”沃德嘟囔着,安德森仿佛生来就是那种大人,坐在树下对围坐一圈的孩子们念自己写的童话,手腕上停了只半透明的粉色蝴蝶,“说到底,妖精也有童子军吗?应该有吧?”

没等安德森回答,他又自顾自说下去:“那我以前跟妖精许愿什么的,你也能都听见?我是说我小时候,外边儿的孩子们那么大的时候。”

“童话是不会说谎的,”安德森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座位——沃德叠放整齐的睡衣——十指相扣搭在膝盖上,“既然你记得我,我就不会忘记小兰德尔。精灵的确活得很长,但记性也比你想象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