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如果杨戬看到了自己的同人文

Work Text: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杨戬突然做起了噩梦。

这个所谓的噩梦,其实是很多乱七八糟的梦交织在一起。有的是他在昆仑山下被沉香劈死了,有的是他被天庭抓去又来了一遍十大酷刑,还有的是他的灵魂穿越进了别人的身体。如果仅仅是这些还没什么,最让他苦恼的是那些画面不堪入目,内容不可描述的怪梦。

偶尔梦到一次也就罢了,关键天天如此,搞的杨戬睡觉都睡不好,经常在半夜惊醒。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浑身燥热,脸红的跟被小金乌烫了一样。回想起来,他好像还真的在梦中被小金乌以某种方式烫过。

杨戬作为一个活了三千多年的神仙,第一次感受到了神仙的睡眠质量居然也可以这么差。

终于有一天,当玉鼎真人来到真君神殿看徒弟时,杨戬将师父拉到神殿的密室,诉说了这桩怪事。

玉鼎掐指一算,已了然于心。

“徒儿,为师已经算出,此乃凡间那些你的同人文在作怪。”

“同人文?”杨戬没听明白。

玉鼎拈须道:“所谓你的同人文,就是以你的故事为背景进行再次创作的故事话本。听说现在凡间好像很流行写这个东西。你梦中所经历的其实都是那些凡人在同人文里给你编造的故事。”

杨戬似懂非懂,又问道:“那为什么这些凡人写的文会进入弟子的梦中?”

“这个问题为师也不明白。”

“不知师父可有良策帮弟子驱散这些梦境?”

“解铃还须系铃人。”玉鼎沉吟道,“既然你的梦是因同人文而起,那么找到同人文的源头,说不定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多谢师父,弟子明白了。”

看来要破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梦,还得先去凡间找那些乱七八糟的同人文。

既然要去凡间,杨戬决定顺道先去华山看看三妹和外甥。

刚踏进圣母庙的门,杨戬就感受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氛。他那个向来不爱读书的外甥沉香此刻居然老老实实坐在书案前认认真真地读书,脸上露出谜一样的微笑,连他来了都不知道。

反常必妖。

杨戬悄无声息地走了过去,猛地从后面抽走了沉香手中的书。

“啊,舅舅!”

沉香看到杨戬,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慌忙低下头去,似乎不敢跟他的目光直视。

杨戬此刻已经可以断定,这本书必有问题。他扫了一眼书名,梅雨。

“舅舅,这是我新买的话本,你不会有兴趣的。”

沉香越是解释,杨戬越是感到其中必有蹊跷。他翻开书,一目十行,不到片刻已将整本书看完。

杨戬放下书的那一刻,沉香觉得空气好像突然凝固了。

杨戬抬起头,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死死盯着沉香,似乎要看透他的灵魂,周身都散发出了阵阵寒意。沉香不自觉身子想往后退,生怕杨戬下一刻就亮出三尖两刃刀对准自己。

“嗯,沉香?”

“呃,舅舅。”

“沉香,这书里写的……”

“舅舅,这只是同人文,你不要看他们乱写。”

杨戬眼中闪过一丝冷笑:“我倒是觉得这个文里面对你的心理描写挺细致,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沉香赶紧打断杨戬:“舅舅,我不要你觉得,我只要我觉得。我觉得我对你的爱都是亲情。舅舅,这书里都是编的,你不要当真啊。我要是真对你有别的意思,那我何至于等到现在都不表白?”

杨戬目光一凛:“你还准备以后表白?”

“我……舅舅,我这就去把这本书烧了,然后去找到那个叫辞舣的人,把开天神斧架在她脖子上,问她为什么要这样瞎编乱造污蔑我和舅舅的清白。”

杨戬脸色一沉:“你给我站住!你就给我呆在这里,哪儿也不许去!”

看到沉香脸上做贼心虚的表情,杨戬心里明白了八九分。他扫了一眼沉香的书架,看到大部分书都是自己从没听说过的奇怪名字,二话不说就要搜书。

“舅舅,我真的就只看过那一本。”

杨戬瞪了沉香一眼,随手翻开一本书,只见开头写的就是他被十大酷刑。什么刷洗,红绣鞋,花信风,玉镜台,看得他自己身上一阵疼。更丧心病狂的是,居然还配有图,画的跟他本人还挺像。

看到杨戬脸色铁青,沉香吓得一句话不敢说。

杨戬把书放下,又翻开一本,然后就目睹了自己被开天神斧劈死了一次又一次。只是被劈死也就罢了,关键那位姓夏的作者还在文后面说自己是二郎真君的亲妈。

这是亲妈?杨戬冷笑一声,凡人的脑回路果然清奇。

眼见杨戬从书架最顶上拿下一本书,又要翻开。沉香眼尖,只瞥见书名开头的“何人”两个字,就赶紧将书劈手夺下,塞进了怀中。

“舅舅,这本书是敖春上次忘在我这里的。这是他的书,你别看。”

杨戬眉毛一挑:“哦,你看过?”

“没……没看过,但是听敖春说过。舅舅,你信我一次,真的别看。这书天雷滚滚,看了会出人命。”

沉香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让杨戬已经百分百确信,这本书中不仅有问题,而且还是大问题。

“沉香,这些书你都是从哪儿弄到的?”

“舅舅,他们都是无知的凡人,你手下留情,别给他们山崩地裂了。”

“说,哪儿弄到的?”

在杨戬的逼迫之下,沉香刚不情愿地说出了书肆的地址,杨婵就及时地出现了。

“二哥这是怎么了?”杨婵刚进屋,就看到眼前尴尬的一幕,忙问道,“沉香,你是不是又惹你舅舅生气了?”

“舅舅,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沉香马上低眉顺眼,做出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杨戬心里怒火中烧,但是想想桌上那本写他和沉香的同人文,还真不敢让杨婵知道里面的内容。于是将书往袖中一塞,淡淡地道:“三妹,我走了,你有空督促沉香好好读书。”

离开华山以后,杨戬越想越气。于是根据沉香给的地址,变成一副平平无奇模样的杨戬来到了附近镇上的匆匆书肆。据说,杨戬的同人文大多都能在那里找到。

“请问客官要买什么书?”

“杨戬的同人文有吗?”

“有,多得是。”一听到对方要的是杨戬的同人文,老板匆匆马上来了精神,兴致勃勃地介绍,“这里最不缺的就是二郎真君的文了。请问客官要看他和谁的同人?我们这里有沉戬,空戬,帝戬,玉戬,蛟戬,金戬,哮戬,六戬,甚至刘戬,藏戬这种冷门都有。更别提什么原创攻之类的。要是这些还嫌不够,我们还有全员的。同人文有甜有虐,不管是刀中带糖,还是糖中带刀,应有尽有。价格保证是公平合理,童叟无欺。”

杨戬皱了皱眉,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就没有别的吗?”

匆匆愣了一下道:“没有戬攻文。我们是凭良心做生意,怎么会忍心让二郎真君当攻?”

杨戬听得一头雾水,感觉在鸡同鸭讲,耐着性子问:“所以你这里的书……写的全是情爱吗?”

匆匆心领神会,笑道:“客官的意思是没有情爱,就是二郎真君一个人的故事对吧?”

杨戬如释重负地点了点头。

“有,这个用我们行话叫戬独。”匆匆从书架上拿出一本书,一脸神秘地说道,“这本书可是我们书肆卖的最好的一本,写的真是惊天地泣鬼神,读者无不动容。我保证客官看了一定会满意。”

杨戬接过书,只见封面赫然写着“人生长恨水长东”。

当天,杨戬买走了书肆中所有关于自己的同人文。

望着真君神殿堆积如山的书,哮天犬怒道:“主人,这些人真的太过分了,居然这样胡乱编排主人。不如属下这就去替主人教训他们一顿。”

“不用了。”杨戬摆了摆手道,“何必跟这些凡人计较。”

哮天犬一脸担忧:“但是,要是放任他们继续这样乱写,怕是会有损主人清誉。”

“没事,由他们去吧。一群凡人的小打小闹而已,成不了什么大气候。他们开心就好。我们身为神仙,何必在乎这些?”

那些从凡间买来的同人话本,杨戬也不记得自己最后断断续续到底看了多少。

不过从那天以后,杨戬再也没有做过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