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逐鸿1-5

Work Text:

初见面,无人知晓,只一瞥,值千古
没有什么见鬼的一眼万年
只有一步步踏来的姻缘
恍然
人已逝,却早已入骨髓
待来世,又是一番新景

大雁
大雁
归去又来

鹫啊
鹫啊
吞了他的骨血

雪后逢春
夜后朝阳

 

 

宁帝5年,王娶妻,大赦。
凡天下少年罪者皆聚于街头,而这临街百姓,门户紧闭,无一人来迎。
队伍尽头,程雁,不过是那为众妃子端水抬轿的劳力。
他望着那似乎没有边际的人海,庆幸着。
过往十数载,不过单字一个“雁”,却也无人唤。直到当今宁帝登基颁布新政,才终于有了姓氏。
但那年,亦抓了万人。
有抵抗的,也有素来不善的。

“皇家有指!今天!大赦!由南至北,行至满福楼,罪人当赏十两银子,望改过!望新生!”
一声锣,发滞的人群开始涌动。

“雁啊,去,坐那块儿桌子旁,把领了赏的人都记着,不许出差错,这可是要呈给sheng上的。”
身旁华贵妇人的叮嘱,程雁不敢不从。
娘娘对他有恩,见他游荡街头,饿得皮包骨,可怜他,收留他做府上的劳力。
三世的福分,还教他书字。好在自己也争气,天资不愚,到现在已是第三个年头,吟诗作画尚早,但录下人名,这份自信他还是有的。

 

 

得令,展纸,执笔。程雁开始按娘娘的吩咐,将来人的姓名,罪状,是否领赏一一记下。
烈日当空,他挺直腰杆,抖擞早已酸痛的手腕。
抬眼,看到一英俊少年正拧眉盯着自己。
“不写吗?”
听他说,程雁愣了下便很快提起笔,“别急,这就写。”

“姓名?”
“英九”

程雁抬起头来,他记得官方姓氏里...没有“英”。
“姓氏”
“没有。”
少年面露焦急似是催促他尽快走完流程,虽是怀疑,但程雁见他面色却不像是有半分糊弄。
“每个人都有姓氏的,你怎么可能没有,是真没有还是真不想说?”
这名叫英九的少年面容显得更为急躁,他直直盯着程雁的眼眸,想要看出点儿什么来,却终究没能从中挖到一丁点儿刁难的痕迹。
英九不好怪罪,只能叹气道:“哎,麻烦。你就随便写个吧,反正也没人叫。”
程雁陷入沉思。
这名字一旦写上,以后就都得叫这个,可不能随便来。
英九英九,没有姓氏的英九...
既然如此,那就姓元吧,原来叫英九。
元是个大姓,混在人群中,不够特别,反而难记住
,鲜有人知过往,也就不会有人计较。
“元英九,你觉得怎样?”
“都行,我能走了吗?”
“等等,因为什么抓进去的?”
“不小心点了邻居的牛棚。”
程雁埋头执笔,另一手从身边抓起钱袋正要递过去,却发现人早已向前。
急得他大喊“喂!你的钱!”
少年却潇洒。
“钱你留着!记我领了!”

 

 

这都不过是一天中数次插曲的很小一个。
在领赏队伍中,有威胁程雁多给银子的,也有兄弟几个为过往纷争在他桌前打斗的。
一个钱袋子没领的人,实在不值一提。
又隔了几日,程雁天没亮就被府上的丫鬟嬷嬷揪着起来,洗漱更衣,换上的,是用他想都不敢想的布料制成的新衣。
然后他被带到娘娘面前,娘娘今天看起来心情特别好,喜滋滋地跟他说宁帝奖了她几盒珍稀珠宝,还命她今日进宫。
而唯一的条件是“带上写这本名录的人”。
程雁站在原地,不住地说着恭喜娘娘贺喜娘娘这样的吉祥话儿。而这娘娘也夸着程雁,说着我们雁儿打扮打扮也确实是美人这样的话,再感叹自己没白培养云云。
娘娘的兴奋是必然的。
这宁帝,本不是嫡子,大哥丰帝1年的时候就宣布让位给弟弟,当年对缘由的猜测众说纷纭,却不料第二年丰帝一睡不起。
人们都说,是丰帝早有预感,为了百姓,不愿日后产生夺位之争才提前让位。
而在宁帝也确实是一位对国家治理有方,且文德兼具,受尽爱戴的明君。
一继位便宣布将宫中妃嫔迁出皇府,在首都各处设立新宫,直到迎娶皇后,亦宣布府中只容皇后一人。
实在一代明君。

 

 

而此时此刻,他正站在这位明君面前。
“你叫程雁?”
和传闻中的一样,宁帝有着温和的嗓音。
“是的。”
宁帝走过来,走到程雁的身后,抬起手,揉捏着他的肩膀。
“放松,你看,肩膀这么紧,是压力大了。”
“对...对不起。”
他不知改作何表情才好。
一国之君,正捏着他的肩膀,给他按摩,放松。
他回身想要推开王,却被拉回怀里。
“听闻镜妃那儿有个小工字写得好,没想到...人也美得甚好。”
“娘娘还在等我。”
衣扣被徐徐解下,气息交缠。
“不急,镜妃那儿我已经交代好了,从今天起,你就是这宫中的人。”
怀里的人儿微微一颤。
没想到,一切都是幌子,根本不是什么清心寡欲和对皇后的爱与敬,一切,不过都是为了宁帝的龙阳之癖开道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