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陆行鸟勇闯大鱿鱼会议

Work Text:

克劳德摸着腿上的克劳德。
让我们重新来一遍,克苏鲁云摸着腿上的猫咪云。
他趴在酒吧的吧台前,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腿上毛茸茸、暖烘烘的生物。他有些困倦,不久便陷入睡眠。
然后因失重感惊醒。
他飘浮在太空舱里,视觉的中心是无法直视的恐惧,透明的舱体外是壮观的紫色星系。
哦呼,我终于要有自己的故事了吗。克苏鲁云想。
三花的猫咪云从边上蹬着腿飘过。
在他快不能思考的时候,身后舱门开了。他一只手抓住猫咪云,一只手拉住克苏鲁云的领子。他们往后飘去。
白色的舱门在眼前关上,克苏鲁云挣扎着转身,看到了打开黑色单翼的萨菲罗斯。他穿着白大褂,戴着金属细框的眼镜,极细的金属挂绳从镜片边上垂下。不止是挂绳,他身上的所有东西,包括每一根发丝都服帖地垂下。征服了引力的男人。
他下意识退后摸背上的剑,但他的剑一般不带在身上。
猫咪云在萨菲罗斯怀里向他亮出爪子,“喵喵”地威胁他。
萨菲罗斯向克苏鲁云伸出一只手。
克苏鲁云警惕地盯着他。
“我带你出去。”
“不用。”
克苏鲁云扶住墙壁转身到和舱门垂直的角度,双腿用力一蹬,向前飞去。
这是一个巨大的圆筒形建筑,周围环绕居住着各种大型萨菲罗斯。
鲨鱼萨、触手萨、飞天拉面萨、火车萨……
还有恶龙萨,被克劳德们抢过金币的恶龙萨,克苏鲁云挥了挥手打了个招呼。
走廊尽头的一段在缓慢旋转。旋转的部分上有一扇舱门,白大褂萨(克苏鲁云刚随便想的称呼)按了按面板,打开了舱门,来到了和刚刚走廊垂直的过道。
他们沿着过道移动,在尽头处又有一扇舱门,开门后是梯子。他们抓着梯子向下爬到底。
双脚踏上了地面。
猫咪云从白大褂萨臂弯里跳下来,冲着他夹着尾巴皱鼻子。
一只皮毛漂亮的绿眼蓝猫从远处跑来。猫咪云窜过去。两只猫互相蹭了蹭,跑远了。
克苏鲁云这才抬头打量这个空间,因为有离心力充当引力,比起宇宙飞船或者空间站,这里更像一个实验室。众萨菲罗斯在这里演算研究。
“你们哪里来的钱造这么一个宇宙飞船的?”克苏鲁云问。
“萨菲罗斯通常有钱。”白大褂萨说,“总裁和打工仔、影帝和新人、资深心理医生和穷苦病患……”
克苏鲁云抓住白大褂萨来回指的手指:“好了,知道你职权骚扰成性了。”
“造飞船干什么?”
“我们意识到自己是游戏以及它的衍生作品里的一个人物,并且根据这个处境推测,你们也有一个酒吧。于是定了两个目标:一、到创造出我们的那个星球去,绑架SE高层逼他们尽快出Part2;二、找到去你们那里的方法。”
“看来后者差不多快要实现了?”
“并不,邪神并不在乎。跟我走,去检查一下身体,看看能否带来一些技术上的突破。”
“搭嘎口头哇路。”
“吼?”白大褂萨微笑。
克苏鲁云感到不妙,他不可能反抗,鬼知道这里有多少个的萨菲罗斯,只好跟着走了。
他们路过工作中的萨菲罗斯们,屏幕上显示着克苏鲁云完全看不懂的公式和模型。
不愧是心算陨石掉落轨迹的男人。
“那去‘那个星球’的计划实行得如何。”
“目前已经通过虫洞建立了电磁波的联系。也就是说虽然我们还不能到达那里,但可以使用他们的网络、电话等设施了。”
“你们用网络做了什么?”
“给男性美女bot投了十次克劳德。”
克苏鲁云抽了抽嘴角,然后乘着他们不注意,也给萨菲罗斯投了一次。
“除此之外呢?”
“看到个很火的选秀模式,仿照举办了陆行鸟101 。”
“谁C位出道了?”
“没人,每个萨菲罗斯都投了自己的克劳德。”
“合理。”
他们路过休闲区,几个萨菲罗斯在玩FF7Re,第九章。屏幕里的克劳德戴着皇冠合手走路。
总的来说有互联网就是好,反观他们那里娱乐项目贫瘠,知识就是力量。
“머리를 땋은 클로드도 귀여워(麻花辫的克劳德也很可爱。)”
哦,中韩版本的萨菲罗斯,所以加两条字幕轨真的这么难吗,SE。克苏鲁云想。
过道上迎面走来了老师萨,克苏鲁云知道他,在学生云的钱包里见过他的照片。
“萨菲罗斯!”
好几个萨菲罗斯扭头看他。
“呃……戴领带和眼镜的那个老师。”
“什么事?”
“不许再罚克劳德扫陆行鸟棚了。”
老师萨挑眉:“或许吧。”
这时,一条蛇从边上滑过,克苏鲁云担心起了猫咪云的安危,连忙看看蛇萨身上有没有猫咪形状的凸起。
谢天谢地没有。
路过食堂,厨师萨正在串鸡肉,大概是要做烧鸟。一串45g,相当精准。难道每一位萨菲罗斯都擅长串鸟吗?
他们终于走到了生物实验室。
白大褂萨把他摆正在机器前。克苏鲁云轻笑一声。
“嗯?”
“我以为萨菲罗斯都会……”克苏鲁云比了个手势,“你坦诚得不像一位萨菲罗斯。”
“因为你不是我的克劳德。”白大褂萨说。
他的克劳德阖眼沉睡在水缸里,有一条漂亮的尾巴,脖颈上的鳃裂缓慢翕张。那才是他的人偶。
克苏鲁云耸了耸肩。从这里可以看到一片红色的星系,好像宇宙在燃烧。
所以他还是没有自己的故事,克苏鲁云失望地想。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