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鲨鱼喝奶

Work Text:

相识十三年了,金材昱从来没跟金东旭告过白。
“东旭为什么还不结婚?”
“还不是因为你。”
金东旭笑了笑自顾自的又给自己灌下一杯烧酒,金材昱已经醉了,他恍惚的顶着金东旭的脸,金东旭喝酒不上脸却很容易脸红。
“别喝了,明天有什么安排吗?”金材昱拦下金东旭倒酒的手说道:“没有的话陪我去个地方吧。”
其实没有确切的地方,也并没有什么计划,金材昱就是想约,让自己的时间跟金东旭重合。
“你约的话,我就有安排了…”金东旭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敢说,“怎么?终于要去跟我买对戒了吗?”
金材昱还盯着金东旭,他看起来总是那么可爱,喝醉酒后看起来傻傻的。两人早就是挚友的关系,平时开过的玩笑也不少,但在一起的玩笑从没开过,即使金东旭喝醉了瞎说,金材昱也不愿意接这个梗。
“你那件草莓睡衣呢?”太晚不想回家的时候住在对方家已经是常事了,金东旭熟门熟路的摸了金材昱的一套睡衣去洗澡了,金材昱的睡衣常常沾着金东旭的味道,虽然他也没对衣服干过什么,不过没洗是真的。
金东旭拿的那件牛奶花色的睡衣是金材昱故意放在浴室门前的,为了不暴露自己的别有用心买了自己的尺寸,金东旭穿太大了,本身就松垮的睡衣因为袖子太长只能露出一小截手指,本来很期待观感效果的金材昱在金东旭出来的一瞬间就立即侧过了头,吨吨吨的给自己连续猛灌了几杯酒。
“你干什么?头会痛的!”看到金材昱的脸已经红透了,金东旭直接抢过他还准备继续灌自己的杯子,“口渴就去喝水。”
不知道是不是穿了牛奶衣服,金材昱总觉得金东旭身上散发着一股奶香,他的头发吹得半干,刘海服帖的搭在额头上。
“好奶…”
“什么?”金东旭没听清金材昱的嘟囔,金材昱的眼神都涣散了,看来醉的不轻,他正苦恼怎么把这样状态的金材昱拖去洗澡,就被金材昱突然捞起来扑到床上,金东旭直直的盯着金材昱的脸问:“不洗澡了?”
这个人正被自己压在床上,居然还关心自己洗不洗澡,金材昱现在哪有什么心思洗澡,因为拍摄赵掌风增肥,最近才努力减肥成功的金东旭气色其实不太好,穿着大号的幼稚睡衣,看起来像个羸弱的小男生,金东旭的唇色太白了,金材昱特别想让它变得红润一点。
双唇被温暖的覆盖的时候金东旭惊到动不了,他的唇被金材昱舔得很忄,甚至发出了令人羞耻的响声。金东旭抬了抬手,以为自己会推开他,没想到却把他搂紧了,金东旭干脆闭上了眼,张开嘴让金材昱的舌头尽情的品味自己。
管他呢,先越界的又不是自己。
一吻毕,金东旭竟然被吻得有些缺氧,他频繁的轻忄喘着,金材昱没有从他身上下来,他好像从金材昱的眼神里看出一丝迷恋,金东旭没意识到,他正在用相同的眼神看着金材昱。
“东旭…在邀请我吗…?”金材昱迷糊的说着,又埋下头去吸金东旭的脖颈,闻着他身上的味道开始解他的睡衣纽扣,“好香…”
金东旭愣愣的盯着天花板,一个澡把自己洗得过于清醒了,身上压着一个冒犯的醉鬼,他却希望这个醉鬼不要醒,这种想法还没让他觉得羞耻,乳忄头就突然酥麻起来,“啊…等等…!”
金东旭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金材昱正在同时照顾他的上身和下身,甚至在灵活的手指挑逗下释放了一次,金东旭这下真是羞得都快哭了,他以为已经结束了,睡裤却被褪了下来。
金东旭,37周岁,被喜欢了13年的暗恋对象,办了全套。
猛地睁开眼的金东旭旁边的温度已经凉了,金材昱已经离开了,他想起昨晚金材昱在自己身体里高忄潮的样子,还有自己的叫声,整个人都热到出汗。
好想跑。金东旭立刻从床上爬起来,抱着自己的衣服就往外冲,刚打开大门就撞到了买完早饭回来的金材昱,“啊…东旭醒了啊?”
看到金材昱的一瞬间,金东旭甩了门就冲回卧室把自己藏进被子里,金材昱掀开被子的时候有些无奈,金东旭蜷缩着捂着脸,嘴里还在胡乱喊着“我不知道我不记得我要回家”。
“东旭,先吃东西吧。”金材昱叹了口气,他现在碰都碰不得金东旭,在不停嘟囔的金东旭额头上吻了一口,他感受到金东旭明显的震颤,深吸了一口气,“吃饱了今天就陪我一起出去吧,买对戒什么的。”
金材昱,37周岁,抱着自己暗恋了13年,在自己怀里又哭又笑的恋人,笑得像头大鲨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