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怕鬼

Work Text:

金材昱有多皮呢?是能把金东旭都逼急的那种程度。
“你快松开,天气热,抱着出汗…!”金东旭刚刚才吓得大叫过,现在的抱怨都还有点变调,金材昱知道金东旭不会反抗,直接从背后把他捞起来往浴室走,金东旭离了地在金材昱身上惊恐的扭动,“我不进去!我不进去!金材昱!!!”
金材昱快笑疯了,他把金东旭抱到浴室门口放下,金东旭死死地挡着门把不让金材昱打开,眼看着怀里的人手发着抖却还是用全力挡着门,眼泪都快流出来了,金材昱才大发慈悲的拿来开门的手温柔的哄人,“别怕,浴室里什么都没有。”
金东旭似乎在努力平复心情,在听了金材昱的话后好不容易平静了下来,金材昱才缓缓地拉开浴室门说道:“”“坐在墙角的孩子都在浴室呆了一个月了,算我们的老朋友了,你看,他在向东旭打招呼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金东旭大叫起来,努力想拉开金材昱箍在胸前的手,金材昱看着比他矮大半个头的金东旭哭着在自己怀里急得跳脚,这个36岁的男人,怕鬼的时候还是那么可爱。
心神不宁金东旭的逼着已经洗过澡的金材昱共浴了,他浑身僵硬的不行,金材昱要给他搓背被他拦住了,“你…你不要到我背后去…你就站我面前帮我搓,我要看着你…”
金东旭的眼神订死在金材昱身上,他背对着金材昱说有小孩蹲着的墙角死也不往那里看一眼,金材昱只能抱着金东旭艰难的帮他洗了背。
晚上金东旭钻在金材昱怀里彻夜难眠,金材昱有点后悔了,他困得不行,精神紧张的金东旭就一直吵他,“别睡…!我害怕,我睡着了你再睡!”
金东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终于睡着,金材昱早上起床准备晨跑,不想吵醒金东旭,在换好衣服准备出发的时候被猛地抱住,“你去哪?”
“晨跑。你睡得晚,假期没几天,多休息一会。”金材昱想把金东旭哄回被子里,金东旭却坐起来换起运动服。
金东旭没睡醒,跑步的时候一直在打呵欠,虽然自己体能还过得去,但金材昱跑的也太快了,他喘得都没体力让金材昱等等他,金材昱超了金东旭一个回合后放慢速度陪着他,“明明演过赵镇甲,东旭本身却不擅长跑步呢。”
金材昱说完就想到鬼客剧组时一边害怕一边对台词的金东旭,靠他演的角色真的想不到他其实是这么可爱的人。拍一场驱魔戏的时候片场的喷都在笑喷水器,只有金东旭一个人默默的缩到角落。
“东旭怎么了?”金材昱走过去揽住金东旭的肩膀时,金东旭还吓得震了一下。
“有点怕…你们演得太好了…”朴浩山又在浴缸里练台词,像真的鬼上身一样嘶吼着,金东旭说话都哆嗦了,“啊啊…!太真了!你们会不会真的被鬼附身啊…?”
“哼哼…”金材昱搂着金东旭不停的笑,这个为了糙汉形象故意用紫外线把自己弄黑的人,戏里凶得像只野猫,现在倒是在自己怀里像只奶猫,金材昱低下头平视着金东旭安慰道:“放心,演戏而已,这世界上没有鬼的。”
那是金材昱最温柔的一次,为了不影响金东旭演戏的状态才这么安慰的,杀青之后就不一样了,金东旭总是被金材昱换着花样的鬼故事吓得半死。
“回去吧,新戏要开拍了吧?会很辛苦的。”金材昱看金东旭确实没有状态,知道他是被自己吓得失眠,陪自己跑步不过是不敢一个人待在家里而已,金东旭的新戏已经接好了,金材昱怕他受了累,宁愿停下锻炼陪金东旭一起睡回笼觉,他牵着金东旭的手往回走,直白的问出他解析的事情,“新剧是叫什么…记忆法吧?是爱情剧吧?”
“嗯,剧本我已经读过了,从头爱到尾,全程撒狗粮那种。”金东旭注意到金材昱脸上毫不掩饰的不爽表情,意味深长的说着,“女主很漂亮,是文佳煐,挺不错的。”
“不错又怎么样…”金材昱小声嘟囔,文佳煐确实很漂亮,也很年轻,“虽然东旭看着可爱显小,但她是真的小啊,他会给你写情歌,在你唱歌的时候给你弹吉他吗?”
金材昱这就开始拿自己很一部剧的合作伙伴作比较了,金东旭感觉牵着自己的手紧了紧,他看着还在喋喋不休的金材昱泯着嘴笑,他不会打断金材昱,免得金材昱不高兴。
在金材昱终于陈列完所有他比文佳煐更好的理由后,他打开了房门,发现金东旭一直笑着看着自己,金东旭又等了一会,看金材昱不准备再说下去后才搂住他缓缓开口,“那是,她当然不能跟我们材昱比了,又不是我的恋人。”
金材昱真是爱死了金东旭的直白。他决定不再用鬼故事吓金东旭了,让他好好休息够了,跟他做些更直白的事情。
现在就稍微忍一忍,给他一个深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