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姐姐好甜

Work Text:

王瀚哲觉得某幻不对劲。
他只是下意识地一手摸上他的胸,习惯性地捏了几下,平时也没少干过这种事。某幻在镜头前表现如常,往后缩了缩也可以说是正常反应。结果在拍摄结束之后,他喊了声自己要去上厕所就跑了,甚至忘记自己的洗手间是在楼上。
lex没多想,和小王闲聊了一阵就起身回家吃饭。王瀚哲目送他关门离开,意识到这么久某幻竟然还没出来。他跑过去大喇喇地敲了敲门,“幻老师快点出来给我点外卖!我要饿昏过去啦!”
里面竟然半天没动静,他不对劲。

 

王瀚哲直接把门推开,某幻正一手拉起衣服下摆,一手毫无章法地揉搓着右胸。他内心痛斥自己居然忘记锁门,赶紧慌里慌张地松了手,把衣服下摆往下用力扯了扯,想打个哈哈蒙混过关,“走走走点外卖点外卖......”
“你怎么了?”他的双手手腕直接被紧紧攥住,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听到落锁的声音。王瀚哲干脆利索地把他按在马桶上坐下,直接撩起衣服露出微微隆起的乳肉。
“我,我...在给自己做全身按摩刚做到上半身...”某幻被他盯得受不住,张口就开始胡编,颤抖着的乳尖被王瀚哲漂亮的手指按捏了两下,声音就戛然而止。其实是熟悉的温度,但是毫无阻隔这样摸上来还是让他呼吸不由得加速。硬闯进来的弟弟大手直接拢起了一边的胸向中间挤压,拱出一个不小的弧度,语气不容置疑,“那我帮你按摩好吧。”
某幻咬着自己的t恤下摆,王瀚哲毛茸茸的头发在他的胸前蹭来蹭去,痒得他直往后躲。这似乎让人有点赌气,他下嘴不轻地咬上青涩的乳首反复提拉,磨得红肿再弹回去硬硬地挺在胸前。此时痛觉大于其他,某幻实在忍不住松口低下声音提醒他,“boy,疼。”
什么叫天赋异禀啊,王瀚哲已经把折腾烂的碍事衣服给他脱了下来,用力舔弄丰满的乳肉。舌头轮流着紧紧地贴在两边的肌肤四周滑动,最后再抵住发烫的乳首吮吸,舌尖快速地刺激着愈来愈硬,不时地拨弄那个细微得让人难以察觉的缝隙。某幻自觉地朝后仰头,前胸上传来的快感让他头脑发昏,喘息一声比一声难耐。他根本不是什么按摩,他的胸涨得要命,被boy上手捏了几下之后更甚。
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失控发生。

 

他淌奶了。

 

王瀚哲先是愣住,咂咂嘴品尝了一下他的味道,意外地还可以。某幻实在不好意思和他对视,硬是转过头不看,但声音还是听得进耳朵。
“你是不是怀孕了。”
某幻立即回过头来,“屁,我是男的,怎么怀孕!”
王瀚哲轻轻地把手覆在他软绵的乳肉上,慢慢朝着中心用力揉捏,红嫩的乳尖就淋淋地喷出几小股奶汁,有些甚至都沾在了boy的脸颊上。“那这是什么?”他把脸凑过来,意图再明显不过,想让他自己尝尝,“你没怀孕为什么会有奶?”
某幻解释不通又躲不开,只得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头舔了一口,没什么特别的味道。接着舌尖就滑进转过来的嘴唇,王瀚哲很迅猛地在他的口中攻城略地,亲吻让他开始乏氧。被冷落的乳尖又得到了唇舌的照顾,这次温柔了许多,钝痛伴随着奶汁释放而来的饱胀感也在消失。他努力咬着嘴唇,但还是克制不住从鼻音中暴露出一些舒适的娇柔喟叹。最后他忍不住要软着声音求饶,拜托不要再吸了。

 

王瀚哲把最后几滴又度到某幻嘴里,倒是交换出了几分缱绻缠绵之感。他看着他水汽朦胧的眼睛,吻了吻眼下痣,笑起来依然人畜无害。
“幻姐姐好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