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尘露

Work Text: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①
我坐在树荫下的石凳上静等着那人的来临,每当日暮之时,便有一人坐在对面,听一个已经即将融入尘土的老者讲那过去的故事。
“老人家,继续吧,您慢点说,我方便记下来。”
“上次讲到哪了来着?”失去了神力的我终也是变成了一个凡世间的老人了。
“你相信世间有神仙吗?”我不理会他的回应,只是自言自语般继续说着我放不下的也是当初最后悔的事。
“神是神,仙是仙。”
“在百年前的我,丢失了自己的神明与藏匿在梦中的仙人。”
“我初时为猫,神智未开之际便本能的在世间为生计奔走,偷窃鱼之事也未曾少做。忘记了在哪个燥热的日子因何时遇到了师父,我被抱进了一个洞窟之中,待神识渐开以后,我方知那是洞府,仙人修炼之地。开了灵识后,因外面环境险恶,我便因此得以长留。”
“不久后,师父带回来了一个孩子,那孩子瘦瘦小小,身上脏兮兮的,还带着几处伤口。我听师父说,那孩子不知从哪得来的消息得知自己是十二金仙之一,便朝着玉泉山的方向逃,想要拜师。他本不欲收徒,但耐不住师令已下。”
“逃?我朝师父喵了一声,我本以为他只是普通的求师之人,却不曾想需要用到逃这个字。师父似是看出了我的不解,让身旁的道童那孩子去洗浴重新换上了衣物以后,才对我说,”
“他是杨戬,我的徒儿。”
“说的时候,揉着我的猫毛,揉重了,不知是不是仍然不愿的缘故。”
“哪怕不愿,时间依旧向前进,花依旧会落,枫叶依旧会变黄。不愿遗失的东西,依旧会丢失在落日长河中。”
“就这样,一山一水,一猫一师徒的生活占据了不短的一段时间。”
“猫啊,没什么可说的。可说的便只有那一对师徒了。当时的我以为,师父是因师令的缘故,将教授徒弟一事当成了一个任务。徒弟初修仙之时,并非辟谷之身,因此,师父才给了他一瓶辟谷丹,一些入门书籍,一间收拾了收拾可以住的洞府便简单了事。之后几天,便再无交集。”
“我只是一只猫,不懂那些人世事,我只知道猫界事无非就那么几项:觅食,睡觉,捉鼠,玩乐。”
“不过,人世不是有那么几句话吗。不懂的事,就要去问,不然什么时候也不会明白。当时是没有这句话的,这是后来才有的。于是,我就去了。”
“明了来意后,师父边顺着我的毛,边略微担忧的看着镜中之人。意味深长的看我了一眼,随后缓缓的说着,杨戬因其母被玉皇大帝压于桃山之下。修仙着若心性不佳之人,则会渐升魔性,走火入魔。这边话音刚落,杨戬在镜那边便已倒下。”
“我晃了晃身子,伸了伸懒腰,目瞪口呆的看着镜中景象。一面说着自己不在乎徒弟,收徒只是任务的师父。一面还在名为跟我谈话,实则自言自语中,有些嫌弃徒弟的师父。居然那么快的赶去。”
“如果说之前的我只是认为师父不想自己山上出人命或者毁了师祖他老人家的师令的话。”
“那么,第二天,当我看到杨戬换好了道袍坐在师父的面前,进行着早课时。”
“我只想说,猫猫不懂人世事啊。”
“就这样,杨戬正式留在了玉泉山。这一留便是一辈子。”
“一辈子?”来者摩挲着他手上的物品,咂摸这三个字。
“对,我想直至最后一刻师兄应该都是和师父在一起的吧。”
“只是遗憾百年前的我未能见到师父师兄的最后一面。”
“如今世人皆传言我那师兄神通广大,变化莫测。名声愈广,责任愈大啊。纵使我在山上之时,便已知晓师兄的名望,可当我到世间历练时,仍是被吓了一跳。”
“世人所言之二郎神,与我在长期所处的玉泉山所观之清源,相差甚远,仿若两人。”
“虽说仿若两人实属夸张了些,但确实如此。”
“师兄在初入门之后除了刻苦练功以外,依旧有些顽劣的时候,毕竟还是小孩子嘛。”
“玉泉山里的师兄曾经有一段时间可以说是皮的不得了,在玉泉山中四处惹祸,可能也是无意者居多吧。初时学法术那会使用隔空取物,却总是取错弄错物件。而学七十三变的时候,也不是那么的顺利,经常跑的不见踪影。不过说来也怪,不知何时开始师父的态度从略有些不耐烦转化为宠溺护短了。”
“而在外的师兄却是不负杨戬之名,尽己之力除恶扬善。只是某些形象跑的越来越偏了。”
“世间他是二郎神,师门中的他仅是清源。”
“清源,清,朖也,澂水之皃。源,水泉本也②。是师父在师兄入门之后,为他所起的道名。心境清澈,自也就得了妙道。”
“我这师兄啊,道门里的术法功课均是优异之列,但唯有一门让师兄吃尽了苦头。”
“房中术”
“原本聪慧的师兄,在这件事上却是频频掉线。”
“虽说知晓偷听是有违道德的,但好奇与八卦之心,人皆有之,猫亦是如此。”
“我在远处听着师父和师兄的谈话,不免有些乏味。甚至差点熟睡在草地上,本想就此离去,却不料被二人所说之事惊醒。瞬间楞在了原地。脑内却是思绪瞬变。”
“啥玩意?我的师父和师兄在我没有发现的时候差那么一点点就要待在了一起。而作为敏感的猫我却是一点都没有察觉。真是丢了猫脸了。待我反应过来之时,师父和师兄已经走远。”
“不知怎的,自那夜师父与师兄闲谈以后,师兄的于此事突然上了线。房中术之事毕,则完美的符合出师所需的标准。”
“师兄虽是聪慧,心性在三代弟子之中也是绝佳。可却是出师靠后的。”
“老人家,这是为何?按道理说,聪慧者不应位于出师之前才对吗?”
“说到这个啊,不知师兄是从哪听来的说是,出师了就要长期离开师门了云云。竟是在出师礼之前,特意找到师祖说是要同师父一起下山历练后再行出师之礼。”
“而理由呢也是让人无可反驳,‘弟子杨戬因幼时家变而造成心性上有某些不足,自认未到出师标准特在此恳请师祖让师父随弟子前往凡间历练。以免弟子在凡间惹出祸端。' ”
“就这样子,名为历练实则另类游玩的行程开始了。”
“历练嘛,历练的是什么?无非便是人情世故那些,以确保神知凡间离愁。顺道再处理一些小虾米小鱼什么的。”
说着说着,天再次亮了起来。来者早已离去,此时距那时已经几千年了。而百年前的师父与师兄却已经离去。
人生若尘露,天道邈悠悠。③
『完』
〔注〕
①:〔唐〕杜甫《小至》
②:说文解字
③:〔魏晋〕阮籍《咏怀八十二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