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泽烨)小单间play

Work Text:

山城夏季似火,夜晚延续白日的高温。磁器口后方某出租屋单间的一张小床上,两副裸体交缠在一起。
粗重的呼吸声在司徒烨耳边此起彼伏。他双眼失神,头歪向左侧,脖侧线条优美,白皙的皮肤上赫然印着几个明显的吻痕。
林泽紧紧伏在他的身上,两手分别握住司徒烨的腿根,用力向两旁打开,下身缓慢推进,肉囊逐渐贴向他的后庭。伴随深入的动作,司徒烨忍不住发出呻吟,双手环在林泽的肩上用力扣住。
“沃日,停停停......!疼......”
埋在司徒烨脖侧的头抬起,林泽深情望向身下人。随即,他再次低头,这一次的目标不是脖子,而是对方略微颤抖的唇。
霸道撬开爱人紧咬的牙关,卷住舌头,又轻轻吸了一口舌根。晕眩冲向彼此的大脑,唇齿相依间,林泽隐隐约约回忆起第一次和司徒烨舌吻的感触,一股冲动驱使他稍稍退出,再慢慢插入,小幅重复动作。
“小烨,我好想你......”

男男交配到底何种感觉,纯情小同学司徒在此之前一无所知。临上阵了还死鸭子嘴硬,当不当1都无所谓,实践后方才后悔,这痛楚怕是不亚于胃出血。
虽然遐想两人的初夜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咳,纸上得来终觉浅,古人诚不欺我,妈的太失策。
尴尬与久别重逢的喜悦交织,此时难堪占领上风,司徒烨一手背放于布满细汗的额头,透过指缝悄悄观察林泽。
“确定大宝没过期?”
林泽:“......”
司徒烨追问:“还是你技术太差?要不我来?”
林泽嘴角翘起,无奈笑笑。刚进门时小老虎还乖乖任他揉搓,现在露出爪牙来了?“对不起,是我太急躁。”他心疼地抚摸司徒烨的身体,从锁骨一路到大腿。肋骨清晰可见,真是太瘦太瘦,司徒到底吃了多少苦?
被林泽轻撩的动作刺激到,司徒烨怕痒,紧张地弓起背。这个动作牵动了下身,固住深埋在后庭的肉棒。
林泽呻吟:“别乱动。”
司徒烨:“?乱碰的不是你吗?”
林泽:“你确定要现在和我吵架?”
依依不舍退出司徒烨的身体,与爱人第一次紧密贴合的感觉令他无比迷恋。林泽俯身抱住他,亲吻细密落下,在他耳边不停摩挲,“我真的好想你。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好吗老婆?”他的唇在司徒烨的胸膛上逡巡,接着咬住对方的乳头,或轻或重地吸吮。刚从轻微中暑的状态中恢复,林泽的唇因缺少水分有些起皮,摩挲激起司徒烨的战栗。
“你才老婆......啊别!”不服输的抗议被带跑,胸上的刺激加重了司徒烨的眩晕感,双手抓住林泽的短发,止不住呻吟。
林泽表面上对身下人动情的反应视若无睹,内心却陡然涌起一股破坏欲,他继续侵犯,富有节奏地挑逗着司徒烨。司徒烨全身感官被调动起来,原本因疼痛而半软的下身挺起,翘在正专心品尝的林泽胸上。
“有感觉了?”林泽抬起身,握住司徒的肉棒,上下匀速撸动,强忍着想要再次野蛮直入司徒烨身体大力进出的冲动,决定再开拓一会儿。
就一会儿。
脆弱的部位第一次被自己之外的人彻底握住,司徒烨血脉偾张,快感一波波涌来。“啊……啊……”他急促地喘。司徒烨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有多丰富——太尴尬了,但是好爽……上次打手枪是什么时候?好像很久了?完蛋,守不了多长时间了,感觉快射了啊啊啊保佑保佑保佑……满腹内心戏的司徒烨正要阻止林泽,林泽突然放手。
司徒小老虎:“……”
林泽:“?”
小老虎:“怎么不继续了……”
林泽笑了。他抬起身,手指探入司徒烨的后庭摸索,又低下头看了一眼。没血,没裂,万幸。第一次进入前只寥寥在后庭浅口处涂了点大宝,权当润滑替代,并未做过多前戏,也难怪司徒烨会疼痛。林泽在床上一向是温柔的情人,至少在做爱的初始阶段不会令伴侣感到不适。习惯当1,自诩技术不差,但与司徒的重逢实在教他悲喜交加,无法忍耐,故一进小单间便将想念已久的爱人压在床上,措施草草了事后插入。

半小时前,勒令许辉尽快搬走后,两人离开住所,顺路去便利店买了点水和日用品。林泽若有所思,望了一圈超市,随手拿了瓶大宝,再抓起安全套——种类不多,凑合着用,反正来日方长——目不斜视地走向收银台。结账时,老板奇怪地扫了一眼这对男同胞。林泽不是第一次感受这种目光,想必司徒是,他瞥了眼身旁一直没吭声的某人,只见其眼神望向别处,苍白瘦削的脸上浮起不明显的红晕。幸福在林泽的心中荡漾开来,恨不得当即抱住他亲热。
思绪飘向司徒从前发来的短信,他说他不敢和任何男人上床,不敢接受林泽的爱。流浪仿佛是司徒唯一的选择,是谁说过,“情深时,我无法为你停留,不能陪伴你一生”,如同一往直前的无脚鸟,生命终结时用尽全力唱一出动人的爱情。
石桌旁聊天的时候,司徒烨轻描淡写地讲述了离婚的经过,但依林泽对宗教社会的了解,猜测当时的情形一定比司徒所说更为凶险。
说好一起面对,结果……依然是司徒独自一人解决了问题。
为什么我没能在他身边?

情绪千转万回,他停下进攻的手,定定看向司徒烨,两眼发红。司徒烨诧异回望,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司徒突然伸出手摸了摸林泽的脸,露出标志性的灿烂笑容:“老……公,我不走。舍不得离开你,所以我回来了。”语毕,他保持两腿分开的姿势坐起,双臂环过林泽的脖颈,唇舌再次缠绕上去。
司徒烨的主动仿佛打开了一个盒子。林泽用力回吻,掐住他的腰,又将司徒压回床铺,顺手拉过他背后的长枕头,贴住床头板。司徒的双腿随着健壮身体的压迫不由折向两旁,有些发酸,但他无暇顾及,依然圈住林泽的肩膀。
空气越发灼热,司徒烨说不出话,“呜呜”呻吟,口水似无法承载过剩的热情,从他的嘴角流出。之前被进入的疼痛早已不复存在,他摸到彼此的肉体中间,攥住林泽硬挺的肉棒揉搓。
林泽发着抖,终于放开司徒烨,两人的嘴唇都已亲肿。林泽喘了口气,拔掉套子,换了个新的,拿起大宝,把乳液挤在手指上。再次抬起身,他看着司徒烨,左手一指接一指拓开后庭,右手扶住司徒烨的肉棒重新开动。
司徒烨:“!“
简直是冰火两重天,他咬牙忍住不适,又很快被林泽的撸动带走了神智。“啊……舒服……“他的声音越来越大,林泽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在司徒烨感到自己精门即将失守,他突然停住右手,左手继续探索、拉伸。后穴已经发烫发软,在操弄之下,乳液沾满洞口内外,后穴的褶皱若隐若现。林泽一语不发,手从后庭中抽回,随即把住自己发硬许久的下身对准目的地。
司徒烨满脸通红,盯着私处前勃发的肉棒,在毛发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硕大。常年在外奔波,林泽身上没有多余的赘肉,身材保持得不错,虽然没有特地练过,但腹肌有形,人鱼线也清晰可见。司徒烨再次抬手捂住额头,盖住双眼。
这一回林泽没有放过他,他抓住司徒的手紧紧扣住,分别置于枕头两侧,接着俯下身一挺,肉棒挤进洞口,抚平褶皱,毫无障碍地进入。
“啊!“司徒大叫,在刺激下双腿不由自主趋向腹部,可由于被林泽死死压着,无处使力,只得交叠缠在他的身上,随着林泽的抽插一晃一晃。手指到底不比真正的粗硬之物,尽管刚才开了三四指宽,但司徒不曾有过完整的性体验,手指退出后穴口闭合,仿若从未开垦之地。
林泽放开司徒烨的手,身体越发下压,手肘撑于司徒烨颈侧,一边与他舌吻,一边挺动。这次润滑做到了位,不知不觉中,司徒烨已然摆脱不适感,激动得大脑缺氧,血液似乎全都涌向下身,帮助私处摩擦顺利进行。林泽的胸膛距离司徒烨的不过几厘米,他的上身姿势为爱人制造了一片小天地,而下身将其顶在床上,司徒烨的身体几乎对折,任由林泽掌控。
换作健康状态下的司徒,身高与林泽相差无几,体态年轻,或许没有林泽健硕,但也修长有力。可在逃离家族后,他营养不良,瘦削到有些变形,加上骨架秀气,赤裸下显得整个人都比林泽小了一个型号。司徒视线模糊,脑中白光愈盛,林泽的喘气贴在他的耳旁,使他浑身战栗。林泽身躯的阴影笼罩着司徒,令他看上去格外瘦弱,他背靠着枕头的一部分,头后方即是床头板,因枕头另一半的缓冲,没有受到碰撞伤害。司徒的肉体被围困于这小小的四方天地间,可心在自由飞翔。林泽心有灵犀地抬头,两人对视,司徒的目光痴缠在眼前人脸上,嘴微微张开。林泽又吻了上去。
司徒烨眼神渐渐失焦,他的肉棒伴随下体的节奏,在彼此身躯之间跃跃欲动,但因发硬,卡在其中小幅滑动。两人的胯间几乎紧密贴合,随着猛烈的插入与抽出,发出“啵”、“啵”的声响,肉囊拍在司徒的臀间,“啪”、“啪”声同样不绝于耳。在彼此看不见的地方,穴里的乳液被接连挤出,糊在穴口,沾得安全套上也全是白色物质。
快不行了……司徒只剩下这一个念头。林泽的身上传来浓郁的荷尔蒙气息,夹带着些许汗味,无比性感。司徒的叫声从被插入后几乎没有停止过,林泽冲撞得更猛烈,头一侧,含住司徒烨的耳垂,用力吮吸舔舐。
“啊——!”眼前白光闪烁,司徒的肉棒一跳一跳,射了出来。他的括约肌收缩剧烈,固住林泽的肉棒紧咬不放。“呃嗯……”林泽没有忍住,又重重顶弄了几下,高潮瞬间来临,粗硬抖动,隔着套子在司徒烨的身体里射了出来。他放过司徒的耳垂,重新强势吻住红肿的唇,反复侵入,而这个吻拉长了彼此的高潮时间,司徒烨全身酥软无力。

“不行了不行了,休息一下。”司徒烨小声嘀咕。林泽保持原本的姿势,抱着司徒烨,没有退出。两人一时无声,林泽长吁一口气,这才拔出,将安全套扎了个结,扔到一旁。他浑身汗湿,把司徒烨抱到身上,让他趴着。
林泽的双臂紧紧圈着他。
“这床太小了,我还以为会塌呢。”林泽说道,亲了亲司徒烨的脸颊。在剧烈运动的助攻下,司徒脸色比之前红润了一些。“还难受吗?”
“哪里?”司徒烨眼神一动,问道。
林泽戳了戳司徒烨的屁股,手抚上刚才反复进出的地方,眉毛一挑。
“……唔还好。啊好累!我要睡了。”司徒烨满脸不好意思,他低头,脸颊蹭了蹭林泽的胸,环脖抱了上去。
林泽摸摸他的头发,顺着司徒的脊柱向下摸索他的皮肤。太瘦了,过几天一定要找个中医好好调理一下。
“你到底睡不睡啊!”司徒涨红了脸怒道。
“好好好,睡了!这么小的床就将就一下吧。”

过了十五分钟。
“阿泽,你睡了吗?”
“……刚刚是谁催着我睡觉的?自己都没睡。”
“我不管!好热啊睡不着……”
“我就说这房间怎么空调也不装个。”
“临时租个落脚处哪来那么多要求?”
“我心疼你啊,早点来找我至于这么受罪吗?”
“要不是你,我现在至于这么热吗?!你体温怎么那么高?”
“好了好了,小乖乖,别烦躁。既然热,我们先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