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我所怜爱的人(伊斯雷尔x乔修亚)

Work Text:

人类举起燃烧的火把用光明驱散黑暗,这个燃烧着战火和纷争的时代,迎来终焉,古老的迈克罗夫世界又重新焕发全新的生命力。

摩尔达维亚领,伴随着天空中雪鹰嘈杂的鸣叫,大教堂的钟楼响起了平缓的钟声,领主府中也呈现一派难得的安宁景象。乔修亚正坐在沙发上看法师周刊,凛在一旁处理成堆的公文,萤和越来越人性化的3号正积极地为黑挑选服饰,龙娘头上的小光也在“叮铃叮铃”地发表意见。

突然间,“笃笃”的敲门声响起,乔修亚头也不抬:“进来。”进来的是姿态恭敬的女仆,她俯首道:“主人,皇帝陛下前来拜访。”

“伊斯雷尔? 请他在会客厅等候,我马上就到。”

而此时,这位帝国的伊斯雷尔·戴尔蒙德陛下正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府中的装饰,两颗巨大的龙首嵌挂在暗红色调的墙上,散发出无言的龙威,这象征着此地府主人屠龙者的身份。

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这个强大无比的男人,如同突然出现的巨龙一般,以碾压之势击溃了所有拦在他眼前的阻碍,荡平了所有混沌魔物。这个男人是如此的自由,如此的随性,平日对领民仁慈而和善,战斗的时候却犹如恶魔鬼神。

想到这里,伊斯雷尔不禁发出悠然的赞叹之词:“不愧是,令诸神都为之注视的燃火者。”

“伊斯雷尔陛下,您的夸奖就是对我最好的礼赞。”身后传来一阵魔力波动,一个身姿挺拔,阳刚俊美的黑发男人从中走出。他的声音和他本人一样乏味而缺乏情调,带着能令普通人战栗俯首的恐惧灵气。

听到乔修亚的称呼,伊斯雷尔有些无奈:“拉德克里夫卿,无须对我用敬称,你有这个资格。”乔修亚不语,只是沉默地坐到他面前,赤色的双眼中仿佛燃烧着火焰:“那么,你带来了足以让我期待的消息吗?”

一看到乔修亚的眼神,伊斯雷尔心中明悟,这个无时不刻渴望战斗的男人或许在这平静的府中待不住了。不过……这次要让他失望了。

“老师发明了一种新的药剂,能够在一段时间内使人异兽化,并且不会有任何的副作用。”

“诺查丹玛斯法师?他为什么研究这种东西?”

[这当然是我的主意。]伊斯雷尔心说,[七神在上,感谢老师的理解和助力。]

心中藏着不可言说的隐晦心思,明面上,伊斯雷尔却好像非常支持老师的选择,“他说这种药剂能够使人短时间拥有其异化原型的能力,你知道,这对凛冬堡的学生适应环境有很好的效果。”

乔修亚眉头微皱,随后释然:“的确,老法师对他学生的关照我也有所目睹 ,或许我的那些弟子也可以用上。”

伊斯雷尔抑制住心中的喜悦,平静开口:“但是,这种药剂还处在临床阶段,我们正在寻求一个实验对象。”

“你找我就是为了这个?”

伊斯雷尔幽邃的眼眸注视着面前的这个男人:“是的,我需要你,或者说,我们需要你。”

乔修亚望进他的眼底深处,这个有着暗金色长发,冷峻沉静的皇帝陛下,那双眸中的认真连着暗红的光线都被染上墨色。

一阵沉默后,乔修亚轻笑一声:“这种简单的要求不需要你亲自前来,如果这是你的选择,我绝不会反对。”

[啊,乔修亚,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你的信任和不设防的姿态正是我心生欢喜的理由,你绝不会想知道放任它们生长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伊斯雷尔也跟着低声笑了起来,心中藏着隐秘的想法,不可与人言说,阴冷的颜色从心间缝隙里钻出来,荆棘一样缠绕。

乔修亚一向雷厉风行,答应了伊斯雷尔的要求后,这两位传奇强者光速般前往莫尔莱宫。

莫尔莱宫中,诺查丹玛斯手中握着一瓶蓝紫色的药剂,其中液体浮动恍若星辰。老法师想到他的学生伊斯雷尔和他所欣赏的战士——乔修亚,不禁叹了口气,

[伊斯雷尔,你的神性已经压不住潜藏的欲望了吗?]

沉吟间,熟悉的气息波动传来,老法师转过头,不出意料的看见了黑发赤眼的乔修亚和与他并肩的伊斯雷尔。

当视线移到伊斯雷尔的脸上时,诺查丹玛斯不由一怔,他的学生,这位喜怒不形于色的皇帝陛下,此刻眼眸深处犹如冰冷的波涛在深渊的间隙中翻滚。

[伊斯雷尔,你的心思太过明显,也就只有乔修亚这个只着心战斗的人才能毫不设防地与你交谈,但是……也正是这一点,才滋养了你心中的土壤。]

老法师叹息一声,朝两人迎了上去。

“诺查丹玛斯,我应你的召唤而来。”乔修亚向老法师点头致意,随后低头看了眼他手中的药剂,稍显好奇:“这就是你的新发明?”

“是的,我的战士,我们正需要你试验一下这瓶药的效果。”诺查丹玛斯将药递给乔修亚,转头对伊斯雷尔说到:“那么,就交给你了。”

“我的责任。老师,请您在皇家图书馆稍作休息。”接着,伊斯雷尔领着乔修亚进入宫殿深处。

乔修亚踏足在这行宫,突然看到空荡荡的圣徽大厅,想起了那个被他扔出去抵挡深渊魔物的艾欧之光——本应该装饰在这里的融核之星,于是正色对身旁正看着他的伊斯雷尔说到:“你是真正宽宏的人,真理必然庇护着你。”

乔修亚本不会这种祷言般的话语,只是听得多了,缘着想戏弄伊斯雷尔的心思,于是照搬了过来。

伊斯雷尔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大厅,一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同时也为乔修亚难得的恶趣味失笑出声:“我的拉德克里夫卿,作为帝国的传奇强者,你的性命比这祖辈的象征物要更重要。”

[当然不是为了什么帝国,即便没有强者的身份,你的地位仍旧凌驾于帝国之上。]

越来越深入皇宫中心,乔修亚逐渐感到了一丝不对劲,魔能实验室绝不可能设置在这种地方。但是转头看到伊斯雷尔平静的神色,他相信一位传奇强者的意志,于是乔修亚放下了疑虑。

过了片刻,乔修亚看着面前的寝宫无言沉默,他眉头微皱:“伊斯雷尔,你在戏弄我吗?”伊斯雷尔轻笑道:“七神在上,我所说的话绝无半句虚言,只是所需的设备放在我的寝宫里。”

乔修亚定定地看了他一眼,这让伊斯雷尔的心脏无可抑制地剧烈跳动,他听到乔修亚那带着微微笑意的声音:“伊斯雷尔,我没想到第一次进入别人的卧房,对象居然是个男人。”

伊斯雷尔当然知道乔修亚不过是戏言,但这依旧使他胸中暗藏的情愫不受控制地翻腾。他心中无奈道[ 或许在进去之前,我该洗个冷水澡。]

进入寝宫内,乔修亚看着那张占了大半空间的床和旁边毫无特殊之处的家居摆件,陷入了沉思。

[ 他娘的,哪里有设备 ! ]

而身后伊斯雷尔仿佛不经意地关上了门,不经意地脱下了外衣,不经意地……展开了结界。

在乔修亚开口质问之前,伊斯雷尔率先说到:“我的战士,请别激动,因为你的力量过于强大,所以只好由同为传奇的我为你检测身体数据,结界是为了防止异兽化的能量波动带来的冲击给皇宫造成影响。”

乔修亚听着他滴水不漏的回答,半信半疑地喝下了手中的药剂。蓝紫色的烟雾缭绕纠缠,最终化作浮尘消散,露出了雾中人的模样。

黑色直发间长出了一对毛绒而竖立不曲的狼耳,后腰下方蜷着一条蓬松下垂的尾巴,搭配上他赤裸颀长的身体和俊美如俦的面容,这一幕足以令人血脉贲张。

即便伊斯雷尔早就知晓异兽化的结果,但是现实仍旧给了他致命一击。这位尊贵贤礼的皇帝陛下心中暗道:
[ 这他妈刺激过头了! ]
在庆幸自己布下结界的同时,又加重了结界的防御能力,
[ 哪怕是灰尘也休想窥视他的肉体! ]

赤裸着身子的乔修亚并不特别在意,早在拉德克里夫家与敌人战斗时他就赤裸着上身,他对自己的力量和身体有着绝对的自信,就算大大方方展示给他人看,也休想找出任何明显的缺漏之处,这便是传奇战士的自信。

只是,乔修亚从未想过,眼前的男人觊觎的可不是找出他的要害,而正是他外露的躯体。

“乔修亚,去床上。”伊斯雷尔黯哑的声音回荡,“我需要为你检查一下。”乔修亚没有注意到他声音的变化,依言照做。

看着陷在床上的乔修亚,伊斯雷尔又回想起了那个改变他命运的一次会面,那个给予他神性的男人。在自己因为暗伤而只能逐步迈向死亡的那些岁月,伊斯雷尔颓废不堪,他苦笑着坐在自己的王座上,看见涌动在深处的黑暗。

[因我所恐惧的临到我身,我所惧怕的迎我而来。]

“我想要和你真正的交手一次,而不仅仅是压制了出力的切磋,假如陛下您在那时之前死了,我会非常遗憾。”因为这种纯粹的理由,乔修亚把成神的机会给了帝国的皇帝陛下。

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你给予了我力量,给予了我尊严,也给予了我希望。以我的灵魂和枪刃起誓:我将与你并行,直至死亡来临。除非死亡能使我们相离。

而现在……这个万物拥趸的传承者赤裸着躺在他的床上,伊斯雷尔的眼眸陡然变得深邃,有暗沉的光芒在其中闪烁明灭,他缓步走向乔修亚,伸出了右手,凌空虚握,顿时,伴随着猛地增强的能量波动,汹涌澎湃的神性之光化作一道光圈,束缚住了乔修亚的双手,使其交叉着置在头顶。

“伊斯雷尔!” 乔修亚对这一突然的举动感动惊讶,“你在做什么?!”

伊斯雷尔认真地说到:“防止你逃走。”

“伊斯雷尔 ! 我是个战士,我不随便下承诺,承诺了就会做到。”乔修亚有些愤怒。

笃定的语气,尾音勾人又带着叹息意味,肆无忌惮便钻入耳蜗,搔刮得人整颗心都在疯狂叫嚣。

伊斯雷尔墨色的眸子染上戏谑和暧昧的光泽,声音低沉地宛若丝弦之声:“希望如此。”

乔修亚看着伊斯雷尔逐渐靠近,大床承载了两人的重量,他的手指贴上自己的胸膛,暧昧地一路下移,来到了乔修亚从未被别人触碰的禁地。

伊斯雷尔的动作宛若礼仪教科书般行云流水,更是透着世家百年底蕴沉淀后的尊贵味道。

……如果他手中不是握着乔修亚的阴茎的话。

乔修亚只见伊斯雷尔先在铃口缓缓揉搓,然后打着转往下走,到了底端,轻轻弹了弹自己的囊袋又猛地向上…“哈啊……”乔修亚顿时被刺激得挺高了胸膛,伊斯雷尔趁机低头含住他左侧乳首,牙齿来回碾压。

“等…! ”乔修亚身体猛地一颤,“哈…我不是女人!”伊斯雷尔闭口不言,只是更加努力地吮吸、舔舐、来回碾磨,在他身上每一处留下痕迹。

接着,他撬开乔修亚的牙关,抵住舌尖勾缠,自发自如地倾吐含吻,唾液交缠的“啧啧”声钻入乔修亚的耳中,令他的脸上也浮现一抹潮红。

这一切的行为都是如此的迅速,乔修亚清楚地意识到这绝不是实验的内容,但是…为什么?他把伊斯雷尔视为值得切磋的强者,友人,伊斯雷尔什么时候对他抱有这种想法?

察觉到乔修亚的走神,伊斯雷尔不满地轻咬了下乔修亚的舌尖,“唔!”乔修亚略显惊怒地看着他,伊斯雷尔在他嘴里扫荡,顶撞,然后慢慢离开,牵起一根银丝。

伊斯雷尔满足地舔了舔嘴角,他附身去吻乔修亚的小腹,在腰左侧留下一个轻浅的牙印,又轻啄乔修亚的膝窝,在牙印处舔吻描摹。

“嗯……”乔修亚轻喘一声。伊斯雷尔的手指顺着狭长的脊柱沟一路向下,埋进股缝,滑至紧闭的穴口。穴口有些干涩,淫水刚刚分泌的一点全部存在穴内等待探索。

当伊斯雷尔目不转睛地盯着乔修亚的后穴,一种危险的气息慢慢的攀上乔修亚的心头,就在他决定用尾巴挡住穴口时,他惊怒地发现自己的尾巴早已高高翘起,暴露出肛门区域。

“...! 怎么回事!”乔修亚一向镇静的面容有些失态,而伊斯雷尔看着这一幕却是低笑出声,他一边加速手中的动作,玉茎的前端在伊斯雷尔的手里吐出些透明的液体,使乔修亚的身体不住颤栗,一边含着笑意说到:“我的战士,你该知道,这是狼的特性。”

乔修亚一时失语,然而伊斯雷尔在让乔修亚射了一次后并没有下一步动作,他想要乔修亚的身心都属于他。

从未了解男男情事的乔修亚显然误会了,他有些不耐地对伊斯雷尔说到:“你的实验结束了吗?结束了就放开我。”

“乔修亚,我不想和你只是战友的关系,我喜欢你的耀眼和张扬,烈火般灼人;我喜欢你毫不犹豫的决断力和自由随性的姿态;我喜欢你行过深渊仍心有明光的勇毅和踏足混沌仍胸怀坦荡的执意。”伊斯雷尔如同注视着他的国度一般,认真执着地告白:

“乔修亚,我喜欢你,或者说,我爱你。”

仅仅是一个称呼,却像是汇聚了一切爱意,心脏便如受重击,胸口也被这炙热的情感灼烧。乔修亚有些不知所措,单身了两世的战士第一次感到了心动。

他想到这个送了他烈焰号悬浮舰,一次次容忍他的无礼和有失考虑的举动,心系整个国度的男人,倘若说和他在一起能无偿且稳定的拥有一个切磋对象,并且还能互相“帮助”,乔修亚发现这的确比他自己一个人要好。

以为男男之间是互撸的乔修亚痛快的回应了伊斯雷尔的感情,“你他妈的太肉麻了,直白一点,我也爱你。”

沉重的幕布被“擦啦”撕出裂口,金色的碎光怯生生地爬上了黑暗的尾梢,悄悄缠绕。伊斯雷尔被这突然的惊喜砸的有些无措,但是作为一个战士,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乔修亚的心思。他很快明白自己这个无偿的锻炼对象赢得了乔修亚的回应。

[真是可爱的令人想要欺负,或许你应该知道真正的情事了,我的乔修亚。]

伊斯雷尔这么想着,取出了床头柜里的润滑剂,他把润滑液都抹在了乔修亚的后穴上,试图借着润滑液将手指塞进去。

乔修亚发现情况跟他想的不一样,这个家伙为什么一直盯着他的后穴?直到冰凉的触感和异物侵入的异样感传来,乔修亚顿时惊的向上蹭了蹭,试图逃开那缠人的手指。

伊斯雷尔拖着他的腿拽了回来,借此把手指的一节塞进去,蒋丞的肉壁就争先恐后地吸住了。湿热的感觉让伊斯雷尔不自觉得转了转手指,乔修亚随着他的动作身体颤栗了起来。

“伊、伊斯雷尔…! 啊…拔出来…”伊斯雷尔以吻封缄,他将舌头探进乔修亚的嘴里,带着攻城拔掠的气势夺取他的津液,“唔嗯……”同时手指进的更深,无意间戳中了菊心。

“唔啊!”乔修亚线条流畅的背猛的弓了起来,勾勒出诱人的弧度,伊斯雷尔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指尖在敏感点来回戳弄。

“嗯…别他妈乱动!”乔修亚被这磨人的快感逼出了眼泪,他想一拳砸在这个混账家伙的脸上,但是神性光圈束缚了他的行动。

伊斯雷尔逐渐加到了三根手指,三指并拢一齐深入,在湿润的穴肉里捣鼓,他感觉乔修亚的呼吸也重了几分,带着点若有若无的喘,有点勾人。伊斯雷尔撑开软肉,阴茎毫不留情地整根塞进肛穴,被柔软湿润地包裹着在里头跳动。乔修亚被突如其来的饱胀感刺激得头皮一麻,“嘶…”他身体不由得往反方向蹭了蹭。

而肿胀的欲望终于进入到日日夜夜思念的地方的伊斯雷尔,也沉浸在那湿热的甬道中。他尝试着抽出来又快速插进去,肠壁与阴茎摩擦的快感让他想要抛弃一切的将眼前的人操干出眼泪。

“啊、哈啊...呼...”乔修亚仰头急促地呼吸着,被他猛地一下撞到敏感处的动作刺激着收紧了后穴。伊斯雷尔罩在乔修亚上方,手撑在他头两侧,下身重重地抽送,胯骨和臀部相撞不间断地发出黏腻的声响。

“不、唔啊...慢、慢点...!”乔修亚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被操开贯穿了,伊斯雷尔缓慢到位地碾进来,每一次都精准地压过那处,他仰头拼命呼吸,喉管不自觉收紧。伊斯雷尔低头含住他凸起的喉结,温柔地吮吸着,身下的动作却愈发凶狠。

一次次的抽插使乔修亚的阴茎硬的发疼,却始终得不到解放,他抬起眼尾被撞得殷红的赤色眼眸睨着伊斯雷尔,发出低哑的声音:“伊斯雷尔…哈、给我解开!”

“不行,就今天,我想完全掌控你,好吗?”

虽是用询问的语气,但伊斯雷尔的动作没有一丝停顿“……呃啊!”乔修亚因身下猝不及防的深顶而绷紧了腰身,发出一声短促的轻哼。抽送间,伊斯雷尔低头在乔修亚的胸口亲着,手顺着腰侧摸到腹肌再下去握住了他的茎身,快速撸动。随着一阵痉挛,乔修亚在他手中释放了出来。

伊斯雷尔双指伸入乔修亚嘴中绕着舌头搅动,却正合了下端的节奏。上下两张嘴都被牢牢占着,乔修亚的身体不自觉迎合伊斯雷尔的插入,才泄了的前端又有了昂首的迹象。

“等…!停…我才刚射!”伊斯雷尔掐着乔修亚的腰用力向上撞着。而此时,他想起了被他忽略的异兽形态。于是他抬起乔修亚的一条长腿搭在肩上,进的更深,一只手有节奏的撸动狼尾的根部。

“唔!”刺激的快感电流般穿过尾椎,舒服得让乔修亚产生了些微的恐惧感。他身体向上晃了一下,又被伊斯雷尔拽了下来,腰部用力往深处顶着。剧烈的快感堆叠,让乔修亚又一次射了出来。

看见伊斯雷尔掐着他的腰准备再来一次,乔修亚开口骂道:“你发情吗?这么能做?”
双腿被伊斯雷尔的膝盖撑开,乔修亚很容易把他的性器吞进了深处,熟悉的硬物在体内抽动,柔软的肠肉全都缠了上来,伊斯雷尔低喘着,顶开了软肉在他敏感处顶弄。这是无声的回答。

乔修亚被这沉默猛干的皇帝陛下激得身体发软:“伊斯雷尔!唔……别…停下!”伊斯雷尔挑了挑眉,“别停?如你所愿。”“...!唔…”竖立的狼耳无力地搭在发间,高潮来临时,前列腺被快速刺激的感觉让他一下就缴了械,搭起来的腿瞬间软了下去。

感受到体内的东西又胀大了一圈,乔修亚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你他妈……还能……嗯……继续?”伊斯雷尔低哑地说到:“最后一次。”“什…!啊...好涨....”长时间捣弄过的穴口红得要命,润滑剂和肠液混合在一起在周围一塌糊涂地沾着显得过分淫糜,伊斯雷尔顶进去的时候还有液体被挤出来流了下去。

“慢...慢点...”强烈的快感不间断地涌上来让乔修亚有些受不了,他撑着床想躲开,但伊斯雷尔掐着他的腰把他的动作镇压了。“别逃,这可是你的承诺。”

冷汗从额角流下,闷哼了一声后,乔修亚略显惊怒道:“可是你快把我填满了!”他撑起微微鼓胀的小腹以彰显伊斯雷尔做的有多过分。

很不幸的,精虫上脑的皇帝陛下因为这直白的话语更用力的凿入深处,乔修亚的怒斥被撞得稀碎,他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了。

等到伊斯雷尔魇足地抱着他去清洗时,乔修亚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揍这家伙一拳。

翌日,诺查丹玛斯并没有获得身体数据,这只不过是皇帝陛下的计策而已。伊斯雷尔看着恢复常态躺在床上沉眠的乔修亚,嘴角微微提起。

[我得到你了,我所怜爱的人——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