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临时收容所

Chapter Text

进到公寓大厅,刚巧碰到管理员从电梯出来。梳着整齐包头的女人斜乜了悟一眼,黛色的一边眉毛高高吊起。被怀疑地注视的年轻人扬起一个大大的不设防的笑容,这时清宫也注意到了管理员的眼神,在电梯口擦肩而过的时候僵硬地略一点头致意,没拿公文包的手迅速碰了一下悟的肩膀,无声地催促。
公寓管理员是猎犬一样的生物,几十米之外就能嗅到可疑人士的气味。尽管有时会觉得这些人太多管闲事,但是更多时候正是这份强烈的警惕性保护着住户的居所。刚才的遭遇倒是让清宫想起了该怎么向室友解释悟的来头。两个人并肩站在电梯雪白明亮的顶灯之下,清宫用余光向下暗暗观察身边的少年。无怪乎管理员起疑,悟穿的外套和里面的T恤都有穿旧磨损的痕迹;头发乱糟糟,虽然染成了金色却惊人地没有一点光泽,因为离得近而且在封闭空间的关系,还隐约有股令人不悦的沉闷气味。
进门时客厅的灯没开,不知道Tom和Joel是没回来还是在自己的房间。清宫把悟哄到自己那一间浴室里洗澡,进房拿了一套自己的衣服放在卫生间门口。本来有喝酒的计划,但中途突然冒出来一个流浪小金毛,之前因为分散了注意力而暂时消失的烦躁又浮出水面。从三个男人共有的可以称之为空旷的厨房里拿了一罐冰啤酒,趿着拖鞋回到客厅,栽倒在沙发上,柔软的靠背完全承托住隐隐酸痛的脊背。
他为什么要把一个只见过两次的孩子带到家里,如果这么问他,他也说不上来。在脱口而出让悟借住的提议之前,他完全没有动过要这么做的念头。但是似乎也没有除此之外其他妥当的做法。所以这只能说是应势而为。
反正只是让他晚上在这里歇歇脚,也没什么大不了吧?
"Oh, hi, Makoto! We're back! Why are you drinking alone?"
“我洗好了,老师!”
清宫刚刚喝到嘴巴里的啤酒一下全喷到了地上。拿手背擦了擦脸,他颇有些狼狈地望了望屋子里其他三个人,一时不知如何应对。两个美国人对着从浴室里走出来的陌生少年也同样一头雾水。倒是悟眼睛骨碌碌一转,心下当即明白了个七七八八,扬起和在楼下迷惑管理员如出一辙的甜美笑容冲Tom和Joel欠身鞠了一小躬,然后迅速闪到清宫脚边,半跪着跟捡自己回来的男人紧急对口风:
“他们听得懂日语吗?”
“能听懂一些基本的。你……”
“那就麻烦了……啊啊,算了,你就说我是你的从表弟,到东京来读书吧。要是他们问我叫你老师的事情,就随便编个理由好了。”
“我觉得他们不会在意这个……”
“还有,我姓小洼,全名是小洼悟,悟是片假名。你呢?”
“……名字是真言,真实的真,语言的言。”
“OK,那就这么办咯?”
“……行,听你的。”
悟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在两个美国人不知所以然的目光下坦然地站起身来,等着清宫发话。如果换在其他的情况,他肯定忍不住要吐槽。这恰到好处的时机也好,身旁这孩子的反应也好,实在是出人意表。不过背工作折磨了一天的脑神经已经负荷不了更多信息,于是他顺着悟的设定向Tom和Joel解释:“Humm, this is Satoru, my cousin from my mom's side. He will live here with me for a while, he just came to Tokyo for school. Sorry, I should've told you earlier.”
“Oh, it's okay.”Joel先是愣了一下,接着马上就恢复了平常那副过分热情的态度,“Well, it's absolutely no problem, Makoto. Welcome, Satoru, don't worry, make yourself as home.”
“他说什么?”悟羽毛般的长睫毛呼啦啦扇动着,努力试图理解对方,未果,只能求助于清宫。
看着少年第一次露出可以被称为“无措”的神情,清宫终于笑了出来。 “没事,你安心住在这里就是了。”
“你们平常都讲英语啊……”悟不自觉撇下了嘴角,咕哝着抱怨。
“是啊。”清宫回答道,显然眼下心情颇好,不知是否是因为悟吃瘪的样子在幸灾乐祸。

“喂,”幽微的夜灯光中,斜上方有声音传来,“老师你为什么要收留我呢?”
“怎么了吗?”
上边一阵悉悉索索,过了一会儿又开始说话:“只是觉得,一般人不会把只见过两次的人带回家吧。”
清宫在公寓里住的房间有一层阁楼,之前一直闲置着,用来放搬家用的纸箱。因为悟住进来,清宫就把那块地方划给了他,稍微打扫收拾后俨然是间整洁舒适的小卧室,铺上床褥之余还有余裕放些别的东西。公司给他们这些海外归国的员工待遇实在是没得说,他如果自己租房的话是绝不可能选择这样的豪华公寓,那样一来他就不可能有闲心收留一个流浪人士。
“没什么,只是刚好有地方给你住一住。总比你没有着落好吧。”
“诶……就这样?”
“骗你的。其实我是个跨国人口走私贩子,明天就把你拉到横滨港卖到缅甸去当劳工。”
“呜啊,好恐怖!你是开玩笑的吧?”
“不,我是认真的。”
“是开玩笑吧?喂喂,老师你很过分哦!不过现在叫你老师好像不太对,毕竟我是你“从表弟”嘛。”
“你话太多了,小孩子不用睡觉吗……”
“清宫桑,清宫老师,真言桑,真言君,真言酱,真言哥……这个好像不错,那就叫你真言哥了!”
“好好好,睡觉了,我明天还有早班。”
“了解!”

次日,手机准时在七点半响起雷达的声音。拉上遮光窗帘的卧室仍然是漆黑一片,但这并不妨碍清宫熟练地伸手一把就摸到了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也不看就按掉了闹钟。继续躺了一小会儿,清宫坐起来,坐在床沿往地上到处踩了几下,找到了拖鞋的位置,然后下床去开灯。灯光洒下来的瞬间才想起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
阁楼上面一阵窸窸窣窣,上面的人发出两声无意识的呓语,接着又没有了动静。清宫放心地进了卫生间洗漱,回到卧室时昨晚捡回家的少年仍然没醒,于是他关了灯,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一直到公司,跟前台的雅子打了招呼之后,他仍然对昨晚发生的事情毫无实感,而且越是回想,越是想不起昨天发生的经过,像是做了一怪梦。倘若是捡到被人遗弃的猫狗就罢了,但那孩子却是不折不扣的人类。收养一个素不相识的20岁上下的年轻人说出来都没有人会相信。

“……老师,清宫老师?”
“抱歉刚才走神了,你说什么?”
一天的工作结束后,ELA的同事一起聚在隔壁餐厅吃饭。每个周四的聚餐和小例会是清宫到表参道校区任职后有的惯例,大家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聊一聊调休、排课、校区活动之类琐碎的小事,一些不太要紧的事情当场就能决定下来。老师们也都很喜欢这种轻松的氛围,即使是在下班时间讨论工作,至今为止也并没有人表达过不满。
最近时至十月中旬,再过不多几天就是万圣节了。学校里已经有人自发地留下一些万圣节主题的装饰品,像是南瓜杰克的毛绒玩具或者是蝙蝠形状的彩色贴纸之类的,连带着大厅的灯光仿佛都蒙上了一层活泼的暖黄色滤镜。心急些的学生甚至已经耐不住要展示一番自己精心准备的派对装扮了。
“算了,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刚才刚好说到今年的万圣节的活动要怎么安排。倒是清宫老师你今天一天都很没精神,不要紧吗?”刚才叫醒清宫的女老师问。
“我没事,抱歉。昨晚没睡好。还是按以前的办法来办吧?”清宫捏了捏鼻梁,打起精神询问其他人的意见。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这样一来的话,谁来负责策划呢?”亚瑟第一个赞成。
“那个……交给润子老师如何呢?”教写作的百绘提议,然后忙不迭解释,“不是一定要你做的意思,我是觉得,润子老师你又年轻,又很受学生欢迎,应该比我们更了解年轻人喜欢什么吧。”
大概是赞同百绘的想法,抑或是单纯不希望额外的差事落到自己头上,其他几个老师也陆续劝说樱庭应下这个任务。一时间餐桌上又热闹了起来。
清宫之前动过让樱庭来操办的念头,这当然是有私心的,主办活动如果成功无疑会为她的履历添上漂亮的一笔。但是顾虑到她的约聘身份承担公司的常设活动不合规矩,更让人不能不顾忌的是这样有可能会引起一部分老师的不满。
他是总公司委派过来的,其他人不会对他怎么样,但是给樱庭使绊子还是小事一桩。他再三考虑,最后还是在心里把亚瑟列为最佳人选。然而考虑活动由谁主持眼下想来却像是发生在很久之前的事了。从昨晚起,他脑子里面想的全都是怎么安置那个在路边捡到的年轻人。即便是所有人的注意都在樱庭身上的现在,他仍然没有任何切实的感觉,大脑里仿佛是强迫性地不断播放着被迫害小剧场,假想着悟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装出一副惹人同情的模样,目的则是洗劫好心人的家当。
“……哎呀,润子老师的话肯定能做到的,是吧,清宫先生?”
“嗯?哦,是,挺好的,就这么办吧。”清宫被拉回讨论,下意识附和。
空气微妙地停顿了一秒,随即被原先的话题接续上了,仿佛不存在那一瞬间的空当。还是不知所云。目光在桌上迅速逡巡了一圈,不期然和樱庭的视线撞个正着。他如被无形的力量击中,慌忙避开,之后再没敢正眼看樱庭一眼,吃完饭便匆匆离开了。

"What is this?"
清宫设想过无数种回家后可能看到地景象,但事实仍然不在他的预料之内。房子里一点悟的影子都没有,尽管阁楼上的东西还原模原样地放在上面。而唯二可能对此有线索的Tom和Joel却完全没注意到一样悠闲地吃着晚饭。
"Oh, Makoto, you're back. Are you having some fried chicken?"
"No, thanks, I had dinner at the company. Where is the young man?"
"You mean Satoru? He just went out. Didn't he tell you about it?"
"No, he didn't...What about the food? Take-away?"
"Satoru made this. We met him on the way after work, and we went to the supermarket together."
"Oh, really? He made the meal and left?Wierd kid."
"Maybe just hang out with friends. Don't worry, he'll be back, anyway."

清宫顾自摇了摇头,回到房间。沙发还原成了本来的样子,昨晚铺在上面的床褥整齐地叠放在阁楼上。他顺着扶梯爬上阁楼,除了被子和枕头就只有悟来时背的那只帆布包。昨晚悟背着它的时候,这只包在悟单薄的体型衬托下看上去滑稽的硕大,可是此刻它安静地窝在墙边,却突然显得小了。
和它的主人一样,可以从中获得的信息稀少、单纯,到令人起疑的程度。好像只要临时有了那个意思,就能毫无留恋地离开,一点痕迹都不留下。

下楼去冰箱找一听啤酒,打开冷藏室发现里面多了这间房子里从未出现过的新鲜食材。清宫拎起两个装在超市塑料袋里的彩椒,上面贴的凭条表示这是下午五点左右被挑选的。仅仅是几个小时之前。清宫想到刚才Joel说在楼下碰到他。那么假如他们没有碰上,这个人是不是就这么一声不响的就直接走掉了?
带着这个疑问,清宫回到卧室准备拿出笔电检查这一天的邮件。电脑用了快三年,开机速度比刚买时慢了不少。他总想着找人帮忙修理一下,但总是忘记,只有需要开电脑的时候才想起来,但这时候已经晚了。清宫不耐,咂了咂嘴,结果反倒因为声音太响而被自己异常的焦躁吓了一跳。他一边等着Windows经典的四色窗格图案亮起,一边拉开易拉罐,冰凉的气泡霎时间从罐底纷纷上浮碎裂开。爽利的声音像是巴甫洛夫的摇铃声,立刻使人有了畅快的感觉。
呷了一口却没有像意想之中放松下来,反而粘在舌底的韩式炸鸡蘸料黏糊的味道被啤酒带着翻了上来。清宫放下酒罐,铝皮罐在桌面一磕,酒液从开口处洒了出来。所幸只是差一点溅到电脑上。他慌着去擦,没想到不小心一碰,直接把整个罐子打翻了,液体淅淅沥沥沿着桌子流到他身上。
花掉小半包抽纸把桌面收拾干净,清宫僵硬地抬着手臂,穿着湿淋淋的衬衣和牛仔裤,尽量不让它们碰到衣柜里其他衣物,拿到换洗衣服进了浴室。
热水从花洒兜头淋下时清宫这才终于冷静了些。自己今天不对劲。他很清楚这一点。一整天心不在焉,对陌生人过分挂心,甚至敷衍地对待樱庭。尽管他尽力表现得像平常一样,学校的同事想必都看出了他的异常,也不知道他们会作何猜想。他很少因为情绪而失态,清宫只希望不要出现离谱的传言。调去纽约前,表参道校区的前经理曾经有一次晚上睡眠不好,下半夜还从床上翻到地板上,第二天顶着青肿的颧骨和疲惫的姿态来上班,职工之间“青山老师被家暴”的留言传了足足有半个月,最后传到本人耳中才哭笑不得地澄清了。那次的闹剧清宫至今记忆犹新。
至于他今天如此动摇的原因?清宫能给的回答是他讨厌不告而别。事实上,仅仅是“讨厌”,程度还太轻了。

身体的感受是最能直接影响情绪的。洗完澡,换上干净的T恤和短裤之后,那份挥之不去的焦躁感几乎完全消去了。清宫重新开了一罐啤酒,拿的是从美国捎回来的树屋IPA,还专门用玻璃杯倒出来慢慢喝。而电脑上的工作经历刚才的小小风波后则被清宫彻底放弃,留待明天再解决了。但是即使这样……
“哦哦,一个人偷偷躲在这里享受啊,老师!”一个声音冷不防传来,接着肩膀就被人自来熟地大力撞了一下。
啤酒又撒了。
刚进来的少年慌慌张张连忙把刚才剩下的半包纸巾拿来拯救。“呜哇,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老师!真的很对不起!”
粘在身上上的布料冰凉潮湿,不断地把热量从腹部附近的皮肤抽走,触感非常不爽。悟手忙脚乱想帮他擦干净反而是帮倒忙。但是清宫反而松了口气。
“之前去哪里了?”
“诶,什么?”
“你出门去了吧?是去做什么了?”
悟保持着半跪的姿势,从下向上望着他,圆溜溜的小孩似的眼睛忽闪忽闪,想了想回答说:“哦,我去兼职了。本来要告诉你,但是我没有手机,你那两个室友又好像听不懂日语的样子,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回来,担心迟到会扣工资就先走了。”
“原来如此。”清宫悬着的心终于沉了下来。
见清宫没有要责怪自己的意思,悟歪着头,不确定地提出疑问:“老师刚才一直在担心我吗?”
“是啊,”清宫把手放在少年的头顶,用力揉了揉那头杂草似的乱发,“以为你就这么消失了。”
悟的眼睛睁得更大了:“怎么会呢?我的行李都还在家里。我不会随便离开的。老师你放心好了。”
“真的?”
“当然了!”悟要证明似地拔高了音量,“我还不至于一个人偷偷走掉那么失礼!再说我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失礼吗?”清宫失笑,“好了。你明天白天有事吗?上街给你买点东西吧。”
“真的吗?诶,不过这样好吗?感觉像那种不正经的大叔和jk。”
“你不愿意就算了。”清宫见悟一脸纠结,故意逗他。
“不是的!我要去!请务必让我去!”
在此之前清宫从未想过自己会和一个没有任何身份背景的青少年共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但是此刻和悟宛如相识已久的朋友一般没有压力地相处着,他觉得这样的生活或许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