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闭锁病栋/冢本中弥】HIKARI 011

Work Text:

◎『闭锁病栋』同人,冢本中弥(周生)中心
◎ABO设定,踩雷勿入,妊娠剧情上线
◎剧情魔改,和原作小说以及电影的身世有出入
◎全文完结

HIKARI
011

曾经还能去书店的时候,中弥对照着书上介绍的方式算了自己的预产期,虽然不知道具体怀孕的日期,但按最初的那天——也就是在夜总会的那天来算,预产期也应该在半个月之后。毫无疑问,他要早产了。
中弥现在面临的情况,和书上讲的完全不一样,临产的感觉已经近在眼前,却什么都来不及准备,而且由纪和秀丸都不在身边。他靠着墙站了一会儿,等宫缩的疼痛缓解之后,才开始挪动脚步。
原本想先回到病房拿衣服,但中弥看到太阳已经坠向山边,马上就要到病院的宵禁时间了,到时候再随意走动的话,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他只好走向被回廊连接着的另一栋建筑物。虽然还存有一丝日光的余温,但庭院中已然是一片死寂。
尽管只有很短的路途,中弥还是走得双腿不住地发颤,冬季的夜晚来得早而漫长,他才躲进卫生间不久,天色就黑了下来。在刚才的走动中,羊水似乎已经破了,中弥脱掉裤子铺在地面上,然后自己躺了上去,他分开赤裸着的双腿,羊水一股股地淌出来,浸透了身下的衣物。
入夜后的气温比白天更低,温热的羊水流出体外后很快就变凉了,加上宫缩的疼痛导致的冷汗,中弥不禁打了个寒颤,他蜷起几乎要失去知觉的脚趾,忍受着一次比一次强烈的宫缩,从坏掉的声带里压抑地发出了惨叫。
到了这个时刻,书上究竟写过什么,中弥完全想不起来了,他只能凭借着本能发力,摸索着调整呼吸,漫长的产程却仿佛没有尽头,慢慢消磨了中弥的力气,他胡乱地寻找着可以借机的地方,左手紧紧拉住隔间门把手,脸上糊满了冷汗和眼泪,整个人像是浸在水里一样,然而下次宫缩来临时,他还是咬牙艰难地用出力气。
胎儿的头进入产道时,中弥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感觉到突然又获得了力量,似乎孩子也在努力着想要出生一样,中弥抬起手臂抹了抹眼泪,将腿分得更开了一些。
几番努力之后,胎儿的头终于分娩出来,身体也顺利地滑出了产道,中弥来不及好好喘息,就挣扎着撑起身体,抱起湿漉漉的胎儿裹进外套里。
“井波护士!不好了,冢本先生也不见了!”
“你是说……中弥吗?”
因为接连发生了由纪失踪和秀丸杀人的事件,今天护士的查房格外仔细,果然少了一个人,还是和由纪秀丸关系很亲近的中弥。听到这句话的井波顿时感到不安,她立刻拿着手电筒出去寻找,跑过那条回廊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响亮的哭声,不像是成年人能发出的,而更像是婴儿。
井波怔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她早已察觉到了中弥在怀孕的事情,但既然对方没有主动提起,她也只好在暗中照顾他,比如每天吃的药其实都是对孕妇必要的维生素片。
意识到中弥是独自分娩了,井波加快了脚步,跑向哭声传来的卫生间,她推开门就看到中弥躺在地上,从腿间流出的羊水和血淌了满地,他只穿着一件单薄的上衣,厚实的外套紧紧裹住了幼小的婴儿,脐带还连接着两人。
“光……我的光……”中弥好像没有察觉到有人进来,他的嘴唇因为寒冷和疼痛不住地发抖,但还是轻柔地亲了亲婴儿的额头,然后就在涌来的疲惫中失去了意识。
病院专门从山下找来了产科医生,孩子虽然早产了半个月,但好在身体是健康的,休息了两三天之后,中弥也能自己下床走动了。
“这孩子,是叫‘光’吗?”井波问道,她把中弥调到了单人病房,还帮忙买来了尿布。
“嗯。”中弥点了点头,知道井波早已发现自己的秘密,他有些不好意思,但低头看着抱在怀中的光,脸上就会露出害羞而幸福的微笑。
由于分娩的过程太过慌乱,中弥醒来之后才知道光是男孩子,这样应该好打扮一些,如果是女儿的话,长大之后肯定会嫌弃妈妈的审美。
这几天里中弥都在忙于照顾婴儿,幸亏这里的护士大多都有生育的经验,他很快就学会了怎么哺乳和拍奶嗝,换衣服的任务也渐渐能一个人完成了。天气好的时候,中弥就会带着光去院子里散步,坐在秀丸的小屋门前晒一小会儿太阳。
现在孩子已经出生,也就意味着中弥迟早是要离开病院的。井波已经通知了他的家人,但妹妹始终没有出现,她还是希望自己的神经病哥哥能留在这个地方,然而有些事情让她不得不来见他。
友枝再次来探访时,连维持体面的伴手礼都没有了,只有两句无关痛痒的寒暄,上一次碰壁的教训让她变得开门见山,嘴上说着是有事要征求哥哥的同意,却直接拿出了协议摆在中弥的面前。
中弥一眼也没有看那份协议,他将视线转向窗外,从这间病院看到的天空,和在外面看到的天空明明应该是一样的,但又那么不同。
“友枝。”中弥叫出妹妹的名字,对方就像小时候那样,眨了眨眼睛,轻声回了一个“嗯?”。
“我会负责照顾妈妈,房子就留着别卖。”
无论是负责还是照顾,这两个词从中弥口中说出都显得那么不可思议,友枝不禁反问道:“你要怎么照顾她?”
“我要出院离开这里。”
妹夫和友枝对视一眼后,也紧接着问道:“什么时候决定的?”
“我最近一直在考虑这件事。”
两人的目光又转向坐在一旁的井波,没想到护士说中弥是自愿入院,如果想要离开的话,院方没有阻止的权利。说完这些,井波又补充道他的病情很稳定,几乎不会复发。这完全是在支持中弥出院。
“医院可以摆脱病患,但家属却不可以。钥匙出去之后又发疯的话,谁来为他负责?况且……”友枝看向中弥,“他还带着个不知和谁乱搞来的孩子。”
中弥抿了抿嘴唇,他确实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这时依然是井波在替他说话:“你们这么说冢本先生,真的有在为他着想吗?作为他的家人,这种时候不是更应该支持他吗?”
友枝有些不甘心,但终于还是没再说什么,中弥咽下喉咙里的酸涩,感激地回头看了看井波。
坦诚地说出一直藏在心里的想法后,中弥终于迈开了脚步,他去办理了出院手续,然后就回到病房收拾行李,之前和秀丸由纪一起出门买的东西,作为礼物送给了病院中的各位。
第二天离开时,主治医生和护士一起来送中弥,井波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他,是为秀丸辩护的那个律师的联系方式,有些事情果然要出去才能办到。中弥装好了名片,他所重视的人都在等他。
“先照顾好自己再照顾别人。”医生一本正经地叮嘱道,怀里帮忙抱着只有小小一团的光。
“嗯,我会的。”中弥把行李包挎在肩膀上,然后将光接过来,他正要朝着病院的大门外走去,昭八就追了出来。这个少年也明白什是离别,但他没有挽留或哭闹,而是塞给了中弥一张照片,是那天他们在公园里的合影,每个人都是在发自内心地微笑着。
——这份笑容,一定还会再次出现。
中弥收好照片和名片,沿着坡道向山下走去,转了几个弯后,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淡粉色的薄雾,竟然是早樱开放了,中弥放慢了脚步,抱着光站在一颗樱花树下,仰望着满枝的淡粉。
“这是樱花,好看吗?”
还未满月的光当然听不懂中弥在说什么,但他似乎能感受到母亲的情绪,于是懵懵懂懂地笑了起来。
“以后我带你去看紫阳花、桔梗和梅花。”
“这个世界上不止这些植物好看,还有很多很多有趣的事物,也还有很多善良的人。”
“光,你会幸福的……我会让你幸福的。”
中弥轻轻亲吻了光的额头,两个人一起穿过这片樱花林,走向未知而期盼的未来。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