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不相互喜欢就出不去的房间

Work Text:

“这是怎么回事?”

玄儿环视四周。

他们身处一个二十多平米的房间,白色的瓷砖地板,白色的条纹壁纸,以及白色的极高的天花板,初次之外房间里什么也没有。

 青司靠墙站着,揉了揉眼睛,像是自言自语般又问了一遍:“这是怎么回事啊?”

 玄儿转过头看他,关切地问道:“怎么了青司君,有些困了吗?”

“不,只是……”青司叹了口气,张开手比划了一下,“这个房间过于白了吧,待久了很容易视觉疲劳。”

玄儿了然点点头,“那我们可要抓紧时间,”他将目光投向面前正对的房间门,“看来只能从这里出去了。”

他们来到门前,玄儿伸手就要握住门把手,青司连忙制止,埋怨他不小心,应该再仔细检查一下。他指着门把手上那行小字,“这上面写着什么吧?”

“诶,真的,我完全没注意到。”玄儿弯下腰,眯着眼睛辨认起来,“嗯……不相互喜欢就出不去?”

“什么?”闻言青司也凑上前去看,合金的把手上确确实实刻着“不相互喜欢就出不去的房间”这样的字样。

他转头看了玄儿一眼,没想到对方也在盯着自己看。青司慌张收回目光,“这个,这种恶作剧也太无聊了吧。”他直起身子,“一定是故意写在门上骗人的,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房间啊。”

“是吗,”玄儿却饶有兴致地注视着青司的脸,“我倒觉得说不定会是真的。”

“怎么可能。”青司的语气仿佛在说别犯傻了,“没有哪种建筑能根据人的感情来自己操控自己 ,物理上来说这绝对不可能。”他颇有点气势汹汹的样子,握住门把手用力扭了一把,生怕门并不会打开。

“咔嗒”一声。

青司偷偷舒了一口气,转过头对玄儿轻松地笑起来,“看吧,果然是恶作剧。”

玄儿也眯着眼睛笑,“是不是恶作剧可说不定,毕竟我喜欢青司君是事实,这样轻而易举出去了,岂不是意味着我们是两情相悦呢。”

“别说那种傻话!”青司不知所措地反驳,“肯定是恶作剧,恶——作——剧。”他拖长音抱怨道,“快走啦,快离开这种莫名其妙的房间。”

 
 
 

 

他们刚跨出房间门,便一下呆愣住了。

面前的这个房间同样是四四方方的十二叠,白色地板白色墙壁,望不到顶却无比透亮的天花板。除了他们进入房间的门和正前方一扇明显是出口的门,其余的东西什么也没有。

“到底是怎么回事?”玄儿也不禁发出感慨,他环视了一周,发现跟刚才的房间别无二样。

“怎么办?”青司看上去有点慌张。

“只好继续前进了,总不能回去吧。”玄儿拉着青司的手走到出口的门旁,“不会这上面也写着什么东西吧?”

“啊,好像真的写着什么……‘不相互喜欢就出不去的房间’,这不是跟刚才完全一样的吗!”

“嗯……说实话我倒是希望这次能升级一下,”玄儿像是认真思考一样托着下巴,“如果是‘不接吻就出不去的房间’那岂不是更好。”

“才不好。”青司甩开他的手,“反正都是恶作剧吧?出去以后绝对不会轻饶这种恶趣味的犯人。”说着他拧动把手将门推开。

 

 

 

 

“……这样的也太无聊了。”

仍旧是同样空旷的白色房间,白色的房门仿佛在嘲笑他们一般静静伫立两人面前。

“果然这次也有啊。”玄儿看着门把手上那行小字,“是不是要念什么咒语才是顺利脱出呢?不相互喜欢就出不去的房间,不相互喜欢,就出不去……”他低声琢磨起来,反复用不同语气和节奏诵读那句话,倒真有些像念咒语的感觉。

“不可能是咒语,怎么会有那种超现实的东西,绝对是恶作剧。”青司反驳,“或者说,其中藏着什么机关、障眼法之类的。”他开始在门上开回摸索,又仔细地端详着门把手。“一定是通过什么视觉误导让我们以为已经走过了两道门,实际上我们还待在第一间屋子里。”

“真冷静啊青司君。”玄儿半是玩笑半是赞叹地说道,“像侦探一样。”

“你倒是给我稍微认真一点。”青司对他这样的态度感到不满,“一直被困在这里还是挺头疼的吧。”

门把手还是那个冰冷的合金门把手,除了那行意义不明的话语上面任何可疑的东西都没有。青司再次把手放到上面,“不管怎样说停在这里也不是办法。”

他在转动把手前看了对方一眼,已经有些没兴致的玄儿便叹口气跟上前去。

 

 

 

 

“我觉得应该好好想想对策。”

望着再次到来的一模一样的房间,青司决定调整一下思绪。

“玄儿,玄儿,”他唤起身边伙伴的名字,“有没有什么让人完全察觉不到的障眼法呢?”

玄儿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有些烦恼地说道,“嗯……虽说现在的侦探担当是青司君,但作为助手役的我在想,是时候提示你一下了。”

“请说吧。”

“我认为青司君的推理方向可能一开始就搞错了。”

“什么意思?”青司睁大眼睛,“有想法就别卖关子了。”

玄儿像是对要说出口的话产生犹豫,不顾对方催促的眼神略微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虽然青司君一直认为是人为恶作剧,我们也看似顺利离开了,但是这样一个接一个的,本质上来说还是没能出去……”

他的口吻越来越低落,一贯带着笑意的眼睛也变得暗淡。青司突然反应过来,瞬间觉得手和脚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不知道该怎么好好站在玄儿面前听他说出接下来的话。

“这可是不相互喜欢就出不去的房间哦。”玄儿好像再难撑起平时常有的轻松笑容,“这岂不是意味着,我果然只是单恋而已。”

吐出这句话后玄儿反倒像卸掉了什么沉重的包袱,“我果然只是单恋而已。”他又重复了一遍,像是在给自己下定论。

“不,不是那样。”青司急忙反驳,“玄儿不是单恋。”

“那,青司君喜欢我也是事实了?”

“……不……”青司说不出话,在这种莫名其妙的情况下被迫告白也太奇怪了。不应该这样,他想否定玄儿的话,但自己又不知道该拿什么否定。

“那果然还是单恋嘛。”玄儿快乐地笑起来,“这下是彻底出不去了。”他幸灾乐祸的语气仿佛在说跟自己完全无关的事。

“不是,不是。”没办法解释,也没办法否定,青司只得焦急地一个劲儿重复单一的词汇。他看着玄儿的极黑的眼睛,用自己都没察觉的祈求的语气说道,“玄儿,不是那样的,这跟单恋与否没有关系。这一定是人为的恶作剧,我们只要走出这扇门就好了。”

只要走出这扇门就好了。

只要离开这个房间,就能和玄儿继续平静地一起生活,一起吃饭,一起入睡,能一起看夜晚的烟火,一起听街道上陌生的人唱歌,能一起去各种各样的地方,一起回各自的老家,一起见各自的亲人,能够一起做任何想做的事。

只要推开这扇带来无尽痛苦的门,离开这个一无所有的空荡荡的房间。

 
青司大力转动门把手,门“碰”地一声被推开。

 

 

 

 

面前依旧是熟悉的白色房间。

他喘着粗气,明明没做什么激烈运动,身心却都像是疲倦到极致般,他脱力地瘫坐到地板上。

玄儿绕过青司,走到门把手前,“还是‘不相互喜欢就出不去的房间’啊。”他转身对地上的青司无奈地笑,“这样是真的没什么解决办法了。”

他走到青司身边,也在地板上坐下来,伸手环住青司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就算我是单恋也没关系,青司君不要有心里负担。”他轻轻拍了拍青司的手臂,“没关系的。”

“为什么会觉得没关系。”青司倚着玄儿肩头低声问道,“被无声地拒绝掉,不觉得很痛苦吗?”

“不会感到痛苦。”玄儿将头靠在青司的额发旁,对方身体传来暖暖的温度,“青司君自己也明白的吧?”

“不明白,怎么可能明白……”青司闭上眼睛,明明离得那么近,却感受不到对方身上一丁点的温度。他握住玄儿的手,同样是冰冷得不像活物。

“玄儿想说什么话我完全不明白。”他闭着眼睛用力握紧对方的手,却没能感到对方回握的力量。玄儿平时不会这样,青司想着,他会回握住我的手的。

玄儿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没关系,不明白也没关系。”他们挨得那么近,青司觉得玄儿仿佛在自己的身体里对自己说话。

“不明白啊……”他仍旧闭着眼,“不明白为什么我今天没有带帽子,不明白玄儿为什么不再叫我中也君,不明白为什么玄儿一定认为自己是单恋……”

“为什么会出不去呢,为什么这扇门永远都在那里呢?如果我回应了你的期望,我们就能出去了吗……”他低声问着,仿佛快要哭泣般持续问着。

相互依偎着的人却不再回应他,静悄悄地听他一个人自言自语。青司絮絮叨叨诉说着心底的疑惑,白色的房间里只回响着他一人的声音。

再也无法在感受到玄儿的存在,青司只好睁开眼。

 

 

于是,他睁开眼。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