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惩罚

Work Text:

“陛下的课业学的怎样?”
刘禅低着头,听到诸葛亮的声音,不由得颤动了一下。
“相父……”
刘禅有些怕诸葛亮,相对于刘备而言,他觉得诸葛亮更像一个父亲,在管教他这件事上,从不怠慢,所以他有些怕。
“我记的明日太傅是要讲《孟子·万章》的,陛下可会?”
诸葛亮总是这样轻声慢语,刘禅头更低,他不敢看诸葛亮的脸。
“相父,我是背了的,可……”
刘禅想找一个合适的理由,但是他什么也说不出来,诸葛亮沉默着,让刘禅更慌,他闷闷说道,“相父罚我吧。”
一声叹息从诸葛亮的嘴里发出。

一块红布蒙住了刘禅的眼睛,但是他还是能感受到微微的烛光在晃动,他的手被绑缚在身前,半跪在地上。
一双手拉开了他的腰带,层层的衣襟散开,露出皮肤,他几乎没有吃过苦,从小到大都是养尊处优,皮肤看起来光滑细腻,一只手落在他的胸口,手有些凉,他颤抖了一下。
“相父。”
“陛下明知臣会罚你,却还是要这样,”诸葛亮的慢慢把他的衣服拉了下去,刘禅感觉到诸葛亮靠的很近,他能感觉到诸葛亮的气息扑在他的颈侧,痒痒的。
“陛下是故意的?”
“嘶——”
刘禅发出来类似啜泣的抽气声,他的背上有些灼痛,是蜡液滴上去的感觉。
“不是…”
刘禅似乎真的要哭出来,他能感觉到眼泪涌出来。
“不是吗?”
诸葛亮在这个时候并不像平时,语气行为全然不像那个受人敬仰的一心为了季汉的丞相,反而像一个陌生人,一个无情的执行惩罚的陌生人,在刘禅眼睛被蒙上的时候,才会出现的陌生人。
“相父…”
刘禅感觉又有些蜡液滴下来,他想讨饶,下巴却被捏住了,然后他就感受到有火光在他的眼前晃动,他一惊,想往后缩,下巴却被捏的更紧。
火焰的热度逐渐靠近,他挣扎起来,却听到咣当一声,火光消失了,诸葛亮把烛台抛到了地上。
“陛下害怕什么,臣是不会伤害你的。”
刘禅被拉起来推到了榻上,他的手依然被绑缚着,手心在之前已经被抽了几下,虽然并不重,可是现在还有些发热。他暗暗甩了甩手想把蒙眼睛的布摘下来,却被诸葛亮拉住了。然后,刘禅整个人被按在了榻上,双手被举到了头顶。
“陛下,惩罚还没结束。”
然后刘禅就感觉到一只手伸进了他的亵裤里,那只手有些粗糙,握住了他的@@。
刘禅一激灵,惊慌的喊了一声相父,挣扎了几下,可是双手怎么也挣不开,反倒把自己往诸葛亮的怀里送的更紧。
那只手却毫不被影响的缓缓动作着,刘禅啜泣起来,然后他感觉到脖颈处一热,并不是蜡液,是诸葛亮的嘴唇,他吻着刘禅的脖子,慢慢的吮吸轻咬,让刘禅更加惊慌。
“相父”
刘禅终于带上了哭腔,红布已经可以看出水渍打湿的痕迹。
“陛下,既然你说了受罚,就应该一受到底,臣是不会徇私情的。”
刘禅觉得诸葛亮好像又成了平时的样子,但是诸葛亮并没有停下来,他的手依然在动作,刘禅的每一点变化都在他的掌握之内。直到最终,刘禅的呼吸跟着杂乱,琐碎的身心从年轻人的嘴里发出来,诸葛亮突然给他套上了什么东西。
“陛下现在还不能发泄。”
诸葛亮的手松开了,可是人却依旧贴着刘禅,“陛下要学会忍耐。这是为人为君最重要的一点。”诸葛亮拍了拍刘禅的脸,手指在刘禅的脸上摩挲起来,“陛下可知先帝为何能创立这番基业,就是因为一个字,忍。陛下如今也当学会忍。”
刘禅本来已经跟着到了顶点,可如今,却硬生生被截断,他不由自主的摩擦着双腿,想要把套在@@上的东西弄掉,可是一点用都没有,他脑子早就成了浆糊,根本说不出什么来,但是听到先帝二字,他却想到了什么,抽抽噎噎说道。
“相父,我只是刘禅,无法跟父亲相比。”
不知是不是这话奏效了,诸葛亮放开了摸他脸的那只手,刘禅松了口气,指望着诸葛亮放开他,“相父,我…唔”
诸葛亮并没有放过他,反而用极大的力气抱住他,然后吻住了他,也许这并不能算是吻,诸葛亮十分的用力,似乎是想吃了他一样,刘禅感觉自己的舌头被勾动搅扰,他不知道怎么办,只能顺着诸葛亮的动作,直到刘禅感觉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诸葛亮才松开了他,上下的双重夹击让他难受至极,他只能大口大口的呼吸,双腿依旧无意识的蹭动,突然间他眼上一松,那红布被取了下去,虽然殿内的烛火晦暗,可他还是无法适应,眼泪不住的流,模糊间他看到诸葛亮在看他,他索性又闭上了眼睛,不敢睁眼去看。
“陛下可明白了忍?”
刘禅忙不迭的点头,发出嗯嗯的声音。
诸葛亮的手便从他的大腿内侧滑过,引起他的一阵战栗,然后取下了那个套环,那一瞬间刘禅发泄出来,白浊甚至喷溅到了诸葛亮的衣服上。
刘禅现在什么都想不了,他脑中空白一片。
可是诸葛亮显然没想这么放过他。
“既然陛下知道了忍,那便要明白,为君者还要知痛。”
说完,他就拉开了刘禅的双腿,弯折压了下去。
刘禅朦朦胧胧的看着诸葛亮,他像是以前一样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然后就是痛。
刘禅惊叫出声,嘴巴却被捂住了,没来得及完全出口的声音化作了破碎的抽泣,刘禅哭了起来,他继承了母亲的好样貌,哭起来也是好看的,这样一个年轻鲜活又漂亮的人谁会完全无视呢?诸葛亮的动作并不激烈,他的手掰过刘禅的脸,让他看向自己,刘禅的眼睛一直被眼泪模糊着,无法真切看到诸葛亮的神色,因此也无法看到诸葛亮眼中的怀恋。
他只能感觉到痛,以及两人紧紧相贴的地方的热,还有诸葛亮的吻落在自己身上时的烫。
诸葛亮替他擦了眼泪,他又忍不住哭,即使已经不疼了,即使他主动用腿勾住了诸葛亮的腰,但是他就是忍不住。
“相…父…”
“陛下可知痛了?”
“知…知道。”
“那陛下可还愿学。”
“愿意。”
“今日学的记起来了吗?”
“记起来了。”
“背一遍。”
“万章问曰…舜…舜啊……往于田……号泣天…嗯,相父……啊……号泣天…何为…其号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