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happened.

Chapter Text

  舌尖传来一丝咸味,很像是汗水的味道。但恶魔猎人分不清它来自自己还是身下的恶魔。
  
  除了汗液,鼻尖萦绕着这间卧室里奇异的香味。也许是吸入这种味道太久,他的思考频率也逐渐缓慢下来,眼下的每一个动作都仿佛在遵从本能行动。本来端正的领巾被扯开绷断,那枚黑色的骷髅滚落在旁,眼里嵌的红石微微闪光。
  
  这样看来,恶魔的脖颈与人类也没有太大差别。
  
  猎人想。
  
  除了比象牙更白,在鲜红色床铺的对比下显得有些病态。但随着呼吸,喉结也在起伏滚动,上面粘着一层薄汗。
  
  他不假思索地低下头,将上方微微鼓动的软骨含进嘴里。尖锐的牙齿擦过皮肤,在推动间留下一道细小的伤口。
  
  “嘶……”
  
  萨麦尔低叫了一声,伸出手扶了一下自己左侧的下颚。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稍微转过头去,露出因为刚才的动作而留下不明显牙印的脖子。那里的伤口正几不可见地抽动着,最后自动愈合成原来的模样。卡欧斯伸出手摩擦那里的皮肤,除了泛红以外没有其他异常。
  
  “怎么了,没发现有印记?”
  
  “没有……”
  
  卡欧斯下意识地接了一句,他在回忆教科书上提到过的内容——恶魔身上有隐蔽的印记,用来哺饲他们的宠物与奴仆。
  
  “肯定是在其他地方。”
  
  他这样想着,将刚才扯开的领口拉大了些。恶魔内衬的衣物与贵族所穿的几乎没有太大区别,暴露在空气里的皮肤是惨白色。没有印记也没有伤痕,只有锁骨凹陷下的一小片阴影。卡欧斯撑起上半身,他感到自己的全身已经几乎被汗水浸透。同时,这个动作使他的余光捕捉到里衣内侧闪出的一抹光辉。
  
  “那是什么?”
  
  “嗯?”
  
  循着猎人指向的方向,恶魔由上至下掀开了衣衫,露出内里的环。
  
  那是数个样式不同的银色钉状物,穿过乳尖扣在乳晕旁。有露出的尖刺,也有蛇状的短钉。
  
  “就是这个……我在书上看到过!”
  
  “哦?”
  
  萨麦尔笑出声来,问:“那你们恶魔猎人的书上有没有配图啊?”
  
  “……”
  
  卡欧斯难以回答,只道:“魔鬼和女巫就是通过……来喂养自己的魔宠,让它们完成各种恶行,最后以自己的鲜血作为奖励。”
  
  “让仆从帮忙端茶倒水,也算恶行吗?”
  
  萨麦尔问,他眨着猩红色的双眼。卡欧斯一时无言,只待他说完后,才发现他的眼瞳红得异常,里面似有火舌舔卷。
  
  “你干了什么!?”
  
  他慌忙起身,却见面前的恶魔轻轻勾起手指。床铺边缘凭空出现数道黑色锁链,将恶魔猎人的身体制住。卡欧斯尝试挣脱,却发现他越是挣扎捆缚越紧,冰冷的锁链死死咬住他的四肢。
  
  萨麦尔坐了起来,他的身上现在几乎只有一件披风盖着。刚才恶魔猎人身上的汗水正随他的动作从上半身滑落。
  
  “让我看一下。”
  
  恶魔眯起眼,手指抹过他身上的皮质武器带。那些装备自动解开,摔落在床上。萨麦尔拨开他的衣服,望着腹肌与肚脐下方刚刚出现的纹案。卡欧斯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发现那图案形似一个倒三角结,泛着不详而阴森的深赤红色。
  
  “这是什么,等等,你要干什……”
  
  他话还没说完,便听到牙齿咬上拉链的声音。

  
  “等一下!”
  
  恶魔猎人猛然惊醒,他所卧的旧沙发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嘎吱声。卡欧斯神色惊魂未定,他四下张望,发现自己身处一间简单的二室户。
  
  闷热的空气和窗外蝉鸣的声音让他忽然想起:这里是地球。他不知何时睡在这间杂物室老旧的沙发上,房间里的灯没有开,唯一的光源来自于被书堆与纸箱遮住的窗户。
  
  卡欧斯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他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从江水里被捞出来的时候。而比那时更尴尬的是刚才做到的梦——那些场景如此真实,好像在某时某地真实发生过。又或者是一个有关于梦境魔法的恶作剧……
  
  他单手捂着脑壳离开了杂物间。这间人类观念中十分便宜的老房子实际上对于两人住而言已经足够,根据那只恶魔所说,是由于这里发生过凶案才要价低廉。
  
  卡欧斯来到走廊上。在他来地球之前,如果有人告诉他传说中的恶魔会生活在这种简陋的地方,他一定难以相信。这里没有怪异的雕像或者摆设、没有黑魔法书、更没有画像或者镜子……
  
  走廊尽头传来冰箱打开的碰撞声,卡欧斯愣了一下回过神来,朝厨房的方向走去。

  
  前一任人类主人似乎过于恐惧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不顾刚置办好的家具就直接搬走。卡欧斯至今还没有弄清楚厨房里的每一个电子器具应该如何使用,只知道这里好像经常有一种叫做“蟑螂”的强大魔物出现。他站在门口,看到自己追捕的恶魔正从冰箱里拿出一扎饮料,将酸梅汤倒进再普通不过的玻璃杯里。
  
  萨麦尔似乎注意到卡欧斯,拿着杯子转过身来。他上身只穿了一件衬衫,有汗水的湿印。
  
  “你站在那干什么?”
  
  卡欧斯听到他问。好像说的是这句话,但只顾着注意对方一开一合的嘴唇,一时有些走神。直到看到对方用三根手指扣着水杯晃了晃,才莫名感到一阵口渴。
  
  “那个饮料……”
  
  “没有别的杯子了。”
  
  “……好吧。”
  
  不知道是否是厨房没有开窗的缘故,燥热从脚底浮到胸口。
  
  “你就拿这个喝好了。”
  
  恶魔重新打开冰箱,将那个透明的壶再次找了出来。里头的酸梅汤已经被倒了一半,剩下的给一个人喝倒也没有什么问题。卡欧斯过去默默接下,掌心一阵沁凉。而他在这个距离看对方的眼睛,只见到近似透明的淡红,与梦境中的模样大相径庭。这个发现使卡欧斯心下稍慰,他揭开盖子喝下饮料,入口一阵酸苦,立刻被呛到开始大声咳嗽。
  
  “这个明明很好喝,你这是什么反应……”
  
  “苦的啊!”
  
  卡欧斯把器皿盖上,塞回了冰箱里。看到旁边恶魔似笑非笑的表情,在喉咙口的话滚了滚,又被重新咽回去。
  
  真热啊,他碰到冰箱的时候想。好像刚才喝下去的冰饮是难熄的火苗,烧得舌底发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