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刘邦x萧何]AU小故事

Work Text:

萧何是带着刘季从死里跑出来的。他们面前的空间全都在崩塌,萧何拉着刘季的手,所有的物品在砸向他们的时候都变得像水一样,而萧何就是分海的摩西,断壁残垣流到他们肩侧。

萧何看着刘季。我们没事了,他说。

他接着讲,如您所见,我就是这样一个人。那些落下来的东西您看到了,我可以控制它们,所以您要是不相信我的话……

刘季吓得够呛,裤子都快跑破了,抄着手喘气。萧何蓝色的眼睛在他面前一闪一闪。刘季说操。都到这个地步了,我信什么啊,还不是信你。

萧何笑了,然后露出痛苦的表情。刘季正拦腰想抓他的手,结果萧何腰一弯,手还扒拉着刘季袖子,直接吐地上了。

刘季懵了,扶着萧何回去。总之他们的异常和命案最后都解决了,萧何住到刘季家里,TRUE END。

刘季和萧何上街,街上成衣店里的礼服裙子特好看,旗袍领子圆圆支棱着,不说布料,镶边都蕾丝绣得华贵漂亮的。刘季转过头来跟萧何说,你说你要是能把我捏成个姑娘多好。就那个,那个能力,刘季开始比划,奶子要特别大那种。

萧何看着刘季,这人很怪,但是总还靠谱。他差点一声册那骂出来,当初怎么就信任这个人和他出生入死的,他不知道刘季要干嘛。

刘季指着衣服,你说说你说说。刘季掷地有声,好看,想穿。

萧何犹犹豫豫拉着刘邦往前边走,毕竟人来人往,萧何陪着刘季的日子就是怎么样把脸挂回不要脸的刘季身上,体验还行,看懂刘季这个人之后他就习惯了。

回家之后萧何坐在椅子上,把胳膊扶在椅背上,转过身看着刘季认真开口。他讲,你说的那种事情,其实它对我消耗很大,最好还是不要乱用。

刘季本来歪在床上看报纸,听到这话猛一回头,说,那你怎么之前不告诉我,萧何啊,咱俩同居之后我以为去赌场能靠你出千了呢。

萧何没讲话,想了想,然后接着平平静静,温温和和,认认真真。那次带你逃出来之后我缓了好一阵子,你可能看不出,但是这种能力他就是这样的。

刘季一想,然后赶紧给萧何倒了杯水,问他要不要茶,就差捏肩捶背,哎呀萧何原来是这样我当初以为你累吐了是跑吐了,真的失敬失敬,但我肯定还相信你。

这不算讨好献殷勤,刘季是真的担心起来,虽然当时死里逃生心有余悸慌得一批,刘季当时看到萧何吐出来的东西里有几道红,当时他以为萧何上顿吃的西红柿炒鸡蛋,闻着呕吐物还挺恶心,但他觉得萧何挺好就没计较。但现在一想,那是吐血,也不知道血哪出来的。

萧何笑,那是我得救你。不过这次,你想的话我试试把你捏成个女人,毕竟不伤天害理,虽然我理解不了你这是什么爱好。

刘季真的想,也不是爱好,他就是想胡搞。

生活无趣,萧何给他带来一点全新体验,但萧何温温和和。找刺激凭刘季,兜底凭萧何。不熟的时候还好,刘季不正经但靠谱得很,再一卖乖萧何就死心塌地。熟了之后就毫无顾忌,刘季就想啊,怎么拖这个萧何下水。但是他还是得关心一下萧何,就算是装模作样也得关心,况且他还真的有点关心。

萧何啊,我问你,刘季从床上坐起来,双脚搁到地上,

你这个,这个损耗,会有多大,怎么样能小一点?

萧何告诉他,凭经验来讲,如果只是扭曲一个人的身体,东西不大就还好,只会有点累而且有办法回复,在狭窄的空间会损耗小一些。

刘季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弯腰,从两腿之间的缝隙里往床下一指。去床底下干吧。

萧何看了看床底下,说屋子里就够了。然后告诉他你得把衣服脱了,衣服紧贴着你的身体,会有影响,对了,裤衩就别脱了,行吗,我不会……。

刘季点头,他想也是,萧何捏不出女人的批,而且萧何可能真不想看他光屁股。

然后刘季再次声明,我要这么大,这么大的奶子。

萧何对刘季审美不置可否,打量了刘季一圈,刘季看他啥也没做,然后觉得自己胸前沉了好多,视角也低了一截,还真是女孩子身材,身高都变了。

刘季站在穿衣镜前边,标准女孩子刘季的裤衩腰松了一块,裤腿也宽了一块,线条柔和的大腿从晃荡的裤腿里伸出来。百家讲坛大风歌弹幕说得好,腿上画着七十二个正字。这么好看,刘季也想画七十二个正字上去,但是再好看也是刘季本人,他作罢,毕竟裤裆没变,他不想看到什么奇怪场景。

刘季套上一件之前以防不测留姑娘在家过夜准备的女式上衣,问萧何,好看吗?

萧何正坐在椅子上,一只胳膊扶着额头,另一只手把杯子微微倾斜支在嘴边,从杯口往嘴里一小口一小口喝水。刘季看着觉得要么萧何就是嘴唇抿水,要么就是把水咬进去的,水面都看不出下降,喝水动静太小了。

刘季过去用纤细圆润的手拍拍萧何,还好吗,不是,我不该让你费这么大劲,你说你怎么就答应了呢,累吗,我们歇会?

刘季说话声音也甜了好多。

萧何摆摆手看着他,萧何有点不忍看着他,大概意思是你开心就好。萧何说还好,休息一下就好了。

萧何休息了一会,刘季又斜在床上等着他,然后萧何挽着刘季姑娘上街买了那件漂亮旗袍来,穿上,刘季觉得还行吧。回家之后就让萧何给他变回来。萧何自然又是坐在椅子上歇了二十多分钟才好。

刘季忙谢他,又给他端茶倒水。

晚上刘季睡觉,他失眠,失眠的时候萧何就在他边上跟他聊天听他说话,然后刘季睡着了,萧何就去他家客厅睡。这次刘季半夜睡了,隔了一个多小时,突然觉得脑中水声大作,睡前水喝多了可能要起夜。

刘季把手从枕头底下慢悠悠地抽出来,慢悠悠地坐了起来,他努力睁开眼睛。发现有一双蓝色的眼睛在灰蒙蒙的墙壁前盯着他,再一看是个人,蓝色的眼神还慌慌张张。

刘季用巨大的声音爆出粗口然后横着一巴掌对着那抡过去,然后肩膀被扶住了,耳边响起萧何熟悉的沙哑声音,不温温和和了,这回充满慌张。

我是萧何,对不起对不起你冷静,冷静,真的是我。

刘季摸了摸萧何的手,仔细在黑暗中辨识出萧何来,他松一口气,

有什么话回来再说,我要去放水。

刘季提着裤子从厕所出来,萧何坐在客厅里看着他,神色紧张,但坐姿还是挺镇定。

刘季问他,半夜来找我你直接把我叫醒就好,然后斜着眼睛有点警惕,或者说你来我房间干什么。

萧何连忙道歉,你听我说,我用了我的能力之后是要回复的,从睡着的人身上……他说了一半,还是很愧疚地看着刘季。

刘季盯着萧何,你先把话说清楚,所以我会怎么样。

萧何冷静一下,认真地讲,我吸取的东西普通人是用不到的,所以你不会有影响,就是当天夜里会有点睡不好。之前没有告诉你还是我的错,所以您。

萧何又改称您了。

对我什么态度我都认了。

刘季放松下来,那确实没事,他也不在乎睡得好睡不好,反正遇到萧何之前也睡不好。

然后他跟萧何说,说什么呢,反正是我让你干这事的,你用我补魔也理所当然,你之前跟我说就好了啊。

萧何还是说真对不起。萧何没说的是他其实怕刘季拒绝,他也不知道身体损耗不不补回来的话,久而久之有什么后果,他不太想死。

那你就看着我就行了?

萧何说是。

刘季觉得有点怪,一来睡觉被人这么杵在边上盯着确实怪,但是没什么危害就算了。二来好像他印象中的补魔不是这样的。三来,他转念一想,不对啊,那当时萧何救他出来之后都没了半条命,萧何得盯他几个晚上才能好啊。

刘季笑了,一跷二郎腿往沙发上一瘫,他看看萧何,看看天花板。

那你刚救我回来的时候,是这么看了我多久才补回来的啊?

大概,断断续续,两周吧。萧何答了话问他,你那时候感觉有什么不对吗,我知道你看上去还好,但你觉得怎么样。

刘季很敏锐的,发现萧何不拉开距离说您了,回归了平时面对刘季的模式。他好像因为这个发现高兴了一点,但按道理萧何对他保持愧疚是好事啊。

刘季说还好啊,真的还好,而且我说过,你救我的事情,从我身上补回来天经地义。

刘季看着萧何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一点一点从紧张放开,好好坐着温温和和地说话,想着那些钢筋石块像水一样洒在他们的两侧。刘季还是觉得补魔不应该是这样的。

刘季跟萧何说,下次你光明正大一点,站在床边上看我睡觉我还是有点瘆得慌。要不这样,你跟我一块睡来,躺我边上看着我还能好一点。

刘季信誓旦旦,他一个人睡的也是双人床。

萧何仔细想了想,这个理由他确实没法拒绝。萧何保证道,要是他再次用能力的话,就告诉刘季,然后这一天的晚上和他一起睡。

刘季一笑,肩膀也一抖一抖,他也不怕萧何听出他的意思。

哎萧何啊,你平时累的话这么着能补回来吗?

 

后来:
刘季和自己的哥们玩,喝多了,回来换完衣服之后,萧何给他端了杯水,刘季坐在床上一边喝水一边倒。

然后刘季啪一下拉着萧何斜着倒在他身上,胳膊打着摆子抻着把水杯搁在床沿。

刘季从床上坐起来,把萧何摆在他腿上,低头盯着萧何。刘季虽然喝多了,说话还是坚定的。

我头晕,是不是你萧何看着我睡觉干的好事,我要盯着你睡报复回来,睡,你给我睡,就在这睡。

萧何躺在刘季身上,忍住骂人忍住笑,毕竟跟喝多了的人打交道都是那个样子。他闭上眼睛不直视刘季。

好,我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