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昭烈皇后

Work Text:

小黄门打着哈欠开了皇宫正殿大门。更声打罢三响,浓浓夜色里雾气隐然,随着大门开合起了又落。脚步声远去了,只留下黑漆漆的殿内诸葛亮一人孤零零的身影。

他先是在全然的黑暗里愣怔了片刻,忽然角落里隐约有了一星半点的亮光——虽然殿内只有他一人,但是灯火次第亮起,仿佛有人举着火烛一盏盏将其点燃。光从关闭的大门开始一路延至台阶之上,照亮了皇帝的龙床。他追随着灯火向前,脚步坚定,并无半点恐惧之意。

有人在梦境里约他此时此地相见。他平时并不相信这些事,但是这次抱了侥幸的期待。即使落空,就当作是另一场荒唐的梦游。

台阶上出现一个身影,身着皇帝服饰,身姿挺拔,头发花白,分明不是当今那年轻的皇帝。

“陛下?”诸葛亮快走了几步,在台阶之前跪下磕头。脚步声到了近前,他抬起头,那人已经在面前站定,一身征战沙场的甲胄,看起来比刚才年轻了许多。

“是我。”是梦里那熟悉的声音——他阔别多年的,心心念念的声音。

“主公……”诸葛亮的眼睛湿润了。他站起身,用颤抖的手去碰触面前之人。

“是我……”那人倏然到了他怀里,两手环着他的脖子,目光炯炯。诸葛亮抱着他,低头看去,只觉得脸颊有些微热——他身上只着一件薄薄麻布睡袍,半敞半掩,隐约可见其下胴体。而那面容,似乎又年轻了几分。

“玄德。”诸葛亮紧紧把他抱在怀里,泪水从眼角滚落,“我想你了。”

刘备,或者说,刘备的鬼魂抑或仙身,此时此刻在他的怀中温暖而真实,就像他所知道的,那些年来枕席之上缱绻时感受到的一般无二。

“孔明,我终于又见到你了。”刘备的双手抓着诸葛亮的衣襟,抬头在他的唇上落下一个亲吻。

“你是如何——”

“先别说这个。”刘备笑着,手指抚上诸葛亮的鬓角,“让我好好看看我心爱的孔明……你看你,都有这么多白发了……”

诸葛亮抬袖去擦眼泪:“我老了。我有时候自己照镜子,看到脸上的皱纹和头上的白发,心想,主公没有机会看到我这副样子,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刘备拉着诸葛亮一步步走上御阶。一开始诸葛亮犹豫了一下,但是刘备步履坚定,也打消了他的顾虑。何况他并非没有到过皇帝的位置前——刘备称帝仪式结束后,留下他一人在殿内,当着他的面在台阶上一层一层脱掉皇帝衮服。最后诸葛亮将他按在龙床御位之上,将自己的肉刃刺入那贵为九五的身体。

“你为了我的江山,把自己的生命都要耗尽了。”刘备叹息道,“何必呢?”

“多年不见,你居然和我这么生分了,玄德。”诸葛亮轻轻笑叹。

“我临死前对你说,若阿斗不才,君可自取。”刘备转过身来,看着诸葛亮,“你觉得这也是生分吗?”

诸葛亮一时结舌。那是他们彼此心知肚明却又从未有机会言说之事。言说本是无必要的,但是此时看着明明应当和他阴阳相隔,却又活生生在面前的刘备,他又觉得或许那人希望他说些什么。

“这些年来,陛下身虽殁,魂与臣同生。”

刘备笑了,轻轻摇摇头:“这些话不需要你说。我明白,你也知道我明白。我只是……心疼你。你付出的太多了,即使我还活着,我未必能做到这一步。”

诸葛亮只是眨了眨眼,他的嘴角牵动了一下,好像是一个笑容,也好像下一刻咧开来,就要哭出来一样。

“说起来,诸臣……不,是孔明你”——刘备指了指诸葛亮——“谥我‘昭烈’。我一直在想,所谓‘昭’,难道孔明所指乃谥法中所谓‘荣仪恭美’之意吗?”

诸葛亮笑了,刘备牵了他的手,拉他到龙床前。

“孔明百年之后,应当担得起‘忠武’这臣子的最高谥了。你知道这让我想起什么来吗?”

诸葛亮觉得他可能明白刘备要说的话——他一直都明白他,可面对这个问题,他选择三缄其口。

刘备的唇凑到诸葛亮耳边,而有力的手按在他的肩膀上,迫他坐下。

“汉光武帝,和光烈皇后。”

诸葛亮的背后就是龙床。他极力抗拒刘备的手臂的力量,但是刘备活着的时候就武力惊人,诸葛亮从来没有在力气上占他半分便宜,死后这不知是神是鬼的刘备,更仿佛有什么法术,诸葛亮只能顺从坐下来。

“陛下……”

“这世上皇帝若是论功劳来当,此时此刻,孔明才是当之无愧的陛下。”刘备弯下身来,嫣然而笑,“我在的时候,凭那些年的打拼和功劳,自然是你的皇帝;可我离开后这些年来,孔明才是擎起大汉的栋梁。”

“即使你这么说,我也是……”

“我明白。”刘备没有让他说完,“所以现在,至少今晚,我是你的皇后。”

他说着,靠进诸葛亮怀里。诸葛亮这才意识到,刘备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皇后的繁琐华美礼服。

诸葛亮亲吻了刘备,在亲吻之间,他试图像以前那样,把刘备压在坐床上。然而刘备迫使他伸开腿,自己骑跨上来。

“你就坐在这里,哪儿都别去,”刘备再次吻了他的唇,“陛下。”

“……玄德。”诸葛亮轻叹一声,“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但是想必也费了很大力气,却就是为了和我来开这玩笑吗?”

“这是玩笑吗?也罢,若孔明觉得是,便是吧。”刘备一边笑一边解自己的衣带,同时也伸手去寻找诸葛亮两腿间的硬挺,“我日日夜夜想与孔明再次尽欢,其余的,都不重要了。”

诸葛亮没有再抗拒什么,也没有争辩或者反驳,而是顺着刘备的意思,替他剥开一层层繁复礼服的负压,露出里面急待被抚慰的身体。

接下来刘备跪在诸葛亮面前,弯下腰去,两手撑着地面,把他的肉刃含在口中。诸葛亮身子向后仰,喉咙里发出长长的叹息。

“这些年,你也没有过其他人吗?”

“我还需要其他人吗?”诸葛亮笑道,“你还和我活在一起。”

他捧了刘备的脸,拉他到自己面前,再次亲吻。他扶着自己的硬物,去寻找刘备的隐秘入口。

刘备的喉咙里发出欢愉的呻吟,他主动上下移动身体,一边除去身上最后的衣料。

诸葛亮也配合他脱去自己身上的包裹。两人在灯火辉煌的皇宫大殿上,在皇帝九五至尊的宝座上,相互交合碰撞,彼此索取和给予。这世界上的全部束缚,乃至生死,都不再是他们相爱的阻隔。

释放的时候刘备的亲吻变做咬噬,诸葛亮在唇齿之间尝到一点点血腥味。他笑了,把刘备揽入怀中。

“玄德所说所做,不是玩笑。刚才我不该说那些话,抱歉。”

“也不必道歉,你有你的顾虑,毕竟你还要面对这尘世的一切。不过我知道你知道我的意思。”刘备打哑谜一样说道,“言语很多时候都太过无力,你跟我做这些,就足够说明我们彼此的心意了。”

“自陛下去后,我们便为一体。”诸葛亮点点头,“但是我最近总觉得……我的寿命,恐怕也不会太长久了。我不担心我的生死,我只担心自己若不在这世间,陛下也……”

“你若不在乎,我又何必在乎?”刘备用手指拢着诸葛亮稍有凌乱的发,“你也看到了,生死本也是无所谓的。”

诸葛亮点点头。

“不过,你也要保重身体才是。我知你不日又要出兵北伐……这次是第五次了。我不想劝你什么,你有你的打算,我只希望你能善待自己。”

说完刘备再次吻了诸葛亮的唇。诸葛亮起初觉得这一吻很轻,紧接着他意识到,刘备的身影在他怀里逐渐模糊了起来,压在他身上的重量也逐渐消失了。他知道,告别的时候到了。

“那么,我还能再见到你吗,玄德?”

刘备没有回答他,他在诸葛亮面前最后留下的,是一个温柔的笑容。

灯火次第熄灭,在纯然的黑暗彻底将他包围之后,忽然面前龙书案上的一盏油灯亮了起来,一点昏黄的灯火微微摇曳,却能照亮诸葛亮周身全部的范围,将他笼罩在一层和蔼的光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