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搂腰/路小北x何安宁】路小北今天也去复健了

Work Text:

  
  这是路小北和楚歌第二十三次在上自习课时吵架声音大到能掀翻房顶,班上的其他同学们早就见怪不怪,依然做着手里的卷子,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只有班长一个人象征性的瞪了一眼路小北和楚歌,随后又转身戴上了耳塞。
  
  楚歌把路小北的手机一把抢过来,然后塞进了自己的裤兜里。
  
  “喂!你干什么,快把手机给我。”路小北极力压低说话的分贝,他皱着眉头看着楚歌那揣着手机鼓鼓囊囊的裤兜,又不能上手去抢。
  
  “路小北我告诉你啊,第一,你现在是个学生,应该以学习为主,第二,老师既然让咱们两个互帮互助,我就得对你负责到底。”楚歌把路小北压在胳膊底下的英语练习册抽出来,然后又重新铺在路小北的桌子上,“上回英语考试,你考十六分,我考十五分。”
  
  “怎样,你还不是倒数第一。”路小北白了一眼楚歌,想想那次考试楚歌连抄都抄错了一分,路小北就控制不住地想笑。
  
  楚歌的眼皮跳了跳,她强压制下怒气,露出一个咬牙切齿的笑容,“反正我这几天是恶补了很多落下的内容,下次考试可说不定谁是倒数第一。”
  
  路小北倒是满不在乎,他只在乎自己的手机,战队那边晚上还等着他去打比赛。
  
  “行,大姐,我倒数第二这个位置就让给你了,把手机还给我,让我自生自灭不好吗?”路小北双手合十,用十分虔诚的眼神注视着楚歌。
  
  路小北这眼神看着还真挺像那么一回事,要是搁别的女孩身上,肯定就妥协了。可惜楚歌不是一般女孩,她看着路小北笑了笑,然后凑到他的耳边。
  
  “想拿回手机可以啊,以后复健你得多加一项目。”
  
  “行!”
  
  路小北开心接过了手机,完全没有注意到楚歌脸上那赤裸裸的坏笑。
  
  
  
  当路小北毫无反抗之力被楚歌推到康复中心时,他终于知道了,盲目答应楚歌的要求是要付出代价的。但后悔也为时已晚,路小北生无可恋地办了手续,然后被大夫带去制定复健疗程。
  
  康复中心里满是些坐轮椅拄拐杖的人,他们都在为自己的康复而做着努力,流下的都是些幸福的汗水。
  
  而路小北不一样,他似乎早就接受了自己坐轮椅的命运,他的父母也没少让他去做复健,各式各样昂贵的药品也买了不知多少,可路小北不配合,做什么都是徒劳。
  
  所以路小北现在胳膊撑在复健器械上,两只脚颤颤巍巍站在地上,腿不停打着颤,仿佛下一秒就要流下猛男的泪水。
  
  “不行不行不行……轮椅轮椅推过来……”路小北对着身后的楚歌大喊,楚歌无奈叹了口气,把路小北的轮椅用脚踢了过去。
  
  一屁股坐上轮椅的路小北仿佛重新找回一条命,他刚刚用手撑着自己有一分钟,现在胳膊就软的像两根面条,抬都抬不起来。
  
  “就这?”楚歌两手摊平在脑袋两侧,在cos经典表情包。
  
  “我真不行,我都,几百年没做过强度,这么大的复健了,真的,咱们还是,循序渐进,比较好。”路小北累的一句话拆成八段说,就差来一个大喘气了。
  
  “不是吧路小北,我一女孩撑的时间都比你长,你少给我装啊。”
  
  “大姐!你是一般女孩吗?光着脚都能田径比赛跑第一的一般女孩?”路小北见楚歌脸色逐渐难看起来,于是他便又讨好地哈哈一笑,这才没让楚歌当场暴走。
  
  “那个,你先待一会,我……去个厕所啊。”路小北都没敢直视楚歌的眼睛,他低着头飞快冲向门口,还不放心地又说,“一会儿就回来,你别走啊。”
  
  出了房间,路小北的轮椅就像是轮胎抹油一般溜得飞快,没错,他根本不是想去厕所,他就是想溜之大吉。
  
  路小北一路飙车到电梯门口,他手指飞快按着按键,他心惊胆战看着楼层数字,生怕楚歌下一秒就会追上来,然后把他揪回那个冷冰冰的复健房间。
  
  “叮”的一声,电梯门缓慢地打开,一个也坐着轮椅的人正要往外出,路小北就看见了气势汹汹的楚歌从走廊尽头处大步流星往电梯这跑。
  
  完蛋,按楚歌这体育特长生百米冲刺的速度,再等一秒都是完蛋。于是路小北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进了电梯,腿对着腿把正要往外出的那个人又推回了电梯。
  
  “诶诶诶我要出去……”
  
  “不好意思我有急事……”
  
  路小北一边说一边用力拍打着关门键,可是电梯就是这样一种令人无可奈何的一种东西,你越着急,它关门的速度就越慢。路小北额头沁出一颗豆大的汗珠,不仅是急的,还是因为使劲地堵着身后的那个人累的。
  
  “别别挤了大哥,咱们有话好好说,先认识一下呗,我叫路小北……”
  
  “…何安宁…不是我就是想下个电梯。”
  
  终于,在楚歌的鞋子出现在路小北视线里的那一刹那,慢吞吞的电梯门终于刚刚好关上。
  
  一时间,只听电梯里发出两种声音,一个是路小北喜悦地松了一口气的声音,另一个是路小北身后何安宁的绝望叹息。
  
  “那个,你能让一让吗,你轮椅扶手上的……铆钉啊不,尖刺要扎到我了。”
  
  “对不起对不起!”路小北这才想起来电梯里还有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无辜的被他怼在电梯里没出去。
  
  “不好意思啊,我再晚一步就要被人给抓回去了,实在是不好意思。”路小北艰难地在电梯狭小的空间里转了过来,面对着刚一直被他死死压在身后的人。
  
  那人看上去估摸二十多岁,白白净净长得好看,留着软趴趴的妹妹头,鼻尖上还有颗痣,怪的是大夏天的,他还穿着两件套,外面一件长袖牛仔衬衫里面一件白T恤。
  
  路小北虽然觉得何安宁长得实在对自己审美,但是看着何安宁这打扮就嫌热,他抬起胳膊擦了擦汗,然后尴尬地笑了笑。
  
  “擦擦汗。”何安宁看了看路小北,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张纸递给路小北。
  
  “谢谢!”路小北双手接过何安宁递过来的纸巾,还没等擦汗电梯就到了一楼。
  
  路小北一刻也不敢多留,他怕楚歌也下到一楼来找他,于是他头也不回地冲出了电梯,也没来得及和何安宁道声儿再见。
  
  但路小北没想到的是,他刚出电梯没多久,就感觉到有人一把抓住他的轮椅,然后他就被拽走了。
  
  “我错了我错了楚歌,我再也不跑了我发誓……”路小北闭着眼睛不敢看,但是他似乎觉得轮椅移动的感觉不太对,断断续续,走得很慢。
  
  于是路小北睁开眼睛回头一看,哪有什么楚歌,是何安宁一手拽着他的轮椅椅背,一手费力地操作自己的轮椅在移动。
  
  “哥?你干嘛?”
  
  何安宁面露难色,也没回答路小北,只一个劲儿地往角落里去。
  
  终于,何安宁躲到了复健中心大厅的柱子后面,他好像嫌柱子不够宽,还把路小北推在身前,自己猫在路小北身后瑟瑟发抖。
  
  “怎么了?”
  
  “我……看见我前女友来找我,我不想被她找到。”何安宁头埋得低低的,声音从路小北的背后闷闷传出来。
  
  “哪个?”
  
  “那个长头发的……”
  
  何安宁一分钟之前看见顾嘉一踩着高跟鞋往康复中心里走,眼看着就要发现他,于是他一时慌乱,一把拉上没走多远的路小北就走。
  
  路小北当时只觉得一阵无语,他在心里脑补了一出狗血大戏,出了车祸的残疾少男为了不耽误女友的未来而残忍退出爱情长跑,从此人间蒸发。
  
  但是路小北他也一定不知道,他脑补的这一出,还真是真的。
  
  但是路小北很快就没有心思想狗血剧情了,因为他眼睁睁看着楚歌怒气冲冲从安全楼梯间里走出来,她手里握着一瓶水,很明显,是要去打人的。
  
  上一秒还在给何安宁当挡箭牌的路小北此时也支棱不起来了,他灰溜溜地往何安宁躲着的柱子后面躲,惹得何安宁又紧张起来。
  
  “你干嘛?咱俩躲不到一根柱子后面的!”何安宁眼瞅着自己要被顾嘉一看光,抓着路小北的肩膀就往路小北身后躲。
  
  何安宁这么一拽路小北,路小北就整个人光溜溜晾在外面,想着楚歌揍人时那力量满满的拳头,路小北都觉得一阵脸酸。
  
  如果楚歌不在的话,路小北可能会享受一下被何安宁当成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感觉,但是现在,楚歌就站在大厅中央,哦,还和顾嘉一说话了。
  
  “你也在找人?”楚歌拍了拍顾嘉一。
  
  “对啊,你也在找人?”顾嘉一转过身来看着面前攥着水瓶的短头发小女孩。
  
  “说不定你找的那个人我见过。”
  
  “就是一个,刘海到眼睛,坐轮椅的男生。”顾嘉一用手比了比何安宁的刘海长度。
  
  楚歌在路小北电梯关上的前一秒看见了何安宁,至于为什么一眼就看见了何安宁,大概就是因为他那过于出众的刘海。
  
  “看见了,跟我要找的那个人在一起。”
  
  “你在找谁?”
  
  “一个头发不算长,穿着校服坐着轮椅的高中生。”
  
  “我好像刚刚看见他了,好像就在柱子后面。”
  
  ……
  
  巧了这不是。
  
  于是楚歌迅速和顾嘉一达成了共识,两人往柱子这边走过来。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路小北发现他们躲的这根柱子后面就有一个半虚掩着门的杂物间,于是路小北兴奋地拍了拍何安宁抓在他肩膀上的手,但不知是何安宁太紧张还是怎的,一动不动,别看何安宁手指纤细,现在就像是两把铁钳一样钳着路小北。
  
  “她们过来了!快点,我们得赶快躲到后面那个杂物间里去!”
  
  可何安宁抖得就像只缩头兔子,雷打不动,没办法,路小北只能带着何安宁转移。
  
  两把轮椅轮儿碰轮儿的磕磕绊绊移动,路小北在前满头大汗青筋暴起,何安宁在后趴在路小北身上仿若全身瘫痪。不知情的人看到这样一副画面必定是会被感动到,两位残疾人士互帮互助,友爱前行的画面,值得载入康复中心的宣传海报。
  
  好不容易挪动到门口,路小北拉开杂物间的门,好嘛,真是杂物间,杂物未免也太多,留下的空位置只够一个人待。
  
  路小北当然没犹豫地往里冲,果然,只一架轮椅进去就已经再没有空余了。
  
  “怎么办?”何安宁终于说了话,他声音又小又抖,路小北定睛一看,他的眼圈居然还红了。
  
  “怎么办怎么……”眼看着楚歌就要发现他们,路小北也顾不上别的,他刚刚才用力过度软的像面条的两条胳膊此时突然充满了力量,他抱着何安宁的腰,一个使力就把何安宁抱离了轮椅,然后一屁股坐在了自己腿上。
  
  路小北关上了门,杂物间里没灯,两个人是紧紧贴在一起,彼此的呼吸声是听的一清二楚,路小北难免起了点旖旎的想法,尤其是何安宁软乎乎的屁股和大腿严丝合缝地贴在身上。
  
  何安宁几乎是瞬间脸红了起来,他从来没被人这么抱过,更别提这么亲昵地坐在别人怀里。反正何安宁脑袋有点发晕,他迷迷糊糊中开口问路小北,他们会不会被发现。
  
  路小北略不自然地环抱着何安宁的腰,胳膊搭在何安宁的小肚子上,别看何安宁看上去瘦,身上的软肉可是不少,尤其是胸和屁股,那叫一个挺翘……
  
  路小北这边正遐想着,何安宁就小声问他话,于是路小北立刻回了神,想起了他俩现在正在“逃难”。
  
  “没事没事,肯定发现不了我们。”
  
  “那就好……你叫什么来着?”
  
  “路小北。”
  
  “你还是高中生吧多大了?”
  
  “十九。”
  
  “有女朋友吗?”
  
  “……?”
  
  “没事我就问问……那男朋友有吗?”
  
  ……
  
  显然,何安宁正处在意识不清醒的时刻,他不停地对着路小北碎碎念,他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似乎是为了化解尴尬地氛围,但是对于路小北来说,身边的空气,好像变得更加尴尬了。
  
  没错,路小北是个性取向不甚清晰的人,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曾经还对着自己的哥哥起过那么一丢丢不该有的念头。
  
  总而言之,长得对味的,路小北肯定是不拒绝,可是他知道自己残疾,从来也没恋过爱,不论是男生女生表白,路小北一律都不答应。
  
  不过现在,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美人在怀,又在狭小黑暗的空间,对方还同样是个坐轮椅的,这不就是上天安排好的!路小北觉得自己少年的春心啊不,真心动了一动,属于他路小北的春天要来了。
  
  路小北给自己打了打气,他搂着何安宁的胳膊紧了紧,眼睛一闭心一横就要往何安宁脸上亲。
  
  下一秒,路小北只觉得眼前亮堂一片,空气也新鲜了。
  
  门,开了。楚歌和顾嘉一站在门外,笑眯眯看着路小北和何安宁。
  
  
  
  打那次路小北在杂物间被楚歌发现以后,楚歌就没少拿何安宁坐在他腿上这事打趣路小北。路小北嘴上虽没让楚歌占了上风,他一口咬定自己对何安宁没那意思,但是行动上却暴露了个一干二净。
  
  我们从来不愿意做复健的路小北,居然三天两头就往康复中心跑,连去程浩家里打游戏的频率都有所下降。
  
  平时,路小北一三五去康复中心,二四打游戏,剩下周六日,又去康复中心。
  
  去康复中心,目的很明确,找何安宁。路小北就是去找何安宁的,何安宁好找,平时没事就泡在康复中心,一帮小护士围着的地方,差不多就是何安宁在的方位。
  
  何安宁长得好看,人又软乎好接近,一帮小护士被萌得五迷三道,就差当场抱着何安宁喊儿子,给何安宁往轮椅上扶的时候都差点嘴瓢说成“妈妈来”。
  
  彼时路小北可能还不知道自己的隐藏属性是醋包,他看着何安宁如众星捧月般被护士揩油,气就不打一处来。于是他便大摇大摆到何安宁身边,非要和他一起复健,还要去个单独的小房间。
  
  何安宁认得路小北,虽说上次还是被顾嘉一发现了,但好歹路小北也帮了他一忙,自己对路小北印象也不错,于是就同意了路小北这无赖要求。
  
  于是乎,每每路小北来复健,何安宁就会被路小北拉走,然后被保护得严严实实。没什么可看的护士们便天天在心里祈祷路小北少来,可是越祈祷,路小北来得越勤。
  
  两个人的小房间,汗水淋漓,喘息声不绝于耳,轮椅不堪重负的嘎吱声。
  
  何安宁累的瘫在海绵垫子上,看着还坚持在双杠上的路小北比了个大拇指。
  
  路小北看上去完全不累,他已经撑了半天,比那回跟楚歌在一块撑的时间长多了。
  
  不过光鲜的外表下是苟延残喘的躯体,何安宁不知道,路小北的双手已经酸到快要没知觉了。
  
  “你真的好厉害,不愧是年轻人。”何安宁发出赞叹的声音。
  
  “……小……小case……”路小北微微露齿一笑,然后故作轻松地松了手然后躺倒在何安宁身边。
  
  路小北看着旁边摆在一起的俩轮椅,居然也无端端看出了点甜蜜来,正傻兮兮笑着,何安宁就跟他说话。
  
  “你快要高考了吧,学习怎么样?”
  
  “……学习……一般。我本来不打算上大学的。”路小北把手举起来,看着自己的手指,“我喜欢玩穿越火线,以后想当一个职业选手。”
  
  何安宁倒是没有惊讶,他半皱着眉头又像是在笑,说:“我也玩穿越火线啊,这么巧,我以为这游戏年轻人不爱玩了呢。”
  
  路小北当时眼睛就亮了起来,要是他长了一条尾巴,现在一定在身后撒欢似的甩来甩去。
  
  “真的!你可以参加我们的战队,我要参加百城联赛。”路小北一个翻身凑到何安宁身边,看着何安宁的脸。
  
  何安宁被路小北这么直勾勾盯着有些不自在,他头发软软铺散在海绵垫子上,眼睛盯着天花板,可是路小北只是在盯着他鼻尖的小痣。
  
  “我就是打着玩,也不经常玩……”
  
  “没事啊,我可以带你。”
  
  “其实我是个画画的。”
  
  “那更好了!给我们战队画个队徽吧!”
  
  
  谁也想不到,路小北把何安宁带到了程浩家里,让他加了自己的战队,美名其曰当艺术总监兼经纪人。
  
  要是单纯的来当队友,大家也不会说什么,可路小北整天对着何安宁动手动脚又算个什么!
  
  现实中动手动脚就算了,游戏里又是好一波虐狗,为了带何安宁,战队就跟其他一些小战队大一些小比赛。可是何安宁真的是带不动,别人看来纯粹一个猪队友,但是路小北却不然,好像长在何安宁身后,何安宁去哪,路小北就去哪擦屁股。虽然没输过,但却累坏了战队里其他人,费神不说,还要被动接受狗粮,真的,忍不了了。
  
  不过能练枪都算是好的,毕竟何安宁不是专业的,他每天还要去复健,他一复健,路小北就跟着去,于是战队里的队友也开始吐槽这个每天不知所踪的队长路小北,该练枪的时候不练,不该练的时候……也不练。
  
  百强赛没剩几天就要开始,这样下去可不行,于是程浩带着苏佳艺和王凯哪吒,找上了楚歌。
  
  楚歌又有什么办法,她说自己更惨,每天在学校,上课下课都要听路小北叨咕何安宁这何安宁那,最离谱的是,路小北还不承认他和何安宁有一腿。
  
  “这算什么绝世渣男!撩着人家何安宁还不承认!”
  
  “我觉得不然,路小北就是死鸭子嘴硬不承认罢了。”
  
  “啊——不管怎么样我都受够了,路小北要是再继续跟我絮叨他的恋爱琐事,我就直接把他的腿打折算了,他就再也不必去复健了。”
  
  “楚哥,大可不必。”
  
  
  
  所以当路小北拿着何安宁画的队徽来显摆的时候,大家心里都没什么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笑。
  
  程浩买了披萨,十二寸的,热气腾腾着。
  
  “路小北,你这腿……恢复得怎么样了?”苏佳艺今天cos了cf里的疯狂宝贝,她长长的手指甲戳了戳路小北的腿。
  
  “你别说,还真有用,你刚才戳我,我都有感觉了。”
  
  “你不是一直不爱做复健吗?”
  
  “那是以前,现在我觉得,只有一双健康的腿,才能让我更加的有力去打游戏。”
  
  何安宁姗姗来迟,他坐着轮椅推门进屋,然后瞧见一屋子的人正齐齐盯着他看,程浩嘴里还叼着半块披萨。
  
  “安宁哥,你来了啊,快来,我们买了披萨。”路小北一把拉过何安宁的轮椅,把披萨盒放到何安宁面前。
  
  可是还没等何安宁把披萨吃到嘴里,苏佳艺就左手捏着一块披萨,右手又拿起一块直接塞进了路小北嘴里。
  
  “谢谢啊佳艺,正好我手不用沾油了。”
  
  “不客气。”
  
  多么普通的一个画面,可是在何安宁眼里就变了味儿,他到嘴边的披萨又缓缓放了下去。
  
  路小北见何安宁不对劲,急忙握着他的手把披萨往何安宁嘴边靠,可是何安宁就是不按着路小北的力,偏偏把头扭到了另一边。
  
  “怎么了安宁?吃呀。”
  
  “……”
  
  “生气了?”
  
  “……”
  
  “别生气嘛……吃一口,吃一口呗,不吃就凉了。”
  
  “凉了就凉了,本来也不好吃。”
  
  “吃嘛,求你了安宁哥,哥——”
  
  “那我勉强吃一下好了。”
  
  路小北的队友们只觉得路小北和何安宁的世界离他们太远了,远到不可跨越。
  
  
  
  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了,何安宁的腿有了好转的迹象,也许是因为他伤的不重,好的速度快到让瘸了十几年的路小北有些难以置信。
  
  明天就是百城联赛的最后一场,何安宁答应路小北要来看。
  
  
  
  路小北坐在网吧,还有十分钟比赛就要结束,何安宁就坐在楼下的大厅看比赛的直播,当看到最后一个金色的黄金爆头出现在路小北的战绩里时,他开心地笑出了声。
  
  路小北激动地和队友们拥抱庆祝着胜利,如果他能站起来,一定会一蹦三尺高。
  
  庆祝过后路小北开始在人群里搜索何安宁的身影,他只是在找那熟悉的轮椅,没注意别的。
  
  但是根本没什么轮椅,路小北转了一圈也没见有一个坐轮椅的人在现场。
  
  正在路小北失落的时候,一双手从后面握住了他的肩膀,那被握住的感觉太过熟悉,是——何安宁!
  
  路小北正回头看,何安宁就弯下腰,俯身亲上了路小北的侧脸。
  
  路小北只觉得自己大脑顿时死机,随后便炸开了粉色的小花花和亮晶晶的小星星。
  
  “哦哦哦哦哦——”是众人起哄的声音。
  
  何安宁其实还是害羞,他只停留了短短三秒,便跑走了。
  
  程浩走到路小北身边,问,“北哥,嫂子这是被拿下了?”
  
  “……是……吧。”路小北还晕乎着。
  
  “祝幸福……诶,北哥你上哪去?咱战队不庆祝了?”
  
  “我还得去复健呢,没空跟你扯。”路小北白了程浩一眼,转着轮椅往何安宁那边去了,头也没回。
  
  “……”
  
  
  总之,路小北今天也去复健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