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Die Schläfrigkeit des Schülers Hans|学生小汉斯的瞌睡

Chapter Text

更让我吃惊的事发生在星期五。那天上午的法语课上我没看见Konrad;按说我们这个年级的学生都该在英语之外再选一门别的外语课的,而大部分的同学都会选法语,要不就是选西班牙语。

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Konrad端着盘子坐到了我的对面。

“嗨,”我停下手里拨弄花椰菜的动作,“刚才法语课没看见你?你选西班牙语了?”

“哦不,”Konrad说,“我选的是古希腊语。”

“你——什么?!”

“古希腊语呀,怎么了?”他脸上的表情仿佛不觉得那是外语选修课里最难的一门似的。

“由衷的敬意,”我夸张地摇了摇头,“古希腊语你都敢选。”

Konrad切开盘子里的马铃薯,动作文静得简直像是在切鹅肝酱。“我爸外派的那几年是在法国,所以我上法语课学不到什么东西,而西班牙语我又不算特别喜欢……我想将来去大学里念古典学专业,那古希腊语肯定会很有用。”

“可是古希腊语据说每年都有人挂科。”

“那我尽量认真学,别挂科嘛。——你下午有社团活动吗?”

“校乐队,”我说,“我吹小号。”

“哇哦,”Konrad拿起水杯喝了一口,“乐队还招人吗?”

“你演奏的是?”

“中提琴。”

“巧了。”我咽下一勺炖菜,“我们有个中提琴手上学期刚毕业。”

校乐队的头儿M先生显然对有新人加入这件事情喜出望外。我们学校的乐队规模不算大,中提琴那边更是没几个人;自从技术最好的Sebastian师兄进了大学之后,M先生一直在头疼怎么应付州里的比赛。当Konrad告诉他自己从上小学那会儿就开始学中提琴的时候,我觉得M先生脸上那绷成十一月底的阴天的表情顿时变得松快多了——虽然这也多半改变不了我们这支乐队在州里拿不到靠前的名次这一点。据我所知我们除了两年前拿了一次第五之外,上一回进前十还是我入学之前的事儿呢。关于此事我不是没跟Konrad打过预防针;结果他表示反正也不靠这个申请大学,享受音乐就行——好吧。我脸上的表情请各位自己想象。

我曾经听Sebastian师兄转述过一个笑话:中提琴手要么就是脾气太好,要么就是偷懒成性。毕竟这个声部最大的坏处是抢风头永远抢不过小提琴,而最大的好处就是演奏水平多半没人在意。看样子不管是他自己还是Konrad都属于前者:Sebastian师兄毕业之前我听过他的两回独奏,确实相当美妙,像是倾泻在大理石阳台上的月光——他毕竟是收到了好几所音乐学院录取通知书的人嘛。而M先生给Konrad面试的时候我也在排练间门口听见了,Konrad演奏的那一段G小调柔板也温柔又雅致,让我想到流淌的清澈泉水。(嗯,如果我现在没进生物学专业的话,是不是该考虑当个诗人?)但即使如此,他们在乐队里似乎也从来没有介意过给小提琴当陪衬,果然都是脾气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