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黑水之下

Chapter Text

·维蒂希的体温比常人低。因此他时常抱怨海默身上太热,而海默抱怨他像死人一样凉飕飕的。

·他们两人的独处往往是以维蒂希态度不那么友善地打发海默“滚去洗个澡”开始的,哪怕海默身上(即使不以他自己的标准来看)并不脏。他想,或许维蒂希只是希望他身上多少带些水气。

·维蒂希不喜欢干燥的东西,维蒂希不喜欢粗糙的东西。而海默的皮肤——尤其是他的双手——既干燥又粗糙,就像砂石一样。因此“这也许不是个好主意”是个时常划过他脑海的念头,只是这念头不足以让他停下来。维蒂希有时会想到,自己或许这半生都是在做着各种“也许并不是个好主意”但是无法停下来的事情,再多这一件也不嫌多了。

·海默不止一次想紧紧掐住维蒂希的手腕或者别的什么地方,让那既白又冷、看了莫名让人有些生气的皮肤上逐渐显现淤青的痕迹,但也就是想想。他知道如果做了的话,最先出现淤青的地方肯定是自己的眼眶。

·维蒂希十分珍视自己的头发,也许说是反常地珍视也可以。梳理之外,他时常会用干净的湿布把长发擦得发亮,偶尔还会涂上些特制的香油。而海默当然会嘲笑他,一边嘲笑,一边熟练地把蘸了香油的梳子插进手中雪白的发束里。

·海默其实并不十分喜欢维蒂希的头发,虽然他要承认它在烛光下或夕阳中的样子很美。但它太长、太软、太纠缠了。尤其是贴在他们带着汗水的皮肤上的时候,那让他想到渔网,想到儿时下河游泳时拂过脚踝、险些把自己缠住的水草。并且他总是无法控制地想象它们飘散在水里的样子,而那模样并不好——至少海默觉得并不好。很久以后,海默开始相信狄特里希一定见过那场面,但狄特里希必然不会给他讲,而他也不觉得自己会想听。海默没有见过海,他对海没有概念,而他也不希望自己有。

·海默有时会想到,自己和维蒂希的关系或许正像躺在他身边的时候维蒂希缠绕在两人身上的头发。

·海默甚至并不怎么喜欢维蒂希,但依然和他纠缠不清。他感觉自己似乎别无选择,并且相信维蒂希其实也是一样。所以在他想起维蒂希的时候,他想得最多的多半只是他触感冰凉的头发和皮肤,而不想感情,想感情就觉得远了。他同样相信维蒂希其实也是一样。

·维蒂希觉得自己是屈尊,海默没觉得自己在高攀,两个人都认定自己是在凑合。

·海默有时会让维蒂希想到铁砧,但并不是他父亲的铁砧,因为父亲连铁砧都要用最好的。顺着这一点想下去的话总会让维蒂希莫名地感觉委屈起来,虽然这委屈并不针对海默,但是在维蒂希看来是因他而起,因而最终往往要在海默身上消解。海默会觉得莫名其妙,但是懒得抱怨。

·海默有时会设想自己被维蒂希笼罩的感觉,想着那皮肤似乎微微散着凉气的上半身向自己弯曲下来,想着散开的白发垂落在自己眼前——因为维蒂希毕竟比他自己要高上不少。那感觉可能就像躺在柳树的阴凉下一样,他想,不过也只是想而已。他不会对维蒂希提,维蒂希也不会同意。但是到了他真的能得闲在柳树下躺着的时候,虽然不太情愿,他确实会想起维蒂希。他甚至会因维蒂希而想起狄特里希,不过觉得他面目模糊,这并不是因为狄特里希的面容对他而言变得模糊了,而是自从他们相识以来便一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