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如履薄冰

Work Text:

“是不是买太多了……肉还能冻一冻,菜可放不了多久,吃得完吗?”

任蔓琳抬起头,见冯思佳翻着台上放着的袋子,又听她念叨:“不过也是,要不是买了这么多,我都感觉不到是要过年了。”

现在不像以前,逢年过节总是少了些兴奋感和仪式感,不痛不痒。而不管什么新节旧节,冯思佳和任蔓琳这两人碰在一起就更不讲这些了。偶然和以前的同学聚了一次,同学感叹她们还是老样子,就不会觉得无趣吗?估计和大学的时候一样,别说礼物了,连花都没送过吧。

礼物吗?任蔓琳想了想,是没什么特定的礼物,在日常中注意到什么就直接去做了,干嘛非要等节日?

“送什么花?玫瑰花吗?那也太俗了,而且谢了就没有了,要买也得买那种能吃的。”

冯思佳不屑一顾,随便扯了几句,任蔓琳却对这话上了心,也不知道她在网上搜了多久,最后买回来两大盆小叶昙花,还是她自己搬上楼的。

“这花好养,而且开花不会只有‘一现’,谢了以后可以吃。”

冯思佳看着任蔓琳气喘吁吁的样子,把一堆疑问和吐槽连同那句“我当时就是随口一说”咽了下去,想着家里养点植物也挺好。总归是任蔓琳把她的话当了真,她还有些感动——当然,冯思佳是不会承认的。

后来的一个晚上,任蔓琳忙里偷闲地拉着冯思佳到小阳台看花开,两人一起坐在小板凳上凑着等,冯思佳才意识到任蔓琳真不是随随便便搬了两盆花回来。

第二天任蔓琳在书房做事,冯思佳就顺便摘下那些谢了的花炒了盘鸡蛋。倒是没什么味道,但冯思佳还是特意和任蔓琳说了好几遍,提醒她要是再不忙完就都被自己吃光了。虽然最后等任蔓琳吃上的时候那盘炒鸡蛋还剩下一多半。

好看,好养,能吃,这不比玫瑰强多了?好友听说后表示,你俩真是天生一对,能过到一起去。

所以嘛,柴米油盐酱醋茶哪里无趣了,无趣的明明是让它变得无趣的人。

“你还买了饺子皮?”

冯思佳翻着冰箱,她记得这堆都是任蔓琳拎回来的。

“自己和面肯定弄不好,我就买了现成的。待会儿我弄些馅儿,吃完饭我们一起包吧?”

除夕终究是不一样的,饶是一贯讲究效率的任蔓琳也起了兴致,吃点自己包的饺子也算有仪式感了。

冯思佳看任蔓琳一脸期待的样子,嫌弃地说:“我可包不好,到时候煮漏了就等着吃面皮汤吧。”

任蔓琳知道冯思佳这是答应了,笑了笑:“没关系,煮出来什么就吃什么。”

两人分别炒了两个素菜,荤菜就做之前定下的黄焖鸡和蒸鱼。任蔓琳一边盖上小煲的盖子,一边听冯思佳煞有介事地说炒菜太费油,吃重油不健康,鱼蒸一下正合适。

明明是怕麻烦。任蔓琳也不揭穿她,见她还在处理鱼,便在一旁弄起了调料。两荤四素一汤,这对她们来说算是大排场了,平时可没这么多闲心做饭。

就着春晚这个背景音乐,两人吃完饭后包起了饺子。大概数了下个数,觉得都快半夜了还是少煮点,多的就放进冰箱里冻着,以后谁晚上饿了就自己煮着吃。趁着任蔓琳去捞饺子出锅的间隙,冯思佳拿出了前几天在超市买的酒,拉着任蔓琳对饮了起来。

 

曾经有一次两人也是这样对坐着喝酒,不过是在外面的烧烤摊上,气氛也和现在完全不同。具体起因任蔓琳也想不起来了,总之就是每对相爱的人都可能会走进的怪圈。明明很想好好在一起,却得出不在一起会对对方更好的结论。

会更好吗?任蔓琳的理智告诉她,不一定,但至少会更轻松,两个人都是。这一点任蔓琳清楚,冯思佳也清楚。可任蔓琳也有些倔脾气,她并不觉得自己需要这种“轻松”,既然选择了开始,就有能力撑起自己的贪心。她有这个自信,所以她不能认同冯思佳提出的伪命题。

她们本就是互相扶持,毕业后一个深造一个工作,严格来说谁都没有改变自己的路。非要细究的话,她倒觉得目前这个阶段冯思佳承担的压力更大。虽然冯思佳永远是咋咋呼呼的,但张扬之下的包容总是能适时地抹平任蔓琳的焦躁不安。任蔓琳也希望自己能成为冯思佳的树洞和依靠的对象,毕竟自己已经有很多地方帮不上她了。

哪有什么牺牲和妥协,不过就是两个想好好在一起的笨蛋而已。

“所以以后,除非是你后悔和我在一起,否则不要再提出这种假设了,好吗?”

任蔓琳说了很多很多,说到口干舌燥,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冯思佳一直沉默不语,任蔓琳都觉得她们两个是不是真的在今天就完了。

“白痴。”冯思佳抹了抹脸,吸了下鼻子,拉着任蔓琳的手腕站了起来,“回家。”

 

“今年真是新鲜,立春和除夕撞一块儿了。”任蔓琳从回忆中抽身,转头看着和她并排坐在沙发上的冯思佳,又听她醉醺醺地感叹,“一年的结尾又开启了新的四季,你说神不神奇?”

任蔓琳看着冯思佳红通通的脸,点了点头,突然伸手抱住了她。

“……任蔓琳你抽什么风啊?”

冯思佳没有挣脱,只是觉得有些奇怪,不知道任蔓琳受了什么刺激。

电视机中倒计时的声音十分清晰,远处的烟火准时升空,欢呼庆祝的声音不绝于耳。

任蔓琳想起和冯思佳一起回顾的经典偶像剧,那个尖底茶杯想和茶托在一起,互相需要却根本不适合彼此。

任蔓琳可不觉得她和冯思佳不合适。不过,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如果不愿意放弃,那就要像尖脚的茶杯试图站立在茶托上一样,努力保持微妙的平衡。

“因为幸福如履薄冰。”

任蔓琳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贪心的人,“如履薄冰”便是她贪心的代价。

不过那又如何呢。春天又来了。

“冯思佳。”

任蔓琳安静地抱着冯思佳,感受到对方加快的心跳,笑了一下。

新的一年,新的四季,还要请你继续关照了。

“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