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se the miracle

Chapter Text

第二天上课,莫里森特意关注了一下法拉的状态,她看上去正常了很多,和同学的交流也没有异常。“看来把莉娜叫过去陪她是对的”莫里森在心中想,他欣慰的收拾好教科书离开了教室。
“源氏源氏!我想问你们个事情!”确认莫里森走远了,莉娜跑到源氏的书桌旁敲醒了他。
“你知道怎么创造奇迹吗?”
源氏是东方岛田家的次子,据说是神龙的后裔。一般的兽人结合之后生下来的孩子会继承基因比较强势的那方,但可能是因为家族中有神龙的血脉所以岛田家的兽人并不遵循这个规律,孩子可能会是家族血脉中的任意一个物种,比如岛田兄弟,明明是双子半藏是白狼,源氏却是白兔。
想到奇迹自然而然的就会想到神迹,岛田家正好符合这一点。
“奇迹?什么奇迹?”刚睡醒的源氏揉了揉眼睛,兔子耳朵还耷拉在脑袋上。
“就说说你们岛田家是怎么召唤神龙的”莉娜的大耳朵直直的竖着,法拉也凑了过来。
“嗯……大概就是感受风的气息吧,闭上眼追寻风的轨迹然后就可以召唤了”源氏皱着眉头仔细的想着措辞。
“就是有感觉就召唤了,我也说不太出来”源氏困惑的搔了搔脑袋。
“没事,这点信息就够了,谢谢你!”莉娜忽然掏出了一个本子刷刷的记录着源氏刚才说的话。
“哦,不客气,不过你们问这个干嘛?没有神龙血脉的人也召唤不出来神龙的”源氏还是一头雾水。
“我们要找到奇迹”莉娜神神秘秘的解释。
“嗯?”源氏仍不明白,虽然很好奇莉娜要做什么,但是高年级的弓道比赛就要开始了。他决定先去看哥哥的比赛,回来再问莉娜想要做什么。
“奇迹就是极其稀有,发生的概率极小的事情”二人在图书馆中查找奇迹的定义。
“你觉得这个真的行吗?”看着本子上的召唤神龙,法拉不确定的问道
“只有岛田家的血脉能召唤神龙,如果你做到了的话那肯定就是奇迹了”莉娜肯定的点头。
“你这么一说也是,反正我们现在也没有办法,不然就试一试吧”法拉坚定的点头。
结束了最后一堂课,法拉和莉娜跑到了悬崖边感受狂风。
“究竟是什么感觉啊”法拉闭着眼睛皱眉,双翼在狂风的压力下不由自主的展开,这似乎是鸟类的某种飞行本能。
“你有什么感觉吗?”风太大了,莉娜只能靠喊。
“我站不稳!”法拉喊了回来。
“那你把翅膀收起来?”
“我控制不住!”
两人吹了整整两个小时风被吹到浑身生疼面部僵硬才回了家。
“你有什么感觉吗?”二人都洗了个澡,莉娜正在擦她湿掉的耳朵。
“我肚子疼”法拉面色苍白。
灌了一下午的风法拉不出意外的岔气了。
“对不起!”莉娜眼泪汪汪的看着裹在被子里捂着肚子的法拉,耳朵贴在了脑袋上。
“不怪你,是我自己要试的,不过看来没有岛田家血脉的人真的没法召唤神龙。”面色惨白的法拉安慰快要哭出来的莉娜。
“我不想你这么痛苦,咱们要不要别再这么干了”莉娜仍是满心愧疚。
“可是我想要再次见到我的母亲”法拉的眼神坚定,她看着莉娜,瞳孔中映射出的是壁炉中闪烁的火光,仿若黑暗中的希望。
“我想要创造奇迹,把我的母亲带回来”法拉的坚定似乎感染了莉娜,她握住了法拉的手。
“我一定会帮你的”莉娜承诺。
第二天的课间,法拉和莉娜问了更多的人。
“奇迹就是音乐!音乐可以创造奇迹,历史上更是有很多的音乐家在根本不可能的情况下创造出了惊世的作品!所以音乐就是奇迹!”小青蛙卢西奥顺手将自己的耳机戴在了法拉头上。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非常的棒!”他顺手抽出了几张演唱会的门票。“要是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这个,我强烈推荐!说不定你们能在这里找到奇迹!”卢西奥看起来相当的开心,莉娜飞快的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谢谢你了!以后要是你出了专辑我们一定会买的!”莉娜抓着卢西奥的手上下摇晃。
然后当晚听了整整一晚电音和死亡金属的两个人脚步虚浮,精神萎靡。
“你感受到奇迹了吗?”回家的路上,莉娜和法拉互相搀扶着。
“我感觉自己内脏疼”法拉捂着胸口,她现在还没从强烈的共振里回过神来。
“看来音乐也不是我们要找的奇迹”莉娜在本子上划掉了“音乐”这个词。
“奇迹就是追上午时的风滚草”柯基麦克雷压了压自己的牛仔帽。“或者追上莫里森老师”他继续补充。
“我们追上莫里森老师是不可能的吧,他可是猎豹!”莉娜惊呼出声。
“所以才叫奇迹嘛”麦克雷点了点头,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莉娜继续在本子上狂写,法拉已经开始写给莫里森老师下的战书。
“追风滚草什么的不是很容易吗?”去往办公室的路上莉娜小声说问法拉“这个不能算是奇迹吧”
“可能因为他是柯基,腿短跑得慢吧”法拉思考了一下回答。
接到挑战书的莫里森一头雾水的和法拉莉娜一起站在400米的赛道上,他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法拉会想和他比赛跑,或许是想转移注意力什么的,但是充满活力总是好的,所以他接下了挑战。
“预备——跑!”
莉娜一声令下,莫里森就像离弦的箭一样以看不清的速度冲了出去,法拉在后面拼命的跑也只能看着莫里森老师飞速远去的背影。
在奔跑的过程中法拉的翅膀又不由自主的张开,被风一托她脚下不稳直接飞了出去还在跑道上连翻了好几个跟头,膝盖和手肘全都擦的一片血红。
“法拉!”
“法芮尔!”
两个焦急的声音响起,莉娜和莫里森同时狂奔了过来。
法拉疼的没法动弹,她只能趴在地上苦笑。
“看来追逐奇迹什么的果然是个辛苦的过程”被两双手小心的拉起,法拉在心里感叹。
被扶到医务室,禅雅塔老师并不在,当值的是他的助手安吉拉。没有人知道安吉拉的种族。她有一双带着金色光芒的洁白双翼仿佛是一个天使,大家都猜测他的种族是不是鸽子,安吉拉每次都笑而不语。
“怎么伤成这样?”安吉拉拿着急救箱一脸担心的让莫里森和莉娜把法拉安置在病床上。
“是我的过错,我不应该和法拉赛跑”莫里森的尾巴垂了下来,他一脸自责。
“老师这不是你的错,是我非要和你赛跑的!”法拉赶忙解释却不小心牵动了伤口疼的直吸气。
“你是怎么想的和猎豹赛跑?看看摔成什么样?主羽都断了几根,这要是翅膀断了的话你哭都来不及”安吉拉一脸担心的说着斥责的话,她怜惜的抚摸法拉断掉的漂亮羽毛。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这么做了”法拉羞愧的垂下了头。
她非常尊敬安吉拉。安吉拉是高年级生本来与法拉应该毫无交集,但一次学校舞会上法拉在跳舞的时候因为不由自主的展开翅膀从二楼摔了下去正好砸到了楼下的安吉拉这份愧疚的的缘分也就此展开。当时因为两人的姿势问题他们的翅膀交错在了一起,在医务室剪断了好几根羽毛才分开。安吉拉翅膀漂亮而完美的弧度被就此破坏,因为伤到了最主要的几根羽毛现在安吉拉的翅膀仍没能长回原来的样子,这让法拉一直愧疚不安。
“所以你为什么要和莫里森老师赛跑,你应该知道鹰不可能跑得过猎豹,如果是莉娜想和莫里森老师比的话我还能理解”安吉拉抓住这个问题不放。
“这个……”法拉支支吾吾“如果能跑得过猎豹不就创造奇迹了吗?”
莉娜也在一边拼命点头。
“奇迹是指发生概率很小的事情,不是指概率为零的事情”安吉拉不赞同的摇头“从基因上来说未成年的飞鹰绝不可能跑得过健壮而且健康的成年猎豹”
“那我们到底怎么才能创造奇迹”法拉长叹一口气说漏了嘴。
“你们要创造奇迹干什么?”莫里森敏锐的竖起了耳朵“我可听说你们最近在班里干了不少伤害自己的混账事,我知道安娜不在了你很悲痛,我们也很悲痛,但是她绝对不想看到自己的女儿如此糟蹋自己。”莫里森极其严肃地训斥法拉。
“还有莉娜你也是,我是让你开导法拉的,不是让你陪着她胡闹的”他转头开始训斥莉娜,两人都静静的听着,安吉拉在一边赞同的点头。
“可是老师你说过,奇迹能把我的母亲带回来”法拉凝视着莫里森的双瞳,眼中有最后一丝希望和满满的悲伤。
莫里森一时语塞。
他什么都说不出,只能安慰的拍了拍法拉的后背。安吉拉包扎的动作放轻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