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十一月的脚链

Work Text:

「僕よりやさし人と/出会えたのなら/しょうがないって /諦められるかな/僕の負け」

 

“嘁,慢死了。”金色短发的青年独自坐在桌前,手指不耐烦地敲着桌子,不时地解锁手机屏幕确认时间。旁边有年轻女孩子偷偷盯着他看,不小心触碰到他烧着怒火的视线后迅速缩了回去。
他打量了一下屋里的环境。这是每个沙滩旁都会有的海之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都十一月了,居然还趋近客满。
妈的,这些人都闲着的吗?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人多的事实如此不满,但至少现在这个时刻他觉得有点烦躁。而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被叫出来,在这个本该享受一整天睡眠的周末。
这个地方他是来过的,在好几年之前。当时雄英高中A班的同学组织暑假旅行,目的地就是这片海滩。

“这边既有超——大片的沙滩,旁边还有商店街!很多好吃好玩的东西——”由于芦户三奈的提议,大家最终决定了来这里游玩。事实上也确实像她说的一样,是个人人都可以享受乐趣的地方,除了对这些东西完全不感兴趣的他自己。
“白痴吗,来这种地方…”他百无聊赖地坐在海之家里,享受着加了双份辣椒酱的热狗。他的朋友们——上鸣和切岛只来得及丢下一句“我们去寻找夏天的浪漫了!”就迫不及待地奔向沙滩;其他同学也各自跟自己的小圈子一起行动,眼下似乎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
吃完东西之后去睡一觉,简直他妈的完美。他正这么计划着,忽然一个身影旋风般地冲到了眼前。他眯眼一看,是同班的丽日御茶子。她东张西望了好一会,最后转向他,奔跑之后她本来就自带一些红润的脸颊变得更红了,刘海因为出汗而结成了一撮一撮。

哈,好一块果酱煎饼。他心里冒出一个刻薄的玩笑,甚至让自己轻嗤了一声。
御茶子好像有点着急,“爆豪同学!你看见小久了吗?”
绿谷出久的名字一出现,他的眉毛马上挑起来,拧成了一团。“哈?!你他妈是哪根神经搭错了觉得老子会跟那个废久待在一起?!”
三句不离废久,真他妈让人火大。他咕哝着,感觉手上的汗都快被点燃了。
御茶子根本不怕他,只是抓住了话里的信息:“既然没有在爆豪同学这边的话,可能是被饭田同学叫走了…”她表情有点纠结,自言自语:“那怎么办呢,至少得凑到人…”不知道想到什么,她突然眼前一亮,“有了!”
“爆豪同学,你能帮我个忙吗?就去趟商店街,很快的。”御茶子双手合十看向他,露出了故意谄媚又有点期待的笑容。
“哈?!你别他妈得寸进尺!老子凭什么帮你!”他吃完了东西,猛地站起身,想要直接离开。
后面女孩的声音突然变了,“既然这样,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呵呵呵…”
他刚预感到有些不妙,御茶子的指尖出其不意地碰到了他的肩膀,接着他立即发现自己的身体一轻,飘到了空中。
“操!丽日你搞什么鬼!快放老子下来!”他在空中张牙舞爪大吼大叫,全屋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的身上,羞耻感让他更愤怒了。
“不好意思,我们是朋友,刚才有一点小小的误会…”御茶子带着微笑向其他客人解释,他们看到年轻女孩的可爱笑容也就释然了,“小伙子脾气要好一点啊!”“就是,年轻人不要总是吵架…”
“谁他妈跟你这大饼脸是朋友了?!白痴吗!放老子下来!”他完全不顾客人们的劝说,还在向四周发射着怒气。
御茶子转过头,表情一变:“呵呵呵,如果你想下来的话就帮我的忙。”
“……”
御茶子看到他似乎不打算配合,露出了遗憾的神情:“既然你不愿意帮忙的话我就去找别的同学了,拜拜。”说着就径直往门口走,完全不管还飘在空中的人。
眼看她就要走出大门,他只能冲着她的背影完全不顾形象地大吼:“大饼脸!放老子下来!!”

“…所以说,爆豪同学要是早一点答应帮忙,就不会那么尴尬了。”找到了可以帮忙的对象,御茶子心情极好,脚步轻快地走在商店街上。
而旁边的人则像是刚被放出人间的恶鬼。“你敢再说一句,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炸飞。”
“放心啦我肯定不会跟其他同学说的…噢?到了。”御茶子在一家店面前停了下来。橱窗里展示着亮晶晶的手链项链等等一系列首饰,全是女孩子会喜欢的东西。而店门上贴着一张海报,花里胡哨的装饰突出的是“SALE”的大字。
御茶子掏出手机,刷刷刷翻出一张图片,是这家店的推特账号截图。“所以说这就是为什么要找同学来帮忙了…”
他凑近一看,原文是这么写的:“夏季特卖!经典中性款脚链买一送一,不要错过这个机会哟~P.S:此折扣仅限两位或以上顾客来店时享受。”
“嘁,麻烦死了…”他习惯性皱起眉,却也不想否认配图上的链子样式还不赖。
“以上!就是第一步!”御茶子高高兴兴地踏进店面,没理会后面少年的继续炸毛:“喂!给老子说清楚!第一步是怎么回事!”

结完账走出店门,御茶子抱着手上的小袋子再次露出了恳求的表情,“那…接下来得拜托爆豪同学帮我第二个忙了?”
“别啰嗦!有话快说有…”被无端搅乱完美下午安排的他已经濒临爆炸极限,只想快点结束这场令人憋屈的旅途。但是当他看到对面少女的表情时,忽然像有什么梗在胸口一般,让他突然停住了抱怨。
御茶子的视线落在怀里的两个小袋子上,轻盈又柔软,就像她的个性一样,好像还有一点隐隐的期待,让他有点口干舌燥,甚至跟她一样有一点奇怪的期待。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表情,她以前的样子一样一样在他的脑海里跳了出来,有微笑的,活泼的,也有体育祭上被他打败时倔强的,最后又是她现在的,有一些羞怯的表情。
她盯着袋子半晌,表情变了又变,好像终于鼓起勇气,把其中一个袋子递给他,“请爆豪同学…”
哈?如果是老子的话根本不会用这种娘娘腔的东西…
“——帮我把这个交给小久!”讲出这句话的一瞬,她的神情一下子放松下来,“太好了终于讲出来了…”他甚至能听到她如释重负的低语。

他的血液好像一下子凝固了。全身肌肉忽然紧张得纠结在一起,接着就像御茶子解除对他施放的个性时,重力突然归位,五脏六腑连同四肢全部都沉沉坠下的感觉。
他在难受什么呢?一瞬间的思考太短,根本得不出答案,他只能将它们全部归结于那惹人烦的发小。该死!去你妈的废久!
他不自觉地露出了恶狠狠的笑容,眉眼拧得紧紧的,在外人看来像是嘲讽:“滚!凭什么帮你把这玩意给那个废久啊?老子现在,就,找,个,垃,圾,桶。”说着头也不回地大步流星离开了商店街。
御茶子听到他的话时有些惴惴不安。“不要丢掉啊!拜拜!”但是,当远远看到他似乎把那个小纸袋塞到兜里时,心里又有了半分的笃定。

绿谷出久大概四五天之后悄悄找到了御茶子,脸憋得通红。“那个,丽日同学?切岛同学说,你托他转交给我一样东西,但是他不小心弄丢了,所以他很抱歉…我也很抱歉!”
爆豪同学还是把东西扔掉了,御茶子有点失望,但还是绽开了和平时一样活泼的笑容。“没关系的!你放学之后有空吗?我们可以再买一个。”

 

妈的,还没来。他的耐心已经耗尽,正准备拿起手机拨号过去,海之家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跟着慌慌张张的声音:“抱歉,爆豪同学!我来晚了!”是他熟悉的身影,却也变化了一些。衣着打扮上变得成熟了不说,些许的甜蜜幸福也掺杂进了单纯阳光的笑容。但是他还是不自觉地把她的身影和那个“果酱煎饼”重叠到了一起。
丽日御茶子一脸不好意思地站在他面前,双手合十向他道歉,而他一眼就看到了她左手无名指上的小巧戒指。
他心里仿佛还残存一点隐约的希望,假装什么都没有注意到,恶狠狠地对她吼,“有话快说!老子没时间陪你耗。”
尽管是久别重逢,他却没有任何叙旧的心思,而她好像也没有。在大饼脸心里他们应该没有任何“旧”可言——他本能地这么认为。
御茶子跟当年一样完全不理会他的恶言恶语,只是匆匆忙忙地在手提包里翻找着什么,一边向他解释:“本来小久是想亲自来找你的,但是他突然要加班,所以……”她终于翻到了那样东西,双手递给他,“让我来送邀请函了。”
他扯过信封,粗暴地拆开,迅速地浏览了一遍邀请函上的文字,发出了意味不明的“啧”声。
“小久说拜托爆豪同学一定要参加!毕竟是发小,又是一起战斗过的英雄…”御茶子还在向他解释,而他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
废久废久废久,他妈的还是三句话不离这个白痴。从心底升腾的烦闷无处发泄,最后,他的手掌“啪”的一下拍上了桌子。
“少废话,闭嘴。”他向御茶子亮了一下手机屏幕,显示的时间已经不早了。“老子还有事,先送你回废久家。”

他们向来没什么好说的,当年如此,现在更是。只是御茶子在中途突然想到了商店街发生的事。
“说起来,那时候爆豪同学是不是把我送给小久的东西弄丢了?”御茶子没有明指“那时候”到底是什么时候,但他一下就领悟到了她的意思。
“…不记得。”他意料之外地没有被翻出来的旧账激怒,让御茶子有点惊讶。
“不管怎么样还是得谢谢你帮我转告小久,要不然…”
“到了。”他生硬地截住她的话头,留下了一个恶狠狠的“再——见。”*
御茶子噗嗤笑了,笑容又变成了他记忆中一模一样的。“爆豪同学还是这么没耐心…记得要来参加!拜拜!”她用钥匙开了门,身影渐渐隐入院子里。

他快步走在回家路上,想起了那天和御茶子分别之后的场景。
少年站在垃圾桶前,手上紧紧捏着那个小袋子,渗出的汗把袋子弄得皱皱巴巴。他的意识让他立即把袋子丢进去,但是手却迟迟无法松开。
去他妈的,去他妈的,去他妈的。该死,他心里回荡着无数声咒骂,老子居然搞不定一个袋子!
“真是白痴!操!”他低低地咒骂着,奇怪的耻辱感袭击着他,几乎将他彻底打败。
那只小小的袋子最后都快被点燃了。

最后还是那个白痴废久赢了,他用力地咬了咬牙。

金发的英雄不自觉地加快脚步,脚踝上卷起的牛仔裤边里,隐约露出一点摇曳的银光。

那是他一个人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