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bff-伶歌蜉蝣人

伶歌蜉蝣人


「在灰烬里相拥。」

 

#bff

你以为,我喜欢你面前的镜子,喜欢你绿色的牙刷,喜欢你身后的草地,喜欢你没在用的CD机。

其实我喜欢你。


最喜欢你。


他们还很小的时候,很喜欢做手制霜糖蛋糕的姐姐,曾经把原本打算作为闺蜜生日礼物,却又不太像样的成品切片之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塞给松本润的便当盒,作为男孩下午吃的点心。

她不知道的是,每一天的中午,她的弟弟和邻居家那个叫相叶雅纪的孩子会凑到一起,加上二宫和也,三个人躲到天台,互相交换盒子里他们不爱吃的东西。


梅干,海鱼,芹菜,青海苔。

那一天,是蛋糕。


“那是什么?”

相叶探头看松本润饭盒里散发出甜蜜香味的蛋糕,那看起来不是一般的蛋糕,上面歪歪扭扭的字母看起来很是神秘。松本润皱着眉头盯了那蛋糕一会儿,叹口气摇摇头。

“肯定是姐姐做失败了的蛋糕。”

他审慎地尝了极少的一点,像是猫舌试开水那样,飞快地沾一下就挪开。

“……味道不坏。”

松本润将蛋糕拿出来,放在一直直勾勾看着的相叶雅纪的便当盒盖子上。

“给你。”

他说。


二宫和也不客气地伸过叉子,从相叶那里尝了一小点。


“好甜。”

没什么笑容的男孩,没什么笑容地继续吃回了他的汉堡肉。

相叶又研究了一会儿,抬头问松本润。

“那上面写的是什么?”

松本润看了一会儿。


“BFF吧。”

他回答。


“BFF是什么?”

相叶好奇地问,黑亮的眼睛眨了两下。

“就是……”松本润一梗,有些纠结,“我也不知道。”


“是Boy Friend,”二宫和也突然说。

“嗯??”

两双黑亮且好奇的眼睛。


二宫和也沉思三秒,嘴角露出一丝愉悦笑容。

小小的男孩清了清嗓子,煞有介事。

“Boy friend……flavor。男朋友的味道。”

二宫和也说。

“恭喜你啊松润,你姐姐有男朋友了呢。”


松本润的姐姐放学回家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可爱的弟弟坐在门廊里,一看到她就嚎啕大哭,并且说着一些诸如不要姐姐有男朋友之类让她摸不着头脑的对话。

等到松本润平静下来抽噎着和她解释,她才啼笑皆非地明白过来。


“什么啊,”她笑着说,“那跟boyfriend没有关系。”

她捏捏松本润的包子脸,揉一揉那剪成西瓜太郎似的头发,“那是best friend, best friend forever.”

松本润吸了吸鼻子,眨了眨含着泪水的眼睛,他的声音如奶糖般,干净的甜味。


“什么是best friend?”

他问。


“就是那个包容你,理解你,甚至不需言语,他爱你,但不需要你知道,也不需要你回报的人。”

他的姐姐回答他。


“听起来很寂寞。”

松本润想了想。


他的姐姐笑了。

“如果你能够love him back,那就不会寂寞了。”

她回答,“best friend,有时候是不会让你哭的人,有时候,”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是那个陪你一起哭的人。”


松本润似懂非懂,他想到相叶,想到因为二宫的玩笑话而受到打击的自己,快要哭出来的时候,为了让自己不要伤心而拼命吃掉盘子里的字母蛋糕的相叶雅纪。

在发现他依然伤心时,跟着难过,嘴角沾着糖霜掉下眼泪的相叶雅纪。

那个不会让他哭的,也陪他一起哭的人。

BFF。

他忽然笑出来,觉得心脏因为脑海里相叶那张急得掉眼泪的脸,而轻了一点,又轻了一点。


“我明白了。”

他对姐姐说。


后来他们长大了一些。

松本润遇到了一个新的男孩,他们在一座剧场里认识,那个男孩有看起来就很聪明的圆圆额头,笑起来很可爱的门牙,一双眼尾长长的漂亮眼睛。

“你好啊。”

那是个好胜的,直率的,却又敏感的,充满个性的男孩子。

他很喜欢他。和他在一起的时光,好像大冒险,又好像是不会完结的夏天。

“我叫樱井翔。”

那个男孩揽住他的肩膀,笑起来的时候非常率性,眼睛闪亮。


相叶什么也没有说,他们很自然地分开了,少年人的友谊,原本就不需要那么多解释,也无人有去解释的时间。

松本润很快乐,和樱井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开心。他们分享喜欢的电影,一起补习,他像是拥有了一个聪明的好朋友,一个讲道理又很厉害的哥哥,一个坚定的,不会出错的人生前辈。

他知道樱井翔不是完美的,没有人是完美的,但是樱井翔依旧是闪亮的,他的不完美让他与众不同,从这个角度来说,他的不完美也完美极了。


偶尔松本润会想起相叶,但是他们毕竟已经不太熟了。他们很不同,非常不同,与人群的距离,为人处世的方式,几乎是两个极端。

他偶尔看到相叶和二宫,还有风间和龟梨一起匆匆而过,相叶远远看他一眼,还是会笑。


——早上好啊,松润。

——明天见呀,松润。


他从那个时候开始有点近视了,相叶的表情看不真切,却从此记住他挥手道别的姿势。

他张开的手掌,轻轻晃动的样子。

像是说不靠近也可以。


——我都没关系的哦,松润。


“喂,今天要看哪部电影。”

樱井翔拍拍他的肩膀,松本润转过身,忽然觉得有一点寂寞。

“今天我想要先回家。”

松本润说,再回头看,校门口已经空空荡荡。

他回到家,姐姐正在做情人节用的巧克力,她的笑容甜蜜,这一回真的是做给男友。但松本润不是那个会为这样的事情哭的小男孩了,他只是坐过去,趴在桌上,看着他的姐姐穿着波点围裙,认真地将融化的白巧克力,点缀在心形巧克力的正面。


BFF。

松本润盯着那块巧克力看了一会儿。

“那是什么?”

他问。


“义理巧克力。”

他的姐姐回答他。


他又看了一会儿,有些局促地,又为了掩藏他的局促而更加显得局促地,抿了抿嘴。

“我能也做一块吗?”

松本润说。


蠢毙了。

他带着巧克力跑到相叶所在的那个班。

他做的巧克力。

转了一圈,也没有看到相叶雅纪人在哪里。

蠢毙了,他应该现在回去,马上回去,吃掉巧克力,装作没发生过。

他低头看着手里的巧克力,几乎被他的手心握得融化。巧克力的上面写着三个愚蠢的字母,他想相叶绝对已经不记得了。

他绝对不应该在这里。


“润……君?”

相叶的声音,有些惊奇,在他身后。

他僵硬地转身,看着相叶怀抱大堆巧克力,手足无措地站在他面前。


“你为什么过来?”

相叶是真的惊讶,眼睛都睁大了,匆匆忙忙将巧克力堆在桌上,重新出来的相叶,站在他面前,一脸不可置信。


“说得好像我不能来找你。”

松本润撇嘴。

相叶笑了,他微微弯身,望进松本润的眼睛里。

“没这回事。”

他看着松本润手里的包装袋,吞咽了一下。


“是给我的巧克力?”

他看起来非常高兴,直到看到那巧克力上面有些融在一起的字母,那笑容便渐渐褪尽。

松本润没注意到他的反应,他没来由地紧张,拼命想要解释给相叶听,他做的巧克力,原本不该是这个水准。


“都是你的错,雅。”

他说,盯着巧克力,没法看相叶的脸,他快要紧张得左右跺脚了,语速也越来越快,“我在这里等你太久了,是因为你一直在收别人的巧克力,所以……”

所以它才融化了。

不是我的手心太热。

算了我再做一块吧。

但是味道并不糟糕的,我昨天试了很多次。


“对不起呀,小润。”

他听见相叶说。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能收下巧克力。”


如果是哪样?

松本润抬头,看着相叶勉强的笑脸,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他忽然觉得极度受伤和愤怒。

为相叶拒绝他。


“不想要吗?”

他挑眉看相叶,相叶低低嗯一声,努力撑着笑容,就好像受伤的人是他一样。

明明是我才对,松本润想。

不收下我的巧克力,还要摆出一副无能为力姿态的人,是你相叶雅纪。


“对不起,松润。”

相叶想碰碰他,被他一下甩开。

少年的眼圈一红,吸了吸鼻子,没有掉下眼泪。


“我真的努力了。”

他听不懂相叶在说什么,只觉得无比失望和委屈,不能哭,说什么也不能在拒绝他的相叶雅纪面前哭。相叶骤然贴过来,无视他的反抗,少年的身上有柔顺剂的味道,他忽然想起相叶还答应送他几件灰色T恤,因为相叶买到的恰好是他喜欢的那种。

那时候相叶还不会拒绝他的义理巧克力,那时候的相叶每天和他在一起,笑起来声音奇异,有难以言喻的感染力。那时候他们之间没有距离,自然得就像是永远都会在彼此身边那样。

少年时光短。

可那日子模糊得像是已经记不清。


“我努力了,但是只有这个,不可能做到的,无理。”

他不明白,却感染了相叶的声音里那份死死压着的悲伤。他点点头,捏着巧克力走开,不再给相叶困扰。

“我知道了。”


放学后樱井翔看到他,露出有些讶异的表情。

樱井翔的声音比平常温和。


“你怎么了?”

他问。

松本润没说话,他丢在背包底部的巧克力,被书本压成好几块,上面原本就模糊了的BFF,此刻也碎裂成包装袋底部的碎屑。

“有人不要我的巧克力。”

他闷闷地回答说。


见到他出现在自己教室门口,惊奇的相叶雅纪。

匆匆忙忙跑到他面前,笑起来的相叶雅纪。

看到巧克力之后,失去了笑容的相叶雅纪。

不知道为什么,比任何时候都更悲伤的相叶雅纪。

全部全部,都是无解的谜。

他呼吸不畅,掌心冰凉,像是心脏遗失在某个地方。


樱井翔思忖了一会儿。

“什么样的巧克力?”

“义理。”

“啊……”

樱井翔眨了眨眼睛。


“要么是那个人讨厌你到连义理巧克力也不愿意收下,Matsu,”他观察着松本润的表情,决定把后半句话说快一点,“或者,他喜欢你。”

他慎重地考虑了一下,将自己的句子修正得更加精确。


“我猜应该是,非常喜欢你。”

樱井翔耸耸肩,言之凿凿。身量小小的少年,说起深沉的恋爱道理时,表情比平时郑重。


“谁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当一辈子的最佳好友,那样有什么意义。”


“相叶。”

“相叶。”

“雅——”

“雅纪——”


松本润在镜子前面叫他,身后蹬蹬蹬的脚步声传来,是相叶雅纪。

成年男子光裸的温热身体,靠在他的背后,他拿着手机,比划着合适的角度和光线,比划一会儿,拍拍圈在他腰间的人的手。


“算了,这次你不要入镜。”

松本润顿了顿。

“裸上身太让人分心。”

相叶也不辩驳,只是笑笑,过了一会儿,拿着自己的手机过来。


“干什么?”

他不用回头,都能感觉到相叶在拍他,果然相叶笑了,声音很轻。

“拍润酱。”

他下意识地还是不好意思,抿了抿嘴。

“拍我干嘛鬼鬼祟祟。”


相叶雅纪笑得大声了。

“那你回头。”

“不回。”

“真的不回啊。”

“不回啊。”

相叶握住他的手腕拉他回身,柔软的嘴唇贴上他的嘴唇。

“那就只好亲你了。”

潮湿缠绵的吻,他被推到镜子上,手扶着相叶的后背,不紧不慢地吻回去。


就像他们十五年前的第一个吻。


十五年前他穿过那条长得不得了的走廊,因为跑得太急,因为忽然将真实看得太清晰,心跳快得要命。

“雅?”

相叶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哭得一张脸狼狈不堪。他没见过任何一个人能哭成这样,下意识想嘲笑他,张口却发现嗓子发紧。

他也知道此刻的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他从座位上拉起相叶,那个人的头,自然地挨近他的肩窝里,他听见相叶因为呼吸不畅而有些断断续续的句子,觉得那一定是自己听过最糟糕的表白。

听不下去了,只好吻他。


太不好意思,说不出那句我知道了。

也说不出那句,关于爱的句子。


相叶的手掌在他的腰际画圈。

他拍拍相叶的脸颊。


“要不要去外面草地上照个合照?”

“会暴露的吧。”

“又没关系,我们又不是杰尼斯。”

“说的也对。”

“把衣服穿上。”

“好。”


“啊啊啊,镜头里有奇怪的人!”

“我这边也有啊!”


“润酱这张好可爱。”

“你也是。”


相叶看着他,忽然搭上他的肩膀,他们趴在草坪上,镜头对着他们的脸。

他们很自然地靠近彼此。


——Best Friend,就是那个包容你,理解你,甚至不需言语,他爱你,但不需要你知道,也不需要你回报的人。

——听起来很寂寞。

——如果你能够love him back……

如果你爱他如同他爱你的话。


“那么BFF的意思就会从Best Friend Forever变成 Boy Friend's Flavor吗?”

二宫和也窝在有冷气的房间里,划着Ins的页面,看着新刷出的合照,实力冷漠。

“真是烦人。”

他嘟哝着,给两个账号,各点了一颗小心心。


Instagram上有两个时尚博主的账号,Junmatsumoto_MJ和masaki_aiba.com,时不时发一些奇妙的自拍与合照,时间地点天衣无缝,乍一看去,简直像是专业秀恩爱的情侣。


有传言说,他们在一起已经多年。





===



一个虚构小故事。

我知道,这期模特好,好到我连续开会十小时,回家还能用lft打字框刷一篇小短文。

为举手投足亲密自然可爱无敌的模特举杯。

看我模特短篇的差不多看出pattern,然而我还没写腻x





 

2016-07-17

 | 557
32

 

 


 | 

#模特组

 

评论(32)

热度(557)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2. 加载中...



 

© 伶歌蜉蝣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