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闭锁病栋】HIKARI 009

Work Text:

◎『闭锁病栋』同人,冢本中弥(周生)中心
◎ABO设定,踩雷勿入,妊娠剧情上线
◎剧情魔改,和原作小说以及电影的身世有出入
◎电影里我最喜欢的桥段嘿嘿嘿

HIKARI
009

虽然来到这里的都是被认为患有精神病的人,但病院里还是会准备一些活动,比如秀丸的小屋里就有陶艺课,每年年底还会举办卡拉OK大赛,按照每周的固定安排来讲。今天的活动是书法,午休起来时,大厅里的桌子上已经摆好了笔墨和纸,中弥还是坐在往常的那个位置上,拿起毛笔漫无目的地写着一些字句。
反正也不会有人看,随便写什么都可以吧。中弥这样想着,小心地拿起笔,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姓氏“冢本”二字,正要写后面的“光”字时,护士突然走过来打断了他。
“冢本先生,您有访客。”
中弥手上的笔尖一顿,反问道:“我?”
跟在护士身后走向会客室时,中弥已经隐隐期待着是母亲,同时又担心会是那些黑道,他扯了扯自己的衣服,遮挡住可以算作明显的小腹。
然而这两者都不是。护士敲了敲门之后将其推开,中弥的视线越过她的肩头,看见的是自己的妹妹和妹夫,妹夫还维持着一部分礼貌,站起身来迎接,友枝却只是坐在椅子上,似乎连目光都不愿意对上。
中弥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他假装寒暄说:“真是难得,都多久没有见过面了。”
妹夫客套地回答:“哥哥你看起来都没变。”而友枝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弯腰拿起了带来的点心礼盒,递到了中弥面前。
“什么意思?你是说我脑袋依然不正常吗?”中弥反问道,他和这个妹夫上一次见面,已经是好几年的事了,虽然表面上依然客套,但中弥知道对方和友枝一样将自己看做累赘。
“我不是那个意思。”妹夫连忙否认,友枝也尴尬地笑了一下,但这份虚情假意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了,她慢慢收敛起表情,抬起头看着中弥。
友枝从小学时就很聪明,像天上闪闪发光的星星,和她相比,中弥不过是路边不起眼的、随时可以踢走的石子,可即便有如此之大的落差,这粒石子也是看着那颗星星成长的——所以只需一眼对视,中弥就知道友枝是为了什么事情而来。
“妈妈怎么样?她还好吗?”中弥盯着友枝的脸,不想错过她脸上任何一个细节——友枝果然装出了很为难的样子,小时候向妈妈讨要东西的时候,她总会这样伪装起自己。
先开口的事妹夫,他说:“我们来就是要讨论这件事的。”
友枝继续接下去:“她的老年痴呆越来越严重了。”
“所以我们想和哥哥讨论一下这件事。”
听到母亲状况变差,中弥立刻担心起来,但对方两人一唱一和,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看谁才好。
“妈妈独自住在那间房子里很辛苦,应该把她送到养老院了……这样对妈来说也比较轻松。”
之后妹妹和妹夫说的关于那栋房子未来的规划,中弥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他拿过友枝带来的礼品袋看了一眼,再次放到了地上。
“就像曾经把我送来这里一样,你也要把妈妈送走吗?”
中弥直视着自己的妹妹,她没有直白地同意,但神情已经暴露了她的心声,妹夫在一旁说着“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却连半分说服力也没有。
“你们回去吧。”
友枝也猜到不会顺利,于是搬出来母亲:“妈也同意了。”但哥哥依然没有退让,甚至还说要写信问母亲的想法。她低下头沉默了几秒,十指交握在一起,然后抬起头,问:“哥哥,你还记得吗?你病情开始发作的那个时候?”
这是进入这个房间以来,甚至是这几年以来,友枝第一次叫中弥“哥哥”,却不是为了找回亲情,而是要揭开这个无能的兄长的伤疤。
痛苦、惨淡而混乱的回忆涌现出来,中弥不知道友枝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护士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就失魂落魄地站起身来,沿着幽长的回廊挪动脚步。
“……闭嘴,叫你闭嘴……吵死了!”中弥突然用略带沙哑的声音喊了起来,他的声带在被监禁的一个月里受了损伤,本不能大声叫喊,但他还是痛苦地喊了出来。
原本走在前面的护士立刻转过身安抚,但中弥的情绪已经无法控制,听到声音的护工也赶了过来,一男一女的声音仿佛还是友枝和妹夫的,中弥变得更加歇斯底里,吵闹的声音引来了更多的护工。
“冢本先生,没事了!”
医生这样说道,但在中弥听来只会更加痛苦,他经历过什么,承受着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于是中弥声嘶力竭地大喊起来:“别说我没事!不要说我没事!”
直到被三个男人合力拖到禁闭室,中弥也还在试图挣出一条手臂,护住自己在拉扯中不时暴露在外的小腹。
中弥恢复理智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紧闭室里没有灯,只有那扇又高又小的窗户能投进一线灯光,他蜷缩在这里仅有的被褥上,无声地留着眼泪,一点也看不出刚才那副歇斯底里的样子。
然而冷静下来,只会让中弥更加清楚地意识到,现在不只是他自己,连妈妈也要被家庭抛弃了,此刻的中弥既是“孩子”,也是“母亲”,这样无能的他,无法承担起任何一个身份的责任。
“妈妈……光……”他抚摸着自己的小腹,似乎想要抓到那道黑暗中唯一的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