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Forbidden Colour

Work Text:

-

 

外头天色昏黄,眼看着是要下雨。下班时间路上堵得很,郑允浩闷闷不乐扯着安全带,想这回必定迟到,还不知道那帮人要怎么罚他。档期对不上,其实也很久没见面了,在聊天群里敲定时间的时候,沈昌珉挨着他的肩膀嘟嘟囔囔抱怨胃疼,但回消息回得比谁都快,说这回来我家吧,允浩哥喜欢我家。

 

谁喜欢你家,跟样板间似的。郑允浩进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心里抱怨了两句,但找车位还是找得熟门熟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来的过程中,那几个人已经决定好享用他的顺序,毫不例外地,沈昌珉在哥哥们的打压下,屈居末位——理由无非是你平时天天和允浩黏在一起,你敢说你一点便宜都没占吗?

 

沈昌珉当然不敢,他索性开了瓶红酒,坐在沙发上慢慢喝。

 

郑允浩一进门就乖乖把鞋脱了摆整齐,再穿上准备好的室内拖鞋,大大方方开始脱衣服。

 

他脱得慢,扣子一颗一颗解,看的人心痒痒。李东海扁扁嘴就走过去拉他胳膊,一边喊“允浩哥”一边拉他的手给自己做手活,从人敞开的衬衫领口伸进去掐他挺立的乳头。郑允浩的腰打颤,稍稍瞥他一眼,奈何这小子实在可爱,撒娇地笑笑他就心软。

 

“哥来晚了,我硬了好久。”李东海把脑袋搁他颈窝里蹭蹭,嗅着他耳后残留的沐浴乳香气,前液把郑允浩的手心打湿一块,他顺着给人撸两把,被牵着往客厅走。

 

金希澈坐在饭桌旁边朝他招招手,“允浩过来。”

 

“说好我先来的!”李东海忿忿不平对他瞪眼。

 

“你先来不代表你要做全套。”金希澈牵过允浩空着的那只手给自己打手枪,允浩看李东海开始委屈了,就贴过去亲亲他的脸颊。

 

他今天穿的裤子是运动裤,很好脱,站着的情况下轻轻一扯就能掉。朴正洙从后面靠近他,拿手揩一把他腿根淌出来的润滑剂,温柔地调侃他:“允浩呀,说了多少次不用弄这么多润滑,你看,全都流出来了。下次来哥家里哥教你。”

 

“去你家里是被你教还是被你干可不好说。”金希澈似笑非笑给了他一个眼神。

 

朴正洙“啧”一声,过去给他一个长长的深吻,退开时恶狠狠咬了一口金希澈的下唇,惹得人痛呼:“嘶……正洙为什么对我就这么凶?”

 

朴正洙不答他,两根手指并起来缓缓插入已经被允浩自己扩张得松软的穴口,细细撩拨他的敏感带,让允浩两只手的动作都开始放缓。

 

李东海不满地开始挺动,没过一会儿就扯过允浩的肩膀要把他摁到桌子上。允浩没把腰弯下去,金希澈的冷笑从旁边传过来:“你还不知道他吗?除了他的昌多拉,谁都要戴套。”

 

沈昌珉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脸上的神态很轻松,一边看一边漫不经心地自己打。允浩看着那根东西硬起来,嘴里更湿了,腰禁不住往下塌了点,胳膊撑着餐桌边缘,好让李东海从后面干进来。

 

他的嘴被朴正洙的性器塞得满满当当,手艰难地扶着后面的餐桌,还要小心地用嘴唇包住牙齿免得刮到。朴正洙很温柔地抚摸他后脑勺,但操他嘴巴的动作绝不客气,允浩噎得脖子都红了,朴正洙揉揉他的耳垂,掐开他的下巴叫他吞得更深些,哪怕口水都往外溢。

 

李东海也给他罪受,只不过这罪是舒服过头又难耐过头的罪。允浩顾着前头顾不得后头,只能顺从地打开了腿给人操,大腿肉颤巍巍晃得漂亮,皮肤瓷白的小屁股轻轻抬起来抖,拿手掌磨一磨就出一片红,肠液漫漫地浇到龟头上,显然是食之髓味。

 

金希澈一下给晾在旁边气得不行,只能伸手去玩他的奶头,使上些力气掐。往下微微垂出点弧度的乳肉压出指印来,乳晕胀红。允浩嘴给堵上了叫都叫不出来,眼泪倒是要往外涌。朴正洙的指腹压在他软软的脸颊反复摩挲,哄着说允浩别哭,“刚开始就要哭后面等昌珉来了可怎么办?”

 

允浩一听到这个名字就不行,后面绞得也紧,跟发馋了似的,李东海往他那白屁股上扇了一巴掌叫他松松劲。给一向最疼他的亲哥都瞪了一眼:“你受不了就赶紧射,射完了换我,干嘛这么发狠?”

 

勉强放慢了速度抽出来,再重重捅回去,肠液混着润滑流出来,沾得股间和腰腹一块都湿漉漉的。含着人几把的嘴里挤出呜咽声,但被呛得可怜。李东海抚弄他无法放松的后颈像抚弄一只猫,揉揉捏捏一路玩到肩胛骨,俯下去在上面留了两个牙印。

 

金希澈没办法,只好从身侧挨着他的胸乳蹭,从乳根下侧一点点挤过去,前液沾到人肋骨上,湿成一团。

 

被射到嘴里的同时允浩也被干射了,腿软得不行,李东海只好从后头把他软绵绵的身子捞起来靠着,吞不下去的精液从嘴角淌下来,糊得他尖尖小小的下巴脏兮兮的。出了汗,胸脯上的皮肤白里透红发着潮,叫人看了忍不住要伸手去掐一掐摸一摸。

 

李东海掰开他的臀肉,站立式比刚刚进得更深,跟钉住了似的,允浩刚射,浑身上下的软肉都还一阵儿一阵儿发着抖,又被顶上一波干性高潮。嗓子给人操哑了,叫都叫不出来。

 

李东海快射的时候故意抽出来摘了套子,贴着他柔嫩的腿根蹭着射出来,这样一来允浩身上各处都挂着乱糟糟的精液,简直淫靡得不能看。

 

李东海结束以后放开人去浴室,金希澈也顾不上等他喘会气,半拉半拽把允浩搂到自己身上坐好了,硬了有一会儿的阴茎隔着套直直捅进去,他在人耳边发出满足的喟叹。和朴正洙交换个眼神,对方立马明白他的意思,去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拧开盖,递到允浩嘴边喂他喝,说是给润润嗓子,实则醉翁之意不在酒,不过是想看他失禁。

 

“现在喝了水允浩可不许叫不出声了。”金希澈握着人柔韧的腰肢,发狠往上顶他,允浩哪里吃得消,呻吟里都带着哭腔,着急地扭头往后找人。

 

沈接收到他的求助眼神,给了他一个模糊的微笑。允浩好像一下子安定下来,哽着嗓子打了个哭嗝,窝进金希澈怀里。朴正洙跪下来舔舐他还在不应期的性器,很有技巧地给他口,还时不时用手揉搓底下的两颗肉蛋。允浩被刺激得膝盖一下支起来想夹他脑袋,又被金希澈拿手掰开了,像给小孩子把尿那样令他羞耻得胸口发红。

 

朴正洙的嘴唇包住他湿答答的龟头,深深地嘬两下,又立即松开,用拇指指腹磨他微微张开的马眼,随后丢下一个笑容就离开了。

 

允浩还沉浸在震动湿润的口腔粘膜带来的快感里无法自拔,这样迅速且强硬的脱离令他一下陷入渴求,徒劳抓着金希澈的手背试图索求一点安慰。

 

“允浩不会自己弄吗?”金希澈还要故意逗他,手烫烫地揉捏他丰腴饱满的大腿肉,抬起来一点,再让他重重地坐下来。体内的性器进到很深的地方,擦着前列腺过去,允浩短促地“呜”了一声,浑身发抖。

 

“哥帮帮我……”允浩极力想回头看他,被捏着下巴转回去,金希澈的手指刮刮他脸上沾的精液,一并送进他嘴里,翻搅着他的舌头。允浩讨好地舔他的指缝,但很快就被玩弄得口水直流,比原先的情况看起来还要更糟糕。

 

允浩的肚子慢慢鼓胀起来,被操弄时颠起来的动作给他带来下坠感,他开始喊“不要了”,慢慢演变成“昌珉过来”。在金希澈揉他微微鼓起的小腹时,他终于崩溃又娇声娇气地大叫沈昌珉的名字,才换来人走过来搂着他把他从金希澈怀里抱出的结果。

 

他双手抱着唯一的弟弟的脖子不放,沈昌珉轻轻拍两下他发红的臀尖,哄他:“先帮希澈哥口出来,乖。”随即把目光移回金希澈脸上,“哥哥们玩得也差不多了,我们允浩哥很脆弱的,今天就先这样吧。”

 

“你还是一点没变。”金希澈也只能摘下套子等允浩帮他口。允浩找到了靠山这下变得得意许多,嘬弄的水声和塌下腰扭动的屁股实质上都是勾引,沈昌珉眼神暗了暗,却什么也没说。等金希澈一射进允浩嘴里他就立刻把人抱走,头也不回地进了主卧的浴室。

 

“别咽,吐出来漱漱口。”沈给他接了杯水,允浩被噎得眼眶红红,就着他的手开始漱口。沈顺便打开了花洒,把水调到合适的温度,“今天不许洗冷水澡了。”

 

沈拎着花洒头给他冲澡,允浩腿软,靠着墙壁往下出溜。沈用一只膝盖抵到他两腿之间把他撑住,拿空出来那只手替他撸。允浩挤出一阵甜腻的鼻音,双手捧着肚子跟他抱怨难受,“不行了……呜,射不出来。昌珉。”

 

沈亲亲他的鼻尖,发出黏糊糊的气音,“没事,更过分的都玩过,怕什么?”指尖轻轻勾他的冠状沟,允浩猛地往上弹了一下,抵着他的额头抽抽鼻子,呼吸很轻柔地扫在皮肤上,同时被沈黑漆漆的目光吸引,情不自禁要去吻他的嘴唇。

 

沈用牙磨了一会儿他的下唇,托起他的屁股让他张开腿整个人挂到自己身上,再慢慢把性器凿进去。他完整进去的瞬间郑允浩就射了出来,柔软的胸脯挺起,后背拉成一把弓,指甲掐进他紧实的肩膀,沈在他耳畔吃痛地“嘶”了一声,允浩慌忙松开手问他疼不疼。沈亲一口他的脸颊叫他抱紧些。

 

以一种刁钻的角度被操到前列腺时,允浩终于尖叫一声尿了出来,挂在一边的花洒水哗啦啦流。他咬着牙推沈昌珉叫弟弟放开自己,“脏,要洗一下。昌珉妮?”

 

沈昌珉对他失控过后极其茫然的娇倦神态很是迷恋,根本不想放开他,只是鼻尖贴着漂亮的下颌线,从下巴一路嗅到耳垂,“我不觉得哥很脏。现在是谁在你里面?嗯?”这样亲昵的举动使他看起来格外性感,允浩在喉咙里咕哝几声,体内小幅度抽插的阴茎让他扭着腰不由得想要躲避,但又无处可逃,隐蔽又潮热的欲望电流在身体里乱窜,他半张了嘴:“是昌珉……昌珉和其他人都不一样。”

 

他垂下来的手摸到交合处揉弟弟的囊袋,像是要把他榨干,“昌多里射进来好不好?今天还没有人射进来过。”

 

“灌进去了还要做清理,很麻烦,哥不累吗?”沈一边这么说,一边又极富暗示性地揉捏他饱满的臀肉。

 

允浩晃晃脑袋,腿有点要夹不住,只能勉强用胳膊扒住他的后背,“我想要昌珉妮把我灌满——”他说这话时眼睛里满是狡黠,刘海湿淋淋垂到额前,话尾懒洋洋地荡远了,可爱得要命。下面那张小嘴一口一口地吮着人硬挺的性器,妥帖地咬得紧紧的。

 

沈昌珉的指头挑拨几下他还处于不应期的阴茎,嘴上却不饶人,说都硬不起来了还骚呢?允浩把粉红湿软的舌头摊出来舔舔嘴唇,眼睛含水似的往他脸上望一下,委屈地发出哼声:“可是我真的很喜欢昌珉妮……特别特别喜欢昌珉妮。”说完又被自己肉麻得打个颤,像着了凉的小动物。

 

体内含着的性器又跳动着胀大了一圈,沈昌珉恶狠狠把他往上一掂,发誓要让这个哥尝到点苦头:那就把他操到重新硬起来再操射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