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Forbidden Fruit

Work Text:

刘扬扬盯着他的补习老师晃来晃去的腿看了大概五分钟,白得跟豆腐似的,一只手就能刚好握住的纤细,还有短裤下面若隐若现的一点点皮肤——
“会做吗?不会做不要勉强。“
他声音是清冷的,刘扬扬的心是火辣辣的。
他不是不会做,他是根本坐不住,他的补习老师是他喜欢了两年的学长,见到学校里贴的小广告立马撕下来包下了他所有的课程,刘扬扬最擅长的就是英语,但是他现在每天上YouTube找不标准的英语模仿—
就是为了泡他。
“不会啊,好难。”
他快速瞟了几眼那篇长阅读,碎片的字母立刻组成了详细的文字,但是刘扬扬还是挠了挠头,
“老师,完全看不懂诶……”
眼前的老师皱了皱眉,金丝眼镜下面是像小扇子一样的密密的睫毛,眨了眨眼,然后用铅笔在上面画线,
“你看这里…”
“上下文……找答案……很简单的………”肖俊的嘴巴一张一合,喉结随着滚动,刘扬扬根本听不清他讲什么,他只是在仗着看书的名义看他的补习老师,还有他补习老师露出来的锁骨。
好白,好想啃。
刘扬扬眨了眨眼,是那种很无辜的小羊的眼神,看上去很乖,肖俊对上的时候都有一丝失神,他说:“谢谢老师,那这道题呢,我老是做错。”
他把卷子翻过来,是一片血海的完形填空。
肖俊叹了口气,这个孩子脑子挺好的,怎么连基础句型都不会,而且说真的,每份卷子都有点不太认真的犯错—怎么可能连her都选了him。他忍不住去瞟小孩的眼神,眼睛里面写满了好奇,随着他的翻卷动作转了转。
“扬扬,这里不该犯错的。”
铅笔划在纸上有点反光的发灰,他说:“forbid和stop有本质的区别…”
他弯下身子,想要他看仔细点,没想到很不谨慎的,他也没有发现,那件宽大的衬衫留出了明显的空隙,在刘扬扬这个角度能看到—能看到,他的微微鼓涨的胸肌。
就像有了一点点奶子。
刘扬扬继续看,耳边肖俊的声音讲的啥他没听清,他想起forbidden fruit,他很喜欢那首歌,他也很想把他喜欢两年的哥哥就地正法。
took a little sip。
took a little sip。
他抬头看肖俊,他家特地腾出来的补习小房间的灯光甚至有点刺眼,他感觉肾上腺素直线上升,肚子里像揣了只蝴蝶,他说:“哥哥,你知道forbidden fruit是什么意思吗?”
肖俊没抬头看他,他继续在他的完形填空做笔记,
“禁果啊。你问这个干什么——”
他纳闷着补习班的小孩问的什么问题,接着后脑勺被按住,整个人被大力跨过桌子,小孩身上的沐浴露很好闻,刘扬扬整个人的味道包围了他,他的嘴唇覆上了软肉,是人类的嘴唇,柔软,富有侵略性。
他的手按在桌面上,刘扬扬太会亲,他反而是被压制的那位,他的眼睛反应性的闭上,小孩咬着他的嘴唇,他一下子没有想到什么反感,奇怪的,他有点儿躁动。
这不对头,他在和一个补习的小孩在亲吻,他是老师。
这不对,他不该如此沉迷在这个吻里,但是他根本不想推开刘扬扬,他的脚有千斤重,他挪不开步子,只能等到刘扬扬松开他,他在喘息,他们的呼吸交缠,空调呼呼作响,刘扬扬眼神变了两个度,仿佛狩猎的狼。
“肖俊,和我交往吧。”
或者说,“哥哥,和我做爱吧。”
太超过了,肖俊的脑袋就像是打翻了油漆一样四处蔓延着白,刘扬扬的唾液停留在嘴唇上就像是唇彩,他的衬衫也在挣扎里露出大半个肩头,他喃喃,
“不行,不行,就是不行。”
“可以,你可以我就可以。”
刘扬扬吻他的脖颈,十多岁的男孩带着热血,带着坏笑,深深埋在他的脖颈里,鼻息痒痒的像是羽毛触及,
肖俊没说话,刘扬扬倒是快人一步伸手进他的衬衫里,那里很结实,可是肖俊又那么瘦,手指在他的腰际画画似的游离,没想到肖俊往自己那边靠,
“啊…哈哈哈…别弄!痒!”
“痒的话哥哥就该听话点。”
刘扬扬把他翻了个面,现在肖俊直接坐在刘扬扬的大腿上,小孩的大腿结实有力,屁股后面顶着那一块更加有实感,他抓着刘扬扬脱他裤子的手,竟然还能看到前面没写完的英语卷,他小声说,
“不会疼吧?”
“你试试就知道了—”
他的皮带掉在木地板上哗啦啦的响,刘扬扬剥他裤子的手法又快又熟,小孩熟练的样子让他畏惧,但是前几个月他就查过刘扬扬根本就没拍过拖。
除了小时候隔壁家的女孩子。
对,肖俊对刘扬扬也有意思。
换句话说吧,他做补习老师也是看到刘扬扬说想补习的消息,但是刘扬扬早两个月就想借着补习的名义接近他的学长。
到底是谁在钓谁?
现在肖俊也不清楚,刘扬扬的手在他的性器上套弄,他因为舒爽蜷起了脚趾,手指把刘扬扬的衣摆抓出褶皱,那里早就吐着水,刘扬扬还要用手指弄他前端敏感的小口,肖俊的屁股不安分的在刘扬扬的裤裆上摩擦—
刘扬扬的角度完全能看到老师大开的领口和仿佛乳沟的胸肌线条,坏心的往下拉一点,肖俊的浅褐色的乳尖早就翘起,他分出手去揉捏那一点,那里牵扯的敏感神经给肖俊放大了两倍感觉,嘴巴兜不住甜腻的声音,
“扬扬…别弄…”
刘扬扬不管的,一只手扯他娇嫩敏感的奶头,一只手去开拓他后面那张嘴,他们上面的嘴唇相互交缠,肉体的亲密给了原始的温暖感,刘扬扬的手指就着在包里找到的润肤露往前伸,那点奶白的粘稠液体像是发着香气的精液,和肖俊不安分摆动的屁股相互衬托,当然肖俊也不是没玩过自己后面—
大学的时候想着刘扬扬可干过不少不能说的事。
后面这么轻易吞进手指让刘扬扬有些吃醋,“看来哥哥早就吃过不少好吃的啊……”
肖俊眯起眼睛看他,然后直接盯着他,他的眼睛确实有着可怕的魔力,就像一潭深深的水,但是现在是装满了情色的粉红试剂,
“想着你玩过不少算不算?”
这句对十多岁的孩子无疑是个炸弹。
打个比方吧,就像是拳皇里的爆气。
All kill。
刘扬扬直接把他压着桌子上,露出后面嫩红的小口,那里还有白色的没抹开的白色润肤露,刘扬扬在他的穴口磨蹭着,但就是不进去,惹得他的哥哥抓他的手,
“快点—”
点还没说完就成了骚甜的呻吟,刘扬扬慢慢的抽插逐渐变快,顶出他哥哥只能为他而叫的小声轻喘,可是肖俊那里太软,吸着他的性器要更多的精水,他的腰也是一绝,如同流畅的线条,刘扬扬扶着他的腰,肖俊叫着他的名字,“哈…扬扬…”
刘扬扬也不服输,喂饱哥哥肚子才能成为哥哥的老公,把肖俊一条大腿折起来进的更深,这个体位能明显看到他的粉红色的耳尖,哥哥的漂亮眼睛里他的样子,他更加大力顶弄,桌子发出吱呀吱呀的呻吟,混着肖俊的,就像是顶级情色片里的片段—
但是肖俊是他的唯一。
他亲他的嘴唇,肖俊闷哼着跟他接吻,软得像是一滩水,后面的小嘴把他绞得紧紧的,前面滴着清液,就像发情的小猫,刘扬扬捅得又快又狠,肖俊仿佛窒息般索要着空气,嘴巴一张一合,
“扬扬…哈…”
他前面的精液溅到他的肚子上,后面全是刘扬扬的东西,衬衫揉得皱皱巴巴扔在一边,
明明课后补习,却成为了极限飚车。
但是喜欢他的小孩。
他的forbidden fru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