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闭锁病栋】hIKARI 008

Work Text:

◎『闭锁病栋』同人,冢本中弥(周生)中心

◎ABO设定,踩雷勿入,妊娠剧情上线

◎剧情魔改,和原作小说以及电影的身世有出入

 

HIKARI

008

 

随着暑热的渐渐消退,夏季就这样一点点过去了。天气还不算寒冷,中弥提前换上了有厚度的衣服,以便遮掩隆起越发明显的小腹。虽然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自己怀孕的事,但中弥隐隐觉得已经有人察觉到了,比如井波护士对他格外关照,昭八似乎在尽量避免碰触他的腹部,每次外出采购时,秀丸也总会托他买些东西回来。

就像是身边又多了保护光的人。腹中的光仿佛也能体会到这份暖意,和这些人相处时,中弥偶尔能感觉到轻轻的胎动,他悄悄摸了摸小腹,却藏不住脸上的微笑。

在病院里一边疗养,一边照顾花,偶尔再赚一些零钱的生活其实也不错。冬天来临的时候,中弥已经有能力给自己买一件宽松的大衣了,这样只要系上扣子,就完全不会有人注意到他的小腹。

即使周围已经没有了威胁,中弥依然不想亲口说出怀孕的事,他不希望光也成为别人眼中的累赘,而且,他也并没有准备好带着光去面对病院外的社会。就算中弥被允许外出,也只是匆匆到世界中转了一圈,很快又会回去。

买到秀丸要的毛笔之后,只差点心店没有去了,中弥去了一直光顾的那家,老板已经认识了他,可即便如此,别人的目光也还是黏在他身上。中弥只好告诉自己,是他拎着大包小包的样子太引人注目了。

为了剩下不算便宜的打车费,中弥通常都会步行回到山上,在门外就能看到院内正在拍照的昭八,大部分的树的叶子早已枯黄飘落,枝杈也有些干瘪了,只有松树依然沉稳地绿着。昭八低头查看照片时发现了中弥,立刻笑着跑了过来,中弥晃了晃手中装着点心的袋子,让昭八跟着他到备用门前去摆摊,护士和医生不太会去那里,但大家都知道。

铺上塑料布,摆好商品,好奇的人们很快就凑了过来,这次挑选的东西似乎还不错,大家都很有兴趣的样子。然而刚卖出去几件,护士就专门跑了过来,中弥只好先收摊,打算过几天再拿出来卖。

今天的阳光很好,中弥还不想回病房,就带着昭八一起回到院子里,昭八开心地翻看着每个袋子里的东西,但很快又有更新鲜的事情吸引了他——一辆出租车开了进来,停在了病院的大门前,昭八兴奋地跑了过去,中弥远远地看着,只能看到车上下来了两个女性,其中一个大概还是少女。

应该是母女吧,尽管她们看起来并不亲密,但这里毕竟是精神病院,就算被亲人送进来,也并不稀奇。

在院子中又晒了一会儿太阳后,中弥拎着袋子回到了病房里,别人还都在公共区域活动,他脱掉外套坐在床上,将钱从口袋里掏出来,连硬币也一枚一枚地仔细数着,今天出门时他去母婴用品店看了看,手上的钱应该足够买些必需品了。

中弥正在暗自开心,突然隐约听到了秀丸的吼声,他下意识地抬起头,看见刚才那个少女像鸟一样略过了窗外的天空。

虽然从天台上一跃而下,但名叫由纪的少女只受了轻伤,中弥赶过去的时候,她已经被带回病院里包扎,坠落的地方只剩下残枝败叶的山茶丛。他蹲下身来查看是否还能挽救,走廊上响起了匆匆的高跟鞋声,是由纪的母亲独自离开了这里。

无论是秀丸、中弥还是由纪,他们都是没被死神垂怜的人,失去了逃避这个世界的手段,也早已失去了可以容身的家庭,虽然原因各不相同,但都最终来到了这家封闭的病院。失去巢穴的鸟儿,又究竟能飞到什么地方呢。

几天后,新的花苗从山下运到了病院里,几个年轻的病人被安排来修整花圃,实际上真正在做的只有中弥而已,其他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或是被其他的东西所吸引,好在并没有什么麻烦事发生。但这种状况没能持续太久,刺耳的火警铃让每个人都慌张起来。

果然又是那个叫重宗的男人干的,他是这栋病院里唯一身强力壮的病人,同时也是最危险的,每天都至少要有一个工作人员跟在他身边,可就算如此,还是时常会有意外发生。

对于中弥而言,重宗是他唯一要提防的人,对方狂躁的表现,总是让他回忆起那一个月的监禁与折磨。看到重宗被从起火的地方架出来,中弥忍不住后退两步,抬起手臂护住了小腹。

由于这场事故,户外活动的时间提前结束了,在小声抱怨中,大家回到了室内的公共区,中弥很快发现了趴在最靠边的桌子上的由纪,他走到旁边的那张桌子旁坐下,问她:“你的伤好了吗?”

由纪没有回答,别人提起她前几天摔碎秀丸花瓶的事情,她甚至一声不响地走掉了。明明是和昭八差不多的年纪,脸上却丝毫的笑容都没有,中弥不禁担心起来,就像长辈担心叛逆期的孩子一样——尽管他们没有血缘,却能从身上感知到类似同类的气息。

傍晚中弥去了秀丸的小屋,打算推对方回去吃晚饭,打开门就看到由纪也在里面,她正努力地将一块陶土捏出形状。看到才被自己冷脸相对的中弥,由纪的目光有些躲闪,但还是露出了一个不太明显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