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闭锁病栋】HIKARI 006

Work Text:

◎『闭锁病栋』同人,冢本中弥(周生)中心

◎ABO设定,踩雷勿入,妊娠剧情上线

◎和原作小说以及电影的身世有出入

 

HIKARI

006

 

既然决定要重新开始,中弥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找到一份生计,思来想去似乎还是便利店更适合现在的自己。这次他没有再去以前工作的那家店,而是找了另一家方向完全相反的,刻意避开了那条漆黑陌生的小巷。

虽说回家是更为稳妥的选择,但中弥已经不想再给母亲和妹妹添麻烦了,而且带着连生父都不知道的身孕,他实在无法面对母亲。因为中弥很清楚,母亲一定连责备他都不忍心。

有了工作带来的收入,生活渐渐回归了正轨。中弥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掀起上衣看一看自己的小腹。毕竟还不满四个月,腹部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也不会有胎动,可中弥仿佛能感受到胎儿的变化,能察觉到一颗小小的心脏正在发育。

如果是在白天下班,中弥还会去附近的书店,找几本与母婴相关的书看,他没有什么积蓄,还无法买下一本,所以只能特地跑来店里看。他拿着一本怀孕百科缩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翻阅,尽可能多地记住里面的内容。

这样有目标的生活几乎称得上是安逸,甚至令中弥忘记了,他是从黑道手里逃出来的Omega。

某天中弥正在收银时,发现店里进来了两个穿着西装的顾客,但那副打扮并不像普通的白领,而更像是黑道,只需一眼,无数痛苦的回忆涌出了中弥的脑海,同时还伴随着凌乱的声音,有来自男人的,有来自女人的,虽然语气与措辞各不相同,内容却如出一辙,字字句句都是在说:

“冢本中弥,你是个没用的人。”

“闭嘴……闭嘴,闭嘴!”中弥用力捂住耳朵,试图不去听它们,但那些声音一直在他的脑海中回响,各色声线纠结在一起,从清晰变得模糊,勒住了中弥的喉咙。

听到尖叫声,正在上货的店员立刻赶了过来,看到自己的同事竟然跑出收银台,抱着头在店内横冲直撞,便立刻让所有的顾客都出去,然后拨打了报警电话。那两个酷似黑道的男人对视一眼,也拿去打了电话,汇报了情况之后,话筒另一边说:

“疯了吗?那就算了吧,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之后也不好再处理了。”

得到了上面的指示后,这两个男人便也不再从附近逗留,在警察赶到之前,立刻离开了这个地方。

中弥再次冷静下来时,已经是在警局的会客室里了,有人端了一杯茶水过来,他低下头小声地说了“谢谢”,不敢直视坐在对面的妹妹友枝。

友枝应该是直接从办公室赶来的,身上还穿着套裙西装,微笑着和别人寒暄客套,看到中弥已经平静下来,便说:“真是麻烦各位警官了,今天我就先带哥哥回去了。”

虽然这声“哥哥”叫的亲昵,但中弥敏感地听出了友枝语气中的不耐烦,对于精明强干的妹妹来说,中弥并不算一个合格的哥哥,如果被她发现自己怀孕的事,是绝对不会同意留下这个孩子的。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警局,友枝站在路边准备打出租车,根本不愿看这个只会添麻烦的哥哥。即使已经到了夏天,中弥还是能感觉到一股低气压的寒意,但为了腹中未出世的孩子,他终于鼓起了勇气。

“友枝……我不回家。”

“嗯?”友枝转过头,冷淡地问道,“那你要去哪里?”

“我、我想去疗养院。”

“……这样也好。”

中弥回到自己的出租屋,收拾了一下行李,当天日落之前就赶到了山上的那家疗养院,最初幻听发作的时候,他也是在这里治疗的。接待他的护士说,友枝弄好手续和费用就离开了,中弥点点头,减少见面的机会对他们都是一种解脱。

无论是医生还是病人,都和中弥上次来到这里时没有太大的变化,他注意到一个戴眼镜的少女是陌生面孔,听说本来是和母亲相依为命,但是母亲意外去世,她就被亲戚送来了这里。

但在这个疗养院中,年轻并不是什么优势,她和那些已经年过半百的病人一样,余生都只能在这里度过,所谓的年轻,其实是她被社会早早地抛弃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本人已经不会意识到这一点了。

但中弥能感受到这种悲哀,尽管来到疗养院只是躲开妹妹的权宜之策,可他并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能在什么地方落脚,不知道世界上是否还有容身之所。到时候就算能生下这个孩子,他没有资格和能力抚养。

想到这些,中弥忍不住摸了摸依然平坦的小腹,眼下能做的,只有尽快治好自己的幻听了。

“中弥先生,我记得你很擅长种花,对吧?”一位名叫井波的护士问道。

“啊……是这样的。”

“院里新开辟了一个花坛,你要不要来一切照顾?”

说起种花,中弥的神情放松了一些,很感兴趣地问道:“种什么花?”

“据说是杜鹃。”

“杜鹃啊,能好好养的话,明年春天就能开花了。”

看到中弥提起精神,井波也微笑起来,她说:“就在楼前面的院子里,明天有空你可以去看看。”

于是第二天起床吃过早饭,中弥就来到了院子里,翻过土的地上果然种着一丛丛杜鹃,他蹲下来观察着植株,心里盘算着今后该如何照顾才能让它们开花。

看完花圃之后,中弥又在庭院里散步了一会儿,他注意到一间本该是仓库的房子似乎重新修整过,他好奇地走过去在门前张望,看到里面放上了一张桌子,窗台上摆了许多陶土和工具,像是陶艺工坊一样。

“想看可以进去看看。”

背后突然想起声音,中弥下意识地让开了路,转过身来才发现说话的是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苍老男人。

“你就是冢本中弥吧,”男人推着轮椅进入房子,“昨天刚到这里的人。我叫梶木秀丸,以后有空的时候可以过来。”

“好,我会经常来的。”中弥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