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闭锁病栋】HIKARI 005

Work Text:

◎『闭锁病栋』同人,冢本中弥(周生)中心
◎ABO设定,踩雷勿入,妊娠剧情上线
◎和原作小说以及电影的身世有出入

HIKARI
005

一个月前穿卫衣时还有些寒冷,现在而言却十分合适了,中弥把过季的衣服叠好收进纸箱中,又将仅有的日用品也塞进去,他的东西并不多,很快就整理好了,处理枯萎的植物是最消耗时间和精力的,等收拾干净时,午饭时间都过去了,肚子也有些饿了。
接下来去吃点什么吧。中弥一边封箱一边打算着,虽然已经决定自杀,但他不想再给别人添麻烦,提前将遗物收拾好,到时候来处理的人也会方便些。
不过……这些东西会被人保存起来吗?看着空下来的房间和两只纸箱,中弥不禁感到一丝失落,他全部的人生都在这里面了。即使还有母亲富子和妹妹友枝两个亲人,前几年又来了一个也称呼他为“哥哥”的妹夫,可在他们之中,有谁会想保存他的遗物呢?
母亲可能会想留下,但妹妹不会同意吧。父亲还活着的时候,兄妹的关系还算缓和,但一家之主的死改变了这一切,富子早出晚归维持生计,友枝也越来越刻苦要强。似乎只有中弥是例外,他没能考上大学,高中毕业两年后才找到工作,薪水也少得可怜。而那时的友枝已经顺利考进东大,再加之第二性别是Alpha,似乎所有的光都聚在了她的身上。中弥缩在阴影里为友枝发自内心的高兴,却被包括她在内的人误解为不争气和懦弱,只有身为母亲的富子能够理解他这种内向的温柔。
大概也是出于这个原因,中弥从小就和富子更亲近,虽然书读得不好,却擅长种花,母子总是会一起打理庭院的植物。只要浇水除虫就会开花,从未辜负过中弥的心意,所以在看到自己养的植物尽数枯萎时,他才会如此绝望。
——已经没有谁会需要他了。唯一牵挂的母亲也能被妹妹照顾好,连遗书都不知道要写给谁。中弥深知自己已经带给周围人太多麻烦,这一次至少要做到悄无声息地离开。然后他起身穿上鞋,决定先去餐馆吃点东西,再乘车到海边自杀。
搬出来之后,他一直在吃便利店的过期便当,被监禁的期间也食不果腹,如果冢本中弥还有什么愿望,一定是想好好吃顿饭了,他在商店街徘徊了一会,最终走进了中华料理的餐馆。
因为已经过了午餐的时间,店里已经没有别的客人了,只剩下没散尽的油烟味,中弥选择靠近通风处的位置坐下,点了饺子炒饭和啤酒的套餐,服务生端来一杯冰水,他正好突然有些反胃,赶紧喝了一口压下去。
老板娘在厨房利索地忙碌着,很快就把饺子和炒饭端了过来,都是金黄的颜色,看着就很有食欲。中弥确实也饿了,他舀起一口炒饭送进嘴里,在品尝到食物的香味的同时,立刻呕了出来。
听到这个声音,包括老板娘在内所有店员的视线都移了过来,中弥顿时感到尴尬与不安,他赶紧抽出纸巾去擦地板上没被咀嚼过的饭粒。
“抱歉,真的很不好意思,不是饭菜的问题……”中弥试着大点声音道歉,但惨叫过度的喉咙根本无法承受,他只能温吞地说出对不起。
老板娘见状愣了愣,回过神后立刻走过来拉起中弥,让他在干净的座位上坐下,又叫店员送一杯温水过来。
“怀孕了就不要吃这么油腻的东西了,啤酒也不能喝,要好好照顾自己和孩子啊。”
中弥很少被人拉着说这么多话,他怔怔地看着热情的老板娘,问:“您说的怀孕……是什么意思?”
“嗯?你还不知道吗?”老板娘将中弥的手放在他的小腹上,“你这里有宝宝了吧。”
“宝宝……”中弥已经震惊到无法思考了,只能重复对方话里的关键词。
“我不会看错的,你这反应和我怀孕的时候一模一样,”老板娘掩着嘴笑起来,目光瞟向两个女性店员身上,“上次她们有宝宝了,还是我第一个发现的。”
被对方这么说道,中弥觉得小腹似乎比以前温暖了,而且他很早就开始反胃了,如果真的是怀孕了,那应该就是孕吐吧……不行。中弥停住自己的思绪,一切还不能确定,这顿饭应该是吃不下了,他掏出钱结账,婉拒了执意要免单的老板娘,离开餐馆之后就去找药店买验孕棒。
中弥没有料到自己还会再回来,打开公寓的门时就看到自己收拾好的两箱遗物,但他已经顾不上这么多,脱了鞋就径直走向卫生间,仔细阅读验孕棒的使用说明,按着步骤做好后,焦急地等待着结果。
——其实没有怀孕吧,一定没有吧。就在中弥内心不断否认的时候,验孕棒的视窗上开始出现第二条横线,起初只是很浅的红色,随着时间推移而愈发清晰,最终呈现出的结果,无疑是阳性。
“啊啊……”中弥紧握着这支细长的诊断品,发出了又沙又哑的哭声,这他是在经历过命运漫长的蹂躏之后,终于得到的一份希望。
哪怕他连这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中弥从没有被人回应过,这是唯一一次期望没有落空,他没能考上大学,没能找到好工作,没能修复与妹妹的关系,也没能谈真正的恋爱,唯独这一次他期待能够怀孕,并且成真了。
怀孕究竟意味着什么,中弥还并不清楚,但就像是本该枯萎的植物,枝头却萌发出待放的花苞——中弥其实不愿结束生命,但世界不再需要他了,妊娠这件事如同一股强大的力量,拽回了已经站在悬崖上的他。
有生以来第一次,冢本中弥知道自己不再是独自一人了。
“我的……孩子……”
而他似乎有些遗忘了,自己是刚逃亡出来的。
“那个Omega,应该已经记住我们的脸了吧,”看着空荡荡的和室,一个似乎是头目的男人问道。
“是……”旁边的人低着头,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去吧,在少主发现之前,把人找回来。”男人嘱咐道,“活的死的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