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烂 玫 瑰

Work Text:

“乖宝 说一声喜欢我命都给你”
每当夏日焖雷吵醒整片天空,李白都能想到和韩信的初遇,明明是一场尴尬又不愉快的见面,却意外成为了李白午夜发情不可言语的催情药,每一秒都被他定格在脑海里,细腻的舔舐着敏感的神经,一帧一帧,他在脑海里九深一浅的描摹着韩信的轮廓。
那年李白15,随着母亲的再婚,他和韩信成为了兄弟。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母亲竟然是小三,插足了韩信父母的婚姻,背着家里的反对,毅然决然的生下了和韩信流着二分之一相同血液的李白。韩母的意外去世,韩父的一场求婚,母亲终于实现了离开烂尾楼的愿望,带着李白踏进那栋幻想已久的别墅。
洋气大方的欧式风格,巨大透明的落地窗,一面墙的红酒收藏以及柔软的沙发,仿佛都在宣告李白自此和臭水沟的告别,他本该和他那满脸红光的母亲一样开心,可是他内心毫无悸动。“害,你别介意啊”母亲似乎看出韩父对李白反应的不解,生怕韩父不满意似的讨好道,“白白这小子就是这样,他呀腼腆又怕生,别看他拘谨样儿,其实心里指不定多高兴呢”,“哼,住进我家真有那么高兴么?”一道陌生的声音划破空气,连带着主人距千里之外的冷漠,一并朝楼下三人袭去,李白抬头去寻声音的来源,一头撞进韩信的眼波里,顿时愣在原地。怎么去形容韩信呢,事后他想了很久。那样耀眼的人,仿佛用什么都是不够的。那样张扬的眉眼,那样薄情又好看的嘴唇,如刀刻般的棱角,配上及其放肆的红发,一切都是那么让人移不开眼球。虽然那时的韩信也才16,正是大人眼里中二又刺头的年纪,凌厉的气质已经可见一斑。李白从没见过这样的人,一双桃花眼里流转的全是冷漠,紧抿的唇彰显着厌恶,可连蹙在一起眉头都是那样的好看,他看痴了,看傻了,小呆子般盯着韩信,夏日下午突然的闷雷一下子激醒李白,他在那时看到了韩信眼里玩味的笑意,胸膛里的跳动快要比雷声还要大,他知道自己完了。
韩信大概是讨厌自己的,李白想,因为韩信不让他睡别的房间,安排在自己房间旁边就是为了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提议把他转学到自己班里也是为了堤防自己有所动作,和老师说要坐在一起更是为了方便韩信罢了。尽管这样,李白还是很开心,比离开烂尾楼还要开心。韩信上课睡觉的时候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偷看,看阳光一格格在他脸上跳动,修长的睫毛洒下一片阴影,这个时候李白格外喜欢数韩信的睫毛。他大着胆子凑近,借着摞起的书挡着,开始一根根数着,认真又专注,丝毫察觉不到韩信翘起的嘴角。
暮然睁眼,果然看见小呆子凑近的脸,以及他一贯会的无辜眼神,琥珀色的瞳孔嵌在一双眼角上挑的杏眼里,湿漉漉又干净透彻,就像是一汪泉水,望进去尽是宁静。被抓包的小呆子明显紧张极了,瞪大的眼睛里全是惊恐,皮相占尽便宜,光滑的肌肤就和女孩子一样细腻,还挂着不知情绪的红晕,保持着数数的嘴型,再往里深看一眼连粉嫩的舌头都能看见。韩信眸子一暗,俨然是被那半截舌头勾去了魂,你说那是什么味道。韩信想知道,他从看到李白第一眼就想知道。那次初遇,不只有李白一个人心跳如雷,还有一个人也在闷雷的轰声中悄悄动了心,起了邪念。
韩信眯起眼,轻声说“你是在偷看我么”被抓包的小呆子哪里面对过这样的场景,心里的小鹿都要一头撞死了,他紧张地舔了舔的自己的嘴唇,没说话,素不知韩信却因为他这个动作眸色又暗了几分。不甘心就这样被勾引的韩信咬牙切齿的捏住他的脸颊,‘你果然和你那个妈妈一样都是勾引人的妖精’,随后像是泄愤般一口咬上李白的嘴唇,舌头卷住那截诱惑的始作俑者用力的允吸,“!” 被强吻的李白脑子停止了转动,他清晰的听到同学在周遭的嬉闹声,唇舌却越来越能感受的韩信的入侵,原来那样坏脾气的人嘴唇却是软的出奇。他紧张到连呼吸都忘记了,缺氧加肾上腺素狂飙使得脑袋都开始昏沉。
感觉到什么的韩信立马放开李白,分离的唇舌之间拉出一道银丝。看的他面红耳赤被欺负惨了的模样。韩信却意外的好心情,凑近李白的耳朵吹了一口气,轻声说“味道很好,谢谢款待”
之后一整天的李白都游离在状态外,尤其是想到和韩信的唇舌交融,滑腻温暖的触感就像羽毛般在心房轻轻扫过,痒的不行。根本听不进去老师在讲什么,却能清晰的捕捉到韩信在身边的呼吸声,甚至他散发的温度和好闻的味道。
完蛋了啊,李白把书扣在头上,抱着脑袋埋进自己臂膀里。他什么都学不进去,满脑子全是韩信,而始作俑者就在他旁边像个没事人一样。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他第一个冲出教室,把韩信甩在后面。奋力蹬自行车的小白脑子里还是韩信,等红绿灯的时候能想起韩信张扬的红发,路过奶茶店想起韩信喜欢点草莓奶昔,骑过步行街脑海里又浮现出韩信穿运动服出去打篮球的样子,又高又飒,抛出的三分能滑破蔚蓝的天空,小白感觉自己就像那道弧线,好像要摔进蓝天的怀抱,然后狼狈的跌在地上。
“孩子你没事吧”车主赶紧从车里跑出来扶起那个瘦弱的少年,他也是很郁闷了,明明很小心的在开车,这个孩子就像没看见自己一般冲了出来,直勾勾的撞在车上,还好自己车速很慢,就算撞上来也不会伤筋动骨,只不过李白生的白净,被擦破的地方混着血看起来别外触目惊心。
“没事”李白站起身,发现自己小腿擦破了许多,痛感一阵阵袭来,火辣辣的感觉烫的他直皱眉,他其实特别不能忍痛,小时候一点擦破皮都能哭很久。可是他生的清秀,一哭就更像小姑娘,每次这时,班里别的小男孩就会肆无忌惮的嘲笑他,说他没爹疼所以没有男子气概。被嘲笑多了李白便不哭了,他知道冷漠才是屏蔽外界声音最有用的方式。
最后车主还是良心过不去,将李白送到家门口才走。一推开门二人都愣住了,韩信在看到李白卷起的裤腿上沾满了血迹,瞳孔猛的一缩,随即丢下手中的垃圾袋,一把抱起李白一言不发的往楼上走去。受宠若惊的李白乖乖的圈住韩信的脖子,据他对韩信的了解,这时候的韩信很生气,千万不能乱动。
韩信轻轻的将李白放在床上,回身就去寻医药箱。看着腿上的伤口,他顿住了。以前打篮球受过不少伤,他知道酒精碰上伤口有多疼,看着李白纤细的小腿,他发现自己竟然很紧张。“疼么”韩信打破安静,“疼”李白如实的回答,对上韩信抬眸的瞳孔,他惊奇的读出韩信眼里的难过。“疼就喊我”韩信轻轻将酒精球擦在伤口上,“韩信!”李白疼的倒嘶寒气,发出的音都有些许颤抖,“我在”一只手不容置喙的盖住李白的手,缓缓的渡着温暖。不知道过了多少波疼痛,李白的声音都忍出一丝哭腔,“韩信,我疼”“乖,马上就不疼”韩信的声线柔的不似平时,低头吹着伤口。
“你不是很讨厌我么,为什么要对我好”李白实在忍不住眼泪,白天的思绪万千和对韩信满心欢喜互相纠缠,缠的李白快要透不过气,加上莫名其妙的一场车祸,一腔委屈无处发泄却在韩信温柔处理伤口的时候绝了提。
“我当然讨厌你”韩信对上李白的泪眼,“讨厌你那个粗俗的妈妈,她抢走了我的妈妈,住进了我家,还带了你这么一个拖油瓶。明明从烂尾楼出来,却长的比谁都干净,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么”“什。。么”李白打着哭嗝,不甘的问道,“就讨厌你一副谁都可以欺负的样”韩信收拾好药箱,坐在李白对面,说到“你还记得你第一天来我家么,穿着一看就是地摊货的白t和洗的发白的牛仔裤”韩信嗤笑了一声,“简直土掉渣了,我就想这样的人竟然是我的亲弟弟,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你明明就和你那狐狸精妈妈一样,一肚子花花肠子,眼里尽是一些勾人的玩意儿,偏偏长了一副清高样,你高傲给谁看呢”韩信伸手拭掉李白的眼泪,钳住他的下巴,黑漆漆的眸子里看不清情绪,“李白,你可知道喜欢自己的亲哥哥是个什么下场”一下子被点穿心思的李白愣住了,连眼泪都忘记淌,他心乱如麻,脑袋似是被浆糊黏住转都转不动,韩信勾起嘴角,凑近一些,“想和你的亲哥哥上床吗狐狸精”露骨的言语就像无形的鞭子鞭挞在李白脸上,他忍不住想起无数个夜里他意淫着自己的亲哥哥自亵,火辣辣的羞耻感挣的满面通红,他再也坐不住,躲开韩信越凑越近的脸,想起身离去。
“跑什么”李白根本不是韩信的对手,轻易的被他推倒在床上。修长的腿避开李白受伤的地方,挤进腿间,抵着一团不可描述的地方。李白心跳的要炸开了,梦里被韩信压了千百回都比不上真实来的有冲击感,看到韩信放大的帅气面庞,李白理所当然的硬了。双手别反手压在耳边,他只能任韩信动作。
湿热的气息在脖颈间流淌开,红晕从脸上渡到脖子,韩信像狼崽嗅猎物一样在李白脖间徘徊,过了些许,狼崽张开嘴,开始享受美味的第一口。犬牙轻轻在肌肤上滑着,配合着唇舌打转,湿漉漉的津液停留久了脖间就会出现红点,聚在一起就像自己喜欢喝的草莓奶昔,哦不,这人比奶昔甜一万倍,狼崽心里骄傲的想着,丝毫不在意自己已经为猎物献出心脏。
好热好痒“哈。啊”李白忍不住哼出声,韩信闻声猛的抬头,死死的盯着李白的唇,眯起眼睛哄道“再叫一声”羞耻心作祟,他看到韩信韩信眼里的欲望,是万分做不到配合。得不到回应的狼崽只会愈加勇猛,他自有办法撬开不听话小孩的嘴。
一只手缓缓伸进校服衣角,顺着滑腻的肌肤向上,摸到青涩的茱萸,用指甲轻轻刮着,等它长大就改成捏拭,狼崽什么都会。“哼。。哈韩信不要。。”被捏住敏感的李白是万分忍不住的,他似受不住的轻哼,正中狼崽下怀。韩信一把扯掉碍事的衣服,俯身去衔那颗可爱的茱萸,舔弄吮吸,用牙齿轻咬用舌头舔舐,仿佛怎么弄都不尽兴。“哼嗯嗯。。哈”听着声音韩信确定把小狐狸精伺候的很舒服,这妖精太过敏感,怎么弄都会哼哼,眯着眼睛,眼泪就往外淌。他不喜欢李白哭,却又想把他弄哭,见到他的第一眼,韩信就想李白哭,可真当弄哭了,他又想要李白笑。
手探向那个隐秘的小口,李白很紧张,那是他从未开拓过的地方,青涩的紧。“放松点宝贝”韩信哄道,轻轻吻在李白额头,虔诚又温柔,他忽然不那么害怕了,那是和他流着二分之一相同血液的人,他们本就心意相通他们本就该是一体。
韩信很大,尽管耐心扩张,进入的时候李白还是疼哭了。他受伤的小腿被韩信架在肩上,每一次正面进攻李白都能完全感受到二人趾骨相撞的力度,那是韩信想要告诉他的爱意和恨意。明明前十五年二人从未遇见过,甚至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后半生却要抵死缠绵。他来见你恨你然后爱你,到死去再活来。
他们用力的做爱用力的接吻用力的相拥,以此去证明对方的体温,他们在寒冷的世界里彼此依偎,在可笑的命运里相互取暖。他们注定是二分之一的亲人,也是烂到骨子里还能开出玫瑰的有情人。
“李白,这辈子你归我”“哥哥,我一直都属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