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晏璃】藏鞘

Work Text:

诏狱中由于难见天日,墙中都渗着森森寒意。春初的西京日头尚短,只有在午后半刻,方有几束不带温度的阳光从悬窗上投下。

周晏便是这个时候来的。

他命右平守在门外,独自一人踏入了诏狱大门,少有的步履急切——甚至称得上有些失却王者风度了。陆璃午睡方醒,尚有些怔忪,抬眼之时,所见已是他铁青的面色。
“……王上?”
“原来你还当我是王上。”周晏瞪着他,语气冰冷,“陆璃,你可知欺君瞒上,该当何罪?”
陆璃对上他的视线,咬了咬唇:“臣…无可辩驳。”
周晏气急反笑。他逼近陆璃所坐的榻边,俯视他道:“你当真无话可说?”
陆璃抿紧嘴唇,垂下眼不肯答。他的王上却在此时欺身而来,手指径直伸入了他的下裳中。陆璃难以置信地一抬眼,刚要推拒,却被周晏一使力死死地抵在了后墙上。
那手是温热的,带着昭彰的情色意味抚弄过腿根时,他的下身几乎在瞬间就抬了头。手指的动作明确而粗暴,痛和刺激混杂的感觉格外分明,令他难以自抑地颤抖起来。
快感汹涌而来,在陆璃释放出的那一刻,周晏低头凑近,狠狠咬住了他的颈侧。
他的声音很低,仍然掩不住磅礴的怒气:“现在你还要跟我嘴硬?”
“作为……御史中丞,陆璃……当为王上之剑。”陆璃闭上眼,偏过头去,“为此即便要折刃亦在所不惜——”
他没能说下去。周晏抽回带着浊液的手,毫不怜惜地攥住他的颈背改变了姿势,从他身后压了上来。陆璃认命般的没有再挣扎,咬紧嘴唇等待着惩罚。但周晏摩挲了片刻,坚硬的阳物抵入时并没有让他感受到多少疼痛。
周晏起初便进得很重,每一下都极深,几乎带着某种不死不休的怒意。陆璃随着他的动作连连抽搐,后穴却熟练地随之绞紧,又被一次次重新肏得大开。
诏狱中的榻又低又窄,陆璃被顶至边缘,几乎有些跪不稳了。他堪堪想要支起腿动一动,还没来得及使上力气,就被狠狠拉住发尾,重新拖拽回去,随之而来的是疾风骤雨般的肏弄。粗大的性器重重地拍打在他的阳心上,陆璃已经咬紧了嘴唇,却还是控制不住泄出几声呜咽。
“陆中丞可不要忘了这里是诏狱。”周晏冷笑着提醒他,“若是有人在外间听到你这般……”
陆璃几乎是在瞬间就僵硬起来,下意识地想要坐起,却被周晏按住后腰,重新一寸寸抵进穴口,用一种缓慢而恶意的方式来回逡巡。他单薄的脊背几乎被拉成了一条弓,股间新鲜的青紫痕迹混着黏腻的液体显得格外淫靡。周晏总是擅长于此的,很快就令他被快感刺激得接近失神,下身也再度坚硬了起来。
然而就在抵达顶峰的前一刻,身后阳具毫不留情地抽了出去,同时根部被周晏湿热的手掐住了。被生生止住的感觉太过突兀,陆璃闷哼一声,回头的神色十分难耐。
“……没那么容易。”周晏含混地说,他重新拽住陆璃的发尾,将他按在了自己身下。
灼热的阳物抵在了陆璃的唇上,他微微扬起头,看到周晏的眼神中怒气还未消散,忽然勾了勾唇角,小心地含住了那枚湿润而坚硬的性器。
他的唇舌都极尽温柔,绕着柱头反复旋转,时而在小孔附近舔舐,又以手扶住根部,用吞咽艰难地取悦。周晏便也开始渐渐难耐了,随即毫不怜惜地在他口中挺动,陆璃原本苍白的面上晕开一片淡红,却还在勉力回应,淫靡的银丝顺着他的薄唇不断滑落下来。
很快,周晏释放在了他的口中。白浊溢满了他的唇边,周晏扣住他的下颌,低喘着道:“吞下去,否则我……”
而陆璃甚至不需要他的威胁。他潮红的两颊上噙着浅淡的笑意,全数咽下后,又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唇。
一瞬间天旋地转,他的王上带着饱含情意的吻再度覆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