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FFXV] The Forgotten Path

Chapter Text

『請原諒我,諾克特』

聽見他虛弱的氣音推出這句,伴隨著從他手裡落下的光耀之戒,那清脆落地聲響幾乎把我所知的世界震得粉碎。

伊格尼斯,你究竟為何要道歉呢?

 

************

 

「隊長......隊長」
尚在實習中的新兵怯懦地以剛好蓋過引擎的音量試圖叫醒坐在船尾睡著的巨漢,幾次未獲得回應,他終於存足了勇氣般用力搖動其肩膀。
「快要抵達帕城區了,請做準備,隊長!」

「唔?嗯、謝謝......
還有我不是隊長!我在歐爾提謝沒支薪也沒頭銜,叫名字就好。」
巨漢抹了抹臉左右甩頭告別睡神,再次糾正新兵對他的稱呼。
太長的名字總是會被忽視或嫌棄,沒想到會再次用到早年在王都外出臥底任務時的化名,雖是久違的懷念,也有種人事已非的感慨。

「呃、是!格藍隊長。」
新兵打直了身子,宛如對長官敬禮,不存在的頭銜還是不由自主地加上了。

格拉迪歐沒再理會他,站起走至可以清楚看見目的地的位置,右手朝船外伸出,連續憑空召喚出數把武器,深呼吸中握緊了拳。
「好!還能再戰!」

從諾克特與水神一戰已過三天,亞柯爾德政府出動大量軍隊全力在滿目瘡痍的歐爾提謝市區搶修電力設備、重要公設和安置難民等。
帝國軍帶來的野獸及其殘黨造成不小的困擾,而失去水神利維坦的庇佑後出來活躍的使骸尤其對得天獨厚的歐爾提謝人是致命災難 - 他們對於使骸的活動習性幾乎一無所知。
格拉迪歐這幾日即隨亞柯爾德政府軍協助白日的清掃和入夜後消滅使骸,用以交換路希斯王一行人的食宿人身安全,和未來繼續旅行的可能性。
這些條件是他談出來的,現在只有他能履行。

 

************

「沒想到,那位真的把你們的王救回來了。
我的下屬不少也提及當日他的行動使我方能迅速從帝國之手收復幾個城區,不愧是斯昆提亞家的人。」
在首次會議上,儘管面對身為帝國從屬國的壓力,卡梅莉亞首相毫不避諱地表達讚揚之意。

「是,伊格尼斯是我們之中最優秀的伙伴,不僅是戰況分析,打鬥實力也是一等一。
在此先感謝首相於這次行動中提供給我方的協助,然而再來才是關鍵時期,這裡謹代表路希斯王一行向您提案接下來的交換條件和合作項目。」
此行是有備而來,格拉迪歐倒是沒有想到卡梅莉亞會先認可伊格尼斯那日的貢獻。
既然有好感基礎,後續應該會比較順利。

然而卡梅莉亞神情一斂,雙手輕輕在面前交握,
「那位伊格尼斯是王的近侍,相信先前諾克提斯王的談判策略應該是出自他的手。
雖然現在是非常時期,你是打算用什麼身份向我提案?」

卡梅莉亞的提問語氣其實並不尖銳,對於使用"路希斯王"的名義強行闖入指揮中心並要求單獨談話的格拉迪歐,詢問其談話的立場可謂合理。
在繁忙的善後混亂裡,高層的時間是浪費不得的。

「您的顧慮可以理解,在正式官階上我只是路希斯王的資深侍衛,在此之前也僅是諾克提斯王子的武術指導。
但我父親克雷拉斯曾是路希斯的宰相,我現在是<王之盾>艾米提亞家的統領。
因此,我希望能以<王之盾>的身份與您達成協議。」

許久不曾需要思考自己的身份、立場,更遑論要向人提出證明。
格拉迪歐回想起親爹曾詢問自己的職業志向,並表示如果能跟他一樣走往宰相之路,他會很樂意給予更多轉職心得。
然而自己最終依舊想貫徹<王之盾>的真意:加入王都警衛隊,並繼續在武技上磨練。
即便是被人質疑的時刻,格拉迪歐並不後悔當初的選擇。

卡梅莉亞的眼神一刻都沒有離開過格拉迪歐,如同在審視眼前的人是否說謊造假。
短暫沉默後,慣於客套微笑的嘴角一鬆,露出真正的笑意,
「你真的跟你父親很像,我大約30年前就認識他。
他每次提及<王之盾>的責任義務時眼神發亮,就像是你剛剛那樣。
可惜那場大戰收尾太慘了....你當時可能還小?對大戰有記憶嗎?」

沒有料到談話能突入敘舊般的氣氛,而且,還有了微妙的誤會當轉折。
自從連親爹都常搞錯自己的實際年齡,格拉迪歐已習慣不主動糾正別人的誤解。
「遺憾的是沒有,我在戰後才出生,現在23歲。」

「是嗎?失禮了,我以為你那時至少是懂事的年紀。
唉!你們都太年輕了就要承擔這一切,也許我們這代才是那幸運的一代。
那我就聽聽你的提案,格拉迪歐藍斯。」

 

第一項,請求亞柯爾德政府能給予路希斯王一行住宿食物及獲得醫療的保障,並於駐所派駐可信賴的護衛。除卻市區內依舊有帝國兵潛伏,威脅也可能來自歐爾提謝的市民或士兵。
第二項是希望首相能公開表達對路希斯王和神巫的感謝,向市民提醒神巫的演講內容,以降低市民的怨懟,避免節外生枝。
第三是尋求技術協助,亞柯爾德因為有帝國人士出入,對通訊科技有一定瞭解。格拉迪歐希望至少能修復他們幾人手機的通話功能,內存資料則能保多少算多少。
最後,只要他的王或是伙伴需要,他就會立刻從交換條件中抽身回去幫助他們。

「這些,都不是普通的要求呢?
那麼路希斯王一行願意付出的條件是?」
卡梅莉亞沒有進一步刁難要求的內容,反而期待起對方獅子大開口之後說出的交換條件也能同等有趣。

「就我在水神戰前對歐爾提謝的觀察,這裡缺少散佈於路希斯各地的地標天險,也就是缺少元素之力或是天然的避難所。
一直以來受到水神利維坦的庇佑而鮮少有使骸出沒,加上是島國沒有與外界接壤,
使得本地正規軍在應對帝國軍、他們帶來的猛獸或使骸時均相當吃力,之前您也正因為如此才要求路希斯王必須迎戰帝國軍。」
看著卡梅莉亞的坐姿改變,格拉迪歐明白每一句話都打在執政者的心上,
「我相信我能以在梅爾達希歐獵人協會習得的知識和訓練,以及隨行諾克提斯王時期對戰使骸的經驗來協助亞柯爾德度過難關。」

「概念是不錯,具體施行步驟呢?
歐爾提謝可是比你們這寥寥數日能遊歷到的範圍還廣闊許多。」
就算狀似被說動,實務主義的卡梅莉亞不放過人繼續逼問,不過這也在格拉迪歐的預料之中。

「當務之急是擴大光明,儘量讓難民集中至安全區域。
我提議從已知電力無損的區域朝可修復的區域開始清掃,無論白天或入夜的修復工作我都會與您選定的士兵一同行動。
我也會教導他們如何對付不同種類野獸和使骸,牠們的習性、弱點等,這些資料都會對未來相當有助益,畢竟現在開始的是長期戰。」
「所以你和你那位負責拍照的伙伴會一起加入行動?」

再一次對說著一無所知的卡梅莉亞其實擁有的情報量感到驚訝,但對於她的一路試探虛實,格拉迪歐自認毫無隱瞞問心無愧。
「不,如之前所說,是我會全力協助。
普羅恩普特的職責是看護路希斯王,這一點必要配置還請見諒。」

「你一個人?」
卡梅莉亞挑眉,然而表露出來的並非質疑,更是期許。

「是,我一個人就足夠了。」
論對付使骸和野獸的經驗,格拉迪歐自信不會輸給任何人。
「我會讓您看到路希斯<王之盾>的實力。」

 

************